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绪 心

别无他求 收藏 37 93

(一)


欢声笑语已成为了别人谱写的一段历史,属于自己的那段带酸夹刺的辛程仍然在进行。


曾经,孩提时曾经幼稚的好想快快长大;现在,可怕的现在摧灭了那点可怜的星火;将来,未曾有过将来却还在憧憬那早已明了却不愿承认的历程。也许,没人想过;也许,很多人做过;也许,我最渴求过,那种快感,死的快感。超脱了那种复杂庸俗的世人的思想。曾想过,曾盼过,曾梦过,那种无名孤岛上独自一人徘徊死亡边缘的宁静与闲适。失去了才感觉到那种莫名的解脱,幻想的虚实为何还萦绕在心头的那片无辜的旷野里,无法挽回的欢笑为何重牵系在心中,常怨自己,常恨自己,常可怜自己。——人莫名,己独处,身先死,魂难消,无奈何,无奈何!


或许,放弃那段不愉的过去,去向往那明知不可却爱慕虚荣的将来。——陌生而幽怨,起码可以换来暂时欢乐,又何必沾满了污垢却死皮赖脸地掩饰那一切呢?洗干净了那道深口子才会更卡地愈合。可谁又曾想过,那道伤疤——勾起往事的枷锁。心,真的好痛,旧伤未愈心伤却又开始糜烂。心痛的时间里,为何还要厚颜无耻地拾起那张假惺惺的笑脸,为何总痴心妄想别人去抚平!


泪算什么,泪是什么?谁会在意那滴泪痕,谁会觉察泪曾经流过,谁又会明白泪的真正价值。


好想,好想河边留下的那庄童趣的倒影;好恨,好恨时间会漂出一个自己都莫名的替身;好怨,好怨泪干的痕迹总是留在脸角;好悔,好悔入人间地狱却仍妄想博得别人那会心的真情一笑……好累,也许真该休息了……


(二)


又落了,刚刚结蕾的花苞又不知所措却又无可奈何,任凭那阵风——早料得会残根断枝的暴雨将它新生的触须——唯一的绿的希望,转而成了最后失望的代名词。


也许,心中的蠢虫刚刚萌生,或许生命的尽头就见眼前;怎料失落的地平线上那花骨朵还在挣扎;岂等新的生活刚刚绽放。心许是把地上的头忘却,泪难消头上的残血。可怜虫儿,总是把外界想成百鸟掠空,却未料万魂勾心的伤楚。没有生的喜怎会有死的痛。没有死的幸怎会有生的悲。无名的野草,无辜的小花,为何总是在最后交成一片,或许命运的不济,或许生的险幸。


没有必要怪罪风的肆虐,何必怨恨雨的猖狂。无辜的风雨,不幸的花骨朵儿还会造就多少无情的悲剧,没有风的侵蚀,少了雨的痛击,有幸的花骨朵儿还会落吗?没有了一切的世界总会孕育着噩梦的始端。


下雪了,绒绒大雪渐渐抚平了那只凸现在地上的花蕾,失去了芬芳的气息,缓淡了绿的盎然。心变白了,白的象雪,也许比雪更白,——失心的麻木的感觉夹杂着不知何时融开的泪一滴滴地修补着失去了的那块。


泪痕还是被那层无名的白雪覆盖了,搀杂着好多却很少的勇气与信念,怨恨与苦恼,辛酸与伤楚,失败与泪珠……许是暂时显现只会带走更多的白雪,许是永久的消逝才会带来片刻的宁静,没了雪,——蒸干了的泪还在天那边遥望它曾经的心使,——尽管漫无天际,尽管虚幻飘渺,它在守侯,——虽然天的尽头那样遥远,但它——依旧守望,依旧坚定地期盼着。


没有了终了的故事总是那样地催人泪下.


血固成一撮最美的冰块,心化成了最纯的雪,也许雪会是血的信徒,也许血比雪更能将泪融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