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 卷一 风起云涌 第六章 毛遂自荐

作者西红柿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18/


第六章 毛遂自荐

原来,昨天兵部下文,朝廷的兵备巡查使下月将到青州,为此,今天一早,青州卫指挥使韩丹就召集麾下各衙门主事,商讨对策。

由于连年作战,青州卫下属的兵马几乎全部调走,对上报的是青州卫在籍兵士满编5600人,实编3800人;实际上,如今在籍的兵士已经不足千人。各千户所基本上是名存实亡,除了各级官员外,只有百余老弱疲兵,上阵打仗是根本不可能的。其他军户中只有妇孺,也不可能编入行伍,因此青州已经没有一个满员的建制了。

而只要能让巡查使大人满意,看到军队训练的成果,那其他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可是如果没什么成绩,巡查使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那军备保管不力,私自典卖兵器,虚报兵额,吃空饷,收受贿赂的罪名就足以让韩大人的乌纱帽不保了,黄三这个小司库自然也免不了受牵连。

所以,卫指挥使韩大人今天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法子,只要能过了这一关,就是大功臣,他韩丹绝不亏待。所有人都想办法,想不出来都不许回家,所以,黄三吃完饭就得回指挥使衙门继续想办法。

我正在为队伍的将来发愁呢,机会就找上门来了。这两天我就在考虑,今后怎么办。队伍是拉起来了,可是以后呢?象我这样捐来的功名,和那些科班出身的官员不同,我没有什么同年,同窗可以互相扶持,如果再没有个靠山,将来出头是很困难的。即便是以后实力稍微增长一些,就会有人打压你,想办法削弱你。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消耗,在创业初期,找个能遮风挡雨的依靠是个最好的选择。现在机会来了,如果真能傍上卫指挥使这棵大树,对自己发展是很有利的,至少粮饷方面就不用完全依靠那些富户了。选择卫指挥使大人,这在官场上是有名堂的,叫做“隔山拜佛”,就是巴结自己上级的上级,嘿嘿,对于这个,我真是无师自通啊。现在机会摆在面前,能不能抓住就看我的了。

“这么重要的会议我错过了真是太可惜了,衙门里一定很热闹吧。”我说道,“不过也是,我这个还未上任的小小百户,指挥使大人怎么会知道我呢。”一边说着,我一边自嘲的摇头笑笑。

黄三抬头看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又低下头大吃开了,看来在衙门里搜肠刮肚的想点子还是很消耗能量的。

看着黄三一口菜一口酒的吃喝着,我心下计较:“好运气不会一直跟着我的,现在的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我要是果真帮韩大人过了这一关,讨好了这个顶头上司,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可是应该怎么做呢?”

我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考虑起来,黄三没有理睬我,依旧自顾自的据案大嚼着。不多会儿,我心里就有了个主意的大概。

“我说,黄兄,”我一边把玩着手里精巧的小酒杯一边说道,“要说青州卫所下面,我的百户所可是人员齐整,装备精良啊。”说罢轻轻抿了一口酒。

黄三抬起头来盯着我,用力的咽下刚刚还在咀嚼的食物,带着些许的疑惑,“你的意思是~?”

“恩, 我打算自告奋勇,以五里百户所为例,请巡查使和指挥使大人检阅。”

“就你那点人?不是才刚领了兵器么,连训练都没有怎么可能?不行不行。再说了,那么多千户,百户,凭什么让你出风头?”说完黄三又开始了大摇其头,顺便又往嘴里塞了快鸡肉。

“不是还有一个多月么,这些时间训练足够了。那些千户,百户们,除了会吃空饷外他们还会什么。黄兄放心,兄弟我心里有数。”

黄三看我的意思比较坚决,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他问道:“我能帮忙做点什么,兄弟你直说吧。”末了又加上一句,“有事儿别拉上我,我不趟这混水。”

“没什么,黄兄只要帮我引见韩大人就好了,兄弟刚刚上任,理应去拜会韩大人的。”我笑笑说。

匆匆吃罢,我结帐出来,和黄三约好明日一起往指挥使衙门后,就分开了。

刚回到家里,德庆立刻就粘了过来。我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考虑计划的细节问题,他就在身侧弓着腰亦步亦趋地跟着,仰脸望着我道:“六老爷,刚刚史先生叫人把您的官服给送来了,刚做好的,说让您试试看,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还有啊,您老人家前脚刚走,给您说媒的就把门槛给踩烂了,都说六老爷年纪轻轻就是六品官了,前途无量呢。啧啧啧,媒婆嘴里的那些姑娘一个个跟花似的~~~~”看他罗嗦个没完,我停下脚步,瞪了他一眼,德庆赶忙打住,把剩下的话咽进肚子里去了。

新送来的官服用暗红色的四方漆盒盛着,放在我房间的圆桌上,旁边还摆放着一顶素银装饰的乌纱帽和装饰着乌角的革带。漆盒的盖子用突起的小团花装饰,中央工整地刻着“大明六品公服”的字样。本着“物勒工名”的原则,漆盒的底部铭着“尚衣监潜工惟”,意思是尚衣司一个名叫潜的衣监手下的叫惟的工匠制作的,他当然不敢在我官服上绣上他的名字,所以只能在外包装上做做文章了。

古代标明工匠名字本来是为了方便追究不合格产品的制作人而要求的,后来逐渐演化成工匠们的一种狂热的嗜好了。因为古时匠人地位低下,不被人重视,因此工匠们就额外看中在器物上标注名字这种方法来表达自己那卑微的荣耀感。

我打开漆盒,将官服展开来看,这一件盘领右衽袍,方心曲领,用青色纱罗绢缝制,前后缀着“彪”的补片,有五彩祥云点缀;袖宽三尺,袖长过手七寸,下摆离地五寸。明代的文武官服饰分别用飞禽和走兽做补片,所以官员被称作是“衣冠禽兽”。

穿戴整齐后对着铜镜左看右看,说不出的洒脱。我心里感慨道,这才是我大汉民族的服装啊,经过上千年的演变,实在是美不胜收啊,比起我哪个时代弄的什么美其名曰“唐装”的满族的衣服来不知道潇洒多少倍。想来满人入关强行改变汉人的装束的政策,简直就是亡国灭种的耻辱,我对着镜子恨恨的想着。

当夜我思考到很晚,把计划整个考虑的比较完善后才就寝。

翌日一早,我换上官服,和黄三如约来到衙门。旧时百官上朝和官员上班都是在卯时,并有专人点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点卯”。

经过正堂,我注意到正堂两边的太师椅上坐着十八九个官员,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堂上主位空着,看来韩大人还没有过来。

黄三说,昨儿一天官员们也没出个主意来,韩大人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叫所有人今天在衙门里继续想,想不出来不许回家,直到拿出个章程来为止。

说罢,黄三拉着我嘱咐了几句,就到正堂左首最靠近门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我忍着笑,按照他指点,来到正堂右边的拱门前,这个拱门后面是花园,直通后堂。我将拜贴和一锭银子交给门口的亲兵道:“麻烦请通禀一声,新任百户张显扬拜见卫使韩大人。”

亲兵面无表情的接过银子和帖子,转头进去通报了。一会工夫,亲兵出来,不咸不淡的说:“请百户大人后堂奉茶。”

我点点头,随他来到后堂。这是个和正堂摆设差不多的房间,就是小了点。除了上首的两张太师椅,下首两侧各有三张椅子,看来是平常待客的地方。

在右手第一张椅子坐下,一个亲兵端上茶来,就退下去了。我正打量着这个房间,一个穿着红色官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补片上绣着一只斑斓猛虎,看来,这就是青州卫指挥使韩丹了。

这个韩大人看上去与其说是武官,不如说象个文士更多些。明朝自开国以来,为防止武将专权,习惯用文官出任武职,并且总喜欢用太监做监军,监督出征在外的将领。

我急忙上前行礼道:“新任百户张显扬拜见指挥使大人。”

“不必多礼了,张大人请起。”

我坐回椅子中,一欠身道:“属下匆忙上任,得悉大人昨日有要事召集部属,然官服尚未缝制完成,因此未能前来聆听大人教诲,还望大人恕罪。”

一提到昨天的事情,韩大人精神好象立刻委顿了许多,他叹了口气说:“不瞒你说,朝廷的兵备巡查使就要来了,可是如今我青州卫兵士都被抽调一空,实在是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军队啊,因此召集诸官商议。”

“哦,原来如此,属下冒昧,敢问大人不知商议结果如何?”

“唉~~”韩大人长叹一口气说道,“众人各说各的,可是最终也没有拿出个主意来。各位大人一个个平时都精的不得了,关键时候却没一个能为上官分忧的,真是有负本官期待啊~”

“既然这样,那大人可否多准备些钱物疏通打点一下呢?”我赶忙换上一副替上官分忧的表情,装做思索着问道。

“恐怕不行啊,此次的巡查使是兵部侍郎魏照乘,魏大人曾督师陕西。这之前巡查山西,已经弹劾了三个四品官员,其中一个罪名就是贿赂朝廷命官啊,此时可不能去碰这个钉子。”

“那大人可否考虑过征集兵士,加紧训练,以应对巡查呢?”

“张大人有所不知啊,卫所以下兵士多为世袭军户出身,平时屯田,战时为兵;如今久历战火,军户中仅剩些老弱妇孺,加之军籍典册遗失被毁,诸多军户沦为流民,实在是兵无所出啊。本官也曾考虑将几部人马合为一部,加以训练,然时日不多,无有敢担此大任之才啊。”说到这里,韩大人的神情沮丧到极点。

看着这个有点可爱,又那么坦白的韩大人,我都有点替他难过了,真难为他了。我也纳闷,满口大实话,他老人家是怎么混到四品武官的?

韩大人看我不说话,以为我也没什么能耐,也就没有精神跟我罗嗦了,他拉长着脸说道:“张大人上任伊始,诸事繁杂,今日就不留你了,请自便。”说罢端起茶碗放在嘴边做做样子。

照理说我应该告辞了,不过我心里早就有想法,听他说到这些,我起身行礼道:“身为下属,却让大人如此忧虑,实为我等耻辱;属下不才,尚有一策,愿为大人分忧。”

“哦,张大人有何计策,还请指点一二。”看我很有把握的样子,韩大人也不忙赶我走了,人也变的精神点了。

“指点不敢。大人想必知道,属下的官是捐的,而且手下的兵士都是从本地民壮中征集而来,非老弱残兵可比。本是想加以训练后绥靖地方,因此,属下不仅兵士满员,而且也略通练兵之法。蒙大人不弃,属下愿带本部兵士为大人解忧。”

听我这么说,韩大人非常高兴,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迎上前来。

“这个,哎呀,张大人,恩,张大人表字怎么称呼?”

“属下表字‘闻达’。”

“哦,闻达啊,你有这个心本官非常欣慰。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你可有把握?”

“大人放心,属下如无把握,怎敢在大人面前放肆。”

“恩~~”韩丹想了想,问道,“你如何筹划,详细说来,也好让本官心中有数。”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我把计划和盘托出,我要做什么,士兵怎么做,韩大人如何配合,官员们怎么配合,听得韩大人不住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