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06-908

中悦 收藏 12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06


罗旅长从两栖指挥车打开的炮塔顶上探出半身。在舱内对着无人机发回的一帧帧战情视屏图像看了半天,忍不住再探出身来用电子光学望远镜亲眼看一看,观看良久,不禁摇了摇头。 罗旅长的摇头动作是下意识地模仿曾司令,而曾南岳的摇头举止则是有意无意地模仿他们老大,中岳岛集团的高级指挥官们每逢看不上对手的应对之策时常会摇头,有人更会在摇头之余加上一声微叹,有人则加上呵呵一笑,那就属于个人风格了。

罗旅长此时摇头的具体原因是两点: 第一,嫌日军机动兵力的速度太慢。我们明示登陆滩头又故意以S型运动放慢行进速度就是为了给你时间往滩头调集兵力,你们拦阻我登陆两栖装甲群的炮火和导弹稀稀拉拉,而且一发射就被我们的舰炮干掉,你们没打算在这不到10千米的海面运动期间内干掉我们,你们自知力有未逮,想在我们接近滩头时用那些半沉轮船上的火炮一次开火奏效,我们这样曲里拐弯的S型运动其实也不为躲你们的拦截炮火,所以这一点上大家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是希望你们尽可能多地调集兵力到码头半岛这个无平民的开阔地,让我们一勺烩了省得后面巷战麻烦,你们也是不想在东京市区内打巷战,这一点我们大家的想法又一致了。可是你们运动兵力的速度太慢了,给你们这么多宝贵时间,你只弄上来2个联队的兵力不到6000人,还有一个联队刚上了东京湾环形西路。太少了。怎么训练的,连以上军官都应该撤职。 第二点,你们这种砌砖式的短货柜工事线阻击阵地也算临时应急的上乘之作,可那只是针对传统火力而言的。你在计算一艘战列舰的炮火要想在货柜阵地炸出一条坦克通路来要多少个小时,然后计算你在码头半岛能挡我多少小时,再计算你的勤王之师抵达要多少时间。这些计算按教科书大概都不错,不过眼下对付我们就一定错了。大错误是你计算这艘战列舰的主炮射速大概小数点少移了3位,小错误是你们不知道我的两栖装甲车的通过性。

看看两栖装甲群逼近码头半沉船到6000米距离了,罗旅长对着话筒低吼一声:“开炮!”

呜呜呜—— 半空中像一阵大风从两栖装甲群头上掠过,台湾号3座共90管螺管主炮中的1/3一齐射击码头半岛,开战至今,台湾号还是第一次用三分之一的主炮同时轰击一个目标,1分钟内,日军30几条半沉船炮兵阵地被3000发208毫米炮弹完全炸碎,8千多个货柜煞费苦心构成短线工事阵地被1万发炮弹荡平,其中包括落点连成一线的200发1吨当量气爆弹,这些气压扫荡者跟在高爆炮弹后面把炸成碎块的货柜吹向四周,开辟出一条宽百米以上的相对平坦的通道,这条通道跑小轿车仍嫌颠簸,不过跑装甲车也就将就了,1000发炮弹把半岛出口阻击线的建筑物一口气荡平,最后几百发炮弹照顾了在东京湾环形西路上开进的日军部队,把几段距离平民较远的军车车队炸飞,一些破片落到了附近中低层建筑物的顶坪上。

20分钟后,300辆两栖坦克装甲车登陆码头半岛,再20分钟,前锋装甲群越过东京湾环路顺利前出到世贸中心-中央区一线。



907


日本众参两院议员在东京大学召开了紧急联席会议。选择东京大学开会的原因是原来开会的老地方-国会所在地离国会公园战场太近了,只隔一个街区,而中国军队的表现迄今为止是不逾越国际法半步,所以东京大学是比较安全的地方了。

这样选择地点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紧急国会召开不长时间就收到国会公园隧道里未能出席会议的议员们打来的电话,议员们打光了五六部手机的电池,总算让东京大学主会场里的人们明白了一些战场实况,也明白了中国人想要的是什么。在听取了经过证实和未经证实的战况之后,议员们以90%以上的比数通过一项具有完全约束力的决议:

第一, 立即与中美两国止战,停止一切对中美两国国土、军事基地和军队的攻击,要求对方也立即对等地停火;

第二, 立即从台湾撤军,撤销对台湾独立政权的承认;

第三, 放还中国索赔团平民,要求中国军队立即撤出东京湾;

……

决议立即送交日本政府强制执行,并利用各种可能的渠道向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传达。



908


前锋坦克团以宽大正面通过银坐区,一百多辆坦克装甲车沿着十几条马路小心翼翼地并头开进,尽量避免遭受袭击后整个车队塞在一条街道上成为靶子的情形出现。

银坐是东京最昂贵的地区,地价在全世界也是名列前矛,有一种说法是“亿元坪”,意即1亿日元1坪(3.3平米),还有一种说法是地价等同于在地面上铺满的金砖。地皮这么贵,街道两边的高楼大厦、写字楼、商场也都价值不菲,而且人口异常密集,今日开战仓促,绝大部分人口都来不及撤出去。

前锋装甲群选择银坐为开进路线,就是为了让日方出于顾惜而能认真执行停火决议,使中方接出索赔团平民的行动能够顺利一些,避免不必要的军民伤亡。 跟在坦克团后面的是旅部和装甲团(欠一个营),不断向行进路线的中间两条街道的两侧建筑物放出步兵班、在路口布设装甲车,以确切保障对中心进军线路的控制。

坦克团前锋接近中央车站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大量平民遗弃的轿车完全阻塞了街道,开路坦克的宽大车轮毫不犹豫地从轿车上碾压过去,把一辆辆轿车压瘪成一摊废铁,后续各车跟进,警觉的炮口指向两侧建筑,突然,十几条进军街道上的阻塞轿车一起被人点燃,熊熊火流顺着地面流淌的汽油飞速延烧把前锋坦克吞没,浮渡两栖坦克的整体尼龙-陶瓷颗粒注塑车身三防性能良好,水进不去,火也进不去,遇变不惊一起加速力图迅速通过火区,就在这时,两侧建筑物2层以上的一些窗户内伸出了火箭筒,对准前锋坦克密集射击,坦克的旋转装甲有效阻拦了第一、二发火箭弹,无人炮塔的155毫米线膛炮立即开炮还击,日军火箭筒和肩射导弹所在的房间都很大,以防发射焰烧到射手,即便房间大,155炮弹钻进去后的爆炸还是把窗口的人和物炸飞了出来,但是这里与野战不同,野战条件下即便被对方先行攻击了,只要抗过对方的首次射击立即还击过去,就能把对方消灭,可是这里是两侧多个火力点对准一辆坦克集中射击,坦克的旋转装甲抗住前面一两发敌弹,复合装甲再抗住一两发,坦克炮还击摧毁他一两个火力点,如果还有火箭弹飞来准确命中,坦克就吃不消了,日军埋伏的火箭筒火力组以五六发以上的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集中攻击前锋一辆坦克,坦克手被震晕、无人炮塔被摧毁、动力舱起火燃烧,甚至弹药发生殉爆。很快,第一线的十几辆坦克都被摧毁,日军转移火力攻击后续坦克和装甲车,反应过来的中方装甲兵以50毫米机炮扫射两侧建筑物开火射击的窗户,一溜炮弹扫过去,开火的窗户没开火的窗户统统喷出爆燃气浪,装甲兵唯恐上面下面的楼层还有敌人的潜伏火力点,一层层地继续扫射,大火从建筑物下面熊熊向上燃烧,把高大的建筑物包裹在内,战士们只记得上级交待日本平民出于抗地震的习惯一有事就往底层跑应集中于底层所以不要向一楼射击,其它的就管不了了,这是打仗,日军撕毁停火协议从两面建筑物射击我车队,我方处境十分不利,除了狠揍他们没别的办法!车载50机炮和通用机枪的扫射密如骤雨,

日军显然在许多楼层上都布置了火力点,甚至底商的橱窗内也射出了火箭弹,激烈的对射持续了1分钟,坦克团三十多辆坦克装甲车被打坏,许多我方坦克不顾一切冲进建筑物的底层有效避开了攻击,

一开始,与团长同在一辆指挥车内的团政战部主任(共产党员)还在坚持不要对底层开炮,团长大吼:“这是东京,不是战上海!给我打!”,1分钟后政战主任抓起话筒呼叫旅部:“我们伤亡很大!请求:战列舰主炮对前方两侧建筑物集火覆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