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印象---越军寡妇连

我们营位于老山东侧,从5号至30号高地为我营的防御阵地,全营加强到八个连队。阵地成内弧型状态展开,阵地内大大小小有20余个山头,地形非常复杂,有原始森林,更要命的是山头里有许多溶洞,有的溶洞深不可测,兄弟部队移交阵地时说,有的溶洞可以通到越南那边,大家都紧张啊。

阵地前沿有一条沟,把我们和越军的阵地分割开来。兄弟部队下阵地时,给我们接防人员说,对面越军阵地上有一个女子神炮连,炮打的准的很,你们要小心呢。我们有人问,你们怎么知道对方是女子神炮连。兄弟部队老兵开始卖关子,不说。弟兄们赶紧上烟,拿出好吃的孝敬老兵。老兵这才神秘兮兮的说开了。

有一天,越军打过来两发60炮弹没有爆炸,我们有一个战士好奇,就挖了出来,一看,炮弹上没有安装引信,装引信的口里有一封信,信中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们,你们好,我们是胡(志明)伯伯授予的“阮氏梅女子神炮连”,我们不愿意和你们打仗,因为连年战争,我们的兄弟、丈夫大都伤亡在战场上了,我们希望和你们和平相处等等。战士们沉默了一会又问,那你们是怎么处理的,老兵随口就说,国家的尊严大于一切,管求他什么神炮连、“寡妇连”,往死里打。

对面有个寡妇连就传遍了阵地。

我们刚上阵地时,干部战士都非常注意隐蔽,伤亡很少。时间一长,干部战士都一样,有了麻疲思想。有一天,双方炮战,有一位排长想大便,他不愿意把大便拉在猫耳洞里,因为他和通讯员刚刚把猫耳洞用报纸糊了里面,还用从广州赠送的法国香水喷洒了一遍,他舍不得污染环境。就在炮战间隙期间,悄悄爬出了隐蔽工事,在一草丛里撅起屁股干了起来。谁也没有料到,就在他正在畅快的排泄时,一发炮弹不偏不倚的在他身后落了下来,一炮把他掀到交通壕里,通信员赶到他身边连哭带叫又掐人中,好一会才把他给弄醒,排长说,快看看我下面伤到那里了,通讯员看了又看,报告说,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排长放心的又昏死过去了。随后,逐级上报,团长在电话里把营长骂的蹲在地上接电话。营长站起后,也不客气的把连长训求了一通。随后,团里派出救护车冒着炮火,赶到25号阵地脚下,山上的战士们又不顾危险把排长抬了下来。

救护车又冒着炮火赶回团卫生队。这时,排长的血压已经量不到了,团卫生队在他身上也没有找到伤口,只好一边输液、输血,一边又马不停蹄的送往师医院,师医院马上打开腹腔,才发现,只有一个炮弹片,打进了排长的肛门,在他的肠子里穿了几个洞。手术救了他。

阵地上有人受伤了,大家又注意隐蔽了。

时间隔的不长,旁边的兄弟单位34号阵地上,有一位战士尿尿,他的小弟弟被炮弹片削掉半截。

战士们互相转告,以后拉屎尿尿可不敢在朝寡妇连那边干了,她们专打咱们下三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