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1,无 心 出 游

粮民 收藏 1 14
导读:中华励志传 正文 1,无 心 出 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从单位劳资科走出来,石少明感觉到一身的轻快,这次请假,就是想出去走走,想放松一下心情,缓解一下疲劳的身体。确实,一连六十多天的高炉大修工程任谁干下来都会感到疲劳不堪的。在这次大修中,石少明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了,到现在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安稳,人整天都无精打采的。

石少明乘车径直来到了火车站,把背包往肩上搭了搭到售票口购买了一张最快的到峨眉山的火车票,又出站买了一瓶水,便独自一人坐到候车室的一角静静的翻看着兵器杂志。

当兵是他小时候最大的心愿,可是父亲的工伤却让他过早地参加了工作,那时他还是一个孩子,单位上还要专门派一个叔叔来陪着他。现在的他虽然已是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高级技工,但依然没有放下小时候的梦想。单位派他去参加高级工学习时,他更是天天扎在了图书室里。那是个相对比较专业的图书室,是专门为集团公司培养高级技工和技师的,通过这两三年高级技工进修班的培训生活下来的石少明自己说了一句话:“妈的,老子现在不光会造枪造炮,还会炼铁炼钢了”。不过,他更喜欢军事方面的书籍,那里没有,幸好自己一直订了的,另外还从网上查阅了不少的资料。

火车飞驰着,望着车窗外汹涌澎湃的金沙江和延绵的群山,石少明心中生出无限的感慨。因在进修班中老师曾经不止一次的盛赞过这条举世闻名的铁路线,并指出每周都能看到的金江铁路大桥就是大家可以看到的实物教案。也正因为如此,在出行的头两天石少明从网上下了许多关于成昆线的资料。现在看着电脑中的文字和图片,再看到窗外闪过的一处处烈士陵园,石少明也被这回荡在山中的汽笛声感染,对当年的设计者的智慧和铁路修筑大军的大无畏精神生出了无限的崇敬和敬仰,要是没有他们,这大裂谷也许还在无尽的沉睡中吧。

天刚蒙蒙亮时火车终于走出了具有攀西大裂谷特色的荒芜的大山,迎面而来的山峰在晨曦中展示着它的青翠。石少明知道再有一会儿就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峨眉山,一个被世世代代神话了的仙山。随着播音员清朗的声音,列车放慢了奔驰的车轮,石少明也起身向同坐的人告别。

出了车站,石少明并没有到旅行社组团,而是找了家小旅馆住了下来休息一下补充体力,顺便给各种电池充满电。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只想好好的放松一下疲惫不堪的自己,只想在青翠的大山里好好的呆上几天,只想和大自然作回亲密无间的接触。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他独自一人走进了苍茫的大山……。

今天已是进山的第四天了,随身携带的自制的以及托人买来的军用野外生存工具在这些天里确实帮了自己不少的忙,要不然就算不被毒虫野兽伤了也会迷路在这荒山野岭中。望着残红的太阳一点点的被青翠的山峰挡住,山雾渐渐的弥漫在整个山间,石少明心中的无奈便又一次的刺痛了他的心。想想自己也是为那个钢铁集团辛勤工作了十一、二年,可如今连个住房都买不起,每当下到炼钢、炼铁等主要厂矿去检修时,自己和身边的同事不光要付出艰辛的劳动,还要因穿着一身比煤矿工人还要脏的衣服而倍受那些收入确实比自己高的工人的歧视,吃饭不愿和你坐在一起,洗澡更是连门都不愿让你进。最让石少明心中难受的是他亲眼目睹了好些熟悉的同事因一时的疏忽,对自己造成了伤害,有手断了的、有少手指头的、有脚被砸了的、更多的人却是从高空摔下来的,而这些伤害一旦发生了,不管事情经过如何,事故分析记录上往往都有一条“事故当事人安全意识不强,确认不够是造成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仿佛是工人自己愿意发生事故似的。而与领导毫无关系。而石少明认为不管事情的经过如何,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领导都有直接或是间接的原因在其中,比如工序安排的不合理、安全管理工作的缺位、安全教育的不足和安全技能培训的不足、而更多的则是要求的工作时间过长造成疲劳上岗而最终导致事故的发生。在这个单位,大多数一线职工都长期处在亚健康状态中。最令人气愤的是有的领导还在大会上公然说“《劳动法》是专门为外企写的,只针对外企和私营企业,对国企无效。”那领导还在大会上举例说他妈因在外企工作,所以能享受《劳动法》,而我们因在国企工作自然不能受《劳动法》的管辖。仿佛中国的国企都是设在国外似的,不在中国的国境之内。“他妈的什么歪理论。《劳动法》老子又不是没看过,那上面明明白白的写到凡是在中国境内的企业都受约束。”石少明嘴上禁不住骂了起来。石少明曾无数次的骂过这歪理,可下面的这些工人太老实了,又没人敢站出来辩说,工会因是企业的走狗,自然也站在了领导一边,大家只好任这无耻之徙一直违法下去。想到那个因从高空摔下去造成头部受伤的小伙子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还要喊回来上班,想到那个曾经关心过自己的大哥因工伤而下身瘫痪,领导却在大会上说企业为他花了多少多少钱,石少明心中不由得一阵无助的叹息。

而自己和这些平凡的人的工作则是不停的从这里检修到那里,然后又回来,往复不息,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除了睡觉就是不停的工作,让人都感觉到失去了生的意义和乐趣。

望着挂在背包上的对讲机,石少明心中不禁一阵惆怅,这一对小巧玲珑的东西原本是为心仪已久的女友准备的,她是一位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医生,是他生病住院认识的。她酷爱户外运动,为了她的人生安全自己在选购时故意挑的这种功率比较高对讲范围比较大的对讲机。可是,在临行前人家说了:“少明,这次我就不去了,你要明白我们只能做一生的好朋友,我不想嫁给一个挖煤的或者……,或者说‘修建郎’。对不起少明,我有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天色一点点的暗了下来,眼见雾越起越大,周围的景物都有些看不清了,眼眶有些湿润的石少明这才把对讲机摘下连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一同放进了背包中,往不远处的山岗走去,期望站在那高处可以发现这附近有人家,可以不用在野外露宿。他已连续在外住了两个晚上了。背包不是太重,里面仅有些换洗的衣物,一只优质的冷光手电,一本厚重的汉语词典(因中学未毕业就顶了父亲的班,自觉识字不多在参加技工学习时就常带在了身边),一台同楼的老师淘汰下来的笔记本电脑(在自己参加高级工学习时,同楼的中学老师因其教的学生升学率高学校又奖励了他一部更好的笔记本电脑,也正因为有了这个笔记本电脑,参加学习时石少明的AutoCAD一直是名列前茅,当然取得这样的好成绩也跟他还从单位拿了不少的工程图纸来练习有关),这个笔记本电脑虽说体积小,可是硬盘还是比较大的,电脑中老师们做的各种教案一直未删除,自己还上网下载了不少的兵器制作和军事训练的资料及军事案例。在这次出来前,少明还特意录入了一个中国地图软件,据说这是一个功能非常强大的地图软件。另外电脑中早就有了一个卫星地图软件,这是一个非常好地图软件,清析到可以看到地上的行人,遗憾的是它非要上网才能进行相关的查阅,所以在出行前的好长一段时间里,石少明都在不停的查看要出行的相关区域。不过。为了旅行方便他还是备了一份云、贵、川三省的详细旅行图和一部相机及数个乐凯胶卷,还有就是几本兵器和军事杂志,以及一些外出旅行常备的医药和户外运动的工具等。当然还少不了胸前挂着的那个花了自己不少银子的德国产的“徕卡”(Leica)望远镜和那把绑在小腿上的用“高速工具钢”自制的匕首。石少明心中知道背包中的食物已所乘不多,如果今天不能再补充一些那么明天也一定得走出山去。

山头就在不远的前面,可就这么点距离,那山头已变的模糊不清了。石少明加快了脚步,晚了可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当他气喘吁吁的奔到山岗时,雾气已厚重的把整个山区包裹,石少明心中觉得这雾仿佛已弥漫于整个世界,就象一杯水倒进了烧杯中,原本烧杯中的一切物质都被这水溶解、稀释,再也分不清原本的面貌来。石少明心中不竟一阵的发怵:“我心中怎么会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如同一粒掉落水中的盐,一下竟然迷失了自我?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石少明是不信鬼神的,可在这茫茫迷雾中心中也不禁升起一丝恐慌。

在急匆匆的行走中,石少明右脚突然被绊了一下,人一下子摔了出去,摔倒在地的他不敢盲目爬起来,发现地上并没有掉落任何东西,背包也未散开,那个心肝宝贝“徕卡”望远镜也完好无缺的挂在前胸,这才放心的打量了一下刚才绊倒他的石头。他发现这是一块怪异的石头,看样子年代比较久远了,上面仿佛有一些花纹,模模糊糊的还有一些古老的文字,当石少明站起身来时,发现石头上隐约是一个八卦图的图形。

“这也许会是一个坟地或者是一个上古时的祭祀圣地吧。”石少明心想。当他爬上坡用望远镜举目四望时,浓重的雾气和着昏暗的天色已使人不能看得更远,只是模糊地觉着前面是一片平地。见到这种情形,少明心有不甘的想:“看来又得在外露宿一夜了。”于是少明又迈步向这片平地走去,期望到那里后能有更好的情况出现。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石少明依然低一脚高一脚的走着,这片看似平坦的地方全然是野草和着高低不平的石头。在这种地方石少明才不敢宿营,谁知道会从石缝中钻出什么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疲惫的感觉也在身上蔓延,石少明甚至觉得自己一直在原地走,或者自己已经在这雾气中迷失了方向。借着微弱的光线和脚底传来的感觉,石少明知道自己还在那片烂石堆中并未出来,现在的他只希望快点走出这个破地方,好找个安全的地点宿营。

石少明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少的路时间又是过了多少,只是觉得身体很疲惫,只是想坐下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或者就地躺下眯一小会儿。他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大些的石头,搁下背包,将身子平平的展开在上面轻轻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感受着肌肉的放松和血液的奔流。当想到在那小土坡上那奇怪的感觉时,心中真的觉得很异样,那是一种从未经历过也不曾听说过的怪异的感受,当时自己真的有种自己是一粒毫不起眼的微粒掉落到了水中被溶解了的感觉。

“自己不会是碰巧找到了霍金所说的‘虫洞’吧?不会吧,扔块石头砸着了月亮这样的好事也会让自己碰上?!”石少明怪怪的想着伸了个懒腰张开了双眼,发现天色比刚才亮了许多,石少明从腰上摘下手机看了下时间,这会儿还是夜里的零点过一点啊,怎么天就要亮了?石少明看着天真的一点点亮了起来,又低头看了看手机上无声无息走着的时间,心想难道是手机受了什么干扰出了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