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6 初来沙坪

粮民 收藏 1 9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6 初来沙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为了不再发生意外,一路上石少明只是任由手下的人驱赶这些背着粮食的人加快行走速度,就这样还是天黑尽了,这一行人才赶回沙坪关。留守的十几人看见这次战果丰厚,都不禁欢声雷动,当听到邦哥战死的消息后沙坪关又恢复了一片沉寂。

人们来来往往的各自做着事情,陈玉麟带着十七、八个弟兄为陈成邦搭设灵台,石少明随着李正去负责清点钱粮,独眼龙主动提出说去关押那些抓来的人,石少明心中虽不放心他,但一时手上又没有可以用的人,也就由他去了。

时间过了约两个多小时,石少明见东西方也收得差不多了,转身对李正说:“等会儿收完这些,你就到陈玉麟那去吧,我先去看看独眼龙,他这人性格不是太好,下手又狠,我得去看看。”说着拉了一个看模样才十七、八的小伙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给我带个路吧!”

“没问题,请石头领跟我来。”说着小伙子取了一个火把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我只记得自己姓‘段’,没有名字,石头领叫我铁蛋儿就行了,大家都是这么叫的。”说着小伙子回头对石少明笑了笑。

石少明略觉好奇的说:“你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了?你是什么时候加入的?”

铁蛋儿说道:“不知道,从加入太平天国到现在大约有十来年了吧,先前我们是东王杨秀清的手下,当天国进入天京后,邦哥就一直带领着我们住在天京城外。后来,韦昌辉和秦日纲两个逆贼在天京城中发起爆乱,把东王给杀害了,又大肆追捕杀害东王以前的手下,邦哥见天京大乱,不得已带着我们一百多号弟兄逃了出来,可惜大多走散了或是被清妖杀害了。”

石少明大感兴趣的说:“那你不是还是娃娃的时候就参加了太平天国了?那也是老兵了?”

“是啊,当时无父无母的我们要是流浪在街头,连口饭都没有,不加入天国,只有饿死的下场了。跟我一起加入天国的还有比我小两岁的弟弟,他也是没有名字的,现在也在这里跟着邦哥。”说到这里,铁蛋顿了一顿,显是为陈成邦的离去而难过。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在天国里,像我们一样还是孩子就加入了的还有很多,象这在支队伍里,你别看人年青,可都是些征战多年的老兵了。”

石少明心想难怪太平天国战力不高,原来尽是一帮娃娃兵。他拍了拍铁蛋的肩膀说:“铁蛋儿,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你就叫‘段成铁’,你兄弟就叫‘段成钢’好了,如何?”

铁蛋儿高兴的说:“好,多谢石头领,今后我就叫‘段成铁’,我兄弟就叫‘段成钢’。”

两人正说着,忽听得黑暗处有女子哭叫的声,段成铁忙提高灯笼喊道:“谁?!”

石少明听得那女子的声音有些熟,也忙掏出手电照了过去,只见独眼龙在柴堆中抓住一个女人正在撕扯她的衣服,而那女人则拼死抵抗着。当石少明的手电强光照过去,独眼龙和那女子都被这从未见过的强光吓得不敢动弹,段成铁也被这小小的东西所发出的强烈光线惊得呆了。石少明则拿着手电走了过去一把扯开独眼龙,当他看见那女人时呆住了,歇了好一会儿才问出话来:“你还没有跑走?”

石少明见这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女人正是那个和自己在灌木丛中亲热过的赵欣,立时对独眼龙火冒三仗,连想到在郭家院子里他那残忍的手段,立时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下去,独眼龙立时被踢翻在地上,石少明对他怒吼道:“滚!给我滚!”

段成铁见独眼龙有点爬不大动,忙伸手把他扶起来搀着走了。

石少明转过头来看赵欣,只见她身上的衣服已被撕破,洁净的香肩已完全露了出来,高挺的胸部的衣物也被撕破,两只饱实的乳房半遮半掩的露了出来,饱实而坚挺地顶着那破碎的衣物让人见了着实迷人。石少明不禁一时看得呆了。还哭泣着的赵欣见石少明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乳房,脸立时羞得透红,忙低下头来用双手扯着破碎的衣服想要遮挡住丰硕的美乳。

回过神来的石少明忙脱下自己的衣服给赵欣披上,轻轻把她拥入怀中,温柔地亲吻着她的头发安慰她道“好了,没事了。”看着在自己怀里抽泣的她,石少明问道:“我不是让你逃跑么,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赵欣抬起头来望着石少明说:“本来我是可以跑出去的,可到了那岔路口时,心中惦记着……惦记着……那些一起被抓的人,后来想跑时却又被这些强盗发现了。”说着贴进了石少明的怀里。

石少明紧紧的搂着赵欣打趣地说道:“是心中惦念着我,才舍不得跑吧?”

被说中心上事的赵欣小脸一下子又是红个通透,欲要脱离石少明的怀抱,正好这时去扶走独眼龙的段成铁提着灯笼走了回来,石少明也就放开了她。

当段成铁来到近前时,石少明伸手拉过赵欣的手说:“成铁,你把赵姑娘送回去吧,给她安排一个好的住处,不许别人打她的主意,就说她是我的人好了。”

赵欣见石少明又在他人面前拉自己的手,正想要摆脱,却听得石少明说她是他的女人,心中虽对他的唐突有些不满但心底里还是一喜,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砰砰”的跳了起来。

“石头领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给嫂子安排一个最好的房间的。”说着对赵欣说:“嫂子请!”

石少明又对赵欣说:“你跟段成铁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事先去看看。”

石少明看着赵欣跟随提着灯笼在前面带路的段成铁走远了后,心中也觉不可思议:“自己为何对这个认识还不到一天的女人有如此的亲切感,是自己寂寞得太久了还是真的有一见中情?并且就发生在了他和她的身上?”

石少明来到了关那些被抓的人住的地方,这是两间很小的牢房,正好男女分开各囚一室。四周是用泥土夯起来的土墙,门是用手臂粗的木棍做的,屋顶则是覆盖了一些稻草用以御寒。

石少明让看守先打开了男囚室,在这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里面共关有五、六十人显得非常拥挤。虽说是三月间了,因有风,夜里一样显得有些寒冷。那些身强力壮的人都挤到了里面避风的地方,而那些在今天战斗中受了伤的人则被堆放在了门口,任由夜里的风吹得他们瑟瑟发抖。

见这场面,石少明心里难受地对看守说:“进去找两个人把那些伤势较重的抬到我们住的屋子里去,让医生看看,要尽量救治。”回过头来又对屋里的众人说到:“晚上天冷,你们就忍心把这些受了伤的人放在门口任着风吹?大家都是同胞啊,要互相关心照顾啊!来来来,大家帮个忙,给伤员找个避风的地方休息。”说着扶起一个伤员就往里走。一个面目坚毅的看守见石少明往囚犯堆里走,忙抽出了腰刀一边帮石少明扶着那人一边用刀护住石少明的安全。

里面的人见石少明都这样说这样做了,一个个的也坐不住纷纷的站起来帮忙。这时,一个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浑身的肌肉的汉子问道:“既然你说大家都是同胞,为何你还要把我们关起来?”

石少明笑了笑说:“其实,我也是要关在这里面的,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出乎意料,不过你们放心,我会努力让你们都出来,努力改变这不平等的世界。”

另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问道:“石爷今天在路上所说的‘人人平等,百姓富足’的国家真的有么?”

看着这还显得稚气的脸,石少明说:“如果大家都是坐以等待,那么‘人人平等,生活富足’的生活永远也不会到来,我期盼着和你和大家共同努力,打碎这人吃人的旧社会,重建美好的未来!”说完,石少明也不理身后此起彼伏的议论,转身来到了隔壁的女囚房。

这里显然是宽松多了,里面仅有十几个从郭家抓来的妇人,哭泣声成了这里的共同语言。当石少明走进来时,哭泣声竟嘎然而止,一个个惊恐的望着他。石少明四下望了一下,觉着没什么好说的,转身便要走,只见那个在白天曾用怨毒眼神盯着自己的美女站了起来。石少明顿了一顿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那女的不理正用力制止她的中年妇人,依然用那怨恨的眼神望着石少明说:“我知道你是……是来找女人的,我跟你走,但你必须把她们立即都放了。”

石少明用坚定的目光回敬着她说:“谁说我是来找女人的?你虽然很漂亮,但我不喜欢你这被迫的模样。”

“那你怎么解释那个‘独眼龙’强迫把赵欣拉走了?她也是不情愿的!”那美女不已不饶地说。

“哦,忘了告诉你,赵欣她没事了,你放心吧。你们大家都好好的休息吧,有我在,谁也不敢乱动你们。”说罢不理会那美人气愤的声音走了出来。

当石少明来到厅堂,陈成邦的灵堂也已布置完毕,陈玉麟和几个弟兄正在守着灵。

想到那些受了伤的人还在忍受着痛苦,石少明取出纸笔来,照着云南白药的说明上写下了一个中药处方,递给已经先到这里的李正说:“等天明后,你取些银两找个人去抓些药回来,药多买点,最好还能让医生把这个方子的用量写出来。”看着李正迷惑不解的眼神,石少明补充说:“这方子是疗伤的秘方,我也不清处他的用量是多少,所以你最好找个机灵点的人去。”李正这才点头接过贴身放好。

石少明进来后让其他的人都去休息去了,空荡荡的灵堂就乘下陈玉麟和他。石少明问道:“玉麟,你真的舍得把这支你和你表哥亲手带出来的队伍让给我?”

陈玉麟说道:“我希望你能带着我们实现你所说的那些话,只要这样,也就对得住我表哥了。当年太平军路过家乡广西藤县时,表哥他带着陈玉成表哥和我一起加入太平天国的童子军,也就是想让我们不再饿肚子,谁知后来东王起了争霸的野心,让天王和韦昌辉、秦日纲等杀害,致使天京城中大乱,表哥他就又带着我们逃了出来,不过陈玉成表哥他却因没通知上,留在了天京,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只是前一段时间听人说他当上了将军,不过我认为天王生性多疑,就算陈玉成表哥立再大的战功,也不可能得到完全的信任。”

石少明惊异地说:“你是说陈玉成是你的表哥?那他有多大了?”

陈玉麟略有些奇怪的看着石少明说:“参加太平军时,他才十四岁,今年应有二十四了吧。难道石先生认识他?”

石少明笑着说:“我怎会见过陈玉成呢,只是前些日子听人说天王已封他做了英王,不知你有何感想?”

陈玉麟笑了笑说:“我刚才才说了,天王多疑,且不理朝政,必然会再立几个王来扯他后腿的。我认为太平天国自进入天京起就开始了他的败亡。”

石少明欲待还要说,这时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一个小兵跪下说:“禀石头领、陈头领,外面有一个女人杀了进来说是要我们放了一个什么人,她还把去拦她的独眼龙给杀了。”

石少明和陈玉麟听了具是一惊,忙站了起来说:“快,带我去看看。”

当石少明和陈玉麟来到外面时,手下的弟兄已团团将那人围在了中间。只听那女人说:“快把那个衣服穿得怪模怪样的人给我放出来,不然我就杀平你们这沙坪关!”

石少明听这声音熟悉,可又偏偏一时想不起是谁来。只听陈玉麟排开众人说:“敢问姑娘是何人,为何非要说我们这里有你的什么人?”

只听那女的说道:“你管我是什么人,你只须把那个衣服怪怪的人放了,就没你们什么事了,否则,我就杀你个鸡犬不留!”

“哦,今天我们是带了一些人回来,可没有你所说的那个人啊?”陈玉麟只觉对面的人影一恍,围在周围的人眼前一花,一柄寒气森森的长剑已指到了陈玉麟的脖颈上,众人又是一阵骚动。陈玉麟恍惚感到了什么说:“等一下,难道你说的是他?是我们的石头领?”

这时石少明也走到了圈子中,那女的一见他,清秀的小脸一红就不再说话了。石少明见真是那个在镇上见过的成姑娘,心中也是一阵高兴,说道:“多谢成姑娘关心,但不知姑娘如何得知在下到了这里?”

那成姑娘红着小脸说:“没想到石大侠要去打劫别人反被他人打劫,若不是因赵无奇、赵无双兄妹二人,鬼才懒得来理你呢!”说着收了抵在陈玉麟颈上的剑道:“赵氏兄妹已经到都江堰去了,你到柳诚巷成府那里去找他们吧,既然你没事,我就走了。”说着转身便要走。

石少明忙喊道:“成姑娘,近些日子我在这里脱不开身,麻烦成姑娘你多多照顾无双他们,还有就是我放在无奇那的东西,也请姑娘保护好,我在这里多谢了。”石少明见她刚才出手之快,就是奥运冠军也远远不能及,心想有她保管好那些东西绝对是万无一失的了。

成姑娘理也不理石少明的说话,转身便走,李正站出来指着独眼龙的尸首说:“不知成姑娘对这如何解释?”

成姑娘冷冷地说:“这恶贼欲对本姑娘无理,活该落得这个下场。”

李正虽知这独眼龙的为人不好,还待要说些什么,陈玉麟拉住了李正说:“独眼龙得罪了姑娘也是罪有应得,既然成姑娘是石头领的朋友,就请姑娘进来明早再走也不迟。”

谁知那成姑娘谁也不理,一纵身,竟然消失在了黑夜中。

十分无趣的石少明走过去查看独眼龙的尸首,只见他是脖颈上被划了一剑,连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就断了气。石少明惊叹于那成姑娘的剑法,也惊骇于她下手的毒辣。

李正走了过来为独眼龙整理尸身,他先把独眼龙的头手摆弄好,正要扶正独眼龙的身子,突然,一个包袱从独眼龙的胸口滑了出来。李正打开一看,惊得收了起来,只见里面有两尊金佛,金条十几根,白银更是无数。众人立时明白这独眼龙定是想要逃跑,谁知还没上路却遇到了成姑娘这个煞星送了性命。

原来,这独眼龙见陈成邦死了,而自己一向又与陈玉麟不和,且新来的这个石少明也与自己不和,更何况自己还动了他的女人,思前想后的他觉得在这沙坪关再也呆不下去,索性趁着今晚人多事乱,跑进库房偷了金佛、金条等物便匆匆忙忙跑了。刚到这寨门口,就遇见上山来找人的成姑娘,他见她姿容秀美,便出言不逊欲行非礼,结果被她一剑就给杀了。

陈玉麟望着地上的尸首叹息一声道:“活着时对他人凶残,到头来自己也不得好下场啊。”说着摇头走了。

石少明接过李正递过来的包袱对李正说:“你带几个弟兄还是把他好好的葬了吧,毕竟多年同生共死一场。”说完提着满包袱的金银随陈玉麟回到了灵堂上。

陈玉麟叹息一声说:“石先生,又让你见笑了,这一帮人现在已经和土匪没什么两样了,请问石先生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见陈玉麟这么问,在堂上守灵的几个人也凑了过来,段成铁更是挤到了石少明的身边捱着坐了下来。

“玉麟,你我就不必这么客气,你就叫我少明吧。”石少明笑了笑说:“现在的他们真的很象土匪,要说改变的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很有可能一下子难以实现。不过,我认为这支队伍要想发展壮大,就必须改变,并且是从根本上来改变。”

陈玉麟听得来了精神:“哦,那应该怎样来改变呢?”

石少明见陈玉麟来了精神,自己心中也对未来充满希望地说道:“第一、加强所有人员的政治思想教育。这里面的内容是很多的,首先是要让士兵知道为什么打仗。我们不是土匪强盗,我们是从中国千千万万的贫苦农民中走出来的军队,自然要为天下的百姓着想,为他们的利益而奋战!要与人民群众建立起军民鱼水情的关系。第二、加强军事训练,提高战斗力。这里面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对现有部队进行整编,改变现有落后的军制,实行新军制,比如说把现在的下级见上级行的下跪礼改为更加文明先进的军礼。”说着石少明站起身来做了一个敬礼,接着又说道:“还有就是加强军事训练,增强士兵的军事素质。第三、整换装备。不能老是让我们的士兵拿着大刀长矛去打仗。”

听了这些,陈玉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而坐在石少明身边的段成铁则好奇地问道:“石大哥,我们不拿大刀长矛去打仗,那我们怎么打啊?”

看见其他的人似乎也和段成铁一样,石少明拍了拍段成铁的肩膀说道:“现在已进入热兵器时代,我们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啊。你看见没有?就邦哥用的那火枪,它的威力也是很大的。不过,我想要你们用上更先进的武器,只有武器好了,咱们才能打更多的胜仗。”

“哇!听石头领这样说,那咱们岂不是战无不胜了?”一个脸庞微胖的小伙儿说道。

另一个小伙子拉了拉那脸微胖的人说:“刘振山,你别说话,听石头领说。”

这时李正料理完独眼龙的事和几个人也走了进来,见里面正热烈地讨论着,待问清情况后也坐了下来静静的等着石少明往下说。

石少明等他们议论了一会儿才又接着说:“至于武器,先可以从洋人手里买一些,但更好的东西就要靠我们要自己开发,自己制造了,我相信你们也明白洋人是不可能把太先进的武器卖给我们的吧?可惜啊,我们这里没有这方面的人材啊。”

陈玉麟正好从沉思中醒过来说:“石先生,哦不,少明,你要什么样的人?”

“就现在这情形,要有几个铁匠就好了,还有就是要找一些懂火药的人。”石少明心中想到了就这凭这时的技术,要造出自己所熟习的枪和炮是很难的,更不要说什么导弹了,不过要是有一群铁匠就可以造出当年八路军抗日时用过的投弹筒。这投弹筒相对较简单,威力也不错,射程也较远,当时国民党设计制造了一种27式,长436毫米,重才2.6公斤,射程达到了220米,射速为每分钟10发。八路军后来生产了一种射程更是达到了950米。

只见刘振山推了推刚才不让自己说话的人说:“绍良,你以前不是做过烟花火炮么?应该知道火药的吧?”

那个叫绍良的人站了起来对石少明说:“石头领,我叫朱绍良,以前在一家鞭炮作坊做过工,曾跟一个老师傅学过,懂得一些火药的配制,你看行不?”

石少明听了非常高兴,一把拉过朱绍良的手说:“很好,不过你要努力创造威力更大,效能更高,操作更安全的火药、炸药才行啊!不知你在这方面有多大的兴趣?”

朱绍良立即来了精神说:“在小的时候我就喜欢鞭炮,后来去那鞭炮作坊干活时就跟那老师傅认认真真的学了两年,也算小有所成吧。”

“那好吧,待明天早上你来找我,我再给你说一些东西,保证到时候让你大开眼界。”石少明对朱绍良说道:“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留两人在这里守灵,其他的人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哦!”说着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对陈玉麟说:“呆会儿我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写给你,你拿去好好的琢磨一下看行不行?玉麟啊!我认为现在我们不宜再在这沙坪关住着了,在郭家杀了那么多的人,又抓了团练这么多人,清军必然会对我们进行打击的,我看我们还是应该转移一下才好啊。”

陈玉麟点头说:“我也有此担心,但不知往哪里去才好啊?”

“我看就到青城山中去吧,最好是夜里过去,不要让人知道了我们的行踪,不然一切都是白费。”石少明想起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的地点,那里还是比较隐蔽的,也便于自己训练士兵。

陈玉麟点头同意了说:“那好吧,明天我们就给邦哥下葬,从明晚起就开始转移吧,不过那些抓来的人怎么办?不能都杀了吧?”

石少明笑了笑说:“还有这么多粮草要搬,少了他们可不行啊,也不能放了他们,要不然我们也就被清军知道了虚实,这样吧,还是把他们关起来,要是他们有愿意加入我们的,我们欢迎,要是不愿意加入的,等我们站住了脚再把他们放了吧。”

这一夜,石少明不光把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写给了陈玉麟,又把一些现代的军制和军事训练对他说了,并都详细地给他解说了一翻,直听得陈玉麟连连点头称奇。到天明时,两人才觉得发困各自爬在桌上小睡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