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骇异—亲身的经历,别不相信

cyhg831119 收藏 6 115
导读:[原创]骇异—亲身的经历,别不相信

看了yytc《军旅回忆—捉鬼记》,让我想起过去亲身经历的几件事,至今心有余悸。别不相信,灵异的事,还真说不清楚。

我老家是一所老宅,过去是在村子的边上,外围就是农田,家门口是私人的菜园,靠菜园的另一端有一棵几百树龄的大樟树,树下有一座老坟,都是清代嘉庆年间的古迹。我家里有个菜园,小时候我父亲还专门给我划出一块试验田,让我随便折腾,我在上面种植过很多蔬菜和农作物,是童年时期欢乐的一大源泉。总之,那时侯我家地处偏僻,比较荒凉,听我父母亲讲,过去我们家在深更半夜经常会有异常的动静,因此一般睡觉的厢房都挂有辟邪的物品。记得我谁的厢房窗口就挂有这样一件东西,是一方锦帕,上面用铜钱扎出一个奇怪的图案,旁边有一个绣囊,里面装有一块像刀片一样的东西,我不知是什么,母亲说是用来辟邪的,我想大概就是仙剑小说中说的剑匣吧。还有就是我们家有两把祖传的七星雌雄宝剑,据说曾经上过战场,喝过不少人血,直到现在虽然已是锈迹斑斑,但刃口仍然很锋利,似乎有一股寒气冒出,是我们家的镇宅之宝,这两把宝剑也经常被挂在窗口用来辟邪壮胆。

虽然说我们家过去在深更半夜会有异常的动静,可毕竟是传说,半夜里的异常动静我本人倒是没有听到,不过我亲身经历过几件十分骇异的事情供读者参详。

在我很小的时候,估计也就是六七岁光景,家里发生了一起疑案。那时候我们一家睡在同一个厢房里,父母亲睡一个床,我和我哥睡一个床。我们睡的床是一个老式的床,雕花的仿红木,古色古香,床很高,到床上需要先上一个木台阶,我们称之为踏床。那是一个冬天的深夜,我和我哥睡得正沉,迷迷糊糊当中听到母亲在叫我们,我们醒过来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母亲在质问我们为什么把尿撒在踏床上,我们说没有啊,母亲不信,说你们俩肯定是谁把尿撒在踏床上了。我和我哥都知道我们没有,于是一口否定。于是大家一起起来,拉亮电灯一看,踏床上确实有一大滩水,我们都很疑惑,我父亲起来探察,用手电一照,发现房顶的横梁上有一滴水挂着,显然水是从楼上流下来的。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下雨了,房顶漏雨。于是就上楼查看,结果楼上的楼板是干的,天也没有下雨。这件事至今还是一个迷。

稍大一点,也就七八岁的时候,家里又发生了一件怪事。那是一个初夏的深夜,我们在睡梦中被父母吵醒,说家里有贼,于是父亲持一杆鱼叉,我哥那着宝剑(平时都藏在床背后,用于防身),我找了一根门闩,母亲胆子也挺大,那了个手电,四人从里到外,从楼下到楼上搜了个遍,甚至连菜园里的黄瓜架子里面也没放过,结果除了我们家养的狗,什么也没有。但父母亲言之凿凿,说明明听到家里有人走动的声音,怎么会没有呢。怪就怪在,如果真的有人走动的话,我们家的狗可不是吃素的。我们家的狗,名字叫黑咪,是我父亲从警局抱回来的警犬生产的一条小狼狗,长大后非常威猛,一般陌生人见到都要退避三舍。但那天晚上黑咪没有任何异常,说明应该没有人进来。但父母亲也不可能同时听错,那么。。。大家心里不禁都有骇异的感觉,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

在我十岁那年,我爷爷去世了。过了大约一年多,差不多十一、二岁的光景,有一天晚上,正好我们村放电影,大人门都去看电影去了,大概是要考试了吧,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做作业。黑咪跟我关系特好,一般我去哪它就跟到哪,经常是我上学它送我到学校,放学时它会来接我。我上大学那年,黑咪老死了,我父亲亲手把它葬在了附近的山上。为此我大哭了一场,还写过一篇纪念它的文章。那天晚上,黑咪自然也跟我一起留在了家里,就趴在我的脚旁。我在中厅做作业,左边是我爷爷过世的厢房,右边是父母亲睡的厢房。我正做着作业,突然一阵没来由的毛骨悚然,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黑咪也站了起来,居然也是全身的毛竖起来,紧张地作倾听状。我感到很奇怪,但是也没有其他异常,于是继续做作业。过了一会,就听左厢房内传来一声叹息,极像爷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听来格外清晰,差点把我的魂吓没了。此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

还有一次是我忘了几岁了,只记得也是小时候。有一天到柴房去搬柴,还是白天,估计是放学后准备烧晚饭。柴房离厨房有点距离,要穿过一个院子。我蹦蹦跳跳地穿过院子,进了柴房正准备去取地上的柴,突然看到柴垛后升上来一个脸,只有鼻子和嘴巴,却没有眼睛,只觉额头特别长,白白的脸,吓得别转身就跑,心里怦怦乱跳,七魂已去其六。此后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单独去柴房。现在想想当时人太小,胆子更小。如果是现在,我肯定要看看清楚是什么东西。

记得我七岁(虚岁7岁,实足才六岁)那年,我外公去世,我妈和我一起去奔丧。我外公家是在一个小山村里,我们家离外公家有将近二十里地,那时候交通还不是很发达,我们是走小路去的,要转过几个山坳。记得我们是下午去的,还没到外公家,天色已近黄昏,再过一个山坳就要到外公家了,这时候我和我妈都听到了一种声音,像是老鼠叫,又像是鸟叫,吱吱叽叽的,附近也没有其他人,也没有看到老鼠和鸟什么的,我妈突然大声嚎哭起来。那时侯我还小,不懂,因此也没在意,只是看到我妈哭了,我也跟着哭。事后我妈告诉我说那是外公来接我们来了,想起来还真毛骨悚然。

外公下葬数天后,也就是差不多“头七”的夜里,也不知是做梦还是真实,我听到了另人不安的声音。我外公家是一个大宅,从外面进来要开几道门,我听到从外到里门被一道一道打开,到中厅时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翻箱倒柜,又像是在翻动桌椅,感觉很害怕。当时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但就是没搞清楚是不是做梦。

以上述说的事情都是自己亲身经历,没有任何夸张,不要以为我是在讲故事,信不信由你。其实还有一些我没有说出来,因为典型性不强,可信度不高,也许是自己疑神疑鬼。连自己都不能肯定,又如何让别人相信?

其实,自然界确实有很多用现代的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西方也报道过存在一种“布尔代热斯”现象,我们家发生的几起事件倒是与“布尔代热斯”现象类似。至于鬼神嘛,信则有,不信则无,随你去想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