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10 以诚相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在回成府的路上石少明着实夸耀了伍华强一翻,弄得伍华强满脸通红。

当石少明他们三人刚到成府大门,成镇远就迎了出来对石少明说:“少明兄弟,中午时分我在镇上听得有人说李永和部前两天到了新津,下午我从江湖上的朋友处得知说那是李部的先锋部队,旨在探查从这里进攻成都府。不知你有什么措施防止他们进攻我们这里?”

石少明听成镇远这样说,也是感到惊讶和万分不安,要是李部现在就进攻这里,自己就只好进行战略转移或隐而不发了。于是问道:“到目前为止,李部有了向这里进军的明显动向么?”

“还没有,但有消息说蓝朝鼎部正在向青神、眉山进军,有要攻打成都府的动向。”成镇远回答道。

“哦”石少明走进院内问道:“那陈玉麟他们呢?他们回来了吗?”

“陈玉麟他们听说了李永和他们的动向后就立马回来了,现在正在客厅中等着你回来呢。”成镇远说道。

石少明和伍华强、李正立马三步并作两步随成镇远走进了客厅中,只见何凤山他正在客厅中和众人讨论着:“同孚兄弟不知道,难首玉麟兄你还不知道么?去年李短鞑部起义军在犍为县箭板场与清军展开激战,一举击毙清军都司余振海,并乘胜攻克清水溪,其势锐不可当。去年年底,起义军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戈东进,及至今年年初他们已攻克自贡。要是他们真的挥军北上,以我看,我们要在此处立足是万分的艰难。”

潘子强不禁“哦”了一声说:“没想到这李短鞑、蓝大顺和蓝二顺他们兄弟还有这么厉害,连清军都司都击毙了?看来我是小看了他们,这么说来他们是很有可能要沿岷江北上,向青神、眉山进军的了,甚至还要直逼成都呢。那我们要在这川西地区立足看来真的是很难的了。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这整个四川都会被这李短鞑他们拿下来,到那时,我们可怎么办啊?嗯,我赞同玉仁兄的意见,但依我看我们不如立即与他们取得联系联合起来,立即准备打下成都府,建立起我们自己的根据地来。”

陈玉麟刚要反驳,就听赵无奇高兴地喊了一声:“石大哥他们回来了!”于是众人都把头扭了过来高兴地说到:“终于把你给等回来了。”

石少明来到桌边坐下赵无双就过来拉着石少明的手撒娇道:“大哥哥,快让我加入你的队伍吧,让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啊。”石少明笑着一把抱起赵无双道:“傻丫头,你以为打仗是好玩的吗?那可是要死人的啊。”说着拉过赵无奇的手说:“现在你们还小,现在你们的主要任务是抓紧时间学习,要用知识来武装自己,等将来长大了才好为国家建设出力啊。”

接着石少明转过头来对大家说道:“到于李永和部的事,我也知道了一些。现在,就请大家谈谈对他们的看法吧。”

何凤山首先说道:“依我看,李短鞑他们必会攻下四川,我想,我们还是与他们联合的好。”

潘子强也跟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成镇远站了起来说:“现在,我们要人没有人,要武器没有武器,就算我和小妹把我们的钱财一并拿出来,也没有几个,就这样的力量怎么可能对抗把清军都打败了的李永和他们啊。听说正准备北上的这个蓝二顺更是他们的一员虎将,听说这两天,曾望颜总督已经吓得闭门不出了。我也赞同玉仁兄的联合抗清,干脆就地起义。至于兵源问题,只要我们一举起起义的旗子立马也象李短鞑他们那样分田地分粮食,老百姓一定会全力支持我们的。”

随后李正、伍华强甚至于成婉清都表示了赞同联合起义的意见。

现在除了陈玉麟表示反对外与会的众人都一致认为应立即在都江堰这里拉起一支自己的队伍,与兵锋直指成都的李永和、蓝朝鼎部相呼应,一举拿下成都,在川西平原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就连出过国见识过外面先进科技的何凤山、伍华强也点头表示了赞同,石少明见大家对这个提议都表示了可行,心中也不自禁的高兴,因为历来四川毕竟都被称著粮仓,是一个非常富饶的地方,要是能在这里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那么在将来的作战中,自己也将处于较好的优势。但是,石少明毕竟是从未来来到这个时代的人,历史还记在心中。石少明故作镇定的坐在着,实际上脑子中在飞快的回想着,可是想了半天也没能找出一点关于这个时期四川的记忆,唯一记得的是在不久的将来,石达开率十余万精锐大军进攻四川都遭到了惨重的失败,以至于落得三十三岁就在成都被杀害了。至于这李永和与蓝朝鼎起义的事,石少明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石少明心想:“自己才从未来进到这个时代不足两月,何况也没有做什么事来,更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历史,想必这李、蓝领导的农民起义只是一段自己不知道或没有记载的历史罢了。”思前想后,石少明终于在心中作出了决定。

何凤山、成镇远等都静静的望着石少明,都期待着他点头同意,好立马拉起一只队伍进攻成都夺取四川,建立起石少明所说的那种繁荣的和睦相处的社会。

只见石少明从长久的沉思中缓缓地抬起头来扫视了一下众人,轻咳了一下问道:“你们都这样认为?都认为现在我们起事一定能成功?”

除陈玉麟默不作声外,其余人都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成婉清指挥着可靠的家人送上了饭菜来,于是大家在饭桌上又开始了讨论。

石少明侧过头来看着何凤山、伍华强、潘子强他们说:“玉仁兄,梦生、同孚连你们也这样认为?认为我们随随便便从地里拉出几个农民来,发给他们大刀长矛就能夺下成都立足四川?依我看是不行的,我们必须有先进的装备,武装起一支强大的军队才可以与这腐朽的清王朝作对,才能不处于被动。俗话说:‘千足之虫死而不僵’,就我们这点人力财力,还不足以给大清以重击的。对了陈玉麟,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说来听听”。

“依我看这李正和、蓝朝鼎他们这次起义必败!”陈玉麟说道。

众人一听都大感不解,这李永和部义军现在不是把清军打得节节败退吗?就连四川总督曾望颜,成都府将军崇实都被吓得闭门不敢出战,怎么又说他必败无疑了?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齐聚到了陈玉麟的身上。

陈玉麟见众人都看向自己,略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站了起来说:“依我分析有以下两点足以判定李正和必败。一、四川自古以来都为朝廷所重视,这里物产丰富,盛产盐和粮食。李部义军作乱必然引来清妖的重兵围剿;二、李永和与蓝朝鼎虽然联名写了书信给翼王石达开,邀请翼王入川,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出翼王有大举入川的动向。如果翼王的部队不赶紧入川,我看李永和他们这些义军也难以支持太久。我反对与李部呼应起义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如果我们打下成都后如何处置我军与李部的关系的问题,首先他们人多,到目前为止已经聚众二十万有余,而我们呢?就只有那藏匿在山中的几十号人。就所控制的地区来说,李永和起义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攻克自贡。看形式,他们现在又要兵分两路:一路由兰朝鼎率领,沿岷江北上,向青神、眉山进军,直逼成都;另一路由李永和率领,据守键乐盐场,控制叙府、嘉定。再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呢,我们什么也没有,到时他们提出要我们加入我们又当如何?毕竟我们的理想远比他们的高远啊!”

众人听陈玉麟如是一分析,都不禁纷纷同头赞同,就连石少明也不住的点头表示赞赏。

何凤山也拍着脑袋呵呵笑着说:“看我,一激动什么事不动脑子了,还是陈兄分析得是啊。经陈兄这样一说,我倒有个主意,就不知可行不可行?”

石少明一听忙说:“是什么好主意,快说来听听!”

“也不是什么好主意,我是在想我们在这里成立一支民团,以保护地方为名成立起自己的武装,再由我去跟曾望颜总督要得一个清政府的头衔,石兄、陈兄你们觉得如何?”何凤山询问道。

“好啊,很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明正言顺的成立起受自己指挥的军队了。很好,至于要头衔的事,我看也是必要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干。”石少明兴奋地说:“等到我们实力强大了,我们就可以打土豪分田地,让天下的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就不知玉仁你能给大家要来一个什么样的官,一定要给我们的玉麟兄弟要一个武职来当当啊!哈哈……。”

陈玉麟马上用手推了一把石少明对何凤山说:“别听他的,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当清妖的什么鸟官,要当,他自己去当去。”

“哈”的一声,众人都笑了。

成婉清也抿着嘴偷笑着跟家人一起收起了碗筷。

石少明笑着对众人说:“你们还别说,我还真想弄个大清的高官来当当,这能弄来好多的银子啊,现在的我们,缺的是什么?”说着,石少明严肃了起来:“缺的就是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根据地,更主要的是缺钱缺粮,不足以在这乱世中快速发展起来。要是玉仁兄能给大家都弄一个官来,大家在将来的行事中方便一些不说,还可以从那些欺压百姓的恶人那里弄些钱粮来,以便于我们发展壮大。玉仁,你看看能给大家都弄些什么官来?”

何凤山把眉头一皱,手指敲着茶杯说道:“这可就难说了,我的实权也不大,虽说是一个四品官级,但只是一个起巡道而已,没有什么实权。现在又因老父过世在家守孝,更是难以起多大的作用。何况在任时也没有把这鸟官当回事,现在再去找曾望颜,也不知他还记得我不。更何况现在兵荒马乱的,去年都司余振海又被李永和击毙,能起多大的作用,还不得而知。”

石少明立马笑了起来:“行,只要你能给陈玉麟要回一个官来,就是大功一件,我还想要他去办许多重要的事情呢,有个官衔办起事来就容易得多。就是要不回来,有你这个官来吓唬吓唬人也行啊,狐假虎威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啊。”

何凤山立马笑了起来说:“你们不知道吧,其实同孚兄弟也是一个官儿啊,不过,他也和我一样,从没有把这清王朝的官儿放在心上过。”

潘子强对石少明拱了拱手说:“说来让石兄弟笑话,在下也是一个四品的官员,不过这也是粘了叔父潘仕成的光,没有什么值得好说的。”

石少明把手一拍说:“怎么,当清朝的官不好么?依我看很好嘛,只要对我们的革命事业有益,我看就是好事一件。我看这样,同孚兄弟,待这儿的事情告一段落后,你还是回到你的广东去,利用你的大清官员的便利给我们采购些洋人的机器送来,我想的是,我们一定要发展大工业才能让我们的国家富强起来。”

“好的,我一定尽量多的给大家送来先进的机器。”潘子强答道。

石少明拍了拍潘子强的肩说:“那就有劳同孚兄弟了,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如果一但暴露你立马就往我们的根据地转移。”说着转身对赵无奇说:“无奇,你去把我的地图拿过来,我要给大家好好的说一个事。”见赵无奇出去了接着又说:“我还想和你们说一件关于根据地的事,我想把我们的老窝建在攀枝花,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大家都要向这个地方走,尤其是同孚兄弟你。”

“攀枝花?攀枝花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潘子强疑惑地问道。

石少明笑了笑说:“有一个想法,我已经想好些天了,那就是想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建立起我们自己的根据地,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来的那个攀枝花不错,首先它有丰富的矿藏,便于经后的工业发展,玉仁兄、梦生和同孚兄弟你们也知道的,只有发展工业才是一个民族新的出路。其次是那里非常的偏僻,历朝历代都未曾重视过那里,我们可以有较好的时间去发展壮大自己。但是它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土地贫瘠,产粮不行,在《出师表》中那个地方就曾被诸葛亮称作为不毛之地。要是我们现在就大规模的进入那里并跟清王朝作对,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被饿死在那里。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想出一些法子来,能让我们顺利的进入那里,又能让我们在那里供养上一支大军。当然,也不是说那里的土地什么都不能种,只是太过荒芜,须要数年或更长的时间去培养。”

这时赵无奇双手捧着石少明的背包走了进来,石少明见状心中说了一声天意,于是便下定决心对在坐的众人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石少明从赵无奇手上接过背包取出地图指着攀枝花对众人说:“这里就是攀枝花,处于金沙江与雅砻江的交汇处。这里矿产资源丰富,不光有铁矿、还有煤矿、石灰石、冶金用白云岩、耐火粘土、水泥用灰岩等矿产,还有日后对国防、工业、民用都十分重要的钒、钛矿。并且,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完全可以不依赖外界的支持便可以进行大工业的发展,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非常的偏僻,山麓众多,清军也不便于打进去,有利于我们进行防守。”石少明介绍完抬起头来才发现出除了无奇兄妹和成婉清外大家都惊异的望着自己。

石少明伸手拉过赵无奇的手说:“无奇,这会儿天已晚,白天教了书累了,你先带你妹妹早点休息吧。要是睡不着,就先看会儿书吧。”

赵无奇知道石少明他们有重要的事要谈,也不多逗留带着无双就回房去了。成婉清也让那些家丁都出去了,并亲自到外面看了一圈才进来把门窗关上。

见赵无奇兄妹走了后笑了笑对屋内的众人说:“这个图的看法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你们先慢慢看着吧,一会儿还有更吓你们的东西给你们看的。”说着他慢慢的从包里拿出望远镜、对讲机、地图、书籍等物品,最后把笔记本电脑端在桌上对大家说:“看看这些东西吧,你们有谁曾经用过或见过?”

众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石少明目光滑过众人疑惑的双眼,最后落在何凤山和伍华强的的脸上说:“玉仁兄、梦生兄,你们是走得最远的人,你们有见过么?”

何凤山摇摇头说:“没有,就是书,也从未见过这么精美的,就是大英帝国的图书馆中也没有这样精美的书。梦生兄,你在海外呆的时间比我长,你有见过吗?还有这个,”说着拿起望远镜对伍华强说:“你有见过这么精美的望远镜么?”

伍华强用手抚摸着对讲机摇着头说:“在海外呆了十多年,我还以为自己见多识广了呢,没想到今日方知大下之大。敢问石大哥,这些东西你是从何而来?”

石少明抬起头来对众人说道:“有很多的事,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你们说起。李正,你带着弟兄们到屋子外面去守着,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仍何人没有我的许可不准靠近这房子。”见李正出去了才又转过身来对众人说道:“好了,现在我们这里就只有成镇远成二哥、成婉清、何凤山、潘子强、伍华强还有就是我跟陈玉麟共七人,希望你们能记住我今天所说的,但又希望你们出了这个门,大家就不要再提起今天的事情来。”

接着石少明苦笑了一下说:“玉仁兄、梦生,还有陈玉麟,你们听好了,其实我从没有出过国,但我对那些洋人的国家可还是相当了解的,说来你们肯定不会相信。”说着长叹了一声说:“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是一个一百多年后才出生的人。我也不知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对于这个事的发生,我也很糊涂。我只知道当时我是在峨眉山中行走,待得天亮了时,我就到了青城山,也就来到了你们这个时代,一个丧权辱国的年代。那天玉仁兄说过今年是1860年,现在我可以肯定的对你们说,就在今年的十月,洋人就会打进北京并且放火烧掉皇家园林——圆明园。还有,刚才你们一至同意联合李永和他们起义,其实我心中也是很赞同的,可是,在我记忆中我不记得四川有过大的起义是成功了的,所以,我反对和他们联合。”说着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在一阵数据读取后电脑进入了操作界面。石少明随手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后,电脑发出了悦耳动听的音乐,这是一场音乐晚会。石少明心中不禁又想起了那个曾心仪的女医生来,心想也不知她是从那弄来的,也不知她在这部电脑中留下了多少她的痕迹。

石少明注视着众人的惊讶和慌张,甚至于有的人还略微显得有些恐惧,一个个竟然呆呆的望着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这些表现都在石少明的预料之中。

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出过国的何凤山、伍华强,也不是身经血战的陈玉麟,也不是武功高强的成镇远,而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成婉清。她一把抓住石少明的手说:“快说,这是什么东西?还有,你到底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并都说了吧。”

石少明的手被成婉清握住,心中无奈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看着她那娇俏的模样不禁也握住了她那柔柔的手说:“没有了,没有了,这个笔记本电脑就是我最后的秘密。”

成婉清的小手一被石少明握住立马感到了自己的失态,慌忙红着脸挣脱出来,幸好其他人都还怔怔的望着电脑并未发现他们的小动作。

石少明马上也觉察到了自己有些失礼了,于是干咳了一声走到离电脑最近的伍华强身后,然后恭下身来用手抓住伍华强的手教起他用起电脑来。在教的过程中石少明故意去打开了那教师做的教案,无意中,石少明打开了一个文档叫石少明兴奋不已。原来,那老师在教学中爱举例来鼓励学生们养成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而石少明现在打开的正好是那老师找来的我国著名科学家、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科研生涯和事迹,这篇文章对石少明来说太重要了,里面不仅有杂交水稻详细制法,还对选种育种作了详尽的说明,这确实是让石少明惊喜万分。石少明转过身来抓住潘子强的手臂说:“同孚兄弟,待你回广东时先行到海南走一趟,去找一找这种野生的稻子。”

众人不知石少明为何如此兴奋,就怂恿陈玉麟拽了拽石少明的衣襟,石少明这才回过神来对众人简要的介绍了一翻电脑以及特别通俗的电子技术,然后才把重心放在袁隆平和他的杂交水稻上,硬是整整说了两个多小时才让这些人大致听懂了些。

在场的人一听有能亩产上千斤的水稻更是惊得不得了,陈玉麟呢喃着说:“天啦,水稻也能上千斤?那不是现在产量的四、五倍了么。现在,还要遇年头好才能产上个二、三百斤呢,这个袁先生真的是不得了啊,不得了……。对了,潘子强,你看你是不是马上就到北海去走一回啊?!”

潘子强见众人都望着他,忙拍着胸脯保证说:“放心吧,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一定会牢牢的记在心上。哦,对了,我们不是想要成立自己的军队么?那一定要花好多的钱吧,小弟不才,祖上曾给我留下一些,小弟就把我随身携带的六万余两银子捐出来作为军费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递给石少明说:“放心,我身上还有一些来作为我回去的资费,在广东我也置办了一些产业,至于今后为我们的根据地购置机器的事,你们也尽管放心,不是我夸口啊,百把十万的白银我伍家还是拿得出来的。少明,你就放心的收下吧。”

还不待石少明推辞,伍华强也站了起来说:“少明兄,你就收下吧,他们潘家可富了。今天见你不能买火炮我心中也是十分难过,我这里也有八万多点,你也一并收下吧,反正队伍是咱们自己的,咱们不出钱来养还要谁来呢?你们说是不?至于火炮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待我从上海回来时,我一定给大家带来洋人的火炮。”

一时间众人都慷慨解囊,不一会儿石少明手中就有了十六万余两银票,这些人的诚挚直把石少明感动得泪水在眼中打转。看着热泪盈眶的石少明,潘子强拉过他的手说:“干脆这样,我们几位也效仿刘、关、张他们样,结成异姓兄弟,你们说怎么样?”

“好,我同意。”看来老实诚恳的成镇远据然第一个响应。紧跟着陈玉麟也表示了赞同拉过伍华强的手说:“好啊好啊,我们也来个桃圆结义吧,成大小姐,快去给我们准备香案啊,我可是等不及了的哦。”

何凤山以手止住了正要想出去的成婉清说:“玉麟、镇远兄,我觉得少明的理想远比你们所想的要高得多,我想,我们不应该去效仿刘关张他们,我们要的是结成一个有组织的社党,你说是不是少明?”

还没有待石少明回答,伍华强接着说:“美国虽然建国比较短,但是他们由于政治比较开明,国家发展得非常的快,大有后来居上的态势,究其原因就是他们实行的政党制,两党互相竞争,能者居之。我想少明兄也是想要效仿他们吧?”

石少明把电脑关了说:“是的,我想我们还是建立一个政党吧,这样才有利于国家的发展和壮大。这样吧,今晚我们就成立这个政党,我们在坐的几位就是这个党的第一批党员,刚才各位所给的银钱就当成是各位的党费吧,统一由玉仁兄和陈玉麟掌管。那大家就看看我们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好啊?你们都比我有学问,取个响亮的名字吧。”

于是众人又低起头来思索,伍华强提出用美国的“民主党”,陈玉麟说那是洋人用了的。成婉清提出就叫反清党,何凤山又说这太暴露了于今后行事不利。最后还是何凤山以“新民众,新时代,新社会”之意取了一个“新民党”,才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通过。随即由石少明主持召开了党的第一次会议,会议决定石少明暂任党主席,何凤山和伍华强暂任副主席。

随后,在副主席何凤山的提议下,众人又把话题转回到了当前的形式上。

是夜,众人会议决定由何凤山于次日携带上些银钱去成都府活动买官及组建民团等事,陈玉麟和成镇远去街头招募壮丁着手组建所谓的民团,而而唯一的女党员成婉清则继续去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交由石少明、潘子强和伍华讲授各种科学文化知识。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决议就是让石少明起草一个党的章程,待下次会议时表决。待散会时天已大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