[原创]梅之韵

梅之韵



梅花号称花中君子,学名:Prunus mume,别名:春梅、干枝梅、红绿梅 ,属蔷薇科 ,可分为真梅系、杏梅系、樱李梅系等。梅花原产中国,由野梅演化成果梅、观赏梅等。梅喜温暖气候,花期对气候变化特别敏感。梅为长寿树种,江苏吴城据说有一千余年的古梅树。在我国古代强调"梅花绕屋"、"登楼观梅"等方式,是为了获得最佳的观赏效果。

吴县东山举办梅花节,友邀之,虽明知所观之梅系经济梅,不属平素我们通常所讲的观赏梅,品味本低。清人曹之璜曾作评说:“莲宜暑,近于趋炎,似乞士;菊宜霜,近于炫节,似狷者,梅宜雪,近于耐寒,似苦衲。”品不出味,不去也罢,本来人们面对梅花,往往是感叹多多,却不会蠢动多少欲望。再来电话摧促,盛情成行,却已过了梅花节,倒也避过了高峰,本以为无甚收获,不料却品出个幽思清婉的韵味来。

车走太湖大桥,视野便开阔起来,这里是一片翠绿的空间,水碧天蓝,几抹羽绒般的云丝在远处轻闲,有几只灵性的水鸟循着春风的气息在欢快的飞翔,忽儿扑腾着翅膀钻向蓝天,忽儿箭似地向湖面俯冲,让你弄不明白它是在水中,还是在天际,巨大的透彻就益发显得自然的宁静,在阳光的照耀下,人的心情是一片光明。

进入梅园,其实是甚大一片梅林,总有百十亩山地。先在照壁前拍照留念,其后便散了,各行自便,我便走进梅林。梅花花期甚长,这几株花谢了,原先躲在花后细小的叶子,便勃郁地争夺起空间,去编织它煊赫的盛夏之梦;那几株后开者,却依旧在不惜生死地寄托着它的青春,千杯万盏地痛饮着阳光,半醉半醒间渲染着它的酡颜,一层层撕开自己娇嫩的胸怀,坦露着自己的真情,那些甜梦和苦涩,那些寂寞和欢欣,聚集于前后不过数丈间,便显示出各自的缘分,让世人感触颇深。风来了,花忘情地颤动,叶晕眩地慌乱,蜂儿蝶儿有感有情有知有性地伴着它们。

花是天地精华孕育而成,故尔那般艳丽、那般绝色、那般纯洁,叶是世态炎凉槃涅提纯,不失安谧沉静,不失诗意、不失灵感,倘佯在这数丈方园的梅林之间,便不忍离去,摊张报纸坐下来,吸支烟,欲思理心情,却见田陇沟间有那么多的落花聚在沟底,因田沟的遮掩,它们便以最早的姿态睡着,星星点点娇娇柔柔,不由人不怜惜。风过时,树上又蔌蔌的落下,仍是一点一点,仿佛花仙子倦了,收了羽翅,寻着先前的伴侣息歇来着,叫人看着情不自禁地生出惆怅来。慕地里却想起红楼梦中的黛玉葬花和江南才子唐寅葬花的故事来,文革后期越剧《红楼梦》开禁,黛玉葬花不知迷住多少人,绝不亚于如今的追星族,为王文娟那大段的唱词同悲同泣抛泪的亦当不在少数,而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唐寅,看透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以诗酒书画而自怡,放浪形骸足迹遍及名山大川,晚年隐居在桃花坞,曾作《桃花庵歌》曰:“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花,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他对桃花爱惜有加,扫落英以归葬,看来对落花无论是男男女女总是痛惜的,可也真真切切地知道,生命因落花而精彩。

落花无情,留下寂寞,留下空旷;落花有情,芳香绕树,芳泥护根,落花更有声,只须静心凝听,飘飘渺渺间,似可听得花语在天际传播:只因风多妒,它便恨恨地去赴死、去自残、去自杀,由不得你赞叹好一个刚烈自尊的花性,好一个多情痴心的花魂,假如一株梅树的生命有一千年,那一千次被风妒杀该是怎样的惊天动地,看着它,你会理解一曲“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难道说还有不老的歌(花),还有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的意境,你会联想起《诗经》之《击鼓》篇中“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和千百年来流传的如粱山伯与祝英台等等不朽的爱情,不由人如痴如醉。

其实道理很简单,世间很多事是自然而然而发生的,用不上你去细究深问,生些幽思玄想,终是渺渺之解。混沌世界本混沌,千万不要由无聊而生荒诞,一糊涂便失了真性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