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五节 两难之择

panzergu 收藏 2 16
导读: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五节 两难之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还没等我清点完战利品!充分享受这胜利的喜悦——朝廷的一封八百里加急和高山王的金牌将我从天池前线招回了京城!风尘仆仆的赶到京城后旋即被引入议政厅——同时发现,各个有铁血军团背景的将领都已经在议政厅聚齐了!

此时的高山王显出了些须疲惫,看得出前一天晚上龙体睡眠不佳,“今天不是朝会,诸位爱卿不必拘礼,随便座罢——”

“谢皇上——”

“朕招你们来,有一事相商。此事——朕——实难开口啊——”

“皇上但说无妨——”(虚伪!实难开口为什么不闭嘴?)

“朝廷议政会决定——这个——怎么说呢——议政亲王们认为大铁血朝重臣们大多同属于铁血军各大野战军团主将!朝廷恐实难控制——所以——亲王们决定给诸位两个选择:一、公告天下,辞去铁血军职!二、辞去大铁血朝官职!以半月为期限——至本月底,各位务必做出选择——”

高山王吞吞吐吐的把话说完后,堂下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静寂——静寂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各大野战军团主将们的反应却没有高山王想象得那样激烈!但是表达出的态度则是相当明确的——

影子军副将军,朔州兵马节度使‘燕双鹰’的态度就很有代表性!“鄙人入‘影子军’在前,当节度使在后。如果非要在此二者里选一的话——望陛下恕罪,臣只能不当这个节度使了!”

“陛下,如若朝廷一定要一意孤行的话,那微臣也只能和‘影子军’共进退了!”朔州巡抚杨小七道——

“放肆!你们——你们——你们还是大铁血朝之官员吗?遇大事不为大铁血朝计却首先想到的是‘影子军’?”高山王似乎有点火——

此时的我心中已经什么都明白了——这一天早晚要到来的!只不过来得比预料的稍微早了些许而已。其实,朝廷此举我早有耳闻!我的机密情报营可不是吃素的,相关情报会定期出现在我的办公案几上!(观众:昏啊——情报都做到朝廷头上了!Panzergu:废话,那叫自我保护!)

这次,朝廷终于动手了!从机密情报营汇总的情报来看:京城确实是有一帮人在鼓吹所谓的‘军政分离’!这些人以英石郡郡王兼监察司司徒‘牛妹妹’(观众:昏倒!什么名字!)为首,原朔州兵马统制‘老芋头’和原龙骑军成员‘绝情叉’为左膀右臂,另外有充足的证据显示:庐州兵马节度使兼慎州兵马节度使兼大理寺司官‘网络卫士’(观众:NND,兼得还挺多!)也是‘军政分离’的有力支持者之一!至于铁图郡的‘狮子’的态度则是模棱两可、含含糊糊。(这‘狮子’的仕途相当有趣,人家的官是越当越大,他‘狮子’的官是越当越小,居然从铁图郡的郡王一路‘当’到了梅州的一个候补知县。只是因为他曾经是郡王,而且颇为英武——所以依旧享受郡王的俸禄,但是他似乎还是缺钱花似的,几次三番缠着文华州兵马节度副使‘花之俏’要当她的‘私人保镖’,说是要赚点外块,其真实用意傻子都想得出来!为此,视‘花之悄’为‘梦中情人’的‘熊熊’恨得牙根痒痒的——观众:昏死——有这么当官的吗?当郡王和长得英武有什么必然联系吗?狮子说:没有吗?观众说:有吗?狮子说:没有吗?观众说:我只是讨论讨论,何必这么认真……有吗?Panzergu:废话,我大铁血朝的郡王不英武行吗?)没有证据证明‘无耻的宋亲王’(宋海峰)参加了这次“倒军行动”!但是,‘邪恶的米亲王’(大米稀饭)绝对参加了这次的‘密谋’!(为什么说密谋呢?因为根据情报,亲王会议的会场当时重兵布防,连窗户都被厚实的布帘遮了个严严实实!这不算‘密谋’算什么?)(后来才知道,‘宋海峰’参加了这场密谋,相反‘大米稀饭’是被迫的!是‘宋海峰’以扣发‘大米稀饭’的成亲许可为要挟,‘大米’被迫就范——大米:55555——你们可别怪我——我娶个媳妇我容易吗我——你们可千万别怪我啊——众军将领:无耻啊——邪恶啊——)不过,让我史料不及的是,这次‘密谋’居然还有奉旨乞讨的‘铁血流浪汉’亲王参加——足见‘密谋’行动之周密,涉及之广!至于影响么——绝对低不了!

……

现场气氛非常压抑——我扫视了众将一眼,海州兵马节度使‘炮手’(属于血狼军)、镇鲁王统兵马大元帅兼翰林院一品总督察兼京城红灯区总督察‘老九’(属于第一军)二人的拳头已经纂紧,一副马上就要发飚的模样,其他诸位野战军团将领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居然在京城的议政厅里闻到了天池前线才能闻到的火药味!

高山王避重就轻,转而先征求无所属军团将领的意见!(朝廷为了防止军团势力独大,在铁血野战军之外又组建了一支无军团派系之军队,准备以此为样板来改编整个大铁血朝的野战军团。)他转向慎州知府‘福临’(观众:晕,顺治这么早就生出来了吗?)和成州知府‘子非猫’——“爱卿意下如何?”

“回陛下,臣等虽非诸军团将领,但是对朝廷的决定——臣等实觉不妥——”‘福临’和‘子非猫’同时奏道——

这个回答让高山王非常失望,他没有想到朝廷精心培养的、日后能成为铁血新军骨干的两大重臣居然那么快的被“军团化”了!他颇为扫兴的一甩袖子,“朝廷命官应处处心存朝廷——而等如此,难道想辉了整个大铁血朝吗?”

“朝廷此举,也许出于公心——”‘熊熊’起身说道:“朝廷限制野战部队将官参政乃人之常情,军人干政确乃社稷之忌!但是以此举实现阻止将领参政实乃愚蠢之举!”

“你居然敢——”

“陛下!请听臣说完——”‘熊熊’清了清嗓子,“陛下,恕臣直言——朝廷的做法无异于因噎废食、杀鸡取卵!我等这些将领,既是大铁血朝的肱股重臣,又是大铁血朝各野战军团的主将!朝廷为了‘军政分离’就如此武断——会让我们这些将军们做何感想?”

“我等在前线为了大铁血朝的利益奋力拼杀,力保边疆一方平安!可是朝廷却在背后给我们插上一刀!这大铁血朝的边疆还没到太平的时候呢!怎么?朝廷现在就想飞鸟尽好弓藏了吗?”我不发表意见则已,一开口就语惊四座!

“天池侯爷何出此言,朝廷决无此意啊——”高山王对我的话显得相当惊愕!

“决无此意?朝廷不会不知道,我等辞去军职,铁血朝野战部队势必瘫痪,朝廷有把握新军能完全替代野战军团吗?若我等辞去官职,那大铁血朝超过六成的知府节度使都得解甲归田卷铺盖滚蛋!也就是说,大铁血朝超过六成的行政系统会顷刻间瘫痪。朝廷一时半会从哪里去找那么多的替换官员?就算找到了,各州府驻军又如何能卖新官的帐?朝廷此举,说得严重一点,无异于乱我军心民心、自毁长城!”

“天池侯爷的话朕自有考虑,所以朕希望诸位以朝廷稳定为重,辞去军职——避免大铁血朝的一场内乱啊——希望诸位一定理解朝廷的苦心!”

“朝廷何止‘苦心’,简直就是处心积虑!此举不是让我等寒心吗?”铁图郡郡主zhengjiang312(属铁骑军)愤然道——

“天池一役,我彪骑营阵亡了8657人,受伤7754人,其中有1369人后来重伤而残疾。他们是为了大铁血朝的国威和军威而浴血奋战!我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朝廷要撤掉他们的统帅的话,会做出何种举措——”

“这个——”高山王倒抽一口凉气,再看看其他将领频频点头的样子——知道者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大铁血朝野战军团集体反水——这后果不是闹着玩的!一副众将领兵围皇宫,逼宫就范的恐怖场面凸现在高山王的眼前——朝廷培养的新军根本就不是这些野战军团中任何一支的对手!更何况新军将领‘福临’和‘子非猫’的态度倾向于军团派——新军未必能派上用场,想到这——高山王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行!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不能——高山王心想道。

“天池侯爷所虑甚是,朕决定,自诸位兵权解除之日起,派驻监军至各军团,以防各军团滋事!”

“陛下圣明——”我先奉承一句,“不过,我大铁血朝军士的镖悍是天下无双的!几个太监又能震得了谁呢?”

“他们有朕的手谕,谁敢不从?”

“他们不会明着不从!但是他们会以‘侯爷有令’给您堵回去!您有什么话说?”

“这——”高山王再次语塞,我的‘天池侯’和‘汴州侯’的名号都是他亲封的,大铁血朝律规定,王侯有权统领封地之内的驻军!(貌似这也是朝廷为了限制野战军团而推出的举措之一!)一个监军太监确实只是一个摆设!他抓抓脑门想了会,“诸位爱卿,我看今天还是先议到这里吧——诸位请先回府,容朕再和诸位议政亲王商议——”

“臣等告退——”

……

王侯驿馆内,诸位将领聚到了一块议论白天的‘军政分离’的大事——

“他妈的!老子不当官了!老子反了!”海州兵马节度使‘炮手’彻底发飚——

“如此大逆不道之话最好住口!”

“怕什么!朝廷不仁,我等不义!”

“诸位,请听我一言!”此时的‘熊熊’出奇的冷静!“朝廷此举,明为‘军政分离’,实则希望削去诸位的军权!削不去也能削弱诸位的干政能力!那我等只能两害取其轻!毕竟乱臣贼子的帽子扣在谁的头上都不好看!鄙人以为,轻者为去军权,毕竟各位在各军中都是位高权重,手下部属甚多,将部队交于放心的部属不就等于保住了兵权了吗?战事一开,还能奏请朝廷挂帅出征——谁都不是傻子,朝廷此时还远没有能力驾驭我大铁血朝精锐之师,不还是得靠诸位吗?”

“‘熊熊’大人此言甚是——在下深以为然!”(我有我的算盘——除了幽州知府所能统帅的一万部队之外,彪骑营其余的二十六万部队统统派驻汴州和山海关--沈阳--辽阳--安东--天池一线,朝廷休想裁掉我一兵一卒!这话出了这楼我可不承认哈!嘿嘿——)

“‘熊熊’大人和天池侯爷的话不无道理!不过为了影子军的尊严和荣誉,我‘燕双鹰’依旧选择和‘影子军’同进退——”

“双鹰兄高义,我等敬佩——”

“客气了——我们当中总是要有人留下的!否则——还真随了歹人之意了!我燕某人话放在这:无论诸位辞官还是留官,诸位永远都是我燕某人的同仁、燕某人的朋友!诸位保重,就此告辞——”

……

几个来自北府军的官员(幽州知府Panzergu、史州副郡王rrt1234、史州知府Lin2702、朔州兵马节度使‘财神’和海灵公主‘海百合’)此时陷入极度痛苦的两难之择中!这个选择相当残酷,但必须做出选择——不过,不等到朝廷最后期限的到来——我等决不做此选择!而此时,边关也不允许我过多的陷入这种两难之中——

汴州告急——鞑靼犯境!

一边受着朝廷的打压——一边还要在边关用命!这是什么世道!他妈的!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