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平田联队的冲锋再一次被打退,倭军丢下上百具的尸体后,退到了谷口外很远的山坳中,战场上又恢复了平静。接连的失利令平田武夫恢复了冷静,他领着参谋再次来到谷口,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地形。

这条山谷是两山之间的一条裂缝,河水从山谷中流过。河道两侧是陡峭的石壁,谷口处如同断崖,向两侧延伸数里,谷口对面是另一座山的漫坡,山势很缓,河水在这座山前流过。

“八嘎!怎么会是这么个鬼地形!对自己一方真是大大的不利。”平田武夫暗自骂了一句,将目光定格在谷口对面的那座山上。机枪阵地设在这座山的山坡上,倒是可以与谷中的那几座小山头处在同一水平面上,但距离太远,不足以压制对方的火力。可惜呀!如果那四门山炮还在,倒是可以将炮兵阵地设在这里,压制对方的火力。都怪自己一时性急将山炮安置到了谷口,让对方钻了空子,平田武夫懊悔不已。

在战场的短暂平静期,二营战士们抓紧时间抢修阵地,这时军械所的同志给二营送来了补充的弹药,并收走了二营手中的子弹壳。这些子弹壳将被重新装上底火和弹头。吴汉之所以底气足,一是靠得天独厚的地形,二是军械所能生产子弹、手榴弹、地雷等,弹药较之其他的革命军要充足。吴汉向一团长赵桐交待,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山口后,匆匆返回了指挥部。正如吴汉所料,倭军向火头山发动了全面的进攻,但到现在为止,各部都挡住了倭军的进攻。

面对严峻的形势,吴汉召集指挥部人员开了一个短会,先讲了战场上的情况,然后做了一下具体的分工,并要求各位指挥员前移指挥。根据分工,吴汉负责全面作战指挥的同时重点关注南面战场,一旅旅长王家林负责指挥东北方向的防御作战,一旅政委常四海负责指挥西北方向的防御作战,参谋长林强则统辖后勤部门做好战场支援,同时迅速组建预备队,及时补充各部的兵力。

当吴汉匆匆返回一团指挥所之际,倭军又一轮的进攻开始了。平田武夫通过电台向大岛师团长请求了支援,大岛师团长又向冈田俊做了汇报,冈田俊当即决定,派出六架飞机前来助战。倭军的飞机从谷口依次飞进来,对二营占据的山头进行轰炸。尽管倭军的飞机不是轰炸机,而是战斗机加挂的炸弹,载弹量也很有限,但250千克炸弹的杀伤力再加上机枪的扫射,还是给二营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几个山头上都冒起了浓烟。

倭军飞机进行轰炸的时候,平田武夫组织倭军对二营的阵地发起了冲锋。炸弹投完,倭军飞机飞走时,倭军已经攻到距二营前沿阵地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在这块阵地上的是二营的一个排,飞机飞走后,阵地上的排长从堑壕中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抬头向山下一望,倭军已经到了离自己的阵地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正在向山上爬,急忙大喊一声:“打!”率先用盒子枪打出一发子弹,撂倒了一个倭国兵,刚才躲藏在堑壕里的战士们都急忙站起来,顾不上拍身上的泥土,全排的轻重机枪、步枪一起开火,其间夹杂着土造的手榴弹,打向倭国兵。与此同时,二营的其它阵地也一起开了火,倭军士兵纷纷中弹从山坡上滚下去。这些倭国兵全都赤裸着上身,额头上缠着白布条,好像根本不顾及子弹,前面的同伴倒下了,后面则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上冲,原来这是平田武夫特意组织的敢死队。

平田武夫从望远镜中看到两个中队的敢死队已经冲上去了,于是亲自领着四个大队沿河的两岸向二营的阵地发起了冲锋。

此时,倭军的敢死队已经攻至距二营前沿阵地只有三四十米的地方,两个中队的兵力已经损失多一半,鬼子们投出了手榴弹,前沿阵地上的战士们也投出了手榴弹,双方的手榴弹各自在对方的阵营中爆炸,残肢断臂在天空中飞舞。倭军以不计伤亡的代价,冲进了二营的前沿阵地,双方的士兵纠缠在一起,展开了一场刺刀见红的肉搏战。守卫这块阵地的是一个排的兵力,在刚才的战斗中牺牲了不少同志,此刻已是敌众我寡,战士们纷纷抱着手榴弹冲进敌人群中,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虽然大量的杀伤了敌人,但阵地还是被倭军占领了。倭军占领二营的前沿阵地后,两个中队的兵了只剩下几十人,这几十人并没有固守阵地,而是沿着堑壕,向二营在这座山头的其它阵地发起了进攻。

山谷中,平田武夫亲自率领所有的兵力向二营的阵地发起了冲锋,几千人的冲锋气势骇人,而且他们根本不计较伤亡。除了机枪手架起机枪还击以外,步兵端着步枪就是向前冲,根本不顾呼啸的子弹。

二营的阵地设在几座山头上,呈犄角之势,尤其是前沿阵地所在的山头,由二营的三连连守卫,可以控制河流两岸的大部分地区,现在倭军首先进攻这一点,吸引了这个连的大部分火力,该连对河滩的控制力被大大地削弱了,倭军的后续部队又冲上了这个山头,双方对这个山头展开了争夺。

倭军向这个山头进攻的同时,向二营其它的阵地也发起了进攻。二营的其它阵地大多在三连阵地的侧后翼,不能有效地支援三连,但是却能有效地控制河面及河东岸。倭军在河西岸的部队大都冲上了三连的阵地,河东岸的倭军准备涉水过河,向二营另外的两个山头进攻。河水有齐腰深,倭军过河时,士兵的行动相对比较缓慢,正好成了活靶子。倭军飞机刚才的轰炸主要集中到三连的阵地,而这两个山头分别是一连和二连的阵地,损失不大。这两个连眼看着三连的阵地上一片火海,三连的弟兄们在浴血奋斗,而他们又不能放弃自己的阵地去支援,因此将满腔的怒火全部倾泻在面前的倭军身上。轻重机枪不停地喷吐着火舌,步枪不停地放着排枪,倭军士兵一排排地栽倒在河里面,不多时将这条河染成一条红河。

二营长张大洪看到平田联队全体冲锋时,曾想过派出预备队增援三连,但他当时犹豫了。现在接到前沿阵地丢失的战报,他并没有立即向上级汇报,而是马上组织力量将阵地夺回来。他命令一连、二连个抽调一个排,加上新编入的担任全营预备队民兵连,共计四百余人,紧急增援三连。此刻三连的阵地上,双方展开了每一寸土地的争夺,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手榴弹爆炸的痕迹。倭军凭借着兵力优势,逐渐压缩三连的阵地。眼看三连的阵地就要全线失守,这时二营的增援部队赶到了。增援部队的战士们如同下山猛虎,又从倭军的手中夺回了一些阵地。此刻双方都杀红了眼,倭军又开始了疯狂的反扑。双方机枪不知打坏了多少挺,每一秒钟就有十几枚手榴弹同时爆炸,山包完全被硝烟笼罩,身在其中的人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就在二营与倭军浴血奋战的时候,倭军的另一个联队——田中联队赶到了。

吴汉只用一个营的兵力阻击平田联队的进攻,靠的就是地利,也就是有利的地形。二营长张大洪是一线指挥员,当他发现平田联队全体冲锋时就应该向三连的阵地派出援兵,保证继续占领有利的地形。但他在那个时候犹豫了。战机就是这样,稍纵即逝。当他知道阵地丢了,派出援兵补救,又犯了一个错误,增援部队的这点兵力不足以消灭阵地上的敌人,重新夺回阵地,派上去也是白白流血。

田中联队的加入,令倭军在兵力上的优势更大了,现在二营长想把兵力撤下来,也撤不下来了。这时他才想起来向上级汇报情况,吴汉听到赵桐的汇报后,也是大吃一惊,他命令一营、三营分别进入A、B高地上的备用阵地,并命令二营的一连、二连迅速撤出阵地,到后面休息。三连的阵地被占领后,一连、二连的阵地高度远远低于三连的阵地,因此必然遭到倭军的火力压制,坚守在上面很不利,与其付出重大伤亡,还不如先撤下来。A、B这两块高地的高度略低于三连的阵地,不至于遭到对方的火力压制,还可以坚守,同时也是进入火头山的最后两个制高点。

倭军顺利地攻占了一连、二连的阵地后,停止了进攻。天渐渐黑了下来,倭军在原来一连、二连、三连的阵地上留下足够的守卫部队外,其余的部队都在河滩上宿营。在白天的作战中,平田大队可谓损失惨重,几乎一半以上的士兵阵亡,现在原三连的阵地由平田联队的一个中队守卫,而原一连,二连的阵地则由田中联队负责守卫。

平田武夫在心中已经骂了田中联队长无数遍,两个人平日里互不服气,今天平田武夫可谓损失惨重,丢了面子不算,最后还让田中联队摘了桃子,他怎能不气愤。可这又怨谁呢?

在一团的指挥部中,吴汉仔细地查看着地图,团长赵桐、政委左锋,以及一营长周明、二营长张大洪,三营长郑鹏等人谁都不敢出大气。

良久,吴汉说道:“同志们,阵地丢了怎么办?”

“夺回来!司令员,你下命令吧!就是死我也要把阵地夺回来!”张大洪蓦地站起来,满脸悲愤地说道。

吴汉点了点头,示意张大洪坐下,然后接着说道:“打了败仗不要紧,要及时总结经验教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他指着地图接着说道:“三连的这块阵地是这个地区的制高点,是主峰,但主峰容不下倭军一个联队的兵力,我估计至多有两个中队的兵力,咱们今晚就将它夺回来,只要这块阵地拿下来,那主动权又重新掌握在咱们的手中。而且倭军自恃有重兵,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咱们会反击,正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司令员,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二营吧!”张大洪抢先说道。

吴汉赞许地点点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好样的!最后决定,赵桐任总指挥,二营剩余的兵力组成突击队,张大洪任突击队长,一营、三营各抽调两个连组成后续部队,同时从火头山里边调来一个营作为预备队,一营、三营的民兵连担任向原一连、二连阵地,即一号、二号高地佯攻的任务。凌晨两点准时发起总攻。

倭军激战了一天,人困马乏,平田武夫看到革命军撤退了,他判断革命军一定会全力防守A、B这两块高地,他没有想到革命军会反击,在华龙国的战场上他还没有遇到华军反击的战例,因此他并没有命令士兵整修工事,做好防御的准备,而士兵们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准备明天集中全力进攻。他清楚他必须要消灭面前的这股革命军,不然的话,平田联队这么大的损失他是没有办法向大岛师团长交差的。

夜深了,激战一天的倭军全都进入梦乡,他们也是人,也累了。夜静极了,月光朦朦胧胧,山林的夜晚总是这样。可是今夜还是有点异样,本该栖息的乌鸦在树梢使劲鼓噪,而专门在夜间发出鸣声叫、寻求配偶的昆虫却又默不作声。鸟虫的知觉是准确的,黑暗中这座山林隐藏了一支军队,一支复仇的军队。

在黑暗中,张大洪隐藏在树后,紧紧握着盒子枪,注视着山顶的倭军。山顶上的倭军哨兵只有几十米远,倭军哨兵来回走动的声音可以清晰地传到张大洪的耳中。在他的身后的每一颗树后、石头后面都隐藏着革命军的战士,整整三百名勇士。这些战士每人十颗手榴弹,枪全部顶上了火。他们有长期在山地作战的经验,因此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前进到主峰上倭军的眼皮底下,并且潜伏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张大洪掏出夜光表,看了看,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

突然,天空中传来炮弹的呼啸声,紧接着“轰隆、轰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夜空。吴汉又调来一个炮兵连,同时将一旅仅有的三门山炮也调了上来,每一分钟都有二十几枚炮弹落着主峰的山顶上。为了保证这次反击的成功,吴汉命令炮兵不要吝惜炮弹,要狠狠地打。随着一枚枚炮弹的爆炸,山顶上到处是四处横飞的弹片,倭军毫无准备,又没有坚固的防炮洞。霎时间,山顶上到处是惊慌失措的倭国兵,他们只能用身体迎接炮弹的问候,一片片血雾,天空中飞舞着残肢断臂。

十分钟过后,炮击停止了,张大洪大声喊道:“冲啊!”端着盒子枪,率领突击队冲上山顶。山顶上的倭军还没有在炮火袭击中清醒过来,更没有想到对手竟然埋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眨眼间,张大洪已经率领突击队冲入了倭军的阵地,嗒嗒嗒…密集的机枪声此起彼伏。

不过倭军的确是训练有素,残存的倭军士兵从短暂的慌乱中清醒过来,又恢复了凶残的面目,他们嚎叫着,端着闪着寒光的刺刀,向张大洪率领的突击队冲过来。但他们碰到的是怀着满腔仇恨的士兵,突击队员们都希望给死去的战友报仇,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十几分钟后将山顶上的残敌全部消灭了。

张大洪看到山顶的战斗基本结束了,大喊一声:“同志们,赶快进入阵地!”借着月光,他看到山坡上一片模模糊糊的黑影晃动,猜想那是倭军在山下宿营的部队正在向山顶上增援,又大喊一声:“同志们,敌人上来了,给我打!”突击队员们每人十颗手榴弹,这时派上了用场。战士们甩出手榴弹,对准黑影就是一顿猛砸,两千多枚手榴弹接连爆炸,场面非常壮观,这期间还掺杂着机枪的吼叫声以及倭国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

这时,赵桐率领的后续部队赶到了,又送上来大批的手榴弹。重新夺回阵地的二营一顿手榴弹雨,将增援的倭军赶到了山脚下。在加固阵地的同时,山顶上的轻重机枪向河滩上宿营的倭军,以及一号、二号高地上的倭军实施火力压制。在突击队进攻的同时,担任佯攻的两个民兵连也发动了进攻,倭军摸不清革命军的虚实,一号、二号高地上的倭军不敢轻易出动,只好疯狂地向四周射击。

突然被袭丢了阵地,平田武夫气得暴跳如雷,他什么也不顾了,将本联队所有的迫击炮在河滩上排列开,对准主峰一阵猛轰,然后命令士兵不顾一切地冲锋。田中联队长也知道这场战斗胜负的意义,也放下个人成见,命令本联队将炮阵地设在河滩上,山炮、迫击炮也不停的向主峰射击,支援平田联队。

在指挥部中的吴汉时刻关注着战场的形势,他知道现在的关键在于能否守住主峰阵地,他向王家林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守住主峰阵地。王家林也豁了出去,突击队打光了,再上去两个连,这两个连打光了再上去两个连。这场战斗从凌晨两点一直打到次日黎明,敌人的炮火哑了,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倭军的弹药消耗完了,此时主峰阵地仍然在革命军的手中。

在黎明的晨雾中,倭军开始全线撤退,两个联队被打得只剩下多半个联队。看到倭军撤退了,吴汉命令预备队及所有作战部队兜着敌人的屁股狠狠地打,倭军只有少量的弹药怎么敢恋战,残兵败将一路溃败逃回王庙镇。山谷中、河流边到处是倭军的尸体,而这一仗一团的损失也不小,全团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兵力,尤其是二营,上至营长下至炊事员,全部阵亡。

在东北方向和西北方向防御作战的二团、三团传来战报,向他们那里进攻的倭伪军被打退了,但在大量杀伤倭伪军的同时,各部的损失也很大。吴汉命令林强将预备队迅速编入主力部队,因为反攻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外线作战的二旅、三旅利用敌人围剿时的兵力空虚,连战连捷。不但切断了以上北铁路为主干的多条铁路,还攻克了数座县城。尤其是攻占唐河煤矿,极大地震动了倭伪军。倭国能源紧缺,十分重视从华龙国掠夺资源。

唐河煤矿这一仗打得相当激烈,二旅三团的三个营分头攻打新矿、老矿和发电厂,激战一夜之后,攻占了新矿,随后发电厂、老矿也拿了下来,全歼守敌倭军的一个守备大队。发电厂被破坏后,倭国在河东省的工厂全面停工,这对于以战养战的倭国来说是致命的。

面对这样不利的局面,冈田俊不得不撤兵。而且二旅、三旅正在返回泰西北根据地,他手下的倭伪军在前一个阶段的作战中损兵折将,弹药与给养极度短缺,他怎么还敢与革命军作战,于是率领本部仓惶逃到交通线上的城市。二旅、三旅与一旅会合在一起向倭伪军发动了反攻,不但顺利地夺回了原根据地控制的县城,还夺取了大片原来倭伪控制的地区。这时,鲁泰地区的其他战场也传来捷报,各地的革命军都取得了胜利,倭伪军的围剿彻底失败了。倭伪军围剿不但没有消灭革命军,反而让原先一些孤立的根据地现在连成了一片,根据地的军民虽然遭受到了一些损失,但却让一些人认清了形势。有不少青年踊跃参加革命军,而伪军们也纷纷反正,革命军的队伍较之围剿前非但没有减员,反而扩大了。

针对新兵多、投诚多的特点,吴汉组织一支队开展大练兵活动,经过两个月的集中练兵,部队的战斗了有了明显提高。就在这时,一场新的战斗又摆在了吴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