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半小时之后,宫本茂走进了近卫文的旅团部,向近卫文汇报道:“旅团长阁下,竹下中佐已发来电报,建议会猎计划现在开始!”

近卫文关切地说:“不知特种烟的事?……”

宫本茂肃声说道:“请旅团长阁下相信竹下中佐!”

近卫文想了想,说:“好吧!我相信竹下君!会猎计划将于今日十四点正式开始!”


5月7日下午2点,日军两个满编大队加伪军三个团(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由于蒋对‘曲线救国’理论的默许,伪军数量猛增),共计五千余人,突然从太丰和涞阳两个方向对八路军虎头山根据地进行“扫荡”,由于吸取以往的教训,鬼子此次“扫荡”主攻方向为太丰,但两路日军分别在清风峡和骑风口-石门口一线遭到八路军充分利用有利地形展开的层层阻击,进展缓慢。

鬼子对虎头山根据地“扫荡”的开始,迫使虎头山八路军不得不将工作重心由寻找歼灭进入虎头山的竹下俊特别部队转为反“扫荡”。负责各处要道警戒的县大队那两个连不得不归建,以在鬼子进入根据地后能够掩护村民转移。各区小队和各乡村民兵也有不少被抽调用于充实一线作战部队。


5月8日傍晚,阳村附近的山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支由二十多辆独轮车组成的特殊车队。

之所以说这支车队特殊,是因为它不但由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八路军护送,甚至连推独轮车的人,都是八路军!而每个八路军战士腰间,都佩戴着一个标着日文鼓鼓囊囊的小包。每辆独轮车都被油布遮得严严实实,只从显露的外形轮廓上可以推测出,每辆独轮车上,似乎都装有四个箱子!而且护送这支车队的八路军不但一路上如临大敌,就连经过村庄,也一点都不放松警惕,各村民兵也尽最大的可能对经过的这支车队提供了保卫,因为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全力保证这支车队的安全!

经过七八个小时的行军,车队终于在9日凌晨进入深山中位于半山腰的一个隐蔽溶洞。在留下了足有一个排的兵力守卫溶洞后,其他八路军神态明显轻松地推着空独轮车沿原路返回。

而这一切,都被暗中跟随的竹下俊特别部队斥候看在眼里!


“车队共有二十七辆独轮车,据观察,每辆车上装有四个箱子!推车的人都是八路军士兵,车队还有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八路军士兵护送!车队的每一个士兵在腰间都佩戴着一个小包,从外形上看,应该是防毒面具的携行包!最终,这支车队进入了九号地区的一个隐蔽溶洞!守卫溶洞的兵力为一个排,三十七人!”斥候肃声向竹下俊汇报道。

竹下俊沉吟着说:“二十七辆独轮车,每辆车上装四个箱子,总共是一百零八个箱子,数量倒是符合!人人都带着防毒面具,防护工作也比较到位!一个排的守卫兵力,似乎也不难对付!卫国君,难道这又是你犯的一次错误?”

第1分队长大着胆子说道:“指挥官阁下,这不正是您希望的吗?会猎计划开始后,八路军不得不将兵力用于对抗扫荡的皇军,才使得我们重新获得足够的活动空间。此次八路军转移那一百多箱特种烟,估计也是考虑到皇军一旦突破他们的外围阵地,他们将有可能失去这一要挟皇军的手段!不过他们肯定没有想到,我们能这么快探查到这一情报!支那人所说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黄雀,似乎就是指的我们!”

竹下俊微皱眉头,说:“就怕我们不是黄雀,而是螳螂!”

第2分队长迟疑着说:“指挥官阁下,我们的活动空间虽然有所扩大,但八路军的那支部队却仍然在寻找我们,如果我们过分犹豫,恐怕……”

竹下俊淡淡地说:“这些我会考虑的,继续监视!”

从白天到夜晚,附近的敌情和有关那个溶洞的情报不断传回。

总结起来,就是:“附近十公里内未发现八路军集结!追击的那支八路军部队已进入十一号地区,离我部最近距离十八公里。溶洞的守卫兵力并无增加。溶洞的守卫部队都住在洞外新搭好的三个帐篷内,他们对洞内的东西似乎很畏惧。溶洞周围共有暗哨四个,每两小时换岗一次。最近一次换岗是在二十点整!”

竹下俊抬腕看了看表,现在的时间是二十点二十九分!

三个分队长都看向竹下俊,等着他下决心。

竹下俊思虑良久,终于命令道:“继续监视!如两小时后情况不变,我们将于二十四点零五分行动!”

三个分队长都是脸现喜色,只要毁掉了虎头山八路军手中的特种烟,皇军的扫荡就将不再有后顾之忧!此次的扫荡就有望取得前所未有的胜利!

竹下俊面色一紧,说:“现在分配任务。第2分队,行动开始后,由你们9人负责解决守卫部队暗哨,并负责牵制守卫部队;第1分队,行动开始后,由你们6人携带炸药进入溶洞,负责摧毁那一百多箱特种烟,记住,为防万一,进入溶洞之前佩戴好防毒面具;第3分队,行动开始后,由你们6人负责火力支援,并保证撤退道路畅通!”

三个分队长齐声说道:“明白!”

竹下俊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卫国君,就算你是黄雀,我也要在你的眼皮底下把那只蝉抓住!”


二十三点五十分。

竹下俊特别部队三个分队就位。

二十四点整。

守卫部队换岗的四名哨兵准时出现,钻入了溶洞周围四个方向草丛中的隐蔽哨位,不一会儿,四名换出的暗哨伸着懒腰从哨位中走了出来,结伴回到了守卫部队住的帐篷。

二十四点零五分。

竹下俊特别部队各分队行动开始。

首先,第2分队的四名队员拔出匕首悄悄摸进了四个暗哨哨位,很快,从那四个哨位里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挣扎声,不一会儿,挣扎声消失,四名队员伸出手挥了挥。第2分队其余五名队员立刻越过暗哨哨位扑向溶洞外的第一顶帐篷。同时,第1分队的六名队员也迅速带着炸药接近溶洞,在佩戴好防毒面具后打着手电进入了溶洞。很快,就在一片寂静中从第一顶帐篷里传来了利刃入肉的声音和轻微的搏斗声,不一会儿,就静了下来。第3分队的六名队员则全神贯注盯着溶洞外那几顶帐篷,以随时准备提供火力支援。

五分钟过去了。

不但溶洞外的帐篷里再无声息,就连进入溶洞的第1分队也毫无动静!

竹下俊不由皱紧了眉头,心中突然有了种强烈的不安感觉。

这时,从溶洞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声!接下来,再无声音!

竹下俊脸色一变,低声命令道:“发信号,全体撤退!”

一名队员立刻朝天发射了一枚红色信号弹。

红色信号弹尚未完全落下,从那四个暗哨的位置就突然朝第3分队所在的位置喷吐出了火舌!

竹下俊心中大惊,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毛瑟1932冲锋手枪的射击声!八路军!

这时,从溶洞里快速冲出了十几个人影。

这十几个人影冲出溶洞后,立刻就地翻滚,在寻找到掩护后迅速朝第3分队的位置开火!

第3分队的五支MP-40Ⅰ冲锋枪和一挺“九六式”轻机枪仓促还击,但却被对方十几支混杂了ZB-26轻机枪、毛瑟1932和MP-40Ⅰ冲锋枪的射击给死死压制住,有名队员刚要扔出手榴弹就被击中倒地,幸亏他边上的一名队员眼疾脚快,迅速将那颗手榴弹踢开,才避免了第3分队被自己的手榴弹一锅端!

竹下俊心如刀割,他明白,自己的第1分队和第2分队算是彻底完了!

原来自己既不是黄雀,也不是螳螂,而是那只蝉!

来不及多想为什么刚刚明明已被清除掉的八路军暗哨还会出现对方的射击,竹下俊果断下令撤退。暗哨既然没有被清除,第2分队那五名队员摸过去却没有惊动八路军就只有一个解释——八路军早有埋伏!

自己终究还是中了周卫国的计!

在留下两名队员掩护之后,第3分队长和另两名队员拼死护卫着竹下俊迅速和当面之敌脱离了接触!

在他们的身后,很快响起了榴弹的爆炸声,榴弹爆炸声之后,枪声突然停了下来。

毫无疑问,留下断后的那两名队员已经阵亡了,八路军也有掷弹筒!

竹下俊忍不住停下,回头朝爆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第3分队长抓住竹下俊,几乎是哀求道:“指挥官阁下,请您快走吧!八路军很快就要追上来了!”

竹下俊深吸口气,低声说道:“走!”

毫不犹豫地带头进入了密林。


黑暗中,特战队和三连一排迅速打扫完战场。

赵杰满脸喜色地对帐篷里走出的周卫国汇报道:“报告团长,这次战斗,共消灭鬼子特战队员十八人!”

这次战斗,正是周卫国全歼竹下俊这支小部队计划的第三步诱敌和第四步歼敌。

看起来像是运送了一百零八个箱子的独轮车队就是诱饵!其实车队中只有十三辆独轮车上装的是和装毒气筒的箱子大小一致的四个箱子,其它十四辆车上却各有两个小箱子和一个大箱子。这十四个大箱子里刚好藏着特战队第一分队。箱子运进溶洞,特战队第一分队自然就在溶洞内张网以待,所以竹下俊的第1分队摸进溶洞后就再没人出来!唯一一个反应快的鬼子也才来得及开了一枪,打伤了一名特战队员。而留下守卫溶洞的一个排,其实是由特战队剩下的两个分队和三连一排组成的围歼部队。至于暗哨,在哨位上的是个稻草人,真正的暗哨藏身在稻草人边上,自以为摸掉暗哨的四名鬼子队员都被真正的暗哨解决掉。至于挥手,很简单,暗哨将四名鬼子的右手举起来,挥了挥。三个帐篷里都是严阵以待的特战队员和三连一排战士,摸进第一顶帐篷的五名鬼子队员很倒霉地遇上了特战队第二分队十一名队员的埋伏,自然再无声息!

周卫国淡淡地说道:“竹下俊的目标果然是这一百多个箱子!十八人?那就是说,现在连竹下俊一起,还剩下四个人!”

随即转向林水生,一字字说道:“水生,你带第一分队,追!一个都不能放过!”

林水生大声应道:“是!”

立刻带着第一分队出发。

周卫国仰望着夜空,喃喃道:“老李,你等着,我要用竹下俊的头颅来祭奠你!”


清晨。

透过枝叶射入林中的一缕缕阳光,配上遍地的红花绿叶和偶尔串出的小动物,分明组成了一幅极为生动美丽的风景画!

但竹下俊却没有一丝欣赏的心情,因为此时,他正和其他三名下属行进在逃亡的道路上。

身后的追兵逼得很紧,有几次,从自己所在的山坡甚至都能从高倍望远镜中看到对面山坡上打头的那个一脸坚毅表情的八路军士兵!

可惜三个分队的狙击手都已阵亡,狙击步枪也都失落,否则,就算八百多米的距离超过了“九七式”狙击步枪的精确射程,也一定不能放过那个具有惊人直觉的带头追击者!第3分队长不由恶狠狠地想道。

眼看和身后追兵的距离越来越近,竹下俊的头脑却是越来越冷静。

身后的追兵中,肯定有极为擅长追踪的人和山地丛林战专家,否则,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撇开自己这些人一路上所布下的假痕迹,也不可能毫无损伤地通过自己这些人沿途布下的诡雷和陷阱!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没想到自己的一次失误,就断送了将近二十名最优秀的帝国军人!

竹下俊突然停了下来。

第3分队长惊讶地看着他,说:“指挥官阁下……”

竹下俊一摆手,说:“这次行动失败,完全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必须为此负责!你们走吧,我会为你们引开追兵!”

第3分队长急了,说:“指挥官阁下,支那人有句俗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行动我们虽然失败了,但我们特别部队还有三个分队!就算特别部队一个人都没了,只要您能够安全回去,卑职相信,总有一天,您必定可以重新组建一支特别部队!有了我们血的教训,相信新的特别部队一定会成为真正的精锐部队!让八路军胆寒!”

竹下俊长叹一声,说:“时不我待啊!”

第3分队长肃然道:“指挥官阁下,事在人为!卑职相信您一定可以办到!”

竹下俊用力一点头,说:“好!诸君和我一起回去,特别部队一定会洗雪这次的耻辱!”

第3分队长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指挥官阁下,请恕卑职不能从命!追兵中,肯定有追踪高手,不把他清除,您就无法安全撤离!为了特别部队的未来,请指挥官阁下独自离开!”

竹下俊面色一变,正要开口拒绝,第3分队长已平静地说道:“指挥官阁下,能作为您的部下,卑职感到非常荣幸!虽然这次行动我们失败了,但卑职仍然相信您是最优秀的指挥官!我们的失败,不在于您的指挥能力,而在于我们的对手比我们更狡猾!卑职没有别的心愿,只希望指挥官阁下能够好好活下去,为帝国的未来尽自己的力!如此,我们这些先行者也就再无遗憾了!”

说完,和其他两名队员恭敬地朝竹下俊敬了个军礼,转身带着那两名队员迅速冲向追兵的方向。

看着消失在密林中的三个部下,竹下俊眼中不觉有了泪光,肃立对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敬了个军礼后才转身进了前方密林。


正在快步前进的林水生突然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迅速停了下来,闪身躲入一棵树后,随即向后打出了“停止前进”、“分散”、“找掩护”的手语。跟在他身后的十几名特战队员立刻分散开,各自寻找掩护。

几乎在同时,前方数十米的密林中突然传来冲锋枪的射击声。

9mm子弹不断射在战士们藏身的位置附近,但却只是射落了一些树皮和枝叶。

很快,林水生就根据射击声和子弹落点判断出了袭击来自1点钟方向,立刻用右手食指点了两名队员,用右臂打了个“迂回”的手语,再以食中两指指了指1点钟方向;随后用左手食指点了另两名队员,用左臂向他们打出“迂回”的手语,再以左手食中两指指了指1点钟方向,最后做了个投掷手榴弹的动作,示意他们分别从右侧和左侧迂回至1点钟位置后以手榴弹攻击,四名队员回了个“明白”的手语后,立刻分头悄悄向两侧潜去。

林水生又用食指点了点剩下的八名队员,接着以食中两指指了指1点钟位置,随即右手呈掌盖于左拳,示意八人掩护1点钟的攻击。

八名队员中立刻有四人探身朝1点钟方向射击,顿时吸引了袭击者的火力。过了一会儿,这四名队员开始用备用弹匣敲击自己头部,示意自己即将更换弹匣,另四名队员立刻接替射击,始终保持住对袭击者不间断的火力压制!

掩护的队员交替射击了将近一分钟后,1点钟方向先后传来了两声手榴弹爆炸声。知道两翼迂回的队员已经发起了攻击,其他队员立刻停止了射击。紧接着,1点钟方向传来几声短促的射击声,再之后,就传来迂回队员“1点钟已肃清”的喊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