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出了小镇后,一行人在夜幕中沿着一条小河朝东北方走着。

在这夜里走了有一个多小时了,肩上、背上的重负早已让这些妇孺失去了哭泣的精神,一个个咬着牙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往前走着。

虽然有了几十头牲口其中还有二十九匹马的帮助,石少明还是仍未逃脱背负粮食的命运,只是在陈玉麟的帮助下,他并未象其他人那样背得多,不过在这夜里背这么多的东西仍然让他出了一身的汗水。

石少明看见有的女人走得一歪一倒的,更有两个看样子是实在是不行了,顿时心生同情,况且自己也想休息休息,于是一屁股坐到了一块大石上大声喊到:“我说那个叫什么陈成光的,老子走累了,这大晚上的,我先睡会儿再走噢。”说着倒头便躺在大石上睡了起来。

其余的人见石少明竟然躺在了石上睡大觉,也经不住身上的重压纷纷坐了下来看着他。

黑狗忙跑来骂道:“瞎喊什么?快起来!什么‘陈成光’,我们大哥叫‘陈成邦’。”

石少明继续躺在大石上说:“这么多人都是肩挑背扛的,连牛、马、猪、羊都拿着有东西,偏偏他两手空空,什么也不拿,不叫‘陈成光’叫什么?”

石少明此话分明是说大家都背负着重物,而陈成邦他们却打着空手,这样的行为真是连猪、羊都不如,立时引来了几声窃笑。

独眼龙忙跑了过来飞起一脚踹在了石少明的屁股上骂到:“他妈的!这时候来捣乱,你小子不想活啦?快起来!不然老子一刀宰了你!”

石少明惊痛大声骂到:“你他妈的踹老子,有本事就一刀把老子杀了,自己背那些破东西去。”

独眼龙二话没说举起刀来作势便欲砍,石少明右脚一缩然后猛的一蹬,一脚蹬在了独眼龙的小肚上。被这一脚蹬出三四米远的独眼龙老羞成怒的提着刀子又冲了上来乱砍,直砍得石少明在地上乱滚,稻谷撒了一地。

这时陈玉麟和另外两人听到吵闹跑了过来一把夺下独眼龙的刀呵斥道:“独眼龙!你把他们都杀了,你自己来搬这么多的粮食啊?!你以为这里还是在天京,还是在东王手下,可以让你为所欲为么?!”

“杀了他便又能如何?不是还有这么多的人可以搬么,大不了我来拿他这份。”独眼龙不服气地吼叫着要夺过刀来杀石少明。

正在吵得不可开交时,陈成邦走过来一巴掌打在独眼龙的脸上,独眼龙嘴角顿时流出鲜血来。独眼龙用手捂住肿起的脸喊了一声“邦哥”就站到一边不再吭声。

陈成邦似乎是早已看透石少明似的说:“既然这位爷背不动了,我们也不能为难这位爷不是,独眼龙你就不知道到附近的村里去给这位爷找几匹牛马来?去,带几个弟兄给这位爷找找去。”

石少明一听,心想坏了,独眼龙这家伙去找牛马,不知又要有多少人遭殃,忙说:“去找牛马到不必了,让我好好歇息一会儿就好了,行了,”说着指着地上的稻子说:“独眼龙已经给我减负不少,歇也歇够了,走吧。”

陈成邦不紧不慢地说:“不忙,再歇会儿。哦,对了,这位爷,你贵姓啊?”

无奈,石少明只得又坐到石头上说:“免贵姓石。”说着大声对众人说道:“大家就叫我少明吧,我这人很随便的,客气不来。”

陈玉麟对石少明一拱手道:“石先生,我表哥就是性格不好,你不要见怪。不知先生仙乡何处?为何想起去打劫这郭本先啊?”

从一见到这陈玉麟,就因他心有同情而与别的盗贼不同,石少明对他就心存好感。于是也客气的对他说:“我家么?在这个时候应该是个无人无烟的地方吧,在大山之中。至于来打劫郭本先,他不是贩卖鸦片么?我这人最恨的就是贩毒的,这鸦片害了我多少家庭害了我多少中国人啊,想我堂堂中华竟被世人所瞧不起,都是这鸦片害的。当然,大清皇室的无能也是国运不昌的主要直接原因。”

陈成邦略带嘲讽地对石少明说:“那石爷是有去除鸦片,振兴大清的妙策了?”

石少明微微一笑道:“妙策是没有,但我有兴国之技和兴国之法。”

陈玉麟顿时兴趣大起,捱着石少明坐下问道:“敢问先生有如何兴国之法?”

“听他吹,如真有,天王早就封了他做个王爷了。”陈成邦说罢转身走了。

石少明也不以为意的说道:“首先是废除这帝制,建立民主的共和制度,其次是兴科技,重工商,令百姓都富起来。”

陈玉麟不解的问道:“这废除了帝制,一个国家没了皇帝,如何成为一个国家啊?”

石少明哈哈笑了起来说:“没了皇帝,就没了一个好皇上之后出现一大群昏庸无能的昏君。国家的领导层由全国人民亲自来选举,每五年先举一次,有德有能则上,无德无能则下,这样就避免了国家成为一家之天下,一人之天下,也就避免了国家的腐败和衰退。科学技术可以让国家组建一支强有力的军队更可以让一个国家富强。民不富则国不强,要让农民有地种,多下来的人口就开展工业和商业,人们的生活改善了,全民的素质提高了,那哪个国家还敢小瞧咱们?……。”

陈玉麟和周围的人津津有味的听着石少明讲述着,不觉对他所描述的国度充满了憧憬和期盼。

时间过得飞快,天边已露出鱼肚白来。出去找寻牲畜的独眼龙也已赶着几头牛和骡子回来了,众人忙把粮食从一些妇人身上取下一些由这些牲口驮上。一行人又开始动了起来。因石少明的这一闹,大家不仅身上轻了些,心上也放松了好些,慢慢的,从那些女人堆中传出了说话声,最后这些盗贼也和这些百姓聊了起来。

这回石少明没有再背任何东西,空着两手被独眼龙给结结实实的五花大绑了起来。陈玉麟虽有心想帮他,但因有陈成邦的反对不得不无奈的走了。独眼龙和黑狗两人押着他在人群的中间走着。

因天已渐渐亮了,陈成邦怕遇见官兵押着众人都改走的是小道。百无聊赖的石少明索性故意放慢了脚步,欣赏起这一路的景色来。因有先前的事故,只要不掉队,黑狗和独眼龙也懒得管他,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望着满目的青翠,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虽是被绑了,石少明心中也觉这没有一丝污染的环境真的好美,在他心享陶醉之时,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他,都觉这人好奇怪。他也不理那些人,自顾自的陶醉着,这时,一个背着粮食的妇人走到他身边回头对他小声的说了一句:“石爷,谢谢你帮了大家。”就匆匆忙忙的往前走了。

石少明先是一愣,瞧这妇人的背影虽是背了重物但走起路来仍是显得有些婀娜,不觉心中一动便想要追上去看看她的模样,却又觉不妥,只得仍是不紧不慢的在队伍中走着,心中却挂念着这婀娜的身影。

从那女人走了后,石少明一路虽是仍在慢慢吞吞的走着看风景,但因心中有所牵挂,整整一个上午,石少明心中只是翻来覆去的想着来到这世界上认识不多的几人。

中午时,队伍来到了一个小山坳中,陈成邦见这里四面环山,不易被外人发现,于是下令在此休息一下吃些干粮再走。

在黑狗还算是耐心的喂了几口饼后,石少明也不管身后跟着两人,装着漫不经心的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地找寻着那可人儿。在人群中石少明也看到几个模样可以身材较好的女人,尤其还有一个脸蛋儿十分漂亮,身段充满着青春活力且诱人的女子。石少明的眼睛也曾一度落在这女子的脸上、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来,可这女人看石少明的眼神里却和那几个老一些且衣着华丽的女人一样带有几分恶毒。石少明心中一面感叹可惜,一面又想能和自己说话的绝对不会是这个女人。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那个婀娜的她正独自一人坐在道旁小口小口的吃着一张煎饼。看她模样也就二十出头,面容清秀,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别有一翻韵味,尤其是那大大的胸部,似要把那粘满尘土的衣服撑破似的,直看得石少明大咽口水。

她也看见了石少明,脸微微一红,低下头来摆弄着手中的饼来。石少明见她这娇人的模样,更是看得心猿意马。

石少明走过去挨她坐了下来问道:“早晨是你对我说话么?”

那女人脸更是一红轻声的“嗯”了一声,石少明看得心中大乐。

石少明故作镇静自若的拍了拍手说:“那,那你是有什么事么?”

“没,没有,我只是想谢谢你。”那女人红着脸说。

“哦,谢我什么?我也没为你做什么啊?”

那女人抬起头来看着石少明说:“今早你那一闹,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家才那么做的,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说完忙把头低下,石少明看得明白,这下她连耳朵都红透了。

见她这样说,石少明刚要说话,突然后面乱哄哄的闹了起来。石少明和押着他的独眼龙、黑狗以及那女人一同向后面望去,只见人头传动纷纷往这边跑来。

不一会儿停留在后面的人和牲口被赶了过来,人和牲口都慌张的跑着,粮食撒了一地。

石少明和那女的一同被这拥挤的人流面对面的挤到了枝繁叶茂的灌木后的一块大石边,正扭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的石少明感到胸口有被顶着,低头一看,却是那女的高高隆起的乳房顶在自己的胸上,心中不禁一阵心猿意马,看着她那娇羞的红脸,石少明很想伸出双手把她紧紧的抱住,可惜他双手被绑,没了机会。石少明只得低头轻轻的咬住了她的左耳垂,伸出舌头温柔的舔弄。那女的虽有心想要把他推开,却无力做到,想要摆动脸来不让他吻,偏偏身子在这时产生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不听话的迎向了他。

石少明亲吻着她的脸,用身子挤压着她的身子,感受着她那美妙的身子和那饱实的乳房,那女人也害羞的迎和着,渐渐的石少明的嘴唇滑向了她那白晰的脖颈,女人娇喘着,慢慢的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腰。女人摸到了他手上的绳索正要帮他解开,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枪响,惊醒了石少明的春梦。女人快速的给他解开了绳索,石少明挥动麻木的手臂抱住她说:“你就藏匿在这儿,我出去看看。”说着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走了出去。

石少明揉着麻木了的双臂刚从灌木后走出来,一个常跟随在陈玉麟左右小伙子跑了过来对他说:“石爷,你敢快走吧,这是陈哥让我给你带来的东西,你的东西都在里面。”说着递给石少明一个包袱。

石少明一边接过东西一样样的揣到身上一边问:“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还有枪响?”收捡到最后石少明发现还有三根金条和一堆银子,更加确定这陈玉麟是个可交的朋友。

“是镇子上的团练追来了,大约有六七十人。陈哥怕我们挡不住就让我来喊你先走。”小伙子说道。

“哦,那你快去帮陈玉麟的忙吧,我这就走。”

石少明看着那小伙子走远了,忙钻进灌木中拉起那女人的手说:“你敢快随着那些人跑吧,也别管什么粮食了,过了那个山岗后你就和那些人分开跑,注意藏匿,别被人发现了。这点金银你拿着,会有用的。”说着把她推上了路,那女人恋恋不舍的看着他不走,石少明又抓起她的手说:“快走吧,我会没事的。”

那女人从头上取下发簪塞进石少明的手中说:“小女子赵欣,多谢石爷大恩。”说着对石少明道了一福,红着眼圈随着众人走了。

送走赵欣,石少明立时反身向后跑去。

当来到后边时,那些百姓和驮着粮食的牲口已尽数被五六个盗贼赶走了,只余下二十几人抵挡着对方六七十人的进攻。

这些从太平天国脱离出来的盗贼虽是身经百战,悍不畏死,但奈何对方人多势重,且又是居高临下的往下冲,陈成邦和陈玉麟在前头带着众人且战且退,形式已是岌岌可危。

石少明见形势危急,忙拿出几个自制的炸弹摆到路旁,在上面还用了些碎石盖住,又找来了几条绳子作引线,然后取出一个小的炸弹拆了把火药倒在了那绳子上。做完这一切,石少明忙躲藏在一棵大树后对陈玉麟他们喊叫:“陈成邦、陈玉麟,快退下来!陈玉麟,快带着你的人退下来!”

陈玉麟听得有人喊话,回头一看是他,心中是一惊。陈成邦也看到了石少明,回头对身边的人说了声“撤”,带着手下就开始了撤退。

当陈玉麟和陈成邦等众人撤了过来,石少明立时点燃了引线。

眼看着对方已有人冲过了埋藏炸弹的地方,而引线还在慢慢的燃着时,大家都心急如焚。陈成邦忙举枪朝追在最前面的人开了一枪,“砰”的一声枪响,那人只是吓得停了下来,并未打中。

但也就这么一滞,那些跑在稍后的团练乡勇就在这小道上挤在了一起,混乱不堪。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只见那群挤在一起的团练乡勇就有十来个人倒了下去。但很快,那些后面的乡勇们又补了上来。石少明回头对陈玉麟喊道:“快撤,撤到那山岗上去,占领高处。”说着带头就跑。

众人跟着他来到山岗上,石少明立既命令道:“快多捡些大石块,等他们上来时往下扔。”回过头又对陈玉麟说:“你不是在郭本先的家中得到两支枪吗!快给我一支。”陈玉麟忙吩咐人去取去了。

只一会儿的功夫,那些团练就追了上来,石少明对众人喊到“扔石头砸他们”,自己也掏出剩下的三个炸弹,点燃了一个往人多的地方扔了下去。

一时间,石头如雨般飞落下去,跟着“轰隆”一声响,刚要冲上来的团练被这乱石打了回去。

石少明看见下面人群中有一人挥舞着一柄长刀,正驱赶着乡勇们往上攻,正要回头对不远处的陈成邦喊话,只听耳边传来“轰”的一声响,就听见黑狗大声喊叫:“邦哥!邦哥!……。”

石少明回过身来一看,只见陈成邦满头是血倒在地上,而黑狗正快步跑去扶他。只见从下面射上来一支箭直奔陈成邦倒下的地方飞去,石少明惊叫道“黑狗爬下!”但为时已晚,只见黑狗身带羽箭向前冲了十来步跌落在陈成邦的身边。陈玉麟哭喊着“表哥”带着两人跑了过去。

这时听得下面的喊叫声又上来了,石少明也顾不得别的,转过身来点燃一个炸弹朝拿长刀的那人扔了下去,只见尘土飞扬,又有三人倒了下去,可拿长刀的那人却毫发未损。

这时有人从石少明身后递来了燧发枪和弹药,石少明二话没说接过上好弹药就瞄准了那个拿长刀的,“砰”的一声枪响,并未打中。

石少明估测了一下这枪的偏差,接着又上好弹药瞄准了那拿长刀的人的身后,估计能打中对方的头后才搬动了搬机,只听“砰”的一声,那人应声而倒,这一枪下去正击中了他的胸口。

石少明一边命令这些盗贼高喊“敌人的首领被打死了!”一边点燃了最后一个炸弹。

随着这最后一个自制炸弹的炸开,那些听闻民团首领被打死了的乡勇们也开始了后撤。

石少明见时机成熟,拾了把大刀对身边的人大喊:“同志们,冲啊!”带头冲了下去。那些强盗听他叫喊什么“同志们,冲啊!”不明其意,待他冲得远了才有人领悟过来,也学着他的样高喊:“同志们,冲啊!”冲了出去。

那些因失去头领而惊慌的乡勇们见后面有人追了上来,更是拼了命的逃跑,一些落在后面的人竟慌张的跪下乞饶。

战斗很快结束了,石少明来到了陈玉麟的身边,只见他正抱着满头是血的陈成邦痛哭,旁边的一个人告诉他是邦哥的火绳枪炸膛了。

石少明蹲下身来用手轻轻的擦拭陈成邦的头部,他伤得很重,看样子是不行的了,自己也帮不上忙。石少明只得拍了拍陈玉麟的肩安慰道:“邦哥他真的很勇敢,是个汉子。”

这时,陈成邦似乎听到了石少明在说话,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艰难地欲伸手拉石少明的手,石少明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说:“有什么话,等你好了再说,这会儿你应好好休息。”陈成邦轻轻的动了一下说“不,再晚就……什么也说不……不了了,石英雄,你很有……有才华,性情又与玉……玉麟相近,我求你帮助玉麟他,带好……好这支队伍,照……照顾好……好玉麟,我也就放心了。”说到后来,陈成邦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只是用血色模糊的眼睛望着石少明。

石少明见他这样说,心中不禁一动:“这不正是如了自己所愿么?!”脸上却做出一副欲要推辞的神情,但当见到陈成邦这样盯着他看时,心中又不忍拒绝这个将要死的人,只得对他点了点头。

当石少明刚一点头答应下陈成邦的要求,就只觉陈成邦整个身子象是松下来似的,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握在石少明手中的手也一下子松了开来,还有些温度的手掌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石少明知道他的生命已到了尽头。心中不觉一恸,升起一阵悲伤来。虽然说这陈成邦对自己说不上友好,但毕竟刚刚一同作过战,临死前还把后事托付给自己,也算够看得起自己的了。

正当石少明为陈成邦的离开而心生悲伤时,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跑了过来跪下向陈玉麟汇报战况:“陈哥,我们包括邦哥和黑狗兄弟在内一共死了五人,重伤三人,轻伤有六人。”顿了一顿接着又说:“我们打死那些团练有十四人,打伤的有十七人,主要都是这位石爷炸死炸伤的。我们还一共抓住了四十九个乡勇。请问陈哥如何处置他们?”

石少明听完这小伙子的汇报把头转向了陈玉麟,只见陈玉麟也正望着自己,只得轻喀了一声说:“我看,把他们都押回去吧,说不定有人要加入我们呢,也正好让他们把这些丢弃了的粮食扛走。”

陈玉麟听说点了点头对那小伙子说:“李正,就按石爷说的去办吧,今后,石爷就是我们的头领了。”

石少明听他这样说忙推迟到:“玉麟兄弟,这支队伍是你兄弟二人拉起来的,怎么能……”;陈玉麟上前一步抓住石少明的手说:“我对你所说的那种人人平等,民众富有的民主共和制度很感兴趣,希望你能带着我们走进那样的国度。”

石少明也不再推迟,紧握住陈玉麟的手说:“你和两个弟兄把邦哥的遗体带回去,我先去看看那些受伤的人。”说着转身随李正走了。

石少明来到伤员躺在的小坝子,吩咐完李正去掩埋那些死了的人后,也不管是自己的弟兄还是抓来的团练乡勇,都捱个在他们的伤口上上了一小点白药,就这样,身上的云南白药还是显得不够用。

处理完伤员,正好李正也回来了,他立即又让李正去安排被抓来的乡勇去找来树枝做成简易担架,把那些伤重的伤员抬着走,而伤得轻一些的都主动随着大队走了。

望着刚刚激战过的战场,石少明心中一阵感慨,心中燃起雄雄烈焰:“我一定要改变这时代,改变这个沉睡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