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2 初 来 乍 到

粮民 收藏 2 18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2 初 来 乍 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天确实是在亮了,雾气也淡了许多。空腹已久的石少明坐了起来把剩下不多的干粮吃了个光。水壶中的水也快没了,现在包里剩下能吃的就还有一袋巧克力和几支葡萄糖注射液了,(这还是自己曾苦苦爱恋过的女友为他准备的,说是以防万一)。整理好背包往不远处的谷口走去,这时的他再也无心观看身边的风景,一心只想赶到有人的地方好好好的吃上一顿可口的热饭菜,一连几天的干粮生活,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

快到晌午时,石少明终于看见前面斜坡上正有一人走下来,于是加快了脚步想打听打听到最近的集镇还要多久。

当他奔得近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奇怪的人。这人衣衫极为破旧,身上有着许多已显得很成旧的补丁,显然这是一件只在古装影视剧中表现劳苦大众苦大仇深才会出现的平民服装,并且这人头后还有一根长长的辫子。石少明见他这身打扮赶忙扭头向周围张望希望看到摄制组或摄像机,可是让他失望的是这里除了他和他再无第三人,“看来我今天是遇到奇人了,要不这人一定有病。”石少明心想。

“嘿,朋友,你这是拍的清朝时的那出戏啊?怎么没见你的摄影机和摄制组啊?”石少明整了整背包问道。

那人放下背上的背兜象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石少明说:“这……这位小先生,你说的我没听懂,什么是色音鸡和那个色什么什么的猪?”

“你演得可真象,可是你这是拍的什么戏啊?”

“我还是没有听懂你说的是什么,我没有演戏啊,我只是进山来采点药草。”那人回答道。

石少明有点不奈烦的说道:“好了,我管你是拍的什么戏,请你告诉我从这里到最近的集镇还要走多久?在哪个方向?我实在是饿了,背包里也没有吃的了。”

那人见他这样说也不敢怠慢指着一个山坳说:“过了这个丫口,往东南走一个半多时辰,出了这青城山不远,再沿河往上走一里吧路,那里有一个后街镇,镇子里有两家小饭馆,先生你可以到那里去吃些东西。”

“嘿,你就别给我拽文了,就给我说小时吧,时辰?我不懂。还有,你就别骗我了,这里不是峨眉山么,我是来峨眉山旅游的,下一站才是青城山,老兄,你就别蒙人了。”

“我没有骗你,这里真的是青城山的后山,我就是到后山来采草药的,我家就是住在离这不远的后山。”那人既有些惶恐又一脸的不安的说:“我真的没有骗你。”

“我兜里还揣着‘攀枝花到峨眉’的火车票,我还能搞错?”但当石少明发现那人用既疑惑又奇怪的眼神望着他时,心里暗暗好笑的说道:“算了,你还是继续演你的采草药吧,我不烦你了,BYBY!”

说完石少明对着那人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朝那个丫口走去,心中暗自奇怪:既无人在拍也无人在看他表演,还演得这么认真,这人可真够敬业的了。

其实那人心中也在奇怪:“看他样一定是个城里人,说不定还是个富家子弟,听人说那些常和洋人打交道的人就爱穿着这种怪模怪样的衣服。但是,象他这样有身分有地位的有钱人一向都只是在前山玩玩,他又怎么会独自一个人来这后山呢?并且说话还怪里怪气的让人听不懂。”

一路上少明又碰见了两三个在地里干活的长辫子男人,身上穿的都是影视剧中大清贫民的服饰,真的让人有一种回到了从前的感觉。石少明心想:“看来是要拍一部大清的大戏吧,这些人是在体验生活吧,看这山清水秀的,真是一个体验生活、拍大戏的好地方啊。”

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后,肚子里不断传来的“咕噜咕噜”的响声让石少明越发的觉得饥饿,幸好那人所说的那个小镇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中。

当石少明来到镇口时,他发现这里的人也都穿着清朝时的衣服,男人都留着长长的辫子,而这里的房子好一些的大都是青一色的青砖瓦房,在街的背后甚至还能见到一些土墙修筑的房屋。石少明心中奇怪:“从不曾听说在峨眉山这附近还有一个影视基地啊?这又是那个好事的家伙搞的啊,赚得到钱不?不过奇怪的是咋没见着那些工作人员呢?要不,我是真他妈的是走了什么鸟狗屎运了,一下子掉进了什么虫洞,真他妈的是来到了大清?这怎么可能嘛,霍金躺在轮椅上想了那么多年也不见实物的东西,我就这么旅游一下就碰见了?那有这么巧的狗屎运!管他妈的,肚子饿死了,先找吃的吃饱了再说,我总不信你们只演戏不吃饭吧。”

又走了几步,石少明看到一间青砖大瓦房的门上挂着一个匾,上书“食为天”,二话没说他就走了进去大喊一声:“老板!有什么好吃的快点上上来,要越快越好,慢了我可就饿倒在你这店里了哦!”

正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店老板一看都这会儿了还进来这么一位客人,而且看他模样就是个有钱的主,也不敢怠慢忙亲自下厨弄了些饭菜来:“这位公子爷,这是小店最好的酒菜,你老慢用,有什么事,请你老尽管吩咐。”说完就慢慢的退回到柜台后面,静静的看着石少明对着几盘菜狂轰乱炸。

吃得大半饱时,石少明这才转过身来问道:“嘿,老板,你们这里是什么时候建的这个影视基地?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啊?”

那店老板忙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说:“这位爷,你说的什么基地我搞不明白,要说这‘后街镇’啊,可是有些年头的了,据体从什么时候有的,我也不清楚,只是我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因这里离都江堰和成都都不远,也偶有来往商旅住宿此地,所以渐成集镇。康乾二帝时是这里的商贸最繁盛时,自从有了鸦片以后这里的有钱人就爱上了抽大烟,嗨,这里也就……。”

“等等,你……你在……在说什么?你是在说台词么?我怎么听得有些糊涂了,我们是在二十一世纪啊!不要老是说那些久远了的事,我好好怕怕的”石少明有些心慌的打断了老板的话掏出了手机来,可是不管怎样拔打手机上始终显示无信号。

老板见这年轻人确实与众不同,说的话也和常人大不相同,连拿出的东西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更何况心中早就认定了他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也不敢嘲笑于他,只是微笑着来到石少明的桌边恭恭敬敬的说:“这位爷,现在这年头乱,象你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实在不应该独自出门。你也知道的,自从乾隆帝御驾归天后这世道就不再太平,先是有白莲教、天理教闹事,后有洋人的大举入侵,尤其是道光三十年六月广西闹发匪以来,先是全州失陷,后是汉阳、武昌,一直到南京也被洪秀全居改作了‘天京’。这世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唉!……”

看着毫无反应的手机,石少明脑袋嗡的一下,慢慢的低下头傻傻的盯着桌子脚:“天啦,我真的是回到了从前?他们不是在演戏?是说在那山谷中就遇见那么一个清朝打扮的人,后来又遇见几个同样打扮的农民,还有,也从没听说过这里还有一个影视基地。天啊,我就有这么倒霉吗?我回到了从前,还大清朝时期。”

思前想后,石少明还是决定再确认一下,于是抬起头来对老板说:“老板,你先坐下,有些事我想向你打听一下。”

那老板慌忙挥手说:“我那敢和贵人同坐,先生有事但问无防,小人一定会知无不答。”

石少明站起身来扶住那老板说:“老先生请坐下,我刚从海外回来,还不曾到家,所以对有些事情是一点也不清楚,不知老先生能否对我说说?”

老板慌张的坐了半个屁股在凳子上对石少明说:“公子不必对小人如此客气,但凡是小老儿知道的,定然知无不答。”

石少明想了一想问道:“请问老先生,这里是青城山还是峨眉山?”

老板忙恭敬地说:“这里是青城山的后山,公子叫我钱逊便是,不必对小人如此客气,小老儿担不起。”

“原来这里真的是青城山,自己不光是穿越了时空来到了清朝,还来了个瞬移,一下子从峨眉山跑到了青城山,可惜当时是在雾里,自己肚子又饿了,什么也没有看见。但不知现在是清王朝的什么时候?”于是问道:“那现在是那一位皇帝?今年是那一年?”

老板见这年青人什么都不知道,心中虽有一些诧异,略一定神后便说:“想必公子祖上有人和洋人打过交道吧,才会送你出洋,看先生这样什么都不知的样子,这洋人住的地方一定很远的吧?当今圣上乃是咸丰帝,今天正好是咸丰十年三月初八。”

听到老板猜想自己的先人曾和洋人打过交道,石少明心中不觉一阵苦笑,想我在二十一世纪活得好好的,却一下无缘无故的跑到了这个破败的大清来,真是莫名奇妙。“但不知先生如何知道我的父亲曾和洋人做过生意的?不会你的周围就有人因此出过国吧?”

“这倒不是的,我只是随便猜测的。我听到这里的一些路人说成都那里就有一个从广东过来的姓何的官员就把他的大儿子送到了海外一个叫什么‘英鸡利’的国家去了,据说这个广东人从前就是在广东那边帮洋人忙的买办。还听人说他的那个出过国的儿子回来后也捐了个官,但是很不争气,在官场上很是不得意,气得老爷子要赶他出门。”

“哦,有这事?到是要好好的去拜访一下。”

老板掳了掳胡子接着对石少明说:“说是后来那何老爷子在都江堰值了些了产业让他在那经营,并把家也搬了过去。先生如要拜访大可直接到都江堰去。”

是夜,石少明就住在了钱逊的店中,钱逊给石少明说了许多有关当时的事,让石少明对所处的时代有了更多的认识。

第二天天明,石少明也对钱老板说了身无分文的事实,便欲以那柄自制的匕首作为补偿自己在此产生的所有开销。那老板倒是极为友善,不但以独自在外须得有个防身的兵器为由拒绝了,上路时不仅往石少明的旅行包里塞了些干粮还送了些小铜子儿作为盘餐,并一再提醒石少明要注意人身安全,说是这年头盗匪多。

出得镇来,石少明也不象其他人那样行色匆匆。看着翠绿的田野,澄清的天空,呼吸着洁净的空气,心中只是想到如何应对这事实,如何在这乱世中求生存求发展。不觉间石少明已来到偏僻的野外,望着四下无人的山坳,少明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他不禁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仨人,石少明这才注意到这一高、一瘦、一胖的三人是在那后街镇见过的小混混。

原来,当石少明昨日下午一来到这小镇时,他那身奇特的穿着就在这小镇子中炸开了锅,男女老少皆以为是件奇事。这事自然也招来了这小镇中的混混们的关心。早晨刚一出了钱逊的小店,这三人就跟在了石少明的身后。

石少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知道这三人便欲在此处动手,于是悄悄的把匕首握在了手上并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一直往前走。

同时在石少明身后的那瘦瘦的混混轻声对另两个说道:“竹干,你最高,还是你先上吧,最好一拳就把他打晕。胖子,竹干把他打晕后你就去拎包,如果竹干没打晕那小子,你就冲上去抱住他的双腿把他摔倒在地压住他。看他那样子身上一定有不少的银子,不行就把他给……。”说着对着胖子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那胖子不安的说:“可是大哥,咱们从未有杀过人啊,这要是把他杀了,官府追查起来咱办?”

“怕你个鸟啊,猴子说得对,不行就把他杀了,这荒郊野岭的藏个把人还不容易?就算被官府发现了,听那些过来的难民说洋人又在调兵遣将,又要打起来了,官府那还有心来管个把死人哦。”说着打了个啊嘁接着说:“再不弄点钱来买大烟,我就快要闷死了。”

胖子也打了个啊嘁说:“他妈的,被你这一说,我的烟瘾也被你给逗出来了。最他妈可恨的是老虎郭这狗日的,手中明明有大烟也不再佘给我们,还不停的派打手来催账。真他妈的想把他给废了,可惜人家人多势众。”

“别他妈的老是废话,抢了这个小子,想抽多少就可以抽多少。竹干,上!”说着踹了胖子一脚道:“我去望风,快跟竹干去!”

竹干加快了脚步来到了石少明的身后,悄悄的举起了拳头猛的朝石少明的头部砸来。

石少明心中一刻也未放松,知道这仨家伙欲置自己于死地时也就下了决心决不手软。当听到竹干的大拳呼呼袭来时,石少明轻轻的把头一偏,身子往下一蹲,轻巧的避过了一拳。随既一转身匕首向前喂出。竹干不可置信的望着正在喷着鲜血的胸口,身子一下倒落在路边不停的抽动着。

胖子看到竹干一下就被干掉了,转身便欲逃跑。石少明快奔两步飞起一脚,胖子应声而倒,石少明也不管胖子的死活心中只想到对方若多一人自己便多一份危险,于是拳脚并下,那胖子还未呼得两声就晕了过去。

那瘦子听得动静不对,忙跑了过来。嘴里骂道:“妈的,两个打一个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说着从腰间掏出了一柄短剑喊道:“竹干、胖子,非要老子出手么?两个废物!”

石少明听得喊声,忙藏身在一棵大树后。

那瘦子走过来只见到自己的两个伙伴倒在地上,却不见了那小子的人影,不禁也慌了手脚,提着短剑对着旷野乱骂。

躲藏在树后的石少明瞅准那瘦子背对自己的机会,一个健步冲了出去,左手捂住那瘦子的嘴,右手上的匕首从瘦子的脖子上划过,瘦子倒在了地上。看着在地上不停的扭动着的瘦子,石少明心中一阵恶心,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杀人。过了好一会儿,那瘦子终于不再扭动了,石少明这才走过去搜了搜他的身,从他的身上搜出几两碎银来。

那高个子也早已死在了草堆中,石少明只好把两具尸体搬到了一块大石的后面,然后回转身来把那胖子绑了起来弄醒。

一身疼痛的胖子醒来看到石少明拿着匕首在眼前比来画去,吓得大喊饶命。

石少明则笑嘻嘻的说“胖子,你们仨是怎么想起要打我的主意的?说!不说就杀了你。”

“我说,我说,你别杀我,自从你昨天来到镇上,大家就注意你了。看你的样子一定很有钱,正好我们几个又没钱抽大烟了,那老虎郭还不断的派打手来要账,猴子就提议抢你,那知……。”

“哦”石少明心想看来我这一身是该换换了,在这乱世中,这一身也太显眼了。石少明接着问道:“那虎郭是什么人?你们这么横也会怕他?”

“这位大爷你有所不知,这老虎郭本叫郭本先,是这里的一霸。他不仅从成都那边弄大烟过来贩卖,因为他很有钱,还在这里放高利贷。我们几个就是因抽他的大烟没钱了又借了他的高利贷才招惹上他的。求大爷你放过我们吧,下次再不敢了!”那胖子恐惧的说道。

石少明生平最是恨那些贩毒的和吸毒的了。在他身边就有人因吸食毒品而弄得家破人亡的,他的一个朋友就因一个瘾君子为寻找毒资而被杀死。在历史上,自己的国家也因毒品而倍受西方列强欺凌,连日本这样的小国都敢入侵中国欺凌中国。所以当石少明听说这里竟然有一个贩毒的,心中禁不住想立即去把他捉来把皮给拔了。于是用匕首在胖子面前比划了比划问道:“那老虎住在那里,我倒是想去会会,你是不是该给我带带路啊?”

“应该的,应该的,他家就住在镇子的东头。”

为了自身安全,石少明决定回到镇上先去看看。于是扒下了胖子的衣服换在了自己身上,把胖子押到了灌木深处的一棵大树下绑了,又在他嘴里塞了东西,随后又用匕首割了他的辫子,又跑到藏尸体的大石头后面从猴子的头上取下瓜皮帽来连辫子一并套在了自己的头上。经过这一翻的折腾石少明感觉自己象个大清朝的人了这才开始往小镇上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