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平凡的校園故事

xiaotianji 收藏 3 27
导读:一個平凡的校園故事

十二時正,熄了燈,聽著令人傷感懷舊的老歌(YESTERDAY ONCE MORE),慢慢的,像夜般漆黑沉重的思緒穿過時空隧道,來到那令人難以忘懷的漫天楊花飛舞的春天.

那時正值大二,早春的陽光分外明媚,溫柔地纏綿著與微風嬉戲的楊花飄絮,楊花舞累了,鑽進行人的脖子,髮間,癢癢的令人內心騷動不安.

這是一個騷動的季節!

我已注意伊很久了, 恐是虛榮心使之然吧?! 只要我在主樓前打羽毛球, 總會看見伊趴在她們四樓專用教室的窗台上, 默默看著我們打球; 星期天我在樹林的“土場”打球時, 伊照例在不遠處占上一石椅石桌, 時而看書, 時而看我們打球; 當我老在圖書館的閱覽室與她”邂逅”; 當我發現她選修了很多跟我一樣的選修課時…

我知道這些都不是偶然. 其時的心既期待又害怕某天會來到的必然.

她, 南方人的臉, 南方人的個子, 南方人的氣質, 再平凡不過. 只是一雙漆黑發亮的眼睛, 深邃處泛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哀愁, 那淡淡的哀愁時時吸引著我 .

終於那一天來臨了﹐某星期五的晚上﹐在圖書館看《數電》看得心煩意亂﹐終於收拾了“家什”往外漫無目的地游走﹐不覺來到校禮堂前﹐想到里面正照例放著電影﹐橫豎無聊﹐進去打發一下時間也好﹐買了張票進去揀了一個角落坐了。不一會兒才後悔莫及﹐國產破片﹐更添無聊﹐正打算離去﹐發覺旁邊不知何時坐了一個女孩﹐仔細一看﹐是她! 望著我, 抿著彎彎的嘴角, 昏暗下更見明亮漆黑的眼睛也帶著狡潔的笑意。

“意外嗎﹖”

“不。”

“出去走走吧。”

“好。”

正合我意﹐于是倆個人像是認識了很久的熟人似的出了禮堂﹐在忘了不知是認的建議下﹐來到南街的烤肉攤上﹐只記得兩人就著香噴噴的烤肉喝著冰冰的生啤﹐很熟絡地聊開了﹐忘了具體談了些什么﹐只記得﹐街上人來人往﹐烤肉時冒出來的一炭煙火模糊著行人的影像﹐很清晰的是她帶著狡潔的笑的臉﹐那一晚的眼睛好似沒再有猶愁﹐可能是我的心太快樂了罷﹗

她﹐是我的兩 廣兄弟﹐廣西南寧人氏﹐其父是廣西民族師范學院中文系教授﹐母是救死扶傷一醫生﹐既薰陶了乃父感性認識世間百物之情操﹐還繼承了其母的“生死皆科學”的理性待物﹐總之﹐是感性與理性的矛盾統一体。

以后﹐我們以“兄弟”自稱﹐一起打臺球﹐玩電游﹐甚至有時她“瘋了”會拉我去看通霄錄相。就是沒有跟 我去打羽毛球。那一個學期過得很快樂﹐就是太快了一點﹐一下子又到了暑假,各奔東西(廣東﹑廣西)﹐一路無話﹐雖然彼此知道對方的電話。

終於等到漫長暑期終結﹐搭上北上的83次列車回到令我魂牽夢繞的校園。到校的第二天(伊比我早到)﹐伊第一次約了我去打羽毛球﹐沒想到水平不賴﹐中規中矩頗像有名師指教。果然,伊說整個假期就拜從某退役國手為師﹐下了一番苦功夫﹐方成今日成果。“以前不跟你打球是怕你對我的水平失望而打得不耐煩,”伊淡淡的說﹐我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動。

當晚她打電話約我出去﹐兩人踩著自行車來到離校不遠的高新區﹐嶄新高聳的樓廈頂著一輪明月﹐干淨的草地上不時吹來一陣陣噴水池那邊的涼風﹐昏黃的路燈懶洋洋的不與皎月爭輝﹐靜靜的散發出一團柔和的光。

我們揀了一無人處坐下﹐伊從包里拿 出一個隨身聽﹐說有一首歌給我聽。我塞上耳塞打開聽了﹐是王菲的《思念》------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形……王菲幽怨空靈欲絕的嗓音深深打動著我﹐激動著我﹐心澎湃不已﹐為著歌也為著她……

歌止了﹐再看看她,早已別過臉﹐仰著頭一動不動望著皓月﹐我板過她的肩膀時﹐發現眼中噙著一滴淚珠﹐盈盈欲墜。一切思念的哀傷皆寫在她的臉上﹐我哽咽了﹐一把擁著她﹐吻著她已流下臉龐的淚水﹐任憑自己對她多日的感動化作無聲的淚水滑落。

那晚﹐有明月作証.

關系明朗化的我們痴痴的愛著對方﹐ 一有空就膩在一起。回民街的小吃店﹐文藝路的古玩店柜臺前﹐大雁塔頂﹐興慶湖面﹐處處留有我們的身影。只要一方離開對方的視線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著對方。伊總是責怪我:“都是你﹐害得人家上課也聽不進去。”早早上完晚自習﹐就在二環路上騎車狂奔﹐你追我﹐我追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