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9/


月朗星稀,万里无云。

岩石此时的心情就像这晴朗的夜空一样,开朗而又充满希望。

虽然身体已经相当疲惫,虽然伤口还在阵阵剧痛,虽然清楚地知道还有二十一个剑士级别的皇家虎卫在后面紧紧地追赶着自己一行三人,但随着夜色中索姆城黑漆漆的城墙在自己眼中不断地扩大,这些虽然就都已不算什么了。

在刚才解决外围敌人的战斗中,为了达到一击毙敌的效果,岩石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尽管他最终仅用一个照面就将“血舌”准确地送入了对方的咽喉,但低位大剑士的实力毕竟不容小觑,交换之下,皇家虎卫那特制的长矛也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肩膀,从而使他失去了相当于一半的战斗力。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在岩石认为,只要能够顺利地到达索姆城的北门,即使以客祖和自己剩余的战斗力,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掉那些巡城的士兵,从而顺利地逃出城外。

到那时,凭着大剑士的实力,再加上寄养在农户家的小黑的脚程,岩石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成为阻碍他们成功脱逃的理由,甚至他已经在考虑到达卡布卡公国后怎么安排调查幕后真凶的行动。

不过事实证明,岩石的想法还太早了一些,而且毫不夸张地说,是大错特错了。

就在客祖一行三人已经到达城门的前面,想要沿着石阶登上城墙的时候,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平静的可以直透人心灵深处的声音:“三位朋友,杀了人还想这么轻易地走吗?”

猛地止住了前进的身形,心神剧震之下,客祖等三人同时抬头身城墙上看去。

只见刚才还是空无一人的城墙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个卓然而立的白色背影,阵阵夜风吹来,此人身后的白色披风“呼喇喇”地随风飘起,不时露出里面银色的连体盔甲,以及肩膀上怒伸而出的五根锋锐的虎爪。

骇然地对望了一眼,客祖和岩石心里同时一片冰冷。

是的,以他们俩的实力绝对不会看错,这个突然间出现的白色背影,拥有着二人无法感觉出的强大实力,甚至可以说是生平仅见。

看着城墙上的白色背影,客祖的心在一眨眼间变的冰凉,那种盘绕在心头的希望也随之消失的烟消云散。

做为一个杀手,拥有敏锐的洞察力是首要条件之一,只有在详细掌握了刺杀对象实力和特点的情况下,才能准确地制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以及具体的应对措施。

但眼前的白衣人,此刻在客祖的眼里,却像一口无法看透的深潭,让他感觉不出深浅。

在那异常平静的声音后面,仿佛又透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像一座大山一样,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此时对于立于身后的岩石为说,却是惊骇与疑惑两种情绪混合着在心头盘旋。

同客祖一样,城墙上的白衣人所表现出的深不可测也把无比的震惊深深地带入了岩石的心中,被那平静而又充满压迫感的声音所震慑,岩石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因为灵觉清楚地告诉他,虽然那道白色背影只是面向城外,背对着他们卓立在那里,但无形之中,早有一股强大的气机锁定了自己等三人,而这股气机给他带来的感觉就是——别说回头另觅生路,即使是轻轻地动一下小手指,也会轻易地让死神临幸到自己的头上。

不过此刻震撼的同时,岩石的心里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困惑。

在白衣人刚出现的一刹那到现在,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始终挥散不去地萦绕在他的心头,但任凭他怎样绞尽脑汁去想,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

不过奇怪的是,虽然感觉到了强大的危机,但岩石并没有完全的绝望,相反,在心底深处倒是隐约地浮现着一种可以转危为安的奇怪念头。

气氛在对峙的情况下飞快地流逝着。

像是想通了什么事一样,客祖轻轻地把背后像是在努力地思索着什么的龙祥放在地上,转过脸盯着岩石的眼睛,用一种不庸置疑的语声说道:“兄弟,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看到岩石闻言后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客祖又接着道:“我要你以自己的生命起誓,终你一生,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况,你都要奉小龙为主,永远照顾他、保护他,你能做到吗?”

看着客祖无比严肃的表情,再听到他坚决的话语,岩石顿时一愣,但略一沉吟之下,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心中不由大惊,骇声叫道:“客老大!你……”

不错,以岩石丰富的经验绝不会看错,此时客祖已经开始施展杀手的最终技能——元素之怒。

这是一种以燃烧自己所有的斗气和力量为代价,从而使实力瞬间提升一个级别的极为霸道的技能,是每个高级杀手都必须掌握的,用来在执行任务中,刺杀那些实力较高的目标所用,而且这种技能在使用时并不受使用者修炼斗气属性的限制,是一种全系技能。

不过,平衡是大自然永恒不变的法则,这个强提级别的“元素之怒”,虽然可以为使用者带来提升一个等级的巨大好处,但它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无论是任何级别的人使用此术后,提升实力仅仅为一刻钟的时间,在那以后,使用者就会在今后的半年内如一个普通人一样,全面地失去本身原来拥有的所有元素之力,而且过了这段时期后,如果想要回到原来的水平,还必须至少一年之外。

所以,“元素之怒”虽然神奇,但除了刺杀一些极为重要的目标之外,一般情况下,杀手是不会使用的,而且一击之后,无论成功与否,必须马上远遁,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这样的后果客祖不是不知道,但此刻听了客祖坚决的话语,再看到他已经开始慢慢变化的眼睛,岩石不但明白他已准备施展出“元素之怒”,而且在瞬间明白了他另外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