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二章

一木人 收藏 4 252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当赵宁三天后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一直被人抱着。抬眼看去:只见一人面容憔悴,胡子拉擦,满嘴是泡,眼窝深陷,好似大病一场一样,嘴里不时还叨咕着:“宁妹妹,不要怕,石头我在保护你。”

赵宁静静看着眼前这位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为了照顾自己竟然累成这样,比石头不强多了吗。想当初自己作人流,他连面都不敢露;结婚后宁可陪别的女人喝酒,也不愿意回家。眼前这位应该才是我今生的依靠,想着赵宁伸出手来摸着李岩那胡子拉擦的脸,流下了眼泪。

李岩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迷胡中觉得有人摸他的脸,忙睁眼一看是赵宁醒了,激动他使劲把赵宁抱在怀里,说道“宁妹,再别这样吓唬哥好吗,”边说李岩边咧嘴。

这时外间护士听到说话,忙进来一看真是赵宁醒了,忙出去告诉大夫。大夫们一听忙过来给赵宁检查,查完了后说道:“真神了,肺部一点炎症也没了。如果一会验血要没问题,就是彻底地好了。真亏了你爰人,要不是他抱了你三天三夜,恐还好不了这么快。”大夫和护士纷纷夸李岩,弄得李岩怪不好意思的。

“石郎,放我下来吧,谢谢你。”赵宁说着亲了一下李岩,李岩轻轻地放下赵宁,然后从床上慢慢下来,活动活动麻木无知的双腿。

“大夫,今天是几号?”赵宁问道。“八号早晨,你是五号早晨来的,怎么拉?”大夫问赵宁。“石头,你今天上午不是有个会吗?”赵宁的话提醒了李岩,但李岩没有动,只是轻轻地说了句,“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你,如果你不在了,我也将陪你一起而去。”李岩的话感动的医生、护士和赵宁,都流下了热泪。

“挺大个男子汉老恋着媳妇象什么样,男人应以事业为重。”王华北说着从外面进来了,“妹妹好了吗?”

“姐,谢谢你,”赵宁说道。

“谢谢你老公吧,妹妹,你老公抱了你三天三夜没合眼。一般人是做不到,你发高烧还说胡话,乱踢、乱打谁都不行。只有李岩一抱你,跟个婴儿似的立马就睡着,刚要放下你就又哭又闹,这那是大人呀,整个一个婴儿,”王华北形容了赵宁当时的情况。

“姐,别说了,”赵宁捂住脸。

“瞧瞧,还不好意思呢。姐给你说正事,借李岩一上午,他得去参加会,因为这会主要是给他开的,”王华北有点严肃地对赵宁说道。

“我不都答应你了吗,借给你,”赵宁一语双关。

“死妮子,没正经,等我们开完会回来的,”王华北说拉着李岩就往外走。“李岩,现在我用车送你回家,赶紧换身衣服,带上开会的材料。副总理和三省一区及十七个部委都要听,包括我,准备工作作的怎么样了?”

“主任,说实在的这几天抱着媳妇天天想,可我现在就想睡觉,两眼皮直打架。”李岩说着说着就要向一边栽过去,被王华北赶忙一把抓住,然后架到车里,对司机说:“去李司长家,新源南路天裕新苑B3号楼。”

要说人有毅志力一点不错,某件事没完前,死也要撑下去,一但完成了,就再不坚持了。王华北架着李岩来到了1606,从他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将他拖进屋去。说实在的,要不是王华北因为他是开会的主角,或者对他有点好感,加上他给老爷子送把好刀,她才不会管李岩呢。

瞧他胡子拉擦、满身的汗臭味,王华北只好硬将李岩拖进了卫生间,末了还弄得自己一身汗。王华北猛然想起个事,从自己的小皮包中找到了一个能装半两酒的小酒瓶,打开后给李岩灌了进去,然后也顾不得李岩了,自己先脱掉衣服冲了一下。

王华北自己冲洗完后,用剪刀将李岩的衣服剪碎后,连内裤一起一把拉下,一根粗长的家伙蹦地跳了出来,龟头早已胀成红黑色,粗粗的血管隐约可见。

这么大啊。王华北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一把抓住了他的家伙,轻轻搓动着,手指往龟头上按了按,坚硬无比,确是一支又长又硬的好货,心里不由涌出一股强烈的吞下它的欲望。

这几十年来,老公指不上,她一直跟相好的鬼混,但相好的家伙又短又小,一直无法让她满足,是以她一见李岩的家伙,心中立即喜欢上了它。

拿着喷头开始冲李岩,李岩躺在卫生间的浴缸里,王华北给他全身打好浴液,泡了一会儿后用水给他冲干净。就连王华北自己都纳闷,为什么要给李岩洗澡,因为她都没给他老公洗过澡,尤其是当她给他那东西打浴液时,心没来由发生了一阵狂跳。

王华北看了一眼表,知道李岩快醒了。就赶紧出去穿上衣服,收拾好自己。果然不到十分钟,李岩在卫生间里向外喊:“到谁在外面呀,给我拿套衣服行不。”

原来王华北给李岩喝的是体能快速补充液功效,具有激活体力、还原精力的特殊功效,是专供我军特殊部门使用的。别说三天三夜没睡,就五天五夜没吃、没喝、没睡,觉服用后半个小时又能生龙活虎拚杀疆场。这是王华北给她老相好准备的,因为他总不能完成任务,更不用说是很好地完成任务了,所以才给他准备了这个,连王华北自己都没想明白,怎么会给李岩喝了。听到李岩叫,就高声说道:“快点出来吧,姐都看够了、摸够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在卫生间里等衣服的李岩一听是王华北,在屋里马上找条毛巾捂住家伙跑进卧室,快速找出几件衣服穿上,然后走出房间,来到王华北跟前:“对不起,给姐添麻烦了。”

“李岩我先走了,你自己去会场。另外安副主任一直在找你,并且提出来想要改变会议时间,你看你是不是找他先谈谈,”王华北问李岩。

“是的,主任,安副主任一直在找我,批评我将办公室设在江城没有跟他打招呼。让我回来后马上和他联系,研究是否往办公室加强力量。”李岩知道安是实权派,但安脚踩几船,后台不行。自己不能脚踩几只船,既然靠上王家,短时间内不用另谋出路,所以才将安的话告诉了王华北。

“都说你们俩的关系不错,那他这样做不是摆明了不信任你吗?”王华北问道。

“那有哇,因为他是老司长,总让我把他提的项目往前放,照顾、照顾吗。有几次您不是没批吗,他就说我没理会他的意图,并许愿说只要我跟着他干,就给我提一格,并说这次去北方是他给我申请的。”李岩真真假假的这样说,是为了先摘清自己,万一安那边出事,自己早就向主任讲清楚了。

“没想到这个姓安的竟敢封官许愿,招兵买马。李岩先不用管他,但也不用得罪他,有姐姐我罩着你,怕什么?但咱俩的关糸不能让外人知道,懂吗?”王华北说就先走了。

坐在车中,她的眼前不时浮现出李岩那东西,手也在一握一松,好象是还在抚摸李岩那东西一样。她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在这点,王华北从来不欺骗自己,对权势的占有,对性欲的占有,对金钱的占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强烈,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利用身边的,包括自己的,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王华北走后,李岩很纳闷,自己明明困的不行了,怎么冲个澡的工夫就恢复了。难道是王华北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李岩马上在屋子里寻找了一圈,终于让他在走廊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那个小瓶。

李岩闻了闻、舔了舔,觉得就是这个东西,但是上面只有编号,没有任何字,这可让李岩犯了难。

李岩多想弄一瓶这样的神药,给赵宁服下,使她早日康复呀。但是想归想,工作还得干。李岩马上拿出笔记本电脑,然后安照自己的想法,写了几个题纲,然后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拿着笔记本电脑出门打车就奔经济计划委员会而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