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8 初见凤山

粮民 收藏 2 15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8 初见凤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一路上石少明心中都在回想着赵欣的低呤欢承和她那绝妙的胴体。连一同出行的有几个人他心中也是恍恍惚惚的。

时至午后,这一行五人才来到了都江堰。

都江堰因李冰父子著名的水利工程而闻名于世,这都江堰的修筑不仅治理了水患还使成都平原的农业得到迅猛发展,成就了四川天府之国的美誉。

陈玉麟带着众人穿梭于大街小巷,最后把石少明等人带到了一个垂柳掩映的宅子外对石少明说:“这就是何府了,何凤山自从不在成都做官以来就一直居住于此,我曾因好奇于外国的奇闻到他这府上来过一次,不过,他到现在也不知我是干什么的,我怕对他说了我们真正的身分,就难得再见到他了。少明,你看是不是让我先去探探他的口风?”

石少明点了点头说:“那好吧,你先过去看看。”

陈玉麟来到何府大门前,见大门紧闭,便上前拿着门环“铛铛”的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门才“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老管家慢慢的走了出来问:“敢问这位爷您找谁?有什么事么?”

陈玉麟上前一步对那老人作了一揖道:“在下广西陈玉麟,与你家何凤山先生有一面之缘,今日路过此地特来拜访凤山先生,烦请老人家通报一声。”

那老管家对陈玉麟还了一礼道:“陈老爷,真是对不起,我家少爷不在家中,一个月前城里捎来信说老爷病重,少爷他回成都去了。”

听到老管家如是说,陈玉麟显得失望的道:“哦,何老爷子病重?不知何老爷子他现在可有好转啊?凤山兄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老管家报歉地说:“这就不知道了,前些日子少爷来了封信说老爷病危,可能是要不行的了。想必少爷他是要等老爷他走了后办完后事才能回来的了。唉,想我家老爷他一生与人为善,却想不到只是一场重病就快不行了,唉……”说罢就要转身关门。

石少明见陈玉麟没能进到门,忙也走了过来对那老管家说到:“老人家请稍等一会儿。”石少明说着就把帽子和假发摘了下来道:“待你家少爷回来后,就烦请老人家您转告他说有一个姓石的人刚从海外回来,想要拜见于他,就烦请他到柳诚巷成府来找我。多谢了。”说罢对那老人一拱手。

那老管家见石少明也是和少爷一样出过洋的人,忙又走出门来对石少明作了一揖连连称好,直到目送石少明他们一行走远了才转身关上院门。

闲来无的事的石少明对陈玉麟说:“趁这会儿无事,你带我们到何凤山的染坊去看一看吧,说不定我还能给他带来一大笔生意呢。”

其他几人都用怪怪的眼神盯着石少明,陈玉麟也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他问道:“你又有什么主意了?去走一趟还能给人家带来生意?”

石少明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他的染坊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到时连你们都会有得惊喜的。咦?这里还有打铁的?”只听从对面一间屋子里面传来一阵阵“叮叮当当”的锤击声,石少明忙对众人道:“走,进去看看。”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农具和刀具,一个肌肉结实的中年人正挥汗如雨的挥动着手里的锤子锤击着一块生铁,旁边放着的碳火熊熊的大火炉把整个屋子里的温度抬高了好几度,石少明他们几人刚一进门就感到了热浪扑面。

那壮汉见有人进来,停下了手中的活对石少明他们说:“不知几位爷要买些什么?”

陈玉麟因不知石少明进这铁匠铺有何用意,也就不随意说话,和其他几人一样只是盯望着这个新的首领,期待着他能说出进来的理由来。

石少明因不知现在的科技水平有多高,何况这又是一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铁匠,于是只是试探性的问道:“我不是来买东西的,但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东西,我这东西看起来非常简单,就是一个长长的圆筒。至于价钱嘛,只要你做得合我的意,那就随你叫好了。就是不知你可做得下来不?”

旁边一个叫赵德胜的人悄悄的拉了拉石少明的衣服小声说:“石同志,你这样对他说,会不会给我们带来比较大的损失?这里可是这都江堰最有名的铁匠铺了,这方圆上百里的百姓都是用的他打制的农具,就是这川中江湖上所用的兵器也大都出自他的手,就连官府有时都得请他打造不少的兵器和别的器物。”

石少明听赵德胜如此说,心中自是一喜,希望这壮汉能真是一个好的匠人,能帮自己造出好的兵器来,那怕是多花些银子。于是对赵德胜和陈玉麟他们摆了摆手接着对那铁匠说:“不知师傅你可愿不愿意接?”

那壮汉放下手中的铁锤来到石少明他们面前先是对众人拱了拱手接着对石少明拱手说:“不知这位大爷要在下做一个什么?可否详细的说一说。也好让在下思量思量。”

石少明从身上掏出随身携带的钢笔和一个小本子来,按记忆中的掷弹筒的模样画了起来,待总图画完后又分别画了各部份的样图,一些关键部位还画上了三视图,画完后又标注好尺寸和说明才递给那铁匠。

那铁匠几时见过这样的图纸啊,一见这阵仗就先势弱了三分,连伸手接过的勇气都没了,只是一个劲的说:“这是什么啊?这又是什么啊?”

石少明见他这种神态,心知他看不懂,担心他就此被吓退了不敢接这个活,忙从地上捡起一块碳来在地上边画边给他解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东西说不定你平时还打过类似的呢,只是你不曾把它们画在纸上详细的记录过而已罢了,只要你稍用点心,你一定会对这些东西看得明明白白的。”然后指着地上的图画说:“这个长长的图形就是长圆筒子,它长420毫米,外径,哦,也就是这根管的大小有90毫米粗,膛口内有膛线,这个膛线如是做不出来那就算了,但内部一定要非常光滑。对了,还有一点,这个管子不能用锻接粘合,必须是一个整体,这里有一柄工具钢车刀,你拿去用吧,实在不行你就一点一点的挖吧。”说着把随身的匕首递给了那壮汉。

那铁匠接过匕首说:“你这匕首虽然好,但是,这些都是铁啊,能拿来刮铁么?还有,你说的毫米又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

石少明一愣,这才想起这个时代的长度单位和自己那个时代是不一样的,于是说道:“这个毫米也是一种长度单位,它很短,这样吧明天我拿一个卷尺来,你自己做一个刻度尺吧,今晚你好好选一个变形比较小的铁做成笔直且又光滑的长条吧。”说完就又指着地上的图画一样样的对他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待到石少明对那铁匠说完,天已黑尽,不知何时陈玉麟他们一人为他俩拿了一盏灯,把屋内照得亮堂堂的。石少明伸了个懒腰对众人说:“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至于何凤山的染坊以后再说,今晚就先回柳诚巷去吧。这位师傅,你也好好的想一下这些东西如何做吧,我想这些东西一定难不住你,你一定能做出来。这里面关键的是精度,如果精度不达标,也就意味着不成功,希望你仔细的想一想如何才能制造出合格的产品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天再说吧到时我把卷尺拿来,你就知到毫米有多长了。”说罢带着众人走了出来。

那铁匠小心地把石少明绘的图纸放在身上跟着送了出来道:“不知几位爷贵姓?小的该如何称呼?”

石少明转过身指着陈玉麟对他说道:“这位是陈先生,我,你就叫我石少明吧。哪你呢?”

“多谢众位爷看得起在下,小的姓王,名大刚,石老爷您以后就叫小人我王铁锤吧。”说着提了个灯笼来递给赵德胜说:“几位爷慢走,有什么事就到小店中来找小的好了,几位爷慢走。”

当一行人来到成府,四下已经黑尽了,在这落没的大清王朝,好些人已经熄灯睡了。成府也不例外,四下静悄悄的,石少明敲过门后只听得一个家丁边穿衣服边跑来问道:“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来敲门!”

石少明对门内答到:“是我,石少明,是来找赵无奇、赵无双的。”

只听门内一阵拔弄的声音,然后“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精瘦的家丁慌忙把石少明他们接进了门说:“石爷,你怎么现在才来,无奇和无双整天都惦念着你呢。这会儿他们都睡了,我这就去把他们叫醒。”

石少明一把拉住他说:“不必了,让他们睡吧。我们还都没吃饭,劳驾你去给我们弄点饭菜来吧,就是冷的也行。”

那家丁把石少明他们带到一间古色古香的厅堂中后便去准备吃的去了。

石少明打量着这房间,看上去就跟农村中的堂屋相似,正中一张大大的八仙桌,桌面儿上摆着香案,上面的墙上挂的是一副寿星图。左边的墙上挂着一柄长剑,剑柄和剑鞘上缀着的宝石在灯火的幌动下闪烁着幽兰的光芒,让人一看便知是武术世家。

众人都老老实实的坐在厅中的镂花木椅中静静的等待着那家丁端来饭食,这时房门“吱”的一声被除推开了,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和身着一身素雅的乳白色衣服的成姑娘走了进来。石少明和陈玉麟他们忙站了起来。石少明心想这里是成府,想必也就是这成姑娘的家吧,于是对成姑娘拱手说:“在下石少明多谢成姑娘收留无奇、无双兄妹俩,还望成姑娘对他们多多的照看。”

成姑娘没有理会石少明,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石少明一眼,只是对着陈玉麟、李正等四人拱手问好,表示欢迎来到这里,让陈玉麟他们不要拘束,就把这里当成是在自己家中一样。弄得石少明十分的无趣,只得在一旁无聊的枯坐着。幸好这时那家丁带着几个人送来了饭菜,一阵碗筷发出的轻响声缓解了石少明的尴尬。

石少明也不在乎成姑娘的故意忽视,从家丁手中接过碗筷毫不客气的带头大吃大喝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夸赞家丁动作快,厨子的手艺好,还故意包着满嘴的饭对成姑娘说多谢招待。

待饭吃得差不多时,就听外面一阵嘈杂声,两个小孩儿高喊着“大哥哥”跑了进来。

石少明一转身抱起扑进怀里的无双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没有睡?”

赵无双两眼一红泪水就滑落下来说:“无双好想大哥哥的。那天大哥哥走后,成姐姐就到山上来帮我们换了个地方,第二天听说大哥哥你被除坏人抓了去,她就让人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她自己一个人就出去说是要来救你,可我们没见你跟她一起回来,还以为成姐姐在骗我们呢。大哥哥,再不要离开我们好不好?”

石少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说:“好,好,以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无奇,这么晚了你们还没有睡么?你们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要玩得太晚了。”

赵无奇刚要说话,赵无双又接过石少明的责问道:“哥哥他一直在看你的书,通常还有一会儿才会睡的,刚刚听说大哥哥你来了,他才放下手中的书把我叫醒的,大哥哥你不要怪他啊,我们好想你的。”说着在石少明怀中撒起娇来。

石少明放下赵无双说:“我怎么会怪你们呢,读书是好事啊,但我不知无奇你能看那些书上多少东西?”

赵无奇神色一暗道:“我,我基本没有看懂过一点,那些字有好多我都不认识,后来发现在那本最厚的书上有一点,就是在好多字的后面有一个字是我认识的,我就猜测是不是前面那个字是我认识的那个字的另一种写法,我就这么对照着试着看了一些书,发现是能够读得通的,就不知这是不是对的。大哥,这样是不是可以啊?”

石少明这才想起自己的那些书都是简体字的,而在这个时代,简体字还没有出现呢。不过让石少明高兴的是,赵无奇居然发现了可以从词典中去对照着看,这孩子还是挺聪明能干的了。

石少明拉过赵无奇的手说:“你的方法是对的,那些字是简体字,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学会读书认字才有的,这些字写起来更容易,更容易普及。你要看懂我的那些书,首先就是要从这学习简体字开始。现在认识多少了?”

赵无奇见得到了石少明的肯定,心中十分高兴,自信地回答说:“现在识得的还不多,我想我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掌握这些的。”

陈玉麟听了他们的对话感到好奇,不解地望着石少明问到:“什么简体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成姑娘也奇怪地看着赵无奇,她虽然看见过赵无奇看的那些书,但都只是远远的看过,只是觉得很精美,并没能拿到手里来看过的。

石少明见一个简单的简体中文字就让大家这样好奇,要是现在就把电脑拿来展示还不叫人当场惊出心脏病来啊。但是,这简体字是必须得推广的,只有普及了简体中文字,才能更好的开展全民教育,才能普及科学文化知识,才能提高全民素质。想到这里,石少明心中下定了决心,简体文字的普及工作从现在就要开始抓起来了。

于是他笑了笑对赵无奇说:“你学了这么多天,你认为是以前你学的繁体字好写还是你现在学的简体字好写好认?”

赵无奇毫不犹豫的说:“还是这个简体的字好写好认,写起来速度又快。”

众人听赵无奇如是说,更是对这简体字充满了好奇,都想看一看这文字的风采。

石少明推了推赵无奇说:“快去,你快去把我的背包拿来吧,让大家都看看这简体文字是什么样的。”

石少明转过头来对陈玉麟道:“陈玉麟啊,我认为这简体文字对提高老百姓的文化是非常重要,刚才你也听无奇说了它的优点,这种字是有利于文化普及的。但是,我担心的是像你们这些个大人不能接受,毕竟你们对那些写起来非常复杂的文字已有深厚的情感,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积极推动这简体中文字的推广和普及。要想民富国强,就必须在老百姓中普及文化知识,扫除文盲,以此才能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成姑娘不屑地说:“就改变区区几个文字,就可以让整个国家富强起来?吹牛皮!我看,应该让大家都习武,这样才能抵御外敌的入侵,才能使国家强大起来。”

陈玉麟显然没有认同成姑娘的建议,他看了一眼成姑娘说:“我认为少明说的有道理,但是,听少明听所说好像是说要让所有的老百姓都识字,这行得通么?历朝历代都没有人这样做过的啊,我看这不行啊,那些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那还有钱来供娃娃读书识字啊?!”

其他几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陈玉麟的说法。成姑娘更是毫不客气地说:“就是,连人都要饿死了,那还有心思去读书。”

石少明轻轻咳嗽了一下说:“如果我们实行义务教育制呢?”

“义务教育?”众人不解地问到。

石少明端起茶杯轻呡了一口说:“我的意思就是说,在我们的地方,由我们出钱来出书,由我们来找老师,由我们来组建学校,让所有的娃娃完全免费学习,甚至,对那些贫困得连饭都吃不起的娃娃,我们还无偿提供午餐。当然,正如成姑娘所说的那样,光有文化还不行,在我们的学校中,我们还要开设体育课,要让全民文化和身体素质得到全面提高。”

正当大家惊叹于石少明天才般的设想时,赵无奇把背包拿了过来。石少明接过背包从中拿出几本书来,把笔记本电脑往里面推了推,拉上拉链又递给了赵无奇。

众人翻看着这些书,就连不识字的人也小心翼翼的捧着书来看。打印精美,行列整齐,画面精彩的这些书让众人大叹神奇不可思议。陈玉麟更是不能理解天下竟还有如些精美的书,一本本的翻看,一本本的抚摸着,心中对石少明说的那些话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在这些人中,另一个识得字的就是那成姑娘了,今晚她还是第一次拿着这些书来看,仔细看了后,她也感到不可思议,这些字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人写上去的,应该说人是写不出这样规整的字来的。

“嘿,姓石的,你的这些书是如何做出来的?这些字怎么一个个的都如此的方方正正?”成姑娘毫不客气的问道:“就是好多字写得不对,这些就是你所说的简体文字么?”

陈玉麟也用期待的目光等待着石少明回答,虽然他还不明白是谁创造了这些文字,也不清楚这些书是怎么做出来的,但从这些书上来看,这简体文字却实很精美,给人一种面目全新的感受。

“是的,这些就是简体中文文字,这样的文字是不是要比你们所熟知的那些文字要简单一些,好写一些,好认一些呢?这样的文字要是在大众中推广普及是不是更容易一些呢?还有就是,这样的文字实用性非常的强,用这些简体字办事效率比用那些复杂的文字高。”石少明故意避开了成姑娘问的第一个问题,如果回答不好,就会说出自己是个未来人的事来,这样可能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推广你的这些文字啊?我看这样,就从明天开始吧。明天我负责把我们成家在这里的一些小孩子们召集起来,他们大多是我们成家的镖师和帐房、家丁的儿子,你看如何?我到是想看看你是如何当这个老师的。”

“可以,不过我要你不要重男轻女,只召来男孩儿。我要你连女孩子也召进来,女孩子长大了也能当国家领导人,如果我们不从现在开始培养她们,那她们如何能行?”

“女的也读书?”陈玉麟惊奇的问。

“是的,女娃娃也可以读书,男女平等嘛。”石少明回答说。

成姑娘呆了一会儿才反驳陈玉麟说:“女的有什么不可以读的,你看我,我就是又会武又会文的。对,要男女平等!”

房内众人都侧过头来把她看着,除了石少明是有是赞许的目光外,其余的男人都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对啊,我也要跟哥哥一起学习读书识字哦。”赵无双兴奋的说道。

众人又把目光移向无双小丫头,直盯得赵无双不好意思地躲藏到石少明的怀里去。

石少明轻拍着赵无双的背说:“好好,很好,有上进心,你就是我的第一个学生了,今后就由你哥哥和我亲自己教你,一定要把你培养成国家有用的人材。听到了没有无奇,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好好地教无双识字。还有,我看成姑娘你也不要光招你们成家上下的小孩子,我看那些街头上的流浪儿也招来吧,由我们出钱提供伙食费用吧,如是那些穷人家的孩子们有想要来的,你也不要拒绝,说不定这里面还藏着龙凤呢!”石少明和众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随后,石少明止住了笑对众人说:“但是,这些书一本也不能给外人看见,这上面说的都是些武器和军事方面的事,除了那本厚厚的词典由无奇和成姑娘保管外,其余的都由陈玉麟负责保管。”

是夜,识字的几人对着书翻看讨论到快黎明才去休息,不识字的几个人也不时打打趣地陪在一边。只有赵无双在石少明的坚持下不情愿的去休息了。

第二天,石少明到晌午时才醒来,匆匆忙忙吃了午饭从背包中取了卷尺就去了王铁匠处,这一天,又直到深夜才回来。

第三天一大早,石少明就拉着陈玉麟去了何凤山的染坊,当了一整天的裁缝教员,直到黄昏时分才在自己的帮助下那里的几个小工终于做出了一件令石少明还算满意的迷彩服来。后又多加更正,石少明才定做了一百多套的迷彩服。不过,石少明对他们做出的花纹图案还是不太满意,最不满意的当然还是颜色了,始终不够自然。不过,石少明相信这也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军服了,所以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让他们在做的过程中把颜色做得更自然些罢了。回到成府时,又是深夜。

这两天下来,石少明觉得办事效率太低,人还累得不得了,说去见见那洋人也没能去成,心中不住的感慨人力的有限,要是多几个朋友一起过来到这个时期和自己在一起该多好。现在一切事情都要自己来做,人也要自己来培养,更恼火的是,有些事情还不能挑明了说,那会招来麻烦的。

石少明思前想后,决定找洋人买枪的事先放一放,谁叫自己上学时认为英语不重要呢,到现在只好让陈玉麟先去找一个懂洋文的人,并与那洋教士先约好时间再说。

一大早,石少明匆匆来到成姑娘安排的学校,这里实际上是成家的演武场,离成府不远,也显得相当的安静。当他走进来时才发现那些学生比他来得还要早。

这些学生大多是男孩子,女孩子只有五人,其中四人还是成姑娘从大街上捡来的,那唯一的一个从家里来的女孩子也是成姑娘对她的管家进行明理暗逼才送来的,这年头,女孩子是不能在出嫁前轻易让人看到的。男孩子就多了,有约六十余人,大的有十七、八岁了,小的才四、五岁大小。第一堂课,石少明就是和大家一起做黑板、粉笔等简易教具,石少明的亲善随和很快就赢得了孩子们的心,课堂上一片欢声笑语。弄得来观摩的成姑娘他们不住的批评他说:“你这哪是在教那些娃娃们读书,纯粹是在和他们一起玩耍嘛。”石少明却振振有词地说:“我这是素质教育,这你们不懂。”在随后的几天里成姑娘又从街上收留了几十个流浪儿,使石少明成了真正的孩子王。

白天石少明就忙着教书育人,晚上就忙着写教案,和自己记得的数、理、化的一切知识,渐渐的也有了当老师的感觉。虽然笔记本电脑中有楼上老师写的教案和教材,石少明却不敢用,因为就那么两块电池,又充不到电,用完了就不能用的了,所以石少明决定笔记本电脑一定要用在刀刃上。现在只好辛苦自己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陈玉麟也约好了与那洋教士见面的时间,但是,那洋人却要求陈玉麟他们加入他的教会。找来的翻译也是当地一个有名的天主教徙,他还亲自跑来劝告石少明,鼓动他也加入教会,还说加入后可以强身健体,能延年益寿,神鬼见了都会退避三分等。石少明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只是不停地打听了解有关那洋人的信息。

石少明的教师生涯很快就过了十余天,他的平易近人和幽默风趣使这些学生很爱听他讲的课,学生们的学习能力和勤奋精神也使他大为感动。这天下午,石少明正在黑板上书写着东西,陈玉麟领着几个人走进了教室,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石少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因为石少明在授课时不仅不时的讲解许多的自然现象,还想尽法子用实验的方式予与重现,尤其是考虑到以后发展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所以还找来木匠做了不少的模型,自己也用泥土做了一些来讲解机械制图、机械基础之类的课程的教具,因此最近在他的课堂上经常有住在这附近的人来听讲,所以当陈玉麟进来时,他根本就没有在意。

待放学后,陈玉麟才匆匆过来对他说:“少明,玉仁兄回来了。”

“哦,在哪里,快带我去。”石少明异常兴奋地说。

“多谢先生挂念,在下便是何凤山。”一个身着黑色长礼服脸略显有些圆的青年人走了过来,伸出右手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石少明。

石少明忙伸出双手握住说:“何先生,你父亲他……。”

何凤山长叹一声说:“谢过先生有心,老父已经过世了。可叹在下,生前不听老父的话,老父死后在下又不能光宗耀祖,唉……。”

石少明紧了紧手对何凤山说:“玉仁兄,人生谁人无死?只求问心无愧,只要你能有一翻作为,想必何伯父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是啊,只要玉仁兄能出人头地,何伯父他老人家必能含笑九泉。”陈玉麟走过来挽着两人的手说:“成姑娘已在成府为大家备好酒菜,不要在这里空着肚子说了,先回去吧。”转过头来又对陪同何凤山一起来的另两人说道:“梦生、同孚你们少有吃过川菜的吧?今天可要小心点哦,可不要被辣坏了啊。”

一行人听陈玉麟如是说都笑了起来,石少明轻轻在陈玉麟屁股上踢了一脚说:“干脆大家都不吃,都给这个馋嘴猫吃算了。”

陈玉麟没有防着石少明会对他来这一手,整个人向前扑了出去,顿时引来了一片笑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