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第一部 山 第一章 世界里的故事

林度 收藏 1 7
导读:远山近水 第一部 山 第一章 世界里的故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公元2086年,

太阳在远处看上去只是一个不大但却发射出耀眼的桔红色光芒的光点,将整个大地都铺上一层桔红色的光晕,满眼望去给人一种炽热的感觉,然而一切似乎都有背常理的存在着。此时的温度只有10摄氏度左右,地面上到处可见怪石林立,一点点的黑色碎石铺在桔红色的沙地上,放眼望去你会发现这里竟然一点绿色都没有,山谷两旁巨大的峭壁巨大的足以让你尽力抬起头都无法一窥顶峰;崖壁上一层层黄色的沙土状物质似乎随时都有滑落的可能,其壮观而险峻的景色会让所有的伟大工程建设者们在其面前都自叹无以复加,让所有的登山探险的人感叹人力之有限.望而却步。

一辆貌似汽车的全地效小型飞行器从一端的谷口飞驰而入,底部两个动力引擎向斜后方地面喷吐着巨大的风力,在地上卷起一股股的尘土在其后部形成一条很长的带状烟尘,顺着山谷的走向一直延伸着。在山谷的一个转弯处轻盈的一拐,没入两边峭壁形成的夹缝之间。

全地效小型飞行器继续在山谷中飞驰着,飞行器两旁的峭壁快速的向后移动。忽然整个地势向下一沉,飞行器顺着下沉的坡度轻巧的调整好自己的姿势,顺着斜坡飞掠而下。底下是一个巨大的空地,几座玻璃结构构成的半圆球型建筑出现在视野中。太阳的光线照射其上,发射出一束束规则的反光,天空桔红色的薄云倒映其上,与远处的峭壁形成一种类似海市蜃楼般的梦幻奇景。在斜坡上望去只能隐约的看到玻璃建筑物内的事物。在建筑物旁错落的出现一些绿色植物,为这奇景增添一份生命的气息。

下了斜坡后飞行器开始慢慢的减速,顺着两排整齐的树木之间的直道慢慢的开到最近的一座玻璃建筑物前。此时一扇用特种强度玻璃做成的门缓缓的向两边打开,随着飞行器驶入后,门又重新闭紧。一个电子女声响起:“欢迎回来,保姆1号。现在开始环境转换,请稍等”飞行器的两扇门徐徐的由两边向上方抬起,两个穿着银白色的奇特服装,头上顶着一个全玻璃制品的头盔将整个脑袋直到脖子处全封闭的包裹着的人从里头出来。今天属于他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在经历过又一个长达100多天的沙尘暴后,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外勤,任务就是去往那些埋设着传感器的地域将一个个因沙尘暴而损坏的传感器收回来再将全新的放到原位,任务要求的5个传感器都已经更换完毕,明天又是一个工作日,他们还将去往其它区域继续着与今天同样的作业。此时的他们只想饱餐一顿,仅管食物算不上美味。

短短的几秒种后,电子女声再次响起:“环境转换已完成,你们可以自由行动了”

两人几乎同时的伸手去按脖颈处上的一个按钮,一声短促的气体泄漏声在头盔与衣服的结合处响起,在两人摘下头盔时,都不由自主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并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仅管这身工作服由衣服上的一根根均匀分布隆起的设备可以为人提供相对舒适的循环系统,产生能让人维持6小时的氧气需求,并有温度调节功能.但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总是让人觉得压抑.

“杨,你说今天他们会给我们提供什么好吃的”说话的是一个满头棕发的西方人.他叫托尼,那个他称呼杨的东方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膀说:“我只怀念中餐”。

“我也怀念,呵呵”说着托尼走向靠近自己一边的一个显示屏前带点夸张的大叫道:“宝贝,收废品啦”。

“系统回收保姆1号,请乘员注意安全”依然是那个电子声音。

一声机械声音从飞行器停靠处下方传来,飞行器在慢慢的下降。当飞行器整个没入地面后,两扇金属门将洞口闭合。时间之短要不是底下的微弱的机械音还提醒着我们,似乎这里根本就没有停过一辆飞行器般。

“杨,你说这个宝贝真能辨别出我的声音吗?这样竟然都可以”托尼摊摊手说道。

杨没理会托尼的问题指着稍远处的一个人说:“那是林吧?走,我们过去跟他们打声招呼”。说着杨伸手在正对入口处的那扇门确碰了一下,两扇门瞬即打开。两人先后走了出去。原来刚才他们只是处在一个小的环境转换室里。

映入眼帘的是一艘巨大的飞行器。巨大到将这整个玻璃建成的巨大空间占了一半。银黑色光滑外壳让其显得更加的雄伟,四部智能型的装运机器人正在将一件件堆放在一旁的货物搬入飞行器仓内,两个东方人模样的男青年站在飞行器底部的仓门入口旁,看着四部机器人在忙碌着。

“林,这趟是你们飞啊?”说话的是杨,大老远的就冲着这两个人喊到。

那个叫林的男青年向着他们挥了挥手。

“这沙尘暴我看就是你们两个给整出来的”林边上的青年等他们走近后笑着说。

“孙,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们”托尼说着转过身用手指着他们回来时经过的那道斜坡显得有点无辜的说“可惜我们制造的沙尘暴只有一个多小时”远处斜坡上的他们回来时所卷起的烟尘还在祢漫着。

这时一个脑袋从飞行器上方升了出来:“林,这是最后一趟了”说着跟杨与托尼两人点了一下头,并冲着托尼做出一副吐口水样,吓得托尼快速跑到杨的身后,以防不时之需。嘴里还不绕人的对着上面喊到:“王,你不想还我的赌债也用不着用口水来谋杀我吧”。他的搞怪形为让几个人相视无言的一笑。

说话间,一个机器人已经将最后一件货物搬入仓内。林冲着孙点了点头,回头看了杨与托尼一眼,走向一旁的升降机。在升降机缓缓的上升时,林和孙两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托尼和杨也肃幕的回敬了个军礼,四个人就这样保持着敬礼的姿势直到林和孙没入机仓内。

对于此种飞行任务的危险性所有人都知道。

这时系统的电子音响起:“着落区启动起降程序,请所有人员离开着落区”

杨与托尼跑向一边的人员升降机。当升降机玻璃门关上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宠大的飞行器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四具大型发动机喷吐的蓝色火焰烘烤着地面,并顺着地面向四下发散开来,烈焰经过一点距离的奔腾后被抽焰道迅速吸入,就像水流一样流进抽焰道口的栅格之间,飞行器底部的地面上整个都被流动着的烈焰覆盖着。此时飞行器所处这半边的玻璃罩向盛开的花朵一样分成6片向四下里慢慢的打开,外部的气流一下奔涌而入。

“进入起飞倒计时,10、9、8、7、6………。”当报数到“起飞”时,四具发动机猛的一加速,喷吐出更强的烈焰将抽焰道的栅格全部填满。飞行器在巨大的推力作用下抖动了一下开始慢慢的上升。当上升到玻璃罩原来的高度时,四角的四个机械壁起落架折合回机体内。飞行器的上升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与桔红色的天空形成一体没入其中。

杨与托尼在经过100多米的下降后,升降机门打开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有着400多平米的区域,中间有一个并不大的喷水池,池边的围栏上摆着几盆花,鲜红色的花朵在这个四面都是单一的银白色空间里显得特别耀眼。边上的一个用线划出的区域里停着几辆只有四个座位的四轮代步车,离他们两人最近的一辆车向他们开了过来。

两人坐上车后,杨在触摸屏按了几下,小车开始自行的开动了起来。前面一扇银白色的金属门开启,眼前除了过道和正前方的又一扇金属门外,就是在过道中间的一个十字路口。就这样除了偶尔的一辆代步车与他们擦肩而过外,都是一样的情景。在经过了几扇门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往右边一拐,在不远处的一个靠右边的门前停了下来。门里是一个若大的空间,有十几个人在忙碌着。一个30岁左右的美女看到他们进来后主动的向他们走了过来:“你们今天更换的CH5号感应器刚刚罢工了”

“美女,都是我的错,我太想见你了,想的真是一分钟也等不了了,所以没有好好的把CH5安装好就赶回来啦”托尼脸上堆着慕名的表情,得到的是一个漂亮的白眼。

“知道什么原因造成的吗?”杨板着他那本来就铁板一块的脸问道。

“可能是伽玛射线,或者沙尘,也有可能是外星人!”美女笑了笑“你知道这场沙法暴让我们很多的设备都罢工了”顿了顿接着说:“本来美城那边明天有人要到那附近作业的,不过上面要求今天一定要把这一块的数据给整出来,所以只好麻烦你们两位再去一趟了”。

托尼有点不干的说:“美女!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不知道我多么的想你吗?你怎么可以一见面又让我带着对你的思念往外赶呢?”

美女用手在托尼的脸上拍了拍亲切的说:“哦,亲爱的托尼!我当然知道你对我的思念啦,你看我都为你们准备好了你们的食物”说着回身将台上的两包东西分别递到他们的手里“五点钟之前你们必须离开那个区域,因为会有一个小型的冰尘暴经过那里”说完他自顾自的转身回去。

当两人再一次坐上那辆车时托尼带点得意的说:“杨,你知道吗?我觉得她对我有意思,要不为什么要帮我们准备好食物呢?”说着忽然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地方不对:“她也有可能是喜欢你”接着是一声黯然的叹气声。杨对着他轻轻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对于这个拍档时有的带点感性与夸张的情绪与行为他太了解了。

在地下停放区里维护人员已经将他们的坐骑准备好,并将一个完好的感应器放在了仓箱内。杨将一个数据插头插入感应器的对接口上,戴上头盔看了一眼腕上的一个手表大小的显示屏。这时托尼也坐了进来,杨看了看他提醒他说:“按照规定你这时应该戴上你的头盔并检查一下你这身设备是否正常”

托尼嘟着嘴转过头来对着杨说:“杨,你要是想我把你当成情敌来看,你就继续说你的规定吧”。

杨上眼皮翻了翻,没去理会他的无理取闹,只管在小型地效飞行器的综合显示屏上做着对飞行器与感应器的检查。确认一切正常后又一次的问托尼:“你确定要这样吗?”看到托尼没有反应“那好吧!随便你!”说着将门关上。

“现在启动环境恒定系统”飞行器的系统提示音。飞行器内部装有一套环境恒定系统,该系统可为仓内提供一个稳定的压力环境,可以让人身在其内而无需承受因过载和压力等等外部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因为飞行器本身太少无法安装入大型的更加完善的系统,只能是带点机械式的将仓内环境安照任务需要做适时的改变,而这种改变无疑是剧烈的。随着气压的改变,托尼的整个脸被挤压的有点变了形,疼痛加上泪腺被挤压让他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五秒钟后仓内环境稳定了下来,托尼用力的动了动自己生疼的脸部肌肉冲着杨喊到:“哦天哪,杨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知道我没戴头盔吗?哦天哪,眼泪,我的眼泪啊。。。。。。。”在飞行器上升到地面的10几秒钟的时间里托尼气都没喘一下的在数落着杨。

飞行器上升到地面后,通往外面的那扇玻璃门被打开。杨的右手握住一根类似于战头机的控制杆上,用食指轻扣了一控制杆上的红色按钮,飞行器的整个身驱忽地被拔高50公分,杨再将控制杆向前轻推,飞行器直冲出门,顺着刚刚回来时的的路疾驶而去。刚刚生成的烟尘还在空中祢漫,只是有些消散,于是一道新的烟尘又加入了它们之中。

当到达那道斜坡时,托尼还在继续着他的演讲,杨对着他说:“托尼,你要是想快点回来,就麻烦你到后面去把感应器的基座给弄好”。经过刚刚一段时间的“演讲”,托尼已经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于是将座椅靠背向后放下,自顾自的翻身爬向后面置放物品的仓箱内,去摆弄感应器的基座。

飞行器在山谷中高速的穿行着,现在是下午的3点钟了,外面的温度已经降到零下10摄氏度。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温度将会急速下降到零下50度左右,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温度才会回升到零摄氏度以上。急剧的温差变化偶尔的在飞行器表面制造出几声“卟、卟”的剥落音。眼前的山谷越来越宽,不知道开了多远,过了20分钟后面前一道宽约200公里的巨大的峡谷呈现在眼前,远处那高达十几公里的的崖壁隐约可见,杨操控着飞行器向左一个急转弯斜向的冲着崖壁飞掠而去,时不时的做着几个规避动作以躲过立在面前的几处小山堆。半个小时后到了崖壁前,飞行器的两个风力发动机猛地一加速生生的将飞行器迅速拔高,飞越崖顶后继续在崖上的一片开阔地域平驶着。此时已经坐回座位的托尼开口:“杨,你知道吗?我喜欢飞行,真不知为什么要让我来驾驶这破垃圾,杨!是不是你得罪了上面的什么人啊?害我跟着你一起倒霉!”

“这也是我想要问你的问题!”杨回应道。

托尼一脸冤枉的摊开双手说道:“杨,你知道我的人际关系一直都很好,所以责任肯定不是出在我身上”。

此时扬声器里响起那位美女的声音:“两位!通过卫星观测冰尘暴正在增大,你们必须加快速度了”。杨抢在托尼开口之前回答:“保姆1号明白,我会注意冰尘暴状况”,说着冲着托尼前面的那个综合显示屏指了指。看着一脸认真的杨,托尼也没有了与美女开句玩笑的心情,在显示屏上调出卫星传过来的冰暴数据有点气愤的说:“这批该死的天气预报员没一次准确的,真应该往他们脸上扔个臭鸡蛋,哦!鸡蛋、好久。。。。。。”

“托尼、别发你的感慨了,戴上你的头盔吧!”杨打断并提醒托尼。

不一会,飞行器在一根不粗的金属天线旁停了下来。杨从仓箱内将字典大小的感应器拿出来,托尼则去搬他刚安装好的基座。杨在天线底部拨开一层土,一个感应器露了出来,在将感应器取出来时杨想到了什么对托尼说:“托尼!这次冰尘暴的威力光靠基座我看是无法固定住的!我们要埋的深一点才行!”托尼把手中的基座往边上放好,在腕上的显示屏点了几点,一个机械臂从飞行器的头部探出头,慢慢的往杨的位置伸去,杨将其头部移到放置感应器的地方,一个折合在臂内的带着尖头的金属棒放了出来,随着一阵轻微的小马达声传来,金属棒作伸缩运动往坚硬的冻土上撬着。此时受外围影响已经开始刮起大风,微小的粉尘在低温的作用下凝结成一粒粒细小的尘粒敲打着杨的身上,与头盔的碰撞发出“唰啦啦”的声音。扬声器突然传来托尼的一声喊叫:“杨!杨。。。我的衣服。。。。。。”只见一旁的托尼“卟”的一声裁倒在地。

杨费力的将托尼抱进飞行器,在他的腰间拉出一根导管迅速的连接在飞行器上的一个接口。待仓内环境转换完成后,取下头盔时,托尼的脸已经变成青紫色,杨喊着托尼的名字用手在他脸夹上拍了拍,见其没反应,赶忙扯开手臂上的口袋将一个便携式的小针剂取出在托尼的手臂上扎了下去。在药剂的作用下,托尼脸上的青紫色开始慢慢的褪去。一声咳嗽声托尼睁开了双眼:“杨!!刚才那一瞬间我真怕跟长林一样。。。!”接着又是一串咳嗽声。杨呼了口气没有作答,或许是因为听到长林这个名字的缘故。

杨检查了一下托尼腕上的显示屏对着还一脸虚弱的托尼说:“你腹部有两根管破了,可能是你刚才。。。。”看了一眼靠在椅子上的托尼,头盔里的脸上明显的带着苦笑,拍了拍托尼的肩膀:“看来你只能待在保姆车上了”。

托尼带着点像是做错事的小孩的表情说:“杨!下次我一定会记得戴上头盔!”

杨点了点头:“好的,这次我帮你戴上”说着帮托尼把头盔带好,再用手在托尼腰间的导管与飞行器的接口处用力的摁了摁,看到两眼直直的看着自己的托尼:“放心吧,我一个人能搞定!”说着打开门,一股强烈的风夹着沙粒灌了进来,两人在头盔里的脸都本能的皱起用力的闭上眼,似乎沙粒会穿透玻璃抽打在脸上一样。

杨用手腕上的控制器打开飞行器头部的一个小门,从里头拉出一根白色的索头扣在腰间的松紧扣上,猫着腰走回作业点.此时地表已经在机械臂的作用下形成一个直径1米、深约一米的松土层,杨操控着机械臂放出金属棒尖头的根部两边的若干片薄如纸片的金属片,向下像扇子一样展开,形成一个半圆形的扇形金属铲,再加上金属棒中部可以活动的活动轴,俨然是一个像人的手臂一般的机器人手臂。就这样一铲一铲的将已撬震松的冻土挖出来。在车内的托尼此时也恢复了部分体力,正在光注着冰尘暴的动向。通过通信器与杨说道:“杨!我们时间不多了,暴区正在逼近”

杨趴在地上用手帮着一起将松土往外推抛着,顶着每秒40米的大风回答道:“我知道了,你把就近的几个避风处的坐标输入导航图,要是来不及我们晚上就只好在外面露宿了!”

终于,一切就绪。杨赶忙将基座扔进坑内人也跟着跳下,取来感应器装在基座上。开启感应器,一个小绿灯发出一点微光。远处的冰尘暴卷起一个巨大的烟柱像一个怪兽般的往这边压来,黑压压的一片,冰尘暴将所过之处能卷起的一切事物卷到半空中再重重的抛出去,已经无法看清天空的样子了。托尼在显示屏上检查了一下感应器状况:“正常!杨!快点”此时的天空已经非常的灰暗,尽管托尼打开了前头的灯光,强炽的光束也只能照出一个正从坑里爬出来的身影,和机械臂上的一个红色指示灯的微弱灯光。机械臂开始摆动往坑里填土。在人与机器的通力合作下快速的将抗填平,机械臂开始自动收拾回缩。杨将露出地面的天线放短安装上一个固定装置抱着更换下来的感应器,蹲着身子往飞行器方向爬着。敲打在身上的尘土大小比先前的要大了好多,打在头盔上的声音不再是原先的“刷啦啦”,而是“咚咚”直响。要是没有头盔的保护脑袋上估计已经全部是“肉包”了。

杨依靠打开的飞行器门形成的遮盖站起身将感应器往座位后一扔,顺势裹着一股风沙坐进飞行器里。解下腰上的绳扣,白绳被迅速的收进前头的仓内。托尼将车门合上并启动发动机,飞行器绕着天线转过头背对着冰暴区按照设定好的航线飞掠而去。背后的巨大黑尘随即压过。

已经完成环境转换的仓内,带进来的尘土也被吸出仓外。杨将头盔卸下,转头看看后面他们刚刚所处的地方,呼了口气。心想真是好运气,要是晚一点,仅管飞行器是用特种金属构成也有很好的防震装置,可要是被卷入冰暴区里,可怕的后果是谁也不敢保证是不会发生的。

冰尘暴相对于沙尘暴而言,所覆盖范围要小,但其威力却更大。因为在这个区域里形成的冰尘暴冰暴区里的温度最低时只有零下八十几度,再加上暴区里比较多的水份,会将微小的粉尘凝结成一个个乒乓球大小的尘块,当冰尘暴遇到阻隔后风速的减弱会将这些尘块很快的扔回地面。而不会像沙尘暴一样,一直祢漫在空中,新的沙尘暴会持续的将这些沙尘高高的卷在空中,久久不能消散,只到没有新沙尘暴出现后才会慢慢的覆盖回地面。早期的峡谷并没有这么高耸凶险的崖壁,冰尘暴经临峡谷后受到崖壁的阻隔,满天乒乓大小的尘块跌回地面,相互叠加,经过岁月的侵袭,就变成了坚硬的岩石,崖壁就这样一层层的被加高,才有了现在这种高耸入云般的状丽景像。杨与托尼两人此时却没有这种研究地质学的心情,黑压压的冰尘暴张着大嘴随时都有可能将飞行器扯入其中。自动驾驶的飞行器,不断的调整着发动机尾喷口的方向,保证着车身的稳定,以抵御冰暴所带来的强大撕扯力。就这样上下左右不停的犹如大海里的船一样颠波着加速前进。只要给一点时间,飞行器每小时400公里的巡航速度足以让其摆脱风暴的追逐,而此时只能做着亡命的狂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