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我们这里当地的婚俗习惯,结婚三天后,新娘便要偕同新郎以及部分迎亲的亲朋好友一起回娘家,也称“回门”。这是整个婚礼中必不可少的、也是整个婚俗中的最后一个环节。因为新郎家的亲朋好友和长辈们认为迎亲及婚宴的气氛调节和处事得体方面还办得不错,所以又选择了我作为男方的亲朋好友之一带领回门队伍,我只得在单位上与同事调休了一天,一大早就急冲冲赶到了新郎的家中。

中国是礼仪之邦,新娘家的老人和长辈心里非常重视回门礼节,一是可以见见挂念离别了三天、以前朝夕相处的、不知过得习不习惯的女儿,二要好好答谢新郎方在婚宴中的热情款待,三是可以在亲朋好友中引荐引以为豪自家女婿的风采。因此新郎方事先天论是从思想上还是在礼品上都要有充分准备,争取给岳父岳母以及新娘的三亲六戚、亲朋好友的心中留下美好的好印象。

新郎方早以将礼品事先备齐并用红纸包好(很遗憾,我没有参加这礼品的准备过程,当时也没在意和过问,到目前为此我也不知礼品到底为何物有那些);新郎新娘也象参加婚礼那样认真修饰、打扮了一番,以保持婚礼上那漂亮、俊美的形象。在上午九、十点钟我们一同动身了。经过了婚宴的热闹、疯狂的闹洞房(按当地的风俗,没人闹房是不吉利的,闹得越凶,象征来年小俩口的日了就越红火。)、开各种玩笑(风俗中有三天内不分长幼之说)、几天过度的烟酒浸湿以及婚宴后的还愿清理工作后,大家都感觉到有些疲乏,再加上恐惧回门时不知有多少香烟的雾绕、喜酒的伺候(当时有一个不文明、很伤身体的风俗,就是以想尽各种方法、费尽口舌和理由劝对方多喝酒、喝醉酒来表达本方的热情和好客),一路上大家拖着疲惫的身驱,也没有上次迎亲时那种欢歌笑语,也无暇路旁美丽的田野风光,仿佛小鸟也不会动听的歌唱、路边的野花也开得不艳丽了。

在沉闷的气氛中,我们来到了新娘的院坝。新郎、新娘问候过老人,新郎接过挑夫的萝框,拿出礼品送到岳父岳母手中,新娘、新郎分别地与附近的主要亲戚打完招呼后,便与他们的父母一起进房交谈了。这时,新郎家的亲朋好友和亲戚们便纷纷热情地迎上前来递上香烟、并安排我们分散就座(这目标很明确,一场劝酒大战就要开始了),作陪我的是新娘的几个哥哥、兄弟。在结婚的当天,我们也是同餐共饮一桌,你哥子我兄弟之间都喝了不少的白酒,算得上是熟人了。在一番客套之后,酒席中的菜也上得差不多了。新娘、新郎陪着新娘的父母向来的亲友和邻里敬酒,感谢大家对自己新婚的祝福后。劝酒就成了这顿中餐的主题词和关键字了。赴婚宴在我们当地都称喝喜酒,当然来到这里,酒是不能不喝的,但也不能喝醉,因为喝醉后会被对方长时间成为笑料的。

就在敬酒就开始前,我鼓足勇气只好反客为主,起立举起酒碗代表男方致了感谢词(那时候在农村的婚嫁中还没有致词这一程序):一是诚挚地感谢女方对我们的热情款待,二是有幸认识这么多的亲朋好友感到特别的高兴,三是新郎加入这个大家庭会尊老爱幼、我想信他尽到一个女婿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为此,借新娘家的美酒我先干三盅酒,请在座的各位长辈、亲朋好友和兄弟姐妹随意品点酒,我们来共同祝愿这对新人……。此举令大家意想不到,也拉近了大家的距离,加深了大家的亲情,震慑了不少酒量不大且想拚酒的好友。一场唇枪舌战的劝酒战就这样被浓浓的亲情中所融化,满院坝的酒席中充满了欢声和笑语,而我们也能无一人醉而全身而退。

在传统婚俗中,有很多不文明的风俗,也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但也不乏包含着寓意喜庆吉祥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透着浓郁的中华传统文化气息、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有鲜明特色的风俗风情。各种各样的婚俗,都是美满、和谐为主线,以热闹为方式。新人们总是想方设法地使自己的人生大事过得精彩而有意义。透过热闹的婚俗,我们感受到的是人们对吉祥快乐的追求和向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