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台湾小组(一) 台湾小组(一)

zy1973 收藏 10 455
导读:台海战争四十八 台湾小组(一) 台湾小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2年深秋的一天21时30分 北京

一辆丰田中型面包车缓缓地从中南海新华门开出,驶上了车水马龙的长安街。北京深秋的夜晚,温度已降到零度左右,但在开着空调的车内却也温暖。车内除了神情木然的司机,其余八九个人虽不言语,脸上却洋溢着兴奋的表情。解放军中校军官唐睿坐在靠窗的位置,眼睛望着窗外,脑子里翻江倒海。

六年前,也就是1996年,三十出头的唐睿还是解放军某研究所的一名普通文职干部,突然被调到总参任职,挂上尉军衔,马上又被借调到中央办公厅。平步青云之快连他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子,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好运呢?

调到中央办公厅后,他被安排参加一个小组。这个小组有八九个人,在互相认识后,发现大家来自不同的工作单位,以前从事不同的工作,有经济界,文化界,法律界,教育界,甚至还有娱乐界,农村代表等,但有三个共同点,一是人都很年轻,唐睿才三十岁,是年龄最大的;二呢,则是他们以前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都是很普通的,没有什么特殊业绩;三是他们都对自己的调动很突然和茫然,和唐睿有同样怀疑的不止一个。

很快,上面找他们谈话了,这时唐睿又发现一个共同点,他们全都是党员。在签了保密合同后,上面交待了他们的任务:做台湾人,在大陆做台湾人。具体点说,要求他们除了日常生活,如吃饭、睡觉外,其余时间要像一个台湾人那样看台湾电视,看台湾报刊,读台湾书,向台湾人一样思考问题,像台湾人一样交谈,想象自己还是在做原来的工作,只不过是在台湾。其他就没什么事情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上面也没交代。唐睿想是不是要他们做假想敌,但也不象啊。

整整5年,唐睿等人在大陆过上了台湾人的生活。第二年,在唐睿的建议下,连吃饭,睡觉等生活习惯都改成台湾人的了。他们住在上面安排的住处,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看报、看电视,互相交流。在这五年中,他们模拟参加了两次台湾立法委选举,一次总统选举,两次县市长选举。因为唐睿是现役军人不能成行,其余人还到台湾旅游了一次。他们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台湾小组”。整整5年,他们白吃白喝,无所事事。没有看过一张大陆报纸,没看过一次大陆电视节目,倒是在台湾电视里看过一些大陆电视剧。

在这五年中,唐睿发现上面选人也不是随便挑的,“台湾小组”的人都是单身,个个头脑灵活,思维敏捷,态势感知能力强,有独立的见解和思考。以前虽没什么突出的业绩,但都是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他们也能与亲人相见,但对自己的工作却无法说清楚,这也耽误了他们的终生大事,幸好他们都无所谓。

今年(2002年)初,上面给他们提出了一个问题,要他们用一个月的时间来思考,“作为台湾人,你想独立吗?”唐睿等人终于明白了这五年奇特生活的目的是什么了。而他们优秀的素质在此刻得以展现。每个人在思考时都能以一个台湾人的身份来思考,根本就忘了自己是大陆人,没有一个人感到痛苦或精神分裂。

一个月后,他们给出了答案。九个人当中,除了经济界和娱乐界的两位代表反对独立,其余七个人全都希望独立,7:2!上面好像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只是要求他们在六个月之内,以最短的篇幅写一份报告,内容是关于台湾独立的必然性,同时继续“台湾人”的生活,直到报告完成。报告将由唐睿主笔。

唐睿叫小组每个人都要写一篇报告,包括反对独立的两个人,各自阐述自己的意见。“台湾小组”的成员们为了这份报告,利用了一切资讯和手段来收集资料,当然都是从台方角度出发的,耗时四个月,每人都完成了自己的报告,全是洋洋洒洒好几十万字。面对如此丰厚的成绩,唐睿只能苦笑。他把每个人的报告复印了九份,每人一份,每个人手里也就有了九份报告。然后,九个人坐在一起,一份一份的讨论,逐字逐句,尽管有时争得脸红脖子粗,但都是就事论事,过后还是好朋友。又过了两个月,一份不到八千字的报告终于完成。8月底,“台湾小组”上交了报告,上面让他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回原单位工作,等候通知。这期间,唐睿回到了总参上班,在总参某不起眼科室做文字工作。他发现自己竟然对简体字感到不习惯,也听不惯纯正的普通话。按照正常的晋升,唐睿都升到中校一年多了,他也挂上了中校军衔。到了十月中旬,“台湾小组”再次集中,,但他们拿到自己的报告时,发现报告上多了很多的批注。原来,上面把他们的报告拿去征求意见了,交给了一些学术名流,民主人士,其中就有香港著名爱国人士霍风,澳门爱国人士马行天等人。这些人都对报告持肯定意见,并补充了不少的内容,修改了一些地方。权威们的批注比正文还多。上面又叫小组成员在10月底完成报告的最后版本,字数还要压缩,做报告的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

又是几个没日没夜的苦熬,终于完成了报告终结版,修改错别字,校对,打印。10月的最后一天,“台湾小组”完成任务,但在交报告时,上面让他们自留底稿,以报告为骨架,并做好汇报的准备,给国家最高领导人作汇报。

进入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大即将召开,就在十六大召开前的某一天,“台湾小组”接到通知,到中南海某厅给国家领导人汇报。这一天,“台湾小组”成员吃过中午饭就被接到中南海,在接待处一直等到了晚上八点四十才得到通知到什么地方。到了地方后又等了十多分钟国家领导人才到场,共有十五位。简短的介绍和寒暄后,九点正,领导人落座,汇报开始。而领导人一坐下,“台湾小组”的成员们便根据座位的安排知道了下一届中国领导集体有哪些人。此时,他们的心里是又激动,又自豪,还有紧张和害怕。

汇报有唐睿负责主讲,报告有以下几点:

1.独立已成为台湾人思想的主流。九六年以前,台独思想还只能在小范围内流传,影响较小。但此后,李登辉公然提出“两国论”,台独势力得到鼓舞,台独言论可以公然发表,民进党发展很快,并在2000年大选中夺得政权 。台独思想更是借助官方力量,大肆宣扬,逐渐影响到了每一个台湾人。

2.台湾人对“一个中国”的认同感降低。民进党上台以后,大力鼓吹台独,推行台独教育,去中国化,鼓吹台湾主体意识。现在的台湾年轻人,绝大部分都认同自己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

3.有国际支持。如果台湾独立,虽然美国、日本等国家不会很快承认,但都会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即使大陆武力侵犯,美日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再加上还会有十来个“邦交国”,大陆与西方国家的思想意识形态差异等因素,台独获得的国际支持不会少。

4.军事力量比大陆强。台湾空军已全部换装三代战机,大陆只有少量的SU-27,且训练水平低下;大陆海军两栖作战能力,而大陆强大的陆军没有机会登上台湾岛。

5.大陆不敢动武。大陆正处于经济发展时期,势头正旺。无论是大陆的领导人还是普通民众,都不敢放弃这大好局面,特别是大陆领导人,都不愿在自己的任期内,背上经济倒退的罪名。

唐睿对每一点都进行了简单的阐述,当然,都是以一个台湾人的角度来说的。最后他们的结论便是如此发展下去,台湾独立是必然的。

听完汇报后,首长们又提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台湾人思想方面的,如“台湾各年龄段人的思想状况”,“台湾其他党派的想法”等。最后“台湾小组”被领了出来,他们看见又有一批人被领到了礼堂门口。唐睿看了一下时间,才九点十分。

他们又回到了接待处,吃了一些点心。上面来人讲了一通话,便把他们送了出来。


尽管六年苦功,只有十分钟快感,但此时人人都像醉酒一样,红着脸,极度亢奋,终于有人发话了:“哥几个,喝点儿?”众人眼睛一亮,忙着点头同意。唐睿俨然已是大哥,“行,找个小地方。先换辆车,这中南海的车牌太引人注目了。还有,不能说的坚决不能说。”大家连连称是。

大家在一个能停车的地方下了车,跟司机道了别,打了三辆出租,由娱乐界的带路,到了海淀区一条小街的一个生意清淡的饭馆,要了个雅间。大家决定吃火锅,这样可以把菜先上齐,有什么需要再叫人,以免服务员一会儿进一会儿出,干扰大家谈话。

很快,酒菜上齐,大家关上了门。

大家先还是喝酒聊天,叙兄弟情,谈家里事,甚至说天气,但总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始终想不吐不快。终于,酒过三巡,有人开了头。

“经历了这件事,我就没有白活。给那么大的官做报告,爽啊!就算是我们省的省长,也很难一次见那么多的那什么人吧?啊!全中国13亿人,有几个知道下一届……”

“嗯——嗯——”唐睿“嗯”了两声,其他人看着说话人笑。

“下一届……下一届……有几个人知道下一届开船掌舵的人是谁?没几个吧?可我们知道啊,我们连大小都知道了。牛吧?”

“牛!牛!”娱乐界的接着说道,“上海佬和广东佬中间的人是谁?我居然不认识。”

“当然了,你只认识女明星。那是老吴,山东的老大。”

“他排在老黄旁边,以后是干什么的?”

“你没见他那么黑吗?当然是包公了。”

“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传了开去,既然说开了,大家也就放开的用隐语来议论,尽管喝了很多酒,但大家警惕性很高,都没有点名,一些关键词也没说出来。在推杯换盏、高谈阔论之中,不知不觉就到了零点,老板都要休息了。大家也觉得差不多了,做了一番深情道别后,便各奔东西了。因为不能说,还不如“相忘于江湖”。

唐睿第二天上班时接到通知,让他休息一周。他想是不是要滚回原单位,他也不再是原来的他了,他已不再想混日子了。他想有一番作为,因为他有这个能力。但命令休息就休息吧。他利用这一周回了一趟老家,看望了父母。父母又着急的为三十六岁的老儿子张罗婚事,唐睿赶忙逃回了北京。

一周后,唐睿还是在总参上班,并没有回原单位。

2002年11月8日—14日,中国共产党十六大召开,新的一届中国领导人产生,就是唐睿他们做报告那天看到的那些人中的一部分。

11月底,唐睿突然被告知到政治部干部处办理军衔晋升手续,他已被破格提升为上校。唐睿又茫然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补申请,写总结,填表,拍照,换军官证,终于晕乎乎的挂上了亮闪闪的两杠三星。在接待他的那些军官眼里,饱含疑问却什么也不问,有两个军官说了同一句话:“你比杨立伟升的还快捏!”他回到办公室后,他的科长还要给他敬礼。唐睿想:在这儿呆不长了。

12月初的一天,唐睿正在办公室整理材料,科长接到一个电话,放下电话后,科长对唐睿说:“老唐,你到×号电梯门口去等着,×楼有人要见你。”话说完,办公室里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唐睿。在这座“八一”大楼里,×楼,至少有两颗金星才会在×楼有办公室。×号电梯,是“金星”们的专用电梯。在同事们的各种眼神中,唐睿诚惶诚恐的走出了办公室,七转八拐,来到了号电梯门口,一个中校已等在那里,他向唐睿敬了礼,唐睿还礼并自报家门:“我是唐睿。”

“我知道。请吧!”中校打开了电梯。

电梯里,唐睿整整服装,出了口长气。中校笑了,“不用紧张。”唐睿也笑了笑,“不紧张。”唐睿心里想:“不紧张才怪,见中央首长我还知道要干啥。可现在什么也不知道,能不紧张吗?”

电梯很快到了×楼,走出电梯。这只是一个电梯间,两个腰挎手枪、穿作训服的中尉军人双手背在身后站在电梯口两侧,还有两个同样装束的军人站在电梯口对面,这两个军人中间有一张桌子,桌上放着记录本,电话。一个上尉军官坐在桌子后边。中校带唐睿登记签字后,上尉打开一道门,中校和唐睿走了进去。上尉拿起了电话。

唐睿走进门,眼前是一条很长很宽的走廊,走廊上人不少,都是一些手拿文件夹的校官进进出出,看来大家都很忙,却没有什么声音。唐睿低头一看,脚下是厚厚的地毯。中校领着唐睿,转了几个弯,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唐瑞发现这个办公室居然没有牌子。中校扭开门,示意唐睿进去,唐睿进去后,门关上了,中校并没有进来。

一个漂亮的少校女军官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看见唐睿进来,按了桌上电话的一个键,说:“首长,他到了。”

“让他进来。”

少校女军官站了起来,指着一扇门,笑着对唐睿说:“同志,你请!”

唐睿走到那扇门前,又整了整衣服,喊道:“报告!”

“进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