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二部 血色大地 第三章 心的迷茫(上)

红色海盗 收藏 0 19
导读:忠诚 第二部 血色大地 第三章 心的迷茫(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夜色笼罩在苍茫的大地上,从窗口看出去,黑色的大地上没有一点亮光。弯弯的残月散发着惨冷的光芒,让人勉强看的到一处处的黑色的树丛和安谧的村庄。

火车发出单调的“咣咣”声快速的前进着,整个车上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李礼成点着一支香烟,把怀里的冲锋枪再搂了搂,让自己舒服点。硬硬的火车坐椅让他感到骨头发酸。

已经坐了一天的火车,想来离目的地也不远了。

他看看已经沉入梦乡的宪兵们,听着他们微微的鼾声,自己却不由的又想起了在南京的那些日子。

在南京的经历现在成了他心中永远不能忘怀的记忆,他几乎每天都在梦中回到那里,再次看到遍地的尸体和燃烧的房屋,还有漂浮在江水里的那些发白的死尸,被鲜血染红的江水。

他不明白,国军的战斗力并不比日本鬼子弱,虽然武器比他们落后,但是也不是差的太多。而且在兵力上国军还站有绝对的优势;就算是单兵战斗力不如鬼子,可也不该败的那么惨。从他的部队在雨花台和鬼子的战斗中看的出,鬼子也并不是那么勇敢不怕死,可为什么国军就是打不过那些东洋鬼子呢?

就算是因为他的部队装备精良,比鬼子的武器先进才打的那么好,可是中央军的装备也并不比鬼子差的太远啊?中央军几乎全部装备的是中正式步枪,在射击距离和精度上,还有杀伤力上要比鬼子装备的三八大盖要好的多。虽然在炮火上差了点,但也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啊。但是却怎么屡战屡败?现在连空军都打光了,听说空军英雄高志航都殉国了。而海军现在就剩海军陆战队还在战斗,军舰全打没了。

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自己手下的这三十号人,那真是军中精英啊!个个枪法娴熟,长短通用;武艺高强,身怀绝技,更重要的是,他们全是从南京打出来的。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还有那么多的高手。听秦庚悄悄的告诉他说,这下几乎把宪兵一营的高手骨干一网打光了。

他开始还有点不太相信,但是在短短的几天磨合训练中他才真的知道秦庚没有说错。这些人不亏是经过德国教练严格训练的战士,彪悍,勇敢,忠诚,服从。他们中间有许多本来是军官,现在到了执法小队,虽然军衔和待遇不变,但是却是做小兵的工作。

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要去的地点和自己的任务,虽然不知道那里即将有大的战斗,但也知道在一个几乎全是地方军阀部队组成的战区里,自己的任务不但艰巨,而且危险:那些地方军阀武装训练不怎么样,但是地域观念却非常强烈,武装反抗军法执行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不愉快和有不愿意去的表示,仍然非常准确和服从的完成自己的训练。

其实他们现在训练的只是一些配合上的东西,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军法执行,只是他们实际上是作为军队的种子来训练的,本来的职责反而不怎么去执行了,反正有蓝衣社和军统局在做那些事。(蓝衣社,国民党的一个组织是中统局的前身。)可是现在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战火连天的战场,所以要重新训练一些配合。至于个人的技术倒不用练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练多久,出发的命令就下达了,而且还有了个新的任务:押运一批武器到前线。

李礼成看了武器清单,也没有什么重武器,也就是500支步枪还没有子弹,说是给前线部队的支援。

他很奇怪:根据他的经验,现在部队缺乏的是重武器,为前线部队运这些没子弹的步枪能起什么作用?面对鬼子的进攻,最好用的武器是机枪和迫击炮,还有大量的手榴弹。因为在守城战中,手榴弹的威力是极其强大的。而徐州方面打的就是守城战。而且那里有几十万的军队,就这么几条枪能起什么作用??真的不明白!

他把自己的疑问也问过苏正伦,但是苏正伦苦笑了下,却告诉他:“不要问的太多。也不要乱说,服从命令就是了。”

听到这些话,也在军队中许多年的他也知道很多东西,于是他聪明的保持了沉默。

沉默的点验了军火,沉默的上了车;虽然战士们也有许多的疑惑,但连好的素质也让他们保持着沉默。

在黑暗的车厢中的思考伴随着车轮和钢轨间有节奏的“铿锵”声,睡意慢慢的笼罩住了李礼成,在他睡着前的那一刹那,来自军人的警觉让他扫视了下车厢,看到值夜的战士嘴角上掉着的香烟的明灭表明他们正处于清醒中后,才沉沉睡去。

汽笛的长鸣和火车减速的冲击把李礼成从睡梦中惊醒。也许是即将回到战场,也许是离开了让人窒息的纸醉金迷的后方,李礼成出奇的没有再做恶梦;这是他从南京逃出后睡的最平静的一夜。

他站了起来,放下怀里的冲锋枪伸了伸因为长时间不动而发酸的身体,拉开车窗探头向外望去,前方是个不大的火车站。

“大家都起来,火车要到站了!”他大声的吆喝着,叫醒还在睡梦中的战士,几个值夜的战士也配合着叫醒大家。

一阵轻微而嘈杂的起,战士们纷纷活动着身体,收拾着自己的武器和装备。然后快速的按照分工替换下值夜的战士,在军火车和他们乘坐的车厢间建立起警戒:一般来说,车站是最危险的地方。尤其是在战乱时期。

火车缓缓进站了,在一声仿佛长长叹息似的排气声后,稳稳的停在站台边。

从窗口望去,车站上挤满了逃难的人群,哭叫声和一股难闻的气味充满了整个车站。看到火车停下后,人群出现了骚动,但是很快就平息下来;李礼成模糊的听到有人在大声叫喊:“不要挤,这是北上的火车!”

李礼成无奈的笑了笑:是啊,这是北上的火车,也是开往火线的火车,对于这些逃难的人来说,逃离那里还来不急,谁还会往那里走?

李礼成他们的车厢位置比较靠后,当车停稳后,他们刚刚下车,就有一队士兵迅速的跑过来摆开了警戒线,几辆汽车直接开到了车厢旁边开始卸车。

一个带着上尉军衔的军官走了上来,用审视的目光扫视着全副武装的宪兵们,等看到带着少校军衔的李礼成后马上走过来行了个军礼:“报告长官,第五战区后勤处副官赵仁成前来迎接长官的到来,并接受货物。”

李礼成回了个礼:“本人新任军法执行官李礼成,现向你交接货物,这是清单。”他回手从自己新勤务兵张强手中接过装着货物清单的卷宗交给了赵仁成:大大的卷宗袋中,只有几张薄薄的纸写着枪支的数量和号码。

赵仁成再次敬了个军礼,接过卷宗检查了下封口后打开。

他看着清单楞住了,再看看只装了一车的枪支和火车空空的货厢,回头呆呆的问了声:“就这些?”口气中满是不解和不相信,还有点压抑着的愤怒。

李礼成一直在观察着前来接车的军人,发现他们行动麻利,动作到位,显然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但是武器就差了,虽然也是装备的中正式步枪,但是擦的发亮的枪支明显显得陈旧。军装也比较陈旧,他甚至看到有的战士的军装上还有补丁。别说和宪兵部队相比,就是和中央军的普通部队也有着差距。

他听到赵仁成的问话,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竟然有点心虚的感觉:“就这些,我们上车时我看着装车的。”

赵仁成把清单放回卷宗封好,有点冷淡的对李礼成行个礼:“长官请上车,我们还有路要赶。”然后回头大声发着口令,布置着警戒线的士兵们马上就集合好上了汽车。李礼成也带着宪兵小队上了两辆军车,在漫天的灰尘中颠簸着上了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