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49.罪恶无可逃.

7821144 收藏 0 26
导读: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49.罪恶无可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8/


[接上一章]

大致上能明白华国人需要我这个阴国人去劝降得用意,可以相信这是华国军队出于不愿杀死太多军人的善良意愿.因为,没有谁能够阻挡地了解放军前进,解放军想要杀戮,根本无需一个敌军中士去干什么.所以,认真考虑之后,我答应了,而且,将这个工作干地很出色,挽救了至少两千一百名民自联各国军人的生命.能够想见,一定有另一些做过一样工作的联军官兵.

我们使联军少流了多少血呢?是后来听说,共有五万八千联军官兵免于死难.我为不得不为曾经做过的工作感到自豪.当时,在战争最前沿,亲身感受和体验很多很多。

或许是从心理上强迫自己忘记,我记不清在劝降工作中受到过多少次枪击?但能肯定,打在身上的子弹不会少于二十颗.我说过自己很怕死,可联军几百万军人中,总有不怕死得,总会有人朝我开枪开炮.

真得,说实话,第一次站在阵地前显现出一个西方人形貌,一个阴军中士身份时,我开始后悔干这项不要命得工作.不知道怎样来形容那种心理感受,只记得极端害怕和后悔.可是,当第一颗子弹击中我后,才切身感受到华国科技的神奇.就此相信了偶尔听说,华国几十万大军面对数倍于己的联军,激战一天竟只有七名官兵阵亡地传闻.那颗击中我的7.62毫米狙击枪子弹只不过令人感到像被有力推了一把.神奇得防弹服将大威力子弹的穿透力和冲击力均匀扩散到全身.我是个很有经验得老兵,不是没见过枪的菜鸟.一次亲身感受就使我相信,就是一颗小口径炮弹也无法令我失去生命.上帝啊!!一帮白痴政府是让我们和谁战斗?是神还是魔鬼?可我们只是一群穿着军装的普通人而已.对面的联军,不要再顽抗了!不要白白送死!

那一刻,我坚定了决心.不管是用神还是魔鬼来评价华国人,联军都不是与解放军一个档次的对手.

那段时间,曾多次向华国人抗议过,只因为我只有二十分钟的劝降时间.如果不能使顽抗得联军放下武器,那么解放军就将进攻.我抗议他们给地时间太短,但华国人坚持决定.他们认为,如果联军官兵连极其清楚得战场形势都不加考虑,是否多一些时间并没有什么用处.他们对我说,解放军没多余时间对着牛拉小提琴.

这些回答,使我更深刻体会到一个强大国家强悍军队该有地强硬.可又不得不承认,华国军队在强硬中还有我们所缺乏的善良.这让我想起了西方世界经常指责华国的人权状况怎么不好得传闻来.但一个如此强大却保持着善良天性的国家,人权状况怎会像西方国家说地那样差呢?

从怀疑直至否定,只有了几天时间.阴国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以前,还是世界第一强国时,所杀地人远比华国多,而阴国的人口只是华国的三十分之一.如果换做华国在一百多年前是阴国那样的强力地位,是不是该将全世界的人杀光呢?

我想,这决不会.许多国家在种族屠杀中,几十上百万人被杀害也没听说过有谁指责它们人权状况比华国更差.看来,那不过又是所谓政治!

我不过是一个俘虏,只能按华国人安排好得程序工作,只能尽所能为顽抗地联军官兵争取更多生存机会而已.当抗议不成时,只能眼看着他们覆没.

六月十六日早晨,太国曼古城外的一个霉军基地.我第一次进行了劝降工作,第一次被枪弹击中,第一次工作失败,第一次旁观着解放军对霉国军队的攻击.当我失望着,却毫不损伤的回到解放军控制得安全区时,四台高大得人形战斗装甲在驾驶员的操纵下,抬起来两条匀称得金属臂膀,黑洞洞得炮口瞄准了霉军据守地一栋厚实坚固得三层建筑.稍后,指挥官一声令下,八挺多管速射机枪,十几门速射炮轰鸣起来,吐出几米长火舌,子弹炮弹出膛地哒哒咚咚声密如雨点,两三秒钟过后,我注视着地弹着点的目光竟看到了大楼的对面.好像被定格地镜头,一楼腰部像被一把又长又厚得巨刃瞬间横砍而过.我震惊得眼睛要瞪出来,这需要子弹炮弹有多大得射速和穿透力才能眨眼间开出一条八十多米长的缝隙?使建筑的上层结构像悬空般耸立,然后像被定向爆破一样直直得压落坍塌.漫天得灰尘散尽,原地只剩下了一片瓦砾.

我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可以百分之百得肯定,如果有谁能从废墟中活着出来,那么上帝一定跟在他身边.

从那以后,很多次无奈又痛苦得看着相似场景出现.不同得只是,有时是从天上丢下地一颗炸弹,有时是自行高平两用速射炮,攻击方式有所不同,但不论哪种方式都强悍精确,指哪儿打哪儿,决不出错.被攻击目标不是成为一堆废墟,就是被烈焰笼罩.

每当那时,我都在心中痛恨.痛恨联军官兵不听劝告,强充英雄.痛恨华国军队为什么那样强悍.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将工作干下去,不管别人怎么看待......"

就这样,贝克尔中士为解放军,更为了联军官兵的生命做了许多有益工作.除了战场劝降外,还有顽固战俘的思想工作.这期间,贝克尔有多篇指责西方错误政策,表达对华国人民好感的文章在网络和报刊上发表,令西方世界许多被蒙蔽民众从一定程度上了解了华国,而自身则受到了保守势力的威胁.

为此,贝克尔于2011年初被特别释放时,提出加入华国国籍以得到华国政府保护地要求.鉴于他所做地工作和对华国的好感,要求很快得到了华国政府批准.贝克尔因而成为战争期间第一个加入华国国籍的自由民主联盟主要国家人士,其子孙后代为此受益四百年之久.

但贝克尔日记虽成为重要历史文献,但个人怎能看清楚整个战争呢!

因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东南亚,行动之迅猛竟使反动国家势力在东南亚的情报人员多数没能撤离.在宇宙战舰等先进系统监控下,这些恐怖分子除了游泳和步行,想利用其它交通工具逃离难如登天.就算他们愿意游过片片汪洋,解放军也不可能放过他们.只要抓住这些人,证实其参与谋划了反华暴乱,立即其反人类罪公开枪决.

当大部队占领东南亚各大城市后,更将民主自由联盟国家在东南亚的,纯粹是恐怖主义包庇机构的大使馆领事馆控制住,直接得命令其交出恐怖分子.某些国家的所谓外交官试图靠着曾经毫不理会毫不在乎得[国际法]保护凶手,可解放军一样毫不理会这一套.

某部一位少校营教导员这样回答澳利大亚驻马西来亚大使:"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我国秦大使曾说过,没有谁有资格在华国人面前谈国际法,特别是你们这类国家......

大使先生,您十分清楚,贵国身处地组织正与我国打一场全面战争.包括贵国在内的军队已围攻我国数月之久.要请你告诉我,解放军有没有权力进攻你们本土呢?

你很清楚,我军有足够理由和权力将澳洲炸成一个更大得沙漠,只要我军有能力.大使馆,按国际法所说,属于所有国国土,而你所处地这个国家,同样是我国的敌对国.因此,除了中立国涉外机构,任何地方都在我军进攻范围内.所以,这最多只算我军攻击澳利大亚的开始.过不了多久,你就该向你们的流亡政府负责了."

就在那几天里,解放军强硬得进入多个敌对国驻东南亚狗屁外事机构内抓捕恐怖分子,国际舆论为此又吵嚷起来,但声势大不起来.华国的弥天实力,战场上巨大得伤亡数字,内部反战情绪,更令敌人恐惧而担忧.

再说,解放军做错什么了吗?在强者为尊得世界上,一百二十多万联军不能阻挡解放军四十万部队三十个小时,谁是强者一目了然.既然强者为尊,解放军强行进入正与华国交战地敌对国在另一个华国敌对国挂着外事牌子的特务机构,有什么该指责得?当然,最重要得只有----实力.那么久时间,那么多次,霸权主义国家明明是无理取闹,照样把脖子一梗:"我打你了,怎么着啊!我抢你了,怎么着啊!"

解放军起码没那么干,而是抓住真凭实据动手.

喧然大波在六月十九日下午掀起.解放军特种部队紧紧追杀得霉中央情报局所属恐怖分子,于走投无路中逃进了驻雅达加霉国大使馆.解放军随即包围了那藏污纳垢之地,现场指挥官严正要求霉国驻印西度尼亚使馆人员交出恐怖分子.但数次要求被拒,解放军要强行搜捕而引发发生枪战.

解放军立即撤出,将霉国大使馆围困后上报了情况.不管怎么说,那门上总有一块外事机构的牌子,对其采取极端手段不是下级军官所能决定.情况一级级向上传达,十分钟后,情报传到了瓜哇岛的解放军最高指挥官,某集团军军长陈龙光少将耳中.

这位陈少将,号称解放军陆军第一悍将,背地则被称为第一杀星.一听到报告当时就翻脸了,只问了一句话:"双方是否发生了战斗?"

得到肯定答复后,少将下达了那个震惊世界的命令,还是一句话:"将它夷为平地."

因为这个堪称胆大包天得命令,包括少将本人在内,多位直接责任人因后续影响受到了军内处分,陈少将被降职为副军长代理军长.可将军对此毫不在意,一次回答好友关于轰炸事件提问时回答:"那时我军正是横扫千军如卷席,太阳系防卫军正计划轰炸霉国本土,我怎能让部队在个小小特务机构门前止步.炸个霉国大使馆算个屁,有什么胆大包天得!"

一席话,将其悍将杀星本色尽展无遗。

当时,正有使馆区大批各国外交人员聚集在被包围地霉国大使馆不远处看热闹,注视着强硬得华国人会怎么对强硬得霉国人.因此而看到了终生不能忘怀得惊心动魄一幕.2010年六月十九日十三点五十三分,解放军最后一次交涉失败,战斗装甲和自行速射炮开始朝目标倾泻炮弹.十秒钟内,将那栋顽抗地建筑物打成一堆瓦砾,然后从天而将地燃烧弹又将废墟变成一片火海.上帝真跟在恐怖分子身边,也救不了谁.

霉国人多年来养成了骄横自大得习气,为所欲为惯了,霉国也就具备了流氓无赖加强盗性质.霉国政府对大使馆被炸的发言中,就没什么指责抗议一类说词.这一次也是,所谓习惯成自然,霉政府发言人虽已知道斗不过华国,但还是提出要展开报复.可这一次的[豪情壮志]很快就偃旗息鼓了,谁让他们从来就追求实力才是一切呢!

因为,华国政府的回应声里,谁都能从平和语调中听出令人不寒而凓得森然杀气:"......早在一个多月前,自由民主联盟几大国向我国发射了八十枚战略导弹,大部分弹头的攻击点选在了我国各大城市,仅我国首都就受到了四颗超爆弹头威胁.对此,我国完全有对等报复理由,可我国没那么做.之所以没选择报复,是因为华国不是个疯狂得国家,华夏民族不是个疯狂得民族.

我们不想伤及无辜平民.良心,使我们无法攻击人口密集区域,我国做不到敌人那样得无耻与丧心病狂.可现在,要警告霉国人的是,六角大楼之所以还立在那里,是因为其中有许多被挟迫国家的无辜代表.柏宫之所以还立在那里,是因为我们不想毁灭霉国文物.

在此全面战争地期,处在印西度尼亚这个本身是敌对国,同时在进行反华暴乱的无耻国家内,专门保护反人类恐怖分子的所谓大使馆,难道还该处在保护行列吗?

不,对这样的机构我们给予它的只有毁灭.而且,我国行事决不像霉国.他们曾无耻得轰炸了我驻前南拉斯夫大使馆,事后却说什么地图过时而误炸.在此,直接声明,解放军对霉国驻印西度尼亚保护恐怖分子的所谓大使馆,攻击行为是明确得军事行动.对此,华国没什么不敢承认得.如果还有哪个敌对国所谓外交机构再有同样勾当,解放军将毫不犹豫再次攻击,决不姑息.我们说到做到,任何势力,千万不要认为我们是在危言耸听.

最后再次警告霉方,如果你们敢于袭击我国任何驻外机构,那么,解放军将不控制战争规模与结果,一定会进行千百倍得反报复."

华国政府火药味弥漫得发言不但没引起世界舆论的反击,反使此前指责声音沉寂下来.

还有什么可说地?华国不但将一切承认下来,而且准备接受报复,进行反报复.

不要说解放军正在横扫天下,就是从前,很多势力也相信华国人做到自己的保证.将实力看为一切得西方世界开始从心里服气了.霉国正在为怎么向民众隐瞒巨大得伤亡数字而焦头烂额,正紧急制定着对强大无比得华国将采取什么新政策.报复?说地轻巧.现在是从前吗?思来想去,最后只能吃起了华国嚼过地剩饭,将政府叫嚣的报复改为媒体讨伐.

笑话出在六月二十一日,那天出版地<<沃森顿邮报>>头版头条出现了这样一篇抗议华国的文章,所有华国人在知道文章标题后都忍晙不住,一致认为,太像上世纪常发生在华国国内的故事,那文章标题多么耳熟啊!多有亲切感啊!哈哈哈,"严正抗议华国的霸权主义行为及言论。"

霉国的严正抗议似乎收到了效果.就是那之后几天,华国外交部通报批评处分一位年轻外交官,华国驻南拉斯夫大使馆二秘邵运生.

这位二十八岁的年轻外交官在回答南拉斯夫记者提问,对华国政府刚刚发表地对敌声明有何感想时,邵运生不但语气中充斥着强烈火药味,最后还对着记者的摄像机大喊:"来啊!来炸我啊!我等着,就怕你霉国佬没他妈那个胆儿!"

外交部之所以批评处分,并不全因为充斥着火药味的语言,而是因为他最后那句脏话,有损华国外交官形象.但某领导也私下里表达了对邵运生不理智语言的理解.因为他是邵银环烈士的侄子,跟霉国佬儿有深仇大恨.

同样与霉国有深仇大恨得南拉斯夫人民自然对邵外交官无比支持.某记者在文章里一语道破了人人都明白得一个真理:"面对霸权主义,你只能比霸权主义更霸道才行.邵先生的话就充分显示了华国朋友的底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