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二章 “大军阀” 第十八章 面圣

天军指挥官 收藏 1 21
导读:怒风 第二章 “大军阀” 第十八章 面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养心殿,东暖阁。

光绪皇帝坐在暖炕上,奕匡、翁同和、徐桐一脸严肃地站在一旁。

“今儿个找你们来有两件事情,一是赔款,二是练兵,这两件可是大清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朕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奕匡三人闻言,不由一起垂下了头,各自考虑着心事。这两件棘手的事情原本都应该由李鸿章来办,现在光绪询问他们的意见,明显是在挑选人接任李鸿章职务。

三人中,奕匡是表面昏庸心里比谁都明白,尽管慈禧相信他,使他从一个贝勒升为亲王,但要像李鸿章一样担主朝纲,暂时还轮不到他。

大学士徐桐本来也无此奢望的,他年事已高,平常朝廷有什么事根本不叫他,但今天叫了,他也就存了指望,天知道是不是朝廷要借助他的威望来收拾残局呢?徐桐是心学大师,儒家内圣外王那一套绝不含糊。

翁同和原本心里很踏实,接替李鸿章,环顾朝内,除了他翁同和又能有谁?但是今天又来了奕匡和翁同和,他的心中开始七上八下,毕竟圣意难测。

“翁师傅,《马关条约》的赔款究竟怎么样了?”

光绪见三人谁也不开口,率先问向翁同和。

翁同和的身子颤了一下,连忙抬起了头来,心中一阵兴奋,看来皇上还是最看重自己。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李莲英搀扶着慈禧从外面走了进来。

“儿子叩见亲爸爸,亲爸爸万安。”

光绪连忙站了起来,给慈禧行了一个跪礼,奕匡三人也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起来吧,我只是来看看,你们继续。”

慈禧右手向上一托,在暖炕旁边的一个铺着软垫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光绪见状不由一愣,奕匡三人更是面面相觑,按照以往的惯例,慈禧来了之后应该坐暖炕,今天不知道怎么颠倒了过来。

“亲爸爸请上坐,儿子坐……坐这里。”

光绪身上的冷汗顿时流了出来,他连忙来到慈禧的身旁,连说话都有些打结。

“你是皇帝,理当坐上面。”

慈禧冲着光绪挥了挥手,伸手拍了拍身旁的暖炕。

禁不住,光绪的身体开始微微打颤,他还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慈禧,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里。

“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在这儿呀。”

见慈禧站着不动,慈禧起身站了起来,作势欲走。

光绪这才明白过来,慈禧是真心让自己坐在上座,连忙在暖炕上坐了下来,慈禧这才坐了回去。

眼前的一幕让奕匡三人看得云里雾中,难道老佛爷真的要让权给皇上?

“一亿五千万两白银赔款,分三期偿付。臣等原本商量欲以提高关税而自筹,但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不同意,臣等别无他法,只得举借外债。”

待光绪和慈禧都坐稳后,翁同和面向两人,开口说道,大清的海关早在鸦片战争的时候就由英国把持,加不加税由英国人说了算。

“举借外债!以什么作抵押?”

光绪闻言,若有所思地问道。

“以海关税作抵押。”

翁同和抬起头来,沉声说道。

“够了吗?”

听到这里,慈禧不由得担心起来。

“不够。海关税本是朝廷每年的主要收入,如今抵押殆尽,只得另觅财源了。”

翁同和神情为之黯淡下去,缓缓说道。

在场的诸人也都黯然神伤,大家都知道,所谓的另觅财源不过是一些老法子,例如提高和增加田赋、粮捐、契税、当税、盐斤加价、厘金统税等等。

这样一来,堂堂的大清朝廷就穷得只剩一个空架子,老百姓活得将更苦、更累。

翁同和为了借外债的事情天天和洋人们争吵,各国都想让大清向本国的银行借款,从而获得更多的利益,翁同和的脑袋都被那些喋喋不休的洋人给吵大了。

“借款的事情还劳烦翁师傅和庆王爷多多操心,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总得想法子迈过去。”

光绪望了一眼慈禧,见她没有任何表示,于是说道。

“是!”

翁同和、奕匡一躬身,同时应道。

“现在不少大臣都对练兵的事情上了折子,众位有什么看法。”

处理完了借款的事情,光绪来了一些精神,问向奕匡三人。

“甲午一战,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要想重建,就朝廷目前财力而言,几无可能。陆军方面,湘军早已解体,淮军现在也已经彻底溃散,再搜罗旧部,没有必要也没有好处,其他如在八旗或绿营兵基础上改造也很困难。因此,臣以为,应当重起炉灶,组建一支陆军,朝廷尽可能的财力去扶植它……”

奕匡和徐桐都不言语,翁同和见状,不失时宜地说道。

“翁师傅所言极是,亲爸爸,您以为如何?”

翁同和的话说到了光绪的心坎里,光绪赞赏地点了点头,随即望向一旁的慈禧。

“练兵不是小事,皇上可想好由谁来统领新军?李鸿章的位子至关重要,皇上心中可有人选?”

慈禧微微一笑,也望向了光绪。

涉及到李鸿章的继任者,奕匡、徐桐、翁同和不由得紧张起来,一个个屏住了呼吸,故作镇静地站立着,心脏却怦怦地跳个不停。

“请亲爸爸圣裁!”

这种事情光绪已经想过了千百遍,但是人事任命大权在慈禧手中,他想了也是白搭,于是向往常一样,冲着慈禧微微一躬身。

“皇上此言诧异,这是国家大事,应该由皇上定夺。”

慈禧心中感到十分舒畅,口中却说道。

“儿子遵旨。”

见慈禧竟然让自己拿主意,光绪心中不由得一喜,向奕匡、翁同和、徐桐望去,三人立刻把腰杆挺得直直的,谁也不清楚光绪的心思,也就是谁都有机会。

“西安将军荣禄,儿子觉得他不仅精通军事、久经历练,而且谨慎忠诚,实乃最好的人选。”

可是,一想到慈禧那严肃的面容,光绪心中禁不住一凉,沉思了片刻,躬身转向慈禧。

“好,就是他了。”

慈禧闻言一喜,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光绪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奕匡三人则大感意外,原来慈禧心中早就有了接替李鸿章的人选。


王洛飞按照来时的记忆,转了几个弯就来到乾清门广场,走进了九卿房,翻开左脚裤腿一看,小腿上已经青了一大块。

“看不出来,她这么娇小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道。”

王洛飞放下裤管,轻轻揉着被踢中的地方,口中喃喃自语。

回想起少女哭着离开宝钞司时的伤心和愤怒,王洛飞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行为,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那么女孩一定会被自己打动,可惜现在是清代,女子的思想都很封闭和封建。

无聊地等到中午,直到王洛飞的肚子咕咕叫时,一个太监这才珊珊而来,传王洛飞去东暖阁面圣。

刚进东暖阁,王洛飞便听见里面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好像有人在里面砸东西。

“禀皇上,奉天王统领前来见驾。”

领着王洛飞在门口站好,那名太监高声说道。

房里的声音停止了,过了一会儿,里面出来一名太监,把王洛飞引了进去。

光绪端坐在暖炕上,脸上由于激动而显现的红色还未退去,看来刚才是他在里面砸东西。

“皇上!”

王洛飞双腿一并,向光绪行了一个军礼。

“来人,看座。”

光绪很欣赏王洛飞简洁有力的军礼,比那些大臣半阴不阳的跪礼看起来舒服多了,一伸手,开口说道。

立刻,旁边的太监给王洛飞搬来一个凳子,王洛飞脱下军帽,用右手托着,向光绪一躬身,然后坐在了椅子上,身体坐得笔挺。

“朕听说你曾经去欧洲留学,与欧洲诸国相比,我大清怎样?”

光绪赞许地点了一下头,笑着问道。

“我大清地域辽阔,历史悠久,具有悠久的文明和富饶的资源。欧洲诸国虽然国小地微,但是他们喜欢创造性的思维,醉心于科技研究,经过两次工业革命,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已经大大超过我大清。”

王洛飞转向光绪,宏声说道。

“嗯,你觉得我大清应该如何应对?”

光绪对此深有同感,接着问道。

“变革。放弃天朝上国的架子,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把西方的先进技术为我所用。”

王洛飞早就有准备,不慌不忙地应道。

光绪闻言,顿时来了兴趣,向王洛飞打探起欧洲诸国现在的社会状况。王洛飞也不保留,把正在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欧洲各国情形向光绪一一讲述。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王洛飞已经喝了七八杯参茶,光绪听得十分尽兴。

“吩咐御膳房,备膳。”

感觉有些肚饿,光绪起身,向身旁的一名太监说道,王洛飞随即也站了起来。

那名太监躬身应了一声,急匆匆前去传旨。

“走,随朕去用膳。”

光绪活动了一下身体,兴冲冲地向外面走去。王洛飞此时才发现自己饿了一天,忙跟在了光绪的身后,准备见识一下皇上的御膳。


掌管皇帝的饮食机构叫御膳房。御膳房设有劳局、素局、挂炉局、点心局、饭局等五局。荤局主管鱼、肉、海味菜;素局主管青菜、干菜、植物油料等,挂炉局主管烧、烤菜点;点心局主管包子、饺子、烧饼、饼类,以及宫中独特糕点等;饭局则主管粥、饭。

以上各级分为两班,各班一名主任,下设厨师6名司操作。各局设内监7名(监视和防卫投毒)。另外还有5名官吏专司供应材料,总计75人。

养心殿,偏厅。

几十名穿戴齐整的太监抬着大小七张膳桌,捧着几十个绘有金龙的朱漆盒,浩浩荡荡地直奔养心殿而来。进到偏厅后,膳桌和朱漆盒由套上白袖的小太监接过,在大厅里摆好。

光绪坐在由七张膳桌组成的长方形桌子的上首,王洛飞单独一个桌子,坐在光绪的对面。

太监们不断地把食盒端上来,光绪不断伸手指着新上的菜肴,旁边的小太监们立刻把它们给王洛飞端过去。

王洛飞确实饿了,顾不上什么礼仪,狼吞虎咽地大吃了起来。光绪旁边的小太监连续给王洛飞使着眼色,提醒他注意礼节,但是光绪却不这么看,他觉得王洛飞没有把他当作外人,反而有一种亲切感。

吃完了晚饭,光绪在外面的院子里散起步来,除了王洛飞,其余的人都在后面远远跟着。

“如果有一天朕有难了,你会不会来救驾。”

当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时,光绪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望向王洛飞。

“臣届时一定尽力而为。”

王洛飞闻言一怔,双腿一并,沉声说道。

“哈哈,好。朕有时真羡慕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光绪闻言,爽朗地笑了起来,伸手使劲拍了一下王洛飞的肩头。

“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皇上您这个位子。”

王洛飞也是一笑,说道。

“朕看你的剿倭军威武神勇,朝廷准备编练新军,不知道你有何看法?”

光绪抬步缓慢地向前行进,边走边说道。

“编练新军乃朝廷大事,臣不好多言。臣准备回奉天开办实业,为国效力。”

王洛飞清楚光绪是想自己能留在京城,不过王洛飞有自己的计划,他快走几步,追上了光绪。

“去奉天也好,省得在这里憋屈。你走吧。”

光绪再度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了王洛飞一眼,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随即独自走回东暖阁,脸上写满了失望,身影显得更加孤单和寂寞。

“保重!”

不知为何,王洛飞对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皇上有了几分同情,如果他不是生在帝王家,很可能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实业家。冲着光绪的背影敬了一个军礼,王洛飞随着一名太监来开了养心殿。


王洛飞刚离开养心殿,身在颐和园的慈禧便得到了消息,皇上身边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一丝不拉地及时传往慈禧的耳朵里。

一间厢房内,慈禧悠闲地喝着香茗,一个宫女正在轻柔地为她捶着双肩。慈禧的旁边坐着荣禄,也正饮着茶。

“你说,那个王洛飞值不值得栽培?”

放下茶杯,慈禧问向荣禄。

“从刘坤一等人的大力举荐和丰台的阅兵仪式上,可以肯定他是个人才,而且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精通西法。听增祺说,王洛飞准备给朝廷上折子,预备在奉天西北部建立一个经济特……对,经济特区,包括图昌府和新民府,说是为朝廷多筹税收。”

荣禄闻言,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向了慈禧。

“呵,这人还真有心,不像那些整天哭穷的大臣们,拿不出一点办法来。”

慈禧感到有些欣慰,就势斜躺在暖炕上,让宫女们为她按摩双腿。

“既然回绝了皇上,说明他心里还装有老佛爷,老佛爷何不做个顺水人情,让他在奉天为朝廷多收银子。一是显示了老佛爷的恩宠,二来也是让倭寇和俄人有所顾忌。”

荣禄看出慈禧对王洛飞有些欣赏,微微一笑,说道。自从看了丰台的阅兵式,那些洋人们是四处打探王洛飞的情况。

“他现在是几品?”

慈禧沉思了一会儿,忽然问道。

“按照军功,应该是从三品。”

荣禄想了一下,说道。

“既然栽培,那就去掉那个从字吧。”

慈禧缓缓闭上了双眼,旁边的小宫女连忙拿一个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喳,奴才告退。”

荣禄知道慈禧要休息了,起身冲着慈禧一躬身,轻步退了出去。


丰台大营。

孙云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在一个军营里面,想要出门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万般无奈,只好在房子里等待,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弄不清自己怎么来到了这里。

吃晚饭的时候,一名卫兵给孙云昌送来了晚餐,然后一声不响地离去。等孙云昌用餐完毕,那名卫兵又进来收拾碗筷,任由孙云昌怎么询问,他就是不回答。

“等得挺久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孙云昌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得时候,房门被打开,王洛飞走了进来。

“你是?”

孙云昌下了床,打量了王洛飞一眼,脑子里有一些印象,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昨天,你请我在酒馆里喝酒。”

王洛飞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提醒着孙云昌。

“是你!我怎么在这里?”

孙云昌一拍脑袋,想起了王洛飞,愕然坐在了王洛飞对面的椅子上。

“你爱张思懿吗?”

王洛飞微微一笑,说道。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三天后她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孙云昌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下来,喃喃说道。

“有一个游戏叫‘俄罗斯转盘’,如果你能通过这个游戏,我将倾尽全力帮你追回张思懿,如果你通不过,那么很不幸,你将失去你的生命。”

王洛飞从腰间摸出左轮手枪,倒出转轮里的六颗子弹,当着孙云昌的面把一颗子弹塞进了转轮里,用手拨弄了转轮几圈,把它交给了孙云昌。

“规则很简单,这枪里有一颗子弹,谁也不知道它在哪个格里,你所做的就是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用力地扣动三下扳机。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近距离地被这种大口径的手枪的子弹击中的话,你的头很可能被击爆,脑浆什么的刷一下就四散飞溅,你可要考虑好,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

用手指着自己的太阳穴,王洛飞比划了一下,故意吓唬着孙云昌。

“如果失去了思懿,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真得能帮助我?”

孙云昌握着左轮手枪,一脸严肃地望向王洛飞。

“好像你别无选择,现在只有我能帮你。”

王洛飞无奈地耸了一下双肩,笑着说道。

“如果你是耍我,我即使作鬼也不放过你。”

孙云昌一握左拳,右手把左轮手枪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额头上青筋暴露,他见识过左轮手枪的威力,知道脑袋被左轮手枪如此近距离集中的严重后果。

“啊――”

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孙云昌的胸口急剧起伏,眼睛一闭,猛然大喝一声,他连续扣动了三下扳机。

枪声并未响起,孙云昌缓缓睁开了双目,额头上渗出了大量的汗珠。

“唉,看来我不得不帮你了。”

王洛飞叹了一口气,把右手伸出,把掌心里的一颗子弹展现给孙云昌。

孙云昌见状,连忙打开左轮手枪的转盘,只见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一颗子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