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三十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44 132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三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由于两个小队都有或多或少的人员变动,所以我们在这座基地里进行了三天的小组战术协同训练。对于特种作战来说,良好的战术配合往往是战斗胜利的关键,所以,这种训练是极其必要的。每一个特种战士都必须记住一个常识或者说是一条规则,这里需要的是士兵而不是英雄。所以,特种兵绝不是什么蓝博那样的孤胆英雄。其实,称他为英雄实在是太抬举他了,在我们眼里,他纯粹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匹夫,之所以一个杀几百几千个还不会死,那完全是导演的功劳,或者说是美国对个人英雄主义崇拜的需要,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在实战中发生。如果谁想去试试,那最好先给自己准备好棺材,不过,就算准备了棺材也没多大用处,因为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林默学习还没回来,所以小队的技侦手是从别的小队抽调来的。而我的观察手也是刚刚从预备队里补充上来的,所以,他们与我们原班人马的配合还需要磨合。别说他们,就连我在离开了一个月后,也需要在进攻、防守以及撤退等战术上与战友们进行磨合,使自己能跟得上他们的节奏。这样的训练是相当必要的,这就好比踢足球一样,就算你个人的球技再高超,如果没有你的队友和你配合,你也不可能带着球突破对方11个人的防守。自然,取得球赛的胜利那也只能是妄想。


正确、熟练的战术配合,能使整个小队在战斗中的所有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不但能有效地打击、压制敌人,更能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因此,团队的协同乃至团队的协作精神对每一个特战分队来说至关重要,不可或缺。只是,由于任务紧迫,我们的训练时间并不多。三天后,我们便被撒进了中越边境绵延千里的亚热带丛林里。


情报机关一直没有新的情报过来,这让我们无法确定李JACK和“地狱火”的佣兵们会在什么时间越境。杨中队很恼火,因为这会给我们的任务带来许多麻烦和困难。边境线上可供越境的地方很多,而且对方是擅长小范围特种作战的佣兵,因此,从边境守卫部队的防线中渗透进去,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而我们的任务是在他们越境前截住他们,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报来说,这显然只能是一种单方面的期望。其实,抓他们最简单的法子就是放他们进来,再关门打狗。不过,这种方法上头显然是不会同意的,而且,这也不符合中国军人的作风。不论是上面还是我们,一贯的原则就是杀敌于境外,尽可能不在国内造成损失和影响。军人的职责,不就是这个么。


我们已在这片丛林里足足转悠了两天,除了发现些走私者和贩毒者的踪迹外,我们没有任何收获。可我们还不得不继续这种似乎纯粹是浪费体力的搜索,战场上是没有侥幸和万一存在的,只要你有瞬间的疏忽,结局便很可能改写。


毛·泽东同志说得好,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所以说,永远不要认为敌人会比你笨,如果谁要有这种想法,那只能证明存在这种思想的人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2005年11月21日,北京时间22时45分,新的情报终于通过分队战术电台以密码电报的形式发了过来。情报上只是说,李JACK与“地狱火”佣兵们已经于两天前离开了藏身地,而且连他们的行进路线都不清楚。如此笼统的情报按理说不是中国特工的工作作风才对,可看完电报才发现我们错怪了境外的情报员们。为了这次任务,我们在越南的潜伏人员已经被迫暴露了好几个,而且,不知道李JACK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越南情报部门对我在越情报人员进行大肆搜捕,从李JACK一出现在越南就开始监视他的两位特工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生死不明。在谍报界,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两位特工兄弟已经被人灭口,毁尸灭迹,唯一还能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的东西,恐怕只剩下情报部门里那打着绝密标记的档案了。


记得我们在上安全保密教育的时候,保卫科一名干事就跟我们说过,隐蔽战线的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那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却远比真正的战争危险和残酷。每一个情报人员,从他加入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永远被阳光抛弃,在黑暗中默默的战斗、流血、牺牲。他们才是真正被世人所遗忘的一群,除了相关的人员,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存在过。他们,才是真正当之无愧的无名英雄,才是共和国最伟大的战士。


那种悄无声息的较量,对于我包括我周围的人来说,都是陌生的,那不是我们适合的战场。所以,对于这些已经默默离去的人,我们只能为他们静静的默哀。秦大队说的没错,离去的已经离去了,而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还得继续去战斗、去流血,直到我们也倒下的那一天。


读完了电报,大家的心里都像压了一块石头,变得沉甸甸的。杨中队说,弟兄们,把对英雄的哀悼留在心底,现在,是该我们去为他们报仇的时候了,只有用那群混蛋的血才能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原定的作战计划因为情报的延误和不确切不得不临时更改。原本打算踢人家屁股的“山猫”小队也只好跟我们一样在丛林里转悠。我们两个小队之间间隔了大约20公里,这是单兵电台的极限通信距离。按照新的方案,两个小队同时进行搜索,任一小队发现敌踪便就地设伏,并立刻通知另一小队迂回支援。考虑到战场的不确定性,杨中队向指挥部请求外围支援,希望边防部队能够加大对边境线的巡逻密度和强度,并将巡逻范围向边境线最大限度地扩大。


指挥部同意了杨中队的请求,整个中越边境线上的警戒立刻上升了一个战备等级。边境站更是如临大敌,小型出入境通道全部关闭,只留下几个大的人员和物资通道,而且,执勤的武警也全部换成了驻军。指挥部还询问我们需不需要武力增援,杨中队立刻回绝了。他说,如果连几个假洋鬼子都放不倒,那我们T大队干脆解散算了。


这句话很合我们的心意,我们需要的是外围支援,以免出现漏网之鱼。更何况那些家伙运的东西还是军火和毒品,而且数量还不少,这些东西一旦进入国内落到了不法分子的手里,那造成的危害将是难以估计的。至于短兵相接的战斗,不是自己在这说大话,我们还真没把那什么“地狱火”的佣兵们放在眼里。雇佣兵,其实就是为利益而战斗的群体,说白了就是为了钱。也许在他们的集体当中也有战友情、兄弟情的存在,但总体上还是群为利益生存的动物。所以,他们是不可能与我们相提并论的,我们是什么人?是堂堂的中国军爷,是刺刀杀得卷刃了还能用牙齿咬死他两个的中国军爷,是专门和人玩死掐的中国特种兵军爷。


记得曾有位别有用心的某国记者问一位中国将军,如果您突然间发现自己陷入敌阵,周围全是敌人,而您却只有一个人时,你会怎么办?是开枪,还是投降。我们的将军毫不犹豫地答道:“开枪!”那位记者又问,如果你发现枪里没子弹了呢?将军答曰:“刺刀!枪托!”记者似乎不想放弃,又问道,如果连枪都没有呢?将军淡淡地看了那记者一眼,依旧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没关系,我还有拳头,还有牙齿!”记者有点气馁,可他还是不想放弃,还是想从将军的嘴里挖点别的东西出来,他最后问道:“如果您没有任何武器,而且明知自己除了投降之外没有生还的希望,您会怎么办?是战斗还是投降?”将军依旧是淡淡地看着那位记者,然后回过头对着大厅里无数的记者和客人大声说道:“这个问题,我代所有的中国军人回答你,中国军人的字典里,没有投降两个字。所以,我们中国军人的答案是:死战!战死!死战到底!”顿时,掌声雷动。


是的,中国军人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投降这两个字,面对战斗我们绝不会退缩和逃避,我们的选择是死战,拼死而战,直至战死!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