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4 螳螂捕蝉

粮民 收藏 2 29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4 螳螂捕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是夜,石少明带着胖子悄悄的潜回了小镇,来到了镇子东面南侧的所大宅院外。

石少明见天色已晚,所有人家都灭了灯入睡后便开始了第一步行动。他押着胖子来到了大豪宅的墙外,让胖子几乎是围着围墙撒了一圈上了老鼠药的骨头和一些剩肉,不出石少明所预料,果然是听到了不少的狗叫,幸好,叫得都还不是太大声就开始听到了抢食的声音。做完这地切后石少明又押着胖子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进行了长时间的休息。待到深夜时分石少明才在胖子的指引下来到了宅子的后门口,石少明掏出匕首轻轻的就把门撇挑断了,拽着胖子就闪了进去。

进了门,石少明掏出打火机找着了灯来点亮。那胖子张大了眼惊奇的看着石少明把打火机放进了口袋,张大了嘴想问又不敢问,为了防止胖子发出声音,石少明抓起胖子的衣服用力撕下一块布来塞进了他的嘴巴。这才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这是一间厨房,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炊具,在墙脚处还有一个大大的水缸,在灶前堆放着一大堆的柴禾。

石少明让胖子拿着灯,自己用匕首抵在他的背上押着他出了厨房。出了厨房是一个小院落,四周除了西侧两间房屋有下人发出浓重的鼾声外,其它的都毫无动静,石少明带着胖子看了一周后,发现这里都是些堆放着杂物的房间,并未发现有鸦片。石少明又轻脚轻手的转回来把那两间下人住的房间从外面反锁好,又把胖子带到东面的一间屋子里牢牢地绑在了一张成旧的大桌子腿上,还检查了一下塞在他嘴里的布是否牢实,看这胖子浑身直发抖不知是烟瘾犯了还是真给吓住的这才端起灯放心的走了出来。

石少明蹑手蹑脚的来到通往另一个院落的门口,把耳朵轻轻的贴在门缝处仔细的听,见无动静才又掏出匕首来轻轻的把这道门的门撇挑断。石少明刚要推开门,忽然想起胖子曾说过这郭本先手下有十多二十个打手,常年住在这宅院中的都有好几个,石少明心想有这么多的打手就凭自己一己这力断然是打不过来的,只得另想它法。

石少明想了好一会儿心中才有计较,忙又到厨房中寻了好几根手臂般粗的木棒用匕首把其中一头削尖了,又寻来了些绳索这才出来把这些棍棒牢牢地绑在了那道门处,削尖了的一端都不得指向了那门口,还从那些堆放杂物的屋子中寻来了两袋子豌豆撒在了地上,就更不用说厨房中的各种刀具和锅、碗、瓢、盆了,这些也通通设置成了各种陷阱,就连那根烧火时坐的凳子也用绳子吊起成了空中打击的武器。看着这三位一体的陷阱地带石少明任觉不够劲,又从厨房中削了几根棍棒拿来,轻轻的把门推开绑在了门的那一边,并且还在地上绑了好几根作为绊脚的木棍。看着这天罗地网般的陷阱,石少明才满意的笑了笑,谁知这一笑不打紧,却引来了一声狗的吠叫,石少明没有想到还有狗还活着,赶紧轻轻从这危机四伏的陷阱中走出来,捡拾起一块石头向那狗叫的地方扔了过去,然后就把灯灭了爬上了院子中的那棵大树上躲藏了起来。

这石头刚掉落下去,立时引来一片狗吠声和瞌睡未醒的叫骂声,随即便有三四条恶狗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但不幸的时它们都无一幸免的冲在了石少明为那些打手下的陷阱上呻吟。狗的凄惨叫声一下子引起了打手们的惊惧,忙衣衫不整的提着刀就跑了过来。随着一声“啊”、一声“哎哟”和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冲在前头的三位因视线不清也毫不例外的落得和狗一样的下场,一人肚子冲在了木棍子上,一人被一把飞来的菜刀砍在了头上,最好的一个也因踩着了豌豆给横着摔了出去。

跑在后面的人给前面的动静和凄惨的叫声吓蒙了,再也不敢往前冲,只是站在原地等着后头的人把灯笼拿来。

当一个矮小的家丁提着灯笼赶来时,剩下的五个打手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在灰暗的灯光下,只见三个人和四条狗浑身上下都是血,其中两条狗看样子已经快不行了,那个头上中了一刀的打手双手捂着皮肉翻开的头在地上打滚,另一个肚子撞在了尖木棍上的,肚子上还不断的流着血,嘴里还“哎呀哎哟”的叫着,只有那个给豌豆摔了出去的家伙不知是死是活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石少明隔得远远的看着猜想是给摔晕了。

一个看似头领的高高大大的打手对着那家丁说:“把灯笼给小三儿,快去把老爷叫来,就说大事不好,有歹人闯进了。”

那个叫小三儿的打手从家丁手上接过灯笼对那高个子说:“大哥,依你看这象什么人干的?”

高个子没有回答小三儿的话,只是让小三儿把灯笼拿到前面来,自己则提着刀轻轻的往前挪了两步蹲下查看起来。

一个左脸有道刀疤的打手战战兢兢的问道:“会不会是沙坪关的那伙强盗?听说他们个个都是干仗的好手。”

“我……我想很有可能,只有……有他们才会这么厉害,听说他……他们是太……太平天国的人,个个都是身手不凡。”一个敦实的打手结结巴巴的说。其余几人也点头表示同意。

“别瞎乱猜,我看这不象沙坪关那些人干的,”高个子心中打着鼓说:“要真是那些发匪来了,你我都活不了,他们会一下子就冲进屋来把我们全都杀死,然后再抢劫一空。依我看,这倒象是一两个猎户下的手。”

另一个家丁声音发颤的说:“那会不会是李短鞑从南边打到这里来了啊,听说他们现在可凶了。”

高个子低声骂道:“你他妈的没有长脑壳吗,要是李短鞑打到这里来了,老爷还能安安生生的在这里睡觉?听说李短鞑他们才打到自贡盐场,要打到这儿还早得很呢。别他妈的再说了。小三拿着灯笼和馒头走前面,其余的都跟在后面,大家不要慌,看着点脚下,不要又踩着什么陷阱了。”

经过院子里这一翻闹腾,那两间屋里的下人早已醒了,吵闹着要出来,可苦于房门从外面被锁了,也只能听着外面热闹。

躲藏在暗处的石少明见走在前面的两人已走入理想的空中打击范围,忙用匕首割断了绑在柱子上的绳子,只见失去束缚的长凳“呼”的一下飞了出去,走在前面的两人头部被猛的一击倒在了地上,小三手中的灯笼也因着地而息灭了,院子中又是一片漆黑。

只听高个子大声喊道:“大家都别动!等到拿灯来!”

一阵话语声随着几个灯笼从一道大门后走了出来,那个矮小的家丁领着一帮子人走了过来。

“大家都别慌,老爷来了,老爷和少爷有洋人的火器,威力大得很,还有那个老爷重金聘请来的拳师也来了,听少爷说他的功夫很了不得的。”高个子说到。

随着院子里亮了起来,几个打手这才发现身处的地方已是院子的中心,已没了陷阱。心中才放宽了些。

高个子忙走到那个胡子略有些花白的中年人面前说:“老爷,不知是那个该死的家伙翻进了院墙布下了些陷阱,家里的狗已全部不行了,今晚在的家丁也伤亡不轻,请老爷示下。”

“一群没用的东西,这才好一会儿就倒下了这么多,真是跟狗一个样。”手里提着一把燧发枪精神萎靡不振的青年人不悦地训斥到。

“少爷教训得是,少爷教训得是,只怪小的们无能,给老爷和少爷添乱了。”高个子忙低声下气的说。

旁边一个约五十来岁面容枯瘦的的老者不屑地说道:“少爷息怒,这也不能全怪他们,就他们那点斤两也就这样的水平吧。”

老爷一边右手摸着花白的胡须微微点头赞同,一边伸出左手从家仆手中接过枪来对高个子说:“没用的东西,站一边去。”

“伍拳师说得对,小的没用,请老爷、少爷不要生气。”高个子嘴上虽如此说着心中却对伍拳师极为不满地带着余下的两人退到了他们的身后去了。

躲藏在树上的石少明对院子中的一切看得分明,见树下众人都站在了一块,正是投掷自制炸弹的好机会,也好检验一下自己的想法对不对。说着用身子和树枝挡着打着了火点燃了一个扔了下去。

只见那茶壶带着“嗤嗤”的火星“呼”的一声从那拿枪的少爷耳边飞过砸在了地上,接着“砰”的一声脆响茶壶碎成数片,引线还尤自冒着火花,过了一会儿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起了焰火来。

石少明见一击不成,心想再要扔一个出去炸人就难了,何况,树下的那两支燧发枪已毫不例外的指向了自己。石少明见如此情形,想躲反正也躲不过,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大声的说了一句:“别忙开枪,让老子体面的下来了再说。”说完从树上跳了下来。

“你是何人,为何到我家来闹事,不想活了么?!”郭本先用枪指着石少明呵到。

“我是谁?哈哈,难道郭老爷子还没听说么?”石少明瞎说道。

“我今天早上倒听说过你,当我带着人来找你时,你却走了,没想到这会竟自动送上门来了。哈哈……。”那个少爷放下手中的枪高兴地说“听说你那里有好多的宝贝,快,统统的给我,不然我就打死你。”

伍拳师年掳了掳袖子上前两步对少爷说:“少爷,让我一拳打死了他他的东西不就都是你的了?”

“慢着!”石少明和那少爷同时喊了出来。

少爷对伍拳师说:“他身上还有一个包,据说里面尽是好东西,你打死了他让我如何去找?”

郭本先听儿子这么一说,心中也是一动,但仍是冷冷的说:“快说,你倒底是谁?”

石少明想到自己暂时不会被这破枪打死心中一宽便说道:“你这会儿才知道我是谁对你真的很重要了?不过,唉,为时也还算不晚。”石少明嘴上瞎说着,心中却飞快的转着寻找着脱身这计。

郭本先心中一怔,但面不改色的说:“那敢问先生是何人?为何说对我很重要啊?”

石少明不紧不慢的说:“东印度公司想必郭老爷子听说过吧?我想你也从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郭本先放下枪来说:“先生所说,小民实是不知,看先生衣着不凡,想必是有身份的人,不知何故深夜到小民府上打人闹事。如没什么要事,小民便告退了。”

石少明见自己在这里闹了这么大的事,先还在用那燧发枪指着自己,这会儿却又要无故放自己走,心中疑惑众众,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他有所不知的是自道光二十九年林则徐在虎门销毁鸦片以来,大清虽被洋枪洋炮打得承认了鸦片的销售合法化,但是在一些有识之士的推动下,清政府对鸦片这东西,采取的则是一方面禁止国人吸食禁止贩卖,另一方面又是不阻止洋人大量的运来的不彻底政策。这郭本先看石少明的穿着与洋人相似,但又怕他是清政府的耳目,心中拿不准他的来历,所以不敢得罪于他。

对这些,石少明自是一无所知了。石少明见对方人多势重,且又有一个拳师和两条破枪在场,自知如果对决下去自己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只得故着镇静的冷笑一声道:“我就这么走了郭老爷子不后悔?”说着转身便慢慢的往厨房走去。

少爷横出一步来对郭本先说:“爹,你就这么让这小子走了?听说他一身都是宝贝,而且他还打伤了我们这么多的人就这么算了?”

伍拳师也站了出来说:“郭老爷,在下自到贵府后还不曾为老爷您做过事,今天就让我把这小子给老爷你您留下来吧。”说着便欲上前来抓石少明。

石少明听得身后如是吵闹,知道这时硬往外走反而走不掉,于是站住转过身来对郭本先说:“怎么?郭老爷子想通了要留下我么?”

郭本先一把拉住伍拳师对石少明说:“先生要走,请自便。”

“不行,要走就先把你的东西留下,不然我一枪打死你!”少爷举起枪来吼道。

只见寒光一闪,少爷手中的燧发枪掉在了地上,右手腕上中了一只小小的银镖。那少爷见手上流出了鲜血,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坐到地上撒娇。

这突生的变故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只见最先反应过来的伍拳师扔掉挟在手中的银镖对屋外喊道:“不知是道上的那位朋友,既然来了就请露面吧!不要偷偷摸摸的有失成家的颜面!”

然而外面却无声无息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有半边月亮挂在半空。

石少明见这是个好机会立马又点燃一个自制的炸弹说:“没看出来,这位师傅的功夫还不错嘛,”看到引线燃得差不多了说道:“接得住别人的,就不知接得住我的不?”说着就把炸弹朝郭本先扔了过去,赶紧把身子缩到了门后。

只见伍拳师横跨两步手一抄就稳稳当当的把那炸弹接在了手里,对着石少明不屑的说:“就你这本事也敢出来混?你也不……。”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院子中的众人都应声而倒,连躲藏在门后的石少明也被冲击波撞在了门角。当石少明走出来看时,只见一地的血,那个高傲的伍拳师早已一命呜呼,整个左手都不见了,站在他旁边的郭本先也因脑浆都被炸出来了也是一命归西去了。其他的人也是伤得不轻,个个血淋淋的躺在地上恐惧的呻吟着。

石少明拿着匕首来到郭少爷的面前蹲下,看他一身血糊糊的,心中一阵恶心,用匕首在他脸上刮去一些血污后问道:“我尊敬的少爷,说吧,你家贩毒所得的银子都放在哪里的,说了就饶你一命,不说,嘿嘿,你猜我会对你怎样?”

“你……你……你别杀我,我说,我说,那些银子都藏在我爹爹的房中,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唔唔……。”

“很好,很好,你认为我是什么?你是要我亲自一点一点的去翻么?说,具体是放在什么位置的!”说着匕首抵在了郭少爷的只喉咙上。

“别杀我,别杀我,是在他的那张大床底下。”郭少爷闭着双眼哭着说。

石少明用匕首轻轻拍着郭少爷的脸笑着说:“哦,这才乖嘛,没事了,我不会杀你的……。”

“你不杀,我来杀!”一个恶恶的声音在石少明的背后响起。石少明立时觉得有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下完了,我白给人干了活,活完了这下还不把我给毙了。

只见从房上跃下十数人来,奔向各个房间翻找东西去了,只留得个精瘦的独眼龙在院子里一边忙着从躺在地上的人身上搜取东西,一面一刀刀地把那些人给杀了,直看得石少明明毛骨耸然,惊骇万分。

这种赶尽杀绝的手段真让人感到恐惧,石少明的心理防线在地上众人的悲嚎和一阵阵的喷红中逐渐垮掉,心想这次完了,这些人如此残忍,跟日本鬼子在南京没什么两样,看来自己也就要死在这里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禁痛骂起来:“他妈的,这是什么狗屁世道,把老子从文明的二十一世纪弄了过来,却他妈的让老子呆了不到两天就又要杀了老子,老天爷啊,你他妈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邦哥,东西都在这里了,这他妈的老虎郭看来真的是很有钱,身上随身的银票都有好几张,嘿嘿,这一剽咱们真的是发了。”独眼龙杀完了地上所有的人后过来对用枪抵着石少明的人说。

只听那恶恶的声音说:“别他妈高兴得太早,等黑狗和玉麟把老虎郭的床搜了再说,你先把这小子给绑好了,这小子确实有些邪呼,太危险了。”

石少明听说是要把他绑起来,心中又生出了一丝生的希望,想必他们暂时是不会杀自己的了,那么就有逃脱的机会和希望了。

独眼龙过来把石少明的东西一件件的都搜走了,用绳索牢牢的把他绑了起来,石少明的一身被那绳子勒得生痛,但石少明心中还是有一份高兴,毕竟死不了了嘛。

这时,到大院子中搜寻的十数人押着一群哭哭啼啼的妇人走了出来,为首一个面目黑黑的人高兴的跑了过来说:“邦哥,这次咱们真的是发了,一共有五多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呢,够咱们花一辈子也花不完的!”

那个被称作邦哥的人只“嗯”了一声说:“玉麟呢?他到那里去了?”

“哦,他去看那帮娘们去了,看他文质彬彬的,人不大点儿,没想到比谁都色急,嘿嘿……”面目黑黑的人一阵淫笑后转身喊道:“陈玉麟,邦哥找你,快过来。”

“从一起加入天国,又从天国逃出来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玉麟他也长大了,是该给他个女人享受享受了。”邦哥心中想到。

这时一个面色白净,在方正的国字脸上有着个高挺的鼻梁儿的小伙子走了过来说:“表哥,你找我?”

“哦,玉麟啊,你去找两个喜欢的女人吧,这么大的人了,也该尝尝女人的滋味了,别的就都让独眼龙和黑狗他们处理吧。对了,今天这一票到弄到了多少银子?”邦哥问道。

“表哥,你能不能放过些女人和孩子,他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再说,里面本来就有一些是受到郭本先欺凌的穷人啊!”陈玉麟转过身又对其他人说到:“你们说是不是啊?兄弟们,咱们也是穷苦人出身的啊!”

其他的十几人也纷纷或是点头或是小声的说“是啊”。

“先别吵,说,有多少银子?!”

陈玉麟对他道:“从他的床下一共收出五万六千两银子,金条二十根,从别的地方收出银子、玉器、金佛等物也有不少,一共约有近七、八万两银子吧。至于粮食,稻谷有整整的两个满仓,小麦、包谷、红薯等也有很多,据我初步估算就我们三十几个人足够我们吃上十年也吃不完的了。另外,还在一间屋内找到二百一十八匹布,其中丝绸四十三匹。还有就是两间屋的棉花,就这么多了。”

那个叫邦哥的听得都张大了嘴巴,没想到这来四川干的第一次就有如此大的收获,难怪四川被称作“天府之国”,原来真有这么富裕,也难怪当年翼王石达开曾多次提出来进攻四川,可惜都被对他疑心重重的“天王”以各种理由否定了。邦哥心中盘算着如何再招些人,好把自己的队壮大些。

陈玉麟接着又说:“还有一个问题,邦哥,就是如何把这么多的东西搬回沙坪关去?”

“你让我想想再说。”说完他把目光落到了那些哭闹的女人身上,立时引来了这些妇孺一片惊恐的哭声。

石少明也怕这杀人的恶魔再对这些妇人下杀手,也对那个叫邦哥的说道:“我都被你绑上了,还用你那破火绳枪指着我干什么?还怕我飞了不成?”

邦哥怪笑一声说道:“你小子太危险了,看你一下子就干翻那么多人,我实在是害怕啊。”说着收起枪来拍了拍石少明的肩膀说:“不过,看你小子真的是挺有能耐的,加入我的队伍吧,我陈成邦绝不会亏待你的。”

石少明笑了笑说:“多谢陈兄看得起在下,也谢过你刚才出手相救。不过我这人最不愿和胆小的人在一起做事了,你说怕了我,我还能理解,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你连那些女人也怕。”说完故作镇定地“哈哈”笑了起来。

陈成邦见这小子不识抬举,反嘲笑于自己,心中甚是恼怒,提起枪来便欲杀了石少明。陈玉麟忙上前一步挡在石少明的身前说:“表哥,我们能取下这么多的银子,也多亏了这位朋友,要不然又要有多少兄弟死在这里,我们不谢他就不说了怎么能杀他呢?就看在我的面上放过他吧,表哥!”

陈成邦脸上阴了好一会儿笑着拉过陈玉麟的手说:“你我兄弟还说这些干什么?行,我不杀他,那些女的也不杀了,把那些被这小子锁了的人也放出来,让他和他们一起去扛粮食回山寨吧。”接着转身对那独眼龙说:“去,看看外边望风的又抓了几个,让他们一并押过来搬粮草回去。”

石少明一听说还要他也来搬运东西忙喊道:“我说你傻,你还真傻啊,快去把看牲畜赶出来用啊!”

“你小子太聪明了,我不得不防着点。哦,对了,刚才那飞镖不是我打的,你不用谢我。黑狗,你和独眼龙负责看好他,别让他给跑了。”陈成邦吩咐到。

这是两个手下把浑身绑得严严实实的胖子拖了出来说:“邦哥,这还有一个早就被绑好了的。”

陈成邦打量了一下胖子问石少明:“这是你的人?”

“不是,他本想杀我,反被我捉……。”石少明本还要说那胖子是个吸鸦片的就听“砰”的一声枪响,胖子脑浆迸裂地倒在了地上。

只听陈成邦喊到:“都给老子好好的背粮食去,不然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院子里立时又是一阵混乱,哭叫声、牲口的叫唤声和吆喝声不绝于耳。

约半个小时后,这帮人押着这群人背负着沉重的东西开始出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