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第二天一早,朱绍良来找到还在瞌睡的石少明,石少明听说是朱绍良来了,忙跑出来对朱绍良说了有关硝化甘油、胶棉、强棉、达纳炸药、胶质达纳炸药、梯恩梯(TNT)、雷汞等的原理及石少明所知道的作法,又还对他讲解了一些三硝基甲苯、硫酸、硝酸等化学方面的知识,尤其给他详细讲解了用于枪弹制造的无烟火药的制法,即把硝化纤维溶解在乙醚和乙醇中,再加入适量的安定剂,使之成为胶质状,然后再压制成片状物切条待其干燥硬化。好在朱绍良曾学过火药的配法,又还识得一些字,学习起来还是比较快,还没理解或是没搞明白的,他也就强记在心中,等自己以后一点点的去摸索。待把这些对朱绍良说得差不多时,已是快时至晌午时分,这才把乐坏了的朱绍良送走。送走了朱绍良石少明又匆匆忙忙跑去参加了陈成邦的葬礼。

陈成邦的葬礼一结束,石少明就开始了布置转移的准备工作,并一再的在自己的队伍中和那些被抓的人面前强调说“我们是人民的队伍,要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等话语,对那些还有一些匪气的士兵也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以图队伍稳定团结和有更多的人加入或支持自己的队伍。下午吃过饭后,石少明带着李正等七人先行去青城后山中找寻合适的住军地址。

到了青城的后山,石少明他们找到一处比较理想的地点,那里有两个相距不是太远的洞穴,大的一个约能容纳七、八十人,小的个洞穴也能住下三十来人,且这里四面环山,在小的个洞穴附近还有一口比较大的清泉,况且在洞穴的下面是一个很大的谷地,也便于展开军事训练。地点确定后,石少明便派李正回去通知大队人马开始转移,自己和其他人则开始了修建住处和确定观察哨的位子。

通过三个晚上的搬运,钱粮和别的物资都尽数转移了过来,最后连那些被关的女人也转移了过来安排在了那个小的洞穴中住。因石少明加强了队伍自身的政治思想工作的教育,整个队伍热情高涨,在那些百姓心中的形象已得到了一些改善,又因在当时的清朝,普通的百姓一天一般只能吃上两餐,而在这里,却能吃上饱饱的三餐饭,所以在这三个晚上的搬运中就有七人加入了这支队伍。而带头加入的就是那个质问石少明的汉子和那个对石少明的话充满信心的小伙子。

在这些天中,石少明一直没有放松对这支队伍的教育,队伍的纪律已有了明显的好转。第四天一大早,石少明就把队伍集合起来开始拉练,可这一跑下来,队伍乱成一团糟,有说话的,有摔倒了的,还有边跑边笑的。一支不足四十人的队伍硬是拉了近一公里多长,给石少明弄得哭笑不得。

待队伍集合后,石少明狠狠的批评了队伍的散漫和军事素质的低下,弄得陈玉麟的脸都红透了。在早饭时,石少明忙又挤到陈玉麟那说:“我想把这三十五人分成三个班,一个满员班为十三人,设正、副班长各一名。依现在的情形,暂时编两个满员班,余下的九人作为一个班,待有伤员归队或新兵加入时再配成一个满员班,玉麟你说如何?”

陈玉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石少明心中知道今早的事伤了他的面子,于是对他说:“我知道你或许认为这样的拉练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你应该明白的是如果一支军队没有良好的组织纪律性,没有过硬的军事技能,那么就算不打败仗也会加大己方的伤亡的。我们必须对每一个士兵强调奉献牺牲、忠诚敬业、团队精神、纪律和服从,更必须从思想教育、日常行为规范、军事业务能力三个方面来提高我们的战斗力。体能训练更是军事训练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我这样要求他们,是不希望在今后的战斗中看到无谓的牺牲。”看到陈玉麟的脸色缓和下来,石少明忙问道:“玉麟,你和他们处得久些,也对他们了解得多一些,你推介几个班长吧。你看那些人合适?”

陈玉麟用筷子轻轻的敲着桌面说:“我看马得力、李正、刘振山他们三个做正班长还不错,至于副班长嘛就铁蛋儿、朱绍良、周旭吧!”

“至于朱绍良,你看能不能换一下?”

陈玉麟不解的看着石少明说:“怎么,你认为他不合适吗?他可是个老兵蛋子了。”

石少明用手拍了拍陈玉麟的肩膀说:“不是,我发现朱绍良他对火药很在行,我想让他专门对火药、炸药进行研究,好早日造出威力更大的武器来。也行,就让他先干一段时间吧,干脆让他当正班长,把他们班组建成工兵班吧。”石少明顿了顿,见陈玉麟同意了就又说:“玉麟你就辛苦一下,做总指挥和政委吧?”

陈玉麟忙站了起来说:“不行,不行,还是你来做总指挥和政委吧!你什么都比我懂得多,怎么能把你拿来闲起呢?”

石少明高兴的说:“那政委你总还是要做的,你也不能闲着啊?!再说了,政治工作是一天也不能放松的。那总指挥就我来吧,另外还弄个教官当当。”

早饭过后,队伍就进行了紧急集合,开始了正式的整编。到上午十时左右才算整编结束。

一班:李正为正班长,周旭为副班长,共一十三人;二班:马得力为正班长,段成铁为副班长,共一十三人;工兵班:朱绍良为正班长,刘振山为副班长,共九人。陈玉麟为政委兼副总指挥,石少明当仁不让的做了总指挥和教官。

除一个班因执行站岗放哨外,整编刚一结束,另外两个班在石少明的要求下就开始了队列训练。第二天一大早,石少明就展开了每人负重三十公斤奔越三十公里山地越野训练,在训练前石少明作了简短的动员:“同志们,今天我们就要展开正式的军事训练了,这种训练方式是你们以前从没有经历过的,也是从没有见过和听说过的,这是一种当前最先进的军事训练方法,这种训练方法是很苦的,但是,却能大大的的提高我们的战斗力,大大的降低我们在战场上的伤亡率。这种训练不仅能提高我们的适应能力和战斗力,更是对我们所有的成员的意志力的培养和考验,也有利于我军团队精神的建立。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对我们的体能、身体素质、综合适应能力、战术技术等的培养和提高。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顺利完成这次越野训练任务!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下面发出了一片震天的吼声。

队伍出发了,石少明和陈玉麟两也参加了这次拉练。在行军途中,石少明还是看到了好些战士由于长期食不裹腹,倒至体力不支,不禁想到了自己所来的那个时代的美军,人家在战场上可都是负重四十公斤的啊。于是跑前两步追上陈玉麟说:“玉麟啊,我看我们有些战士的身体素质还很差啊,需要好好的补一补啊。我看这样,明天一早,你按排几个同志下山去卖几头牛回来,让大家发送一下伙食。”

陈玉麟一听马上答道:“好啊,那就让李正他去办吧。你年先要几头?”

石少明想了想说:“我看就多买几头吧,对了,还可以买些山羊和猪回来,吃不完的就先放到山上去养着。我看山上水草丰茂,完全可以划出一片来作为一个露天养殖场,随我们来的那些老百姓也就有了事干,这样也有利于整个队伍的团结和稳定。当然,还可以找一处便于开垦的荒地来,让那些百姓自由开垦耕种,这样也可以缓解一些我们的蔬菜问题。”

陈玉麟一听,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说:“那我看就多买些小猪和小羊羔,这样省钱一些。”

石少明应了一声,从旁边一个身体较弱的战士身上接过负重就大步往前走了。陈玉麟见石少明这样,心中和那战士一样不禁升起了一股暖流。

队伍回到基地刚吃完饭就又展开了隐蔽和搏击训练。就这样三个班除了轮流值勤和参加军事训练,晚上还要参加由石少明亲自组织的政治学习和忆苦思甜活动。在这段时间里,石少明自然是忙得不可开交,不仅白天上午要对众人进行队列训练、战地救护、单兵战术、军体拳以及射击训练(因枪支严重不足,石少明只好找来些树枝削成步枪的模样来训练瞄准,更多的时间是要求投掷手雷以求在作战时达到投掷得更远更准)。下午除进行翻越障碍、隐蔽等军事训练外还要进行内务整理和三大条例八项注意(当然是抄袭解放军的)的学习,就是晚上还要把自己想得起的又合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歌整理出来教给这些人,这些军歌真的是很鼓舞人,不光这些战士爱听爱唱,训练成绩一天好过一天,就连那些老百姓也觉得听了有劲。每天晚饭后,他还要给段成铁、李正、王德才等十几个表现好的开小灶,以求他们能早日帮上自己的忙。就是到了深夜,还得应对朱绍良等人的不定时骚扰。不过,值得石少明高兴的是朱绍良在听石少明说过地雷后,又找了刚加入队伍不久的大块头黄永贤来。黄永贤是木匠出身,说是要跟着石少明学制地雷和手雷,石少明也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给他们讲解。其他的人见他们这么认真,也主动放弃了休息拉着陈玉麟去训练他们。还好的是,通过这么多天的训练,不光那些士兵的个人素质提高了,石少明也得到了这些士兵们的尊重和爱戴,陈玉麟更是惊叹于他的博学多才。

因为只有两个洞穴,而其中一个又让给了那些妇女住,抓来的那些人就和士兵们住在了一起,白天男男女女除了修一些房屋和耕地放牧外,没事就新奇地看着石少明训练这些士兵,晚上这些和士兵住在一起的男人们就和士兵们一起参加忆苦思甜活动。很快就又有十多人要求加入队伍,石少明考虑到自己一个人太忙,就暂时把他们和伤好了的士兵编成了一个大班,抽在训练中成绩最好的段成铁任正班长,王德才任副班长,上午由段成铁自行训练,下午由石少明统一进行战术指导。段成钢因表现优异也成为了二班的副班长。

对于那些夫妻二人都被带上了山的百姓,石少明也对他们进行了特殊的照顾,第一批建好的毛草房就先行分给了他们。这一举措立即在百姓和自己的队伍中产生了较好的影响,政治工作进一步深入了人心,有的百姓甚至提出要把家人都搬来住在一起,石少明也顺应民意安排了人去着手这个事情。

通过多日的训练,战士们已基本掌握了队列训练和战术训练以及射击训练的要点。由于手上还没有枪支,石少明也不敢冒险把肉搏战的战法停止不练,只得和陈玉麟、李正他们一起共同创造出一种冷兵器作战的方式来传受给下面的战士。当然,这种战法更多的是石少明抄袭现代军队以及武警的肉搏训练和当年游击队的大刀长矛战术。

由于陈成邦在带着这些人脱离太平天国时,为了行动方便在转移过程中大家又恢复了大清的服饰和留上了长辫子。石少明对这长辫子很是看不顺眼,尤其是在训练中那长长的尾巴最易把步伐整齐的队伍弄得一团糟了,因此石少明对众人发布了剃发令:“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走在一起?为什么我们要组建自己的队伍?我们的队伍又是为了谁才要打仗的?”石少明问完这些后看着下面的士兵。

结果这些士兵都一个个的望着台上的他,石少明只好接着说:“我们是为了大中华的倔起而走在了一起!我们是为了全天下的百姓的幸福安康才组建的这支队伍!我们打仗是为了保卫国家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的利益不受侵害!而现在的大清王朝在做什么呢?”说完石少明问道,并用激动的眼睛望向下面。

只见下面的士兵开始轻声的议论起来,石少明接着说到:“现在的大清朝正在剥削着人民!那些官吏正在压榨着我们!对洋人的无理要求大清王朝却一再的妥协,致使大烟在我华夏横行,国民积弱,国家愈衰!然而,这还不止,大清王朝更是签定了无数的丧权辱国的条约!如:《南京条约》、《望厦条约》、《黄埔条约》等,以前签了有,现在正在签的有,在将来还会签定更多的丧权辱国的条约!因此我们要推翻它,砸烂这个吃人的落后的旧社会!”

说完这些,石少明振臂高呼:“砸烂旧社会!建立新中国!”

下面的士兵在陈玉麟的带领下也有模有样地学着石少明样振臂高喊:“砸烂旧社会!建立新中国!砸烂旧社会!建立新中国!”

石少明待大家情绪最高时问道:“那么,请问现在的我们该怎么做呢?是不是首先该把这头上的长辫子剪了?”

下面的士兵激动人心的喊着:“剪了,剪掉这猪尾巴!”

石少明见剃发令的效果比自己先前想的要好,接着说道:“鉴于目前的形式,凡是要出去采购物品的人员、侦察员和陈玉麟等人员暂时不要剪掉头发,待有我们的根据地后再剪。其余的战士,我们鼓励大家把头发剪了,但也不强迫大家剪。要是剪了的战士,也请把这长长的辫子收好,说不定在以后的行动中还用得着呢!现在我就想向你们借一条这长辫子来用一用呢!要是我就这样走出去,外面那些人一定会把我当怪物一样的盯着看。”说完就哈哈的笑了走来。

下面听石少明这样说,也是一阵哄笑。就这样,当天就有十数人把头发剃了,在队列训练中更是显得精神。

到了晚上,段成铁等几个人真的给石少明送来了好几条长辫子,弄得石少明更是想到山下去走一走看一看了。

山中不知时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快半个月。这些战士们口中虽然唱着军歌,或是在跑步时喊着“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但因他们的服饰还是大清时的长袍长衫,走起路来不太方便,经常会出现你挂了我的衣服我踩了你的裤脚。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用的都还是大刀长矛,而自己教给他们的却大多都是自己所熟知的枪炮作战,因此必须为每个战士配备上枪支才会显示出这种训练的优势来。正好前两天从陈玉麟那听说在都江堰有一个洋教士,听看见过的人说那洋教士有一种枪射击速度极快,石少明心想说不准这是一种后装击针枪,据说陈成邦去打劫郭家就是想弄些钱去为自己买一支这样的洋枪。石少明心想如果这真是后装击针枪,要是自己的这支队伍装备了这种枪,那作战获胜的把握就又要大得多了。

况且石少明心中还担心赵无奇、赵无双兄妹,担心自己那些从未来世界带来的那些宝贝,以及心中一直盼望着能看见那个美丽的成姑娘。当然还有就是想去拜访一下那个从国外回来的何先生。于是石少明决定第二天下山去走一趟。

他把心中的想法对陈玉麟说了,希望陈玉麟能在自己走了后在家中主持好工作。谁知陈玉麟说:“你说的那个去过洋人的国家的那人是何凤山吧?我与他有一面之缘。他也是对大清的政体极为不满,并积极主张西化。他认为只有开放国门鼓励商贸,主动推动工业的快速发展才是强国之路。可惜官场黑暗,听说后来他不得已也就回到都江堰,自己开了个小作坊染布来买,据说他染的布,色泽光鲜,极为抢手。少明,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把他请过来帮咱们的忙啊?”

“是的,在现在这个时代,出过国留过洋的人不多,因此要是能把他何凤山请过来,将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石少明不无感慨地说,心中却想到要是这个小作坊能为自己染出迷彩服的布料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制作出一批迷彩服军装分发给自己的士兵。

陈玉麟高兴地说:“那好,我和你一起去吧,毕竟我和玉仁兄还有一面之缘,我也希望他能过来啊!我还想要听他讲讲他在海外的奇闻呢。家里就交给李正和段成铁他们俩吧,我看他们在你的训练下表现十分出色,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还有那个王德才,政治素质也非常不错,人也踏实,是块搞政工的材料。我看交给他们,他们一定会把这里搞得非常的好的。”

石少明点头同意说:“好吧,我们一起去走一趟,我看李正这人挺机灵这次他也随我们一起去吧。对了,你刚才所说的什么‘玉人’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字?”

陈玉麟笑着说:“对啊,不过不是什么‘玉人’,而是‘玉仁’,到时你一定要称呼何凤山为玉仁哦,这样才显亲切。”

石少明拍了拍陈玉麟的肩膀说:“这个没问题,我会多加注意的,真希望这次出去能带回好的成果来啊。”

随后石少明问陈玉麟道:“玉麟啊,依你看,就我们这点人这么小的势力能在这川中平原立住脚么?”

陈玉麟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很难!要是在这里立住脚,起马也得有万把人的部队才行。不过,现在或许稍微对我们有利,从去年底李永和和蓝朝鼎他们从云南大关县牛皮寨发动了反清武装起义,自称为顺天军,这支起义队伍发展得非常快,听说现在已拿下犍为盐场大有进军成都府的架式。就不知他们会是怎样来看待我们啊!”

石少明接过话来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啊,但不知李永和他们的起义是否会对我们在这里发展带来一些良好的契机。如果他们要是打算吞并我们,那对我们就太不利了,首先,我们都是反清的,内讧不得啊!再说了,我们这支队伍本来就是从太平军中脱离出来的,要是他们要我们加入我们又如何去面对以前的那些死去的战士啊,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的战略战术思想远比他们的先进,要是我们归顺于他们,我们的发展必然会被他们压制住才能有利于他们的地位啊!在那天发布‘剃发令’时,我就觉得我们现在是不可能在这里立住脚的。首先这里的封建势力比较大,地主与封建官僚的关系又是错综复杂,不便于我们开展工作;其次是这里这么富饶,清王朝是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这么一个天府之国被我们取走的,一定会动用大量的军队围剿我们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最好是能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先发展壮大起来再说。这也就是我强调让那些剃了头的战士要把那长辫子保留起来的原因啊。”

陈玉麟听石少明这样说也是非常赞同的,于是问道:“那么你有什么好的地方可以去么?”

石少明摇了摇头说:“还没有,你去的地方比较多,你有么?

陈玉麟也是摇了摇头。

是夜石少明安排好这里自己和陈玉麟走后的事情,着重强调了加强军事训练和对这个军事基地一定作好保密工作的事,并对段成铁、刘振山、王德才他们强调了如发现有人进入这一地区可以把人先扣留下来,待石少明他们回来再作处理。随后石少明又如平常那样到各个岗哨间去巡查了一翻。

在往回走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熟悉而又淡忘了的身影。赵欣身着一身紫红色的衣服站在一棵大树下,石少明心中知道她是在等自己,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赵欣,”石少明走过去轻轻的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说:“你在等我?”

赵欣身子微微一颤,轻声的说:“听说你明天要走?”

“嗯”

“你能不能带我一起走,我……,我不想和你分开。”赵欣红着脸低着头说。

石少明看见她这样的怜人,止不住轻轻的把她拥入了怀中说:“不行啊,这一次出去是有要事要办啊,不是出去渡假的啊。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放心,我才舍不得你呢。”

赵欣听石少明这样说,心中喜悦,禁不住就往石少明的怀里靠问道:“什么是‘渡假’啊?”

石少明满怀温香,再看见赵欣那娇柔的可人模样,心中竟然止不住身体中涌动的躁动,低下头来吻上了赵欣的小嘴,手也不老实地在赵欣身上乱摸着,赵欣本待要推开他,但一想到他明天就要离开一些日子也就由了他去。

谁知很快,一种美妙的感觉从舌尖上传来,赵欣禁不住“嗯”了一声。石少是心中也是一荡,更是加紧咬住赵欣的舌头不放,一手紧紧的抱住她的身子一手摸上了她那高挺的胸脯。赵欣感到从舌头上传来的快感还没退去,饱实的乳房上的快感又阵阵传来,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抱住了石少明的脖子在石少明的怀里扭动起来。

忙乱中的石少明一边吻着赵欣,一边把她带到了一棵大树后的草坪上,慌乱地脱下自己的衣服放在了赵欣的身下,然后在赵欣的急促的呼吸声中石少明连扯带拽地解开了她的衣物,丰满的双乳如同一对白鸽展翅扑腾地跃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