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军警车出没重庆 军队武警形象受损

由于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车辆免交过路、过桥费用,一些车主在利益驱使下,采取各种手段,假冒军警车以逃避缴纳通行费,这一现象在重庆高速公路有愈演愈烈之势。

假冒军警车辆以压低运价方式扰乱货运市场竞争,严重损害了国家和高速公路经营者利益,同时也损害了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形象。


蒙混过关,交警无权查扣


近年来,行驶在成渝高速公路的军警车辆呈快速上升趋势,最多时一天达1500余辆,货车军车一天达350余辆,车辆吨位不断大型化。


成渝高速公路公司与重庆警备区相关部门一次联合检查发现,在当日23时至次日早晨5时这段时间通行的36辆军车中,共查获假冒军警车32辆,假冒军车占该时段军车流量的89%。


2006年12月26日,重庆警备区联同武警重庆总队在市区繁华地段和高速路收费站设卡,检查过往军警车辆。联合检查组用电子检测仪检测车牌,对三辆假冒的军警车进行了查处,对个别违章、违纪军警车辆当场纠正。


去年10月初,一辆悬挂“成K某某”军车牌照的货车在重庆长寿区着火。目击者看到货车司机独自拿着一个小型灭火器救火,便要拨打119报警,但被该车司机阻止。后来得知,这名司机没有军人证件,也没有任何驾车手续,是个“冒牌”的军车司机,其货车悬挂的军车牌照也是假的。


去年7月11日凌晨,悬挂武警车牌照WJ21-13269的车辆运载着22吨煤渣,从渝黔高速公路的东溪收费站上道,途经一天桥时,车尾撞上了桥墩,导致天桥坍塌,该路段全线封闭,严重影响车辆正常通行。肇事者黄云东现场逃逸,第二天又投案自首。据他交待,肇事车实际为地方车辆,该车平时挂地方牌照,上高速公路时改换为武警车牌照。


去年6月22日,重庆高速公路执法支队收到通知,有一辆车牌为WJ20-00619的假军车,很有可能经过盘龙收费站。于是,收费站与执法队积极配合,在收费站出口查获并拦截这辆车。


綦江收费站和江南收费站观察发现,一些挂军警车牌照的车辆经常出没于这两个站,其中挂同一牌照“成K73304”的军车竟然有别克、帕萨特、桑塔纳、捷达四种。


损害国家利益,破坏交通秩序


据调查,通行在重庆高速公路的军车,部分车辆的车型明显超出了解放军四总部2004年联合通知规定的“自购顶编和限额使用军车号牌的车辆,仅限于军队已装备的主要车型”。


桑家坡收费站有一天查获一辆假军车。据车主徐某交待,他于一个月前,用5000元钱购买了成都军区一套假军牌照及行驶证等手续,车属单位的部队番号是他随意编造的。


目前,通行重庆高速公路的军车日均2500辆至3000辆,每天免收通行费15万多元。重庆高速公路发展公司营运部经理俞舒指出,假冒军警车辆不接受地方公安、交通部门管理,不交相关税费,超限、超载几乎无人敢过问,部分不法商人趁机钻空子,逃避国家税费。


据测算,重庆境内75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假冒军警车辆每年逃避通行费4000多万元。


一些假冒军警车辆严重超载并压低运价,对其他正常参与运输市场竞争者形成明显不公。还有的假军警车参与民用物资的非法营运活动,车况差,容易引发交通事故。


查处假军警车,有待军地联手


调查发现,这些假冒军警车的活动特点:一是假牌照、假证件,但手续齐全,这种情况约占40%;二是真牌照、假证件,一副牌照多车使用,这种情况约占40%;三是有牌照、无证件,这种情况约占10%。


重庆的这一情况在全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为了严厉打击此类违法犯罪活动,去年7月起,由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牵头,军地有关部门在北京、上海、辽宁等9个省市开展了打击盗窃伪造军车号牌专项斗争,目前已经查扣被盗、伪造军车号牌1600多副,打掉30多个盗窃、伪造、买卖军车号牌犯罪团伙,查处1500余辆假冒军车和一批运输车队。


重庆高速公路发展公司办公室主任周竹说,假军警车大量出现,关键在于地方公安机关和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对军警车没有管理权,凡涉军车辆必须由部门和武警出面管理。高速公路公司无权对路上的军警车辆进行查验,从而无法鉴别真假,更无法监督。


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假冒军车违法犯罪活动尚未得到根本遏制,打击任务仍很艰巨,迫切需要从加强军地协调、完善法律规范、提升打击手段的科技含量等方面着手,建立起打击假冒军车的长效机制。


这位负责人表示,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对于盗窃、租赁军车号牌行为的定性和处罚不明确,使得司法机关在处理这类案件时无法可依;此外,军地执法机关对查处假冒军车管辖权限不清,行政法规对伪造、买卖、使用军车号牌等违法行为的处罚程序和法律职责缺乏可操作的具体规定,执法机关对查扣的假冒军车往往“以罚代法”,致使打击假冒军车陷入“查扣-罚款-放行-再查扣”的怪圈。为此,有关部门应该尽快制定和完善打击假冒军车的有关司法解释和行政法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