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6/


第五十九章 致命邂逅(中)


赵羽不禁微笑起来:“好啊,能得到你的青睐,我深感荣幸,嘿嘿,既然做我的女朋友,那么你就开始履行女朋友的义务,来,让我先抱抱你。”


美女举着伞,轻盈的转了一圈,后退两步,躲过赵羽作势的手臂:“现在还不行,首先,你还不知我的名字?也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其次,你要追求我,通过我的考验,合格后,我才会履行女朋友的职责。”


赵羽失笑道:“考验?我还以为你对我一见钟情呢?”目光转注它方,仿佛自语般,悠悠道:“我想,两情相悦的爱情,是两个人间的磨合与历练,考验,最终只会带给双方失望和伤害。”


说到这,赵羽眼望着她笑道:“美女,我这人,不论是性格与外貌,很垃圾,是经不起任何形式的考验,不过,我还是高兴,居然有美女向我表白,肯做我的女朋友,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呵呵,让今晚我们的偶遇,存留在记忆中吧,就这样,再见!”


目送他远走,消失,她没再追上去,眼眸流光溢彩,仿佛有火焰在摇曳,轻语道:“赵羽,我不会放过你的!”秀眉微蹙:“为什么师傅说,我的‘偷仙诀’要再进一步,只有找他呢?找到他又如何?”


赵羽坐公交车回程,他并不富有,能节省当然要节约。下车快到旅馆,忽然一声隐约的女音呼喊传入耳朵:“来人啊!救命啊!”


赵羽环目四顾,夜雨中,昏昏欲睡的路灯朦胧而淋漓,行人匆匆而稀疏,恍如未闻。赵羽快速奔向声音的来源:希望这是一次英雄救美,哪怕救的是恐龙,也不负我一身所学。


一栋楼房后,阴影里,墙角下,两个二十左右年青人,围困住一个身形瘦弱的女孩子,只是女孩子手中握着一把小刀,不停的挥动,口中哭喊:“来人啊,有色狼!你们别过来,我自杀也不会让你们得呈。”


两个人渣显然有所忌惮,偶尔趁其不备动手动脚,却也不敢过份逼迫。


“小MM,这么大的雨,你喊也是白喊,不如跟哥们一起快活快活,哈。”


“MM,你看,你喊了半天也没人,这楼上的人也都关着窗子,就算他们听到了,也会装作没听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可是中国人的古训。”


“不错不错,还有句名言叫做什么,各家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就是中国人的处世观。小MM,省点力气留着,让哥们爽的时候再叫吧,哈。”


“中国也有一句话叫‘路见不平一声吼’。我到要看看你们两个垃圾有什么本事在我眼下作恶。”赵羽仿如幽灵般出现在数步远处。


两个人渣吃了一惊,回头呆看了赵羽一眼,二人相视点头,忽然转身就跑。


赵羽一愣,不由苦笑:这个英雄救美的壮举竟是如此之局,这两小子也太窝囊了,太胆小了吧,枉负我一身好功夫,却没表现的机会。


那个女孩子松了口气,软软的倚靠墙壁,赵羽走近她:“你没事吧?”


女孩子扔下小刀,倏然挺身张臂抱住他腰:“呜呜呜......谢谢你!我没事,你是好人!”


好人?我可是一个真正的色狼呀!如果我想对你不利,你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赵羽抬手摸了下她湿润凌乱的头发:“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女孩松手,后退两步,垂着头:“我没家。”


“没家?你总有个住处吧?”赵羽望着对面的女孩,她身高一米六左右,印花衣裙不知漂洗多少次,颜色褪却斑驳,她头发浓密、散乱、长垂至胸,大半个脸都被遮住,那透露出的皮肤也是污痕交错,不过,赵羽还是发现她眼睛很大,睫毛很长。


“我,我进城来打工,却找不到工作,身上又没钱,只能露宿街头。”


想到周怡姿、周雅姿、叶柔等诸女的幸福生活,赵羽暗叹,这世上有的人灯红酒绿,有的人沿街乞讨,有的人拥有美貌、健康、财富和幸福,有的人却是一无所有,苦楚困厄;心中怜惜之念油然而生,她年龄应比自己小,正是上学读书的时光,她的生活境况一定隐藏着辛酸和无助。


“你的老家在哪?父母怎能允许你一个女孩子出来打工呢?”


“我,我妈妈在我五岁就死了,”说到这里,女孩抬起头,眼睛迷离如雾:“我初中没读完,他们就给我订门亲事,我,我就逃了出来。”


可怜可悲!现代社会居然还有这样的事!现在怎么办?是给她一笔钱让她自生自灭?还是带在身边,想办法给她找个出路?只是,自已能给的钱也有限啊,她早晚会用完的,之后呢?这社会是如此的复杂,她一个小女孩子,没什么技能学问,她要生存下去,很可能走向买身之路?赵羽心里犹豫难决,他觉得这女孩子的遭遇颇和自己同病相怜。


“你有什么打算?总不能这样下去吧?”觉得自己这问话很没意思。


“我,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有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她不光很累,只怕也饿坏了吧:“这样吧,你如果信得过我,我带你去洗个澡,吃顿饭,再安排你到旅馆住一晚,呵呵,我是和女朋友呆在一起的。”


“真的吗?谢谢你!你真的是个好人!”


赵羽领着女孩子回到旅社,对杨文娟解释了今晚的情况,当然,他没提那个莫名其妙的美女。杨文娟对赵羽的“英雄救女”十二分的激赏,拿出自己的衣服送女孩子进入洗澡间。


倚靠赵羽怀抱里,听完他说明女孩子的大致遭遇,杨文娟也不禁叹息:“小羽,她真可怜,你有什么打算?”


隔衣抚摸她玉峰,觉得比以前要丰满了点,柔软些:“我也不知道,不过,她肯定是不会回家的,给她钱,也只能解决一下燃眉之急,你说说看,有什么办法帮她?”


杨文娟微闭双眸,尽管间隔着衣衫,她还是体验到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不禁心荡神驰,如果不是顾忌到房屋里还有另外的人,她很想脱去衣裳尽情戏嬉,他拍电影,将来成了明星,忙碌起来,只怕没多少时间相处呀,唉,自己真的只想跟他时时刻刻粘在一起,天天做爱:“不如,我们带她回N市,帮她联系一个学校,供她上学,反正她读书也要不了多少钱。”


“嗯,好,等会问问她,看她乐不乐意?”


女孩子洗完澡出来了,赵羽和杨文娟徒觉眼睛一亮:


她只有十五六岁,浓黑如绸缎的长发披洒肩背,动人的瓜子脸,细腻精致略显苍白,看起来柔柔弱弱,眉毛清秀细长,乌溜溜的大眼,她的嘴唇,她的嘴唇,赵羽想起一个词汇:性感。


晕!我真是救出一个美人儿!小美人!不比叶柔差呀!我靠!这世上的美女怎么这么多?我随便就拣回一个?今晚也是邪门,连续碰到两个极品美女,不同的是,那位咖啡厅的美女肯定对我有什么企图?别有用心?这一个,这一个,我能做到不动心吗?


女孩子穿着杨文娟衣裳显然是不合身的,她身材太瘦了,也比杨文娟矮十厘米,好在只是短衣短裙,除了宽松了些,到也不十分岔眼。


“呀,妹妹长得好漂亮哦,真是我见犹怜。”杨文娟眉眼含笑,上前亲热的搂着女孩子的肩膀。


“呵呵,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羽,我女朋友叫杨文娟,你叫什么名字?”赵羽亦是微笑着问道。


眼见两人目不转睛的看自己,女孩子苍白的脸色掠过一丝红晕:“我叫慕蝶。”


“慕蝶,这名字真好听!妹妹,我们先带你去吃饭,再到商场给你买几套合身的衣服,你看可好?”


“吃饭就行,衣服就不用买了,不能让你们为我破费太多呀。”


“妹妹可别这样说,我想,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妹妹,好吗?”


“我当然很愿意,只是,我不太懂事,只怕惹姐姐哥哥生气。”


“怎么会呢?我有你这样一个漂亮妹妹,高兴都已来不及呀。”


“呵呵呵,慕蝶,就这样决定,我们走吧,去吃饭,逛商场。”


夜晚十点半,赵羽和杨文娟、慕蝶回到旅馆时,二女已是亲密无间,好得不象话。赵羽为慕蝶买了内外三套衣服,里外自是换然一新,她身穿其中一套米黄色缀花纱裙,更显俏妍可人。两人在屋里絮絮叨叨又说了近一个小时话,方才上床休息,赵羽则在外间睡沙发。


大约十二点钟,赵羽闭目养神时,杨文娟溜出,在沙发边脱去内衣,裸身钻进他怀里,迫不及待的一边索吻,一边伸手解开赵羽裤带,探手捏住他跨下之物套弄着。


“你不怕吵醒小蝶吗?”赵羽故意取笑。


“放心,她早就累坏了,一躺在床上,就睡过去了。”杨文娟腻声道。


“你难道不累吗?嘿嘿嘿,我只怕你呻吟时惊醒了她。”


“我当然也累,只是我想再辛苦一下,让你也爽一爽,我知道你早晨没满足嘛,嗯,我自然有分寸的,顶多我忍着不出声就是了,喔,你手轻点。”


“嘿嘿嘿,等会你忍得住吗?嗯,她同意跟我们回N市,你想怎么安置她?”


黑暗中,杨文娟骑跪赵羽身上,蜂腰细扭,俏臀微摆,缓缓蠕动,却不妨赵羽挺身突入,娇躯一颤,宛如触电般胀痛酸麻不已,忍不住轻“啊”一声仆伏男孩身上,半响动弹不得,体验一会那种既舒服又难过的感觉,方才仰身,腾出一手,在赵羽腰身用力拧了一把:“你好坏,就不能对人家温柔一点吗。”


“嘿嘿嘿。”赵羽贼兮兮淫笑着把玩着她乳房。


杨文娟缓过气来,开始一下一下的慢慢动起来,喘息吟声道:“暂时让她住在我宿舍,等我放假了,我带她回家。”


“短时间住你家没事,只是时间长了,你的父母未必高兴啊。”


想起自己的家境,父母亲为供自己读大学,已是省吃俭用,精打细算,自己带回慕蝶,虽说不用他们出学费,但无论怎样都是增添了家里的负担,父亲好说,母亲肯定不会同意,怎么办呢?


见杨文娟一时愣住了,停止了动作,赵羽环抱她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先缓后急的抽送,不到二百次,杨文娟张臂抱住赵羽,双腿紧绷合拢,娇躯一阵痉挛,嘴里嘤咛喃喃呓语:“真,好,真好,真好......”


赵羽抬身欣赏着体下女人销魂满足的神情,也自觉得意,他最喜欢看这时刻的女人,待她回过气来,赵羽换了个体位,和她侧身而卧,一手抚摸她翘臀,一手搓捏着她乳房,柔声道:“娟,有件事,我要跟你说说,希望你理解。”


“什么事?”一边感受着体飞魂荡的余韵,一边享受赵羽那双魔手赋予的快感,杨文娟闭目软弱的回应。


“娟,除了你,我,我还有一个女人,她叫岑洁,在遇到你之前,我们就已同居了。”


“真的吗?她,她有我漂亮吗?”杨文娟睁开眼睛,温柔地看着赵羽。


原本心中忐忑不安的等待杨文娟异常的反应,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神情,赵羽一时竟怔住了,半响方道:“你,你不吃醋吗?”


“我当然吃醋,只是,我早就猜测到,你一定还有女人,你,你作爱技巧如此高明,又这么历害,我相信,只要是女人,没有谁肯离开你的,我也不例外。”


说到这里,杨文娟玉峰贴紧赵羽胸膛,张口在他肩头用力咬了一口:“我只希望,你对待我跟对待她一样,不要厚此薄彼,唉,小羽,你这人,不是一个女人能吃得下去的。”


赵羽心中感动得一塌糊涂,捧着她的脸亲个不停:“娟,不会的,你可是我第一个处女呀,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其实呢,岑洁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女人,她决不会吃你的醋,你们一定会相处融洽愉快的。”


“真的吗?我会是你第一个处女?我真高兴,你再来爱我一次吧。”杨文娟亦是激动的道。


“娟,你真是我的好女人,你想要多少次,我都能给你,只要你吃得消。”赵羽想不到横绠在心头已久的问题这么容易解决了,将来得以和心爱的二女共效于飞,顿时兴奋起来,挺动不止。


杨文娟也不再压抑自己,闭目扭腰摆臀配合着,婉转如夜莺般的呻吟,一声接一声的由半张的红唇里吐出。


“噫,是什么香味?”虽然陶醉在沸腾的欲望当中,赵羽鼻端还是隐约闻到一股奇香,这决不是怀中女人的体香。


异变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