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三卷 九 都是小姐惹的祸

天地1沙鸥 收藏 1 9
导读: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三卷 九 都是小姐惹的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卢国庆亲热地拍着张岳肩膀,“嗨,小张你心里想的什么早该说出来了。早知道这样我们以前何必互相猜疑、防范着呢?看来咱们都是一路人,没什么根本上冲突的。以前你张岳又何必明里暗里和我们派出所作对呢。”


“卢所长,你说这样的话我可担当不起。我哪敢和卢哥作对。”张岳故作惶恐地说,“以前我是有些不对。其实说穿了都不是为了找口饭吃嘛。说起来也是让卢所长笑话,兄弟那时候刚从部队出来。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钱。钱这个东西真是害人,为了它兄弟有些时候是性急了些。有得罪卢哥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他妈的,钱这东西是害人,有多少人白白为这东西搭上了性命。但钱这东西又是世间上绝好的东西。有了钱,你想干什么都成。想要什么都成。”卢国庆说。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假,有钱你要是让磨推鬼都成。”张岳说出这话自己也感觉有些心惊,怎么脱口就来,难道自己也变坏了?

卢国庆拍着张岳肩膀说,你跟着我们局长好好干,前途是大大的。

“是钱途还是前途。”张岳故意问道。

卢国庆一愣,笑道,“两样都有啦。你看看我现在不就知道了。”


卢国庆是聪明人,一边说话一边却在观察着戚烨脸色,他在想戚烨刚才提到的大清洗的话题。卢国庆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戚烨是会那么做的。照戚烨的脾气绝不是说说就算了的问题。如果按照戚烨刚才打算的把危险因素都提前消除掉的做法确实是最稳妥的,虽然危险因素是清除了,但自己的收入却会大大减少:别的那些属于灰色的、暗的不说,光是明里的合法的能摆上台面的那些收入就会减少很多。租房户上缴的租房保证金,暂住人口证的收费,治安管理的罚款......但如果不按照戚烨说的话去做,首先上级领导就不满意,而且出了事情自己确实也担待不起。


如果再把代表繁荣昌盛的小姐赶走,关闭所有娱乐场所的话对自己的损失就无法估量了。——那些酒店和发廊按摩院想要在清凉镇立足,谁私下不贿赂卢国庆。一些关系到位的亲戚朋友,七大姑八大姨的花钱是为了找一个保护伞遮风挡雨,图个稳当,另外一些花了钱但关系不到位的,虽然卢国庆不会给他们充当保护伞,但只要严打,扫黄的时候提前通知一声,那就会不被罚款,或是少罚款,最多查到也是象征性的表示一下,并且不会给关了门调销营业执照,等风头一过照样营业赚钱不误。


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可大可小,但人为的因素在操作之中占了主导的部分的时候,这种可大可小微妙的弹性就给予了掌握这种权利的人从中谋取好处的机会,当一种不完善的缺乏监督和透明的机制使本来隐藏有私心人就更加如鱼得水,为所欲为,甚至铤而走险,当人的自私远远偏离了它合理存在范围的时候虽然能带来一时的利益。然而,却会收获无尽的苦果。


如果有一天在法制和监督制度不完善,在缺少了透明的时候行政制度,在缺少了一种社会上大多数人已经缺乏崇尚公平原则的情况下,在人们已经习惯了用权利来换取金钱的时候,在人们已经习惯于对弱势群体失去怜悯,在人们已经习惯于屈从强权的时候,人类区别于其他低级生物固有的优势也正在渐渐失去。并且,人类已经习惯于在自私中损害他人为乐的时候,虽然人类能在邪恶中创造五光十色的物质世界,即使科技已经是登峰造极,那么人类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倒退。并且,总将走向灭亡。


假如说私心是人与生俱来就有的,那么人与生俱来也具有限制这种自私的本能。因为世界的原理就是要正反两方面都要取得平衡,不会有任何方面能占绝对的统治地位。在人类的发展中,由单个的人一旦组成了社会,这种社会便自然而然地开始制约人心之中的自私,在人群中,自私总是在不损害别人的状况下表现为合理。一位著名的哲学家认为,自私,是人类发展的原动力。虽然他并没有透彻地了解到人类的好奇心,探索未知世界的本能和不同思想之间的差异,以及与生俱来改变的物质世界的本能更是人类发展的原动力。但是也说明,自我意识的存在是人类区别于低级生命的一个重要特征。正是因为有了自我意识的存在,人类才会产生更高的思考,思考人类的目的,存在的意义,生命和死亡的意义;以及思考这个世界之外更广阔的世界,甚至产生超越自身的伟大思考,自私仅仅是属于自我意识内涵中的很小的一部分,然而确实在任何时候都像是像是一个魔鬼,无时无刻不在诱惑你,妄图占据了自我意识的全部,一旦成功,就会把人禁锢在狭窄的牢笼,让生命失去很多原本的意义。


如果说一个人要走什么样的道路,不仅仅是由他自己的心灵所决定,更和他所处的环境有莫大的关系,那么,现在时代并不缺乏具有让人心中的私欲破茧而出温床,自私的诱惑可以轻易使人失去抵抗,或者一些人本来就不愿意抵抗。甚至千方百计地寻找这种诱惑的来临。执迷不悟并不是少数人,正如一个魔鬼对你说,“我满足你在世上的愿望,但你要献出你的灵魂。”


得到什么,或者失去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选择。


当人们在欲海中拼命地捞取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自得其乐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很多东西也就在得到中失去。小聪明往往会掩盖真正的大智慧。有得必有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宇宙中不灭的物质也要遵循守恒的定律,人们虽然在物质上获得了很多,但人们的心灵却愈感疲惫,真正的快乐并没有因为金钱的积累而变得更多,反而因为欲望无止境的膨胀滋生更多的痛苦,而这个时候人们才发觉,曾经为满足自己并不需要的私欲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当人们知道后悔的时候,很多东西已经不可更改。朝花可以夕拾,然而时间却不可朔回,曾经走过的道路也不能重新再走。那些本应该充满梦想和快乐的青春岁月和朋友间真诚的情谊都已经毁灭殆尽,想要重新拾回逝去的欢乐体验生命真正的意义却已经为时已晚。


其实快乐是很容易得到的。因为它并不是来自于物质,而是来自于内心。只是因为一双被物欲蒙蔽的双眼并不能看清痛苦和快乐的真相。物质的奢靡并不能安抚人类躁动的心灵,痛苦的源泉仅仅是因为那时候内心一点不可抵抗的诱惑。像小鸟一样渴望翱翔的心灵在物欲的大网下无力地挣扎,当到了生命终结的时候才知道为时已晚。当一个人的真心在醉生梦死的俗世红尘之中逐渐迷失,就很容易最终让自己走向毁灭之路。然而,这些致命的诱惑,总是以最美丽的外表下包裹着最恐怖的魔鬼出现。一步步的引诱将迷失的心引领向死亡之路。当一个人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世界的可爱和可留恋之处,才会明白曾经所有自认为轰轰烈烈的成就、千机百巧的心机是如此微不足道。然而人的可悲就在于常常被无妄和执著所蒙蔽,人的小聪明会让一个人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但是,即使在这无尽的诱惑中,只要打开禁锢心灵的罗网,便能得到永久的快乐和自由。见到春花秋残就能领略到生命的无常,看到日月交替就能感受到时光的短暂,那是智慧涌现顿悟一闪的灵光。即使蒙受尘埃污垢的灵台也会在拈花微笑或是回头一观中,带你回归正确的路线,因为让心灵跳跃到更高的层次中境界中是思维注定的使命。


对于这些,在场的戚烨,卢国庆和张岳三人虽然具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社会背景,但他们三人几乎都曾断断续续的思考过。但是,同样的思考却能得出不同的结果,他们三人也会因为不同的思考走上不同的道路。去感受生命中不同的快乐和痛苦。


“不行,绝对不行,这样损失太大了。”卢国庆心想,“待会求戚局长还是想别的办法吧。只要让咱们的局长花天酒地风花雪月一番,再大大地给点好处局长应该不会不答应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凭着对戚烨的了解,卢国庆相信只要肯花血本,还是能搞定这位局长的。


戚烨是这方面的老江湖了,见卢国庆刚才岔开了话题,现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早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戚烨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给卢国庆做起思想工作来:

“老卢同志,你们这是没有经验啊,五年前我在京塘线上当局长的时候,那时候中央首长暑期带着孩子老婆到北戴河南戴河度假,沿线都要派出警力在铁道线上做好保卫工作。就是地方上出了案子也要先放下,首先保障首长的安全。那才叫一切为了首长。你们经验浅,不知道事情孰轻孰重。这直接关系着自己的身家性命、事业前程懂了吧。那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风光,算了,还是不说了......”


戚烨打住了话题,他并不想多谈那段过去的经历。那个时候戚烨已经是局长的位置,本来凭借他的资历很快就要升职调到省厅上任的,因为犯了一个错误所以才调到这边当了一个副局长,当时并没有追究官员责任的制度,流行的是犯了错误只要调动一下工作就行了。调动之后戚烨职位虽然是稍稍降低了一些,从局长变成了副局长,但是警衔依然没变。说起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但心高气傲老谋深算的戚烨并没有就此认命,经过短暂的调整之后,戚烨在局里方方面面都表现非常出色,日常的工作已经主要有他负责,和下边各个派出所的关系也非常好,笼络了不少亲信。戚烨相信自己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卢国庆怕什么马上来什么,果然戚烨又提起刚才严打那事,知道躲是躲不了的,只得说,“懂了。局长放心,我一定按局长的要求去做。”卢国庆表面上对戚烨言听计从,但眼睛转动,心里已经在打怎么让局长收回成命的算盘。


戚烨自然是不知道卢国庆的小算盘,只以为几句话就说服了卢国庆,心里畅快,自顾自地说,“我在想,来一次严打如果不够的话,就来二次、三次,不管来几次都行。只要达到治安没问题的目的就好。”戚烨看来是下了决心的,说,“我具体是这样设想的。把那些有问题的发廊和做不作正当生意的娱乐场所通通关了,比如赌博的茶楼,做皮肉生意的洗脚房按摩房之类的。通过我们的线人放出风去,给黑道上的那些人打个招呼,让他们这段时间收敛点,不要闹出什么乱子来。要做什么生意到外地去,不听话的犯了事的话定重重惩处不饶。至于那些小偷小摸之类的,把他们都抓起来,用车扔到外县去,来不及送走的都抓起来关上十天半个月。等会议结束后再放出来。”


“戚局长,如果小偷没有当场做案那就并不是小偷,是不能抓的。”张岳说,“而且,最近上面也没有要求严打的要求.....”


“这不是问题。我马上让局里下文。也不叫严打,严打要总局下文才行。就叫加强治安管理行动。”戚烨说,“小偷就更别放在心上了,那些都是些社会渣滓,管他做案不作案,抓了也就抓了。影响不了什么,在看守所还有饭吃。不抓起来对我们的影响才大。你想,中央首长要在清凉镇呆一个星期左右,这么长时间首长们难免不到镇上散散心,溜达溜达对吧?你再想想,万一小偷偷到某位中央首长的身上我们可就吃罪不起啊,对我们镇是多坏的影响,简直是不可饶恕的。”

“我看是对你们前程的影响才是不可饶恕的。”张岳心想。开口道,“这倒也是。”

他知道自己说的话是没有用的,便只能附合,听戚烨的口气是非要清理不可了,知道这样一来卢国庆可就惨了,要因此减少不少收入,心里却想让卢国庆尝点苦头,于是道,“是啊,如果因为小姐的问题在闹出点丑闻那我们有几个脑袋也不够。”


“所以,这件事你要立即着手去办!一刻也不能耽误。”戚烨被自己的推测吓到了,“你今天就要和干警们把这些人的名单拟出来。等加强治安管理行动文一下就动手。”


“是是是,一定办好!张岳这小子说话真不看势头。”卢国庆转动着眼睛心想,“今天一定的办好的是让你收回成命。别看现在我们的局长一副坚决的样子,到时候不怕你不改口。看来戚烨对张岳这小子倒是言听计从,似乎戚局长还很赏识他,倒是有点让人捉摸不透,不过也好,正好可以利用张岳来改变戚局长的心意,等以后出了问题便把这小子推出来当替罪羊。”卢国庆想着,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妈的都是些法盲。”张岳却在心里暗骂,“为了自己升官发财,把没犯罪的人都要抓起来。真是想得出来,难怪他们可以当官,这些地方就是比平常人聪明。平常的人再聪明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吗?”


等戚烨走开时,张岳附在卢国庆耳边悄声说,“要是小姐都赶走了,卢大哥想见红红就不方便了。”


“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张岳的话倒是勾起了卢国庆的欲念,他脑海中浮现起红红苗条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还有握在手里充满弹性一对又大又白的乳房,卢国庆觉得一下子感觉上来了,下面那东西不听话的要硬起来,忙吸一口生生忍住,脑中却还想,有一段时间没去找这个女人了,不知道这个骚女人现在又和谁好上了。今天非得把这女人弄来狂欢一晚上,说不定明天就没机会了。


正在想着却被戚烨的话惊了一跳,“明天开始行动有困难吗?”戚烨问。

“明天还要陪国安局的同志,我看明天是怎么也来不及了。”卢国庆说。

“不行!”戚烨斩钉截铁地说,“越快越好。我的意思是最迟明天晚上就得行动。”

“对,作公安工作就是要有雷厉风行的作风。”张岳拍了拍卢国庆的肩膀,“老卢,有你把地方治安工作做好,我的心就放下一大半了。其他的有国安局的做,就是出了问题也和我们无关。”


“就是。”戚烨也知道卢国庆的难处,便安抚卢国庆几句,“你们基层的辛苦成绩我是知道的,成绩主要还是你们做出来的。”


“哪里,都是靠局长的栽培。”卢国庆说,“就是有点成绩都是在局长您的英明领导之下啊。”

张岳听着这样肉麻的马屁差点想吐出来。


戚烨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大概平时听这样的颂扬早已习惯了。看来说这话的人也说习惯了。如果不这样大概大家都不习惯的。

现在都是这风气,自己何不凑凑趣?于是张岳说,“只要有局长您老人家领导,肯定不会出任何问题。而且还要大大的立功呢。到时候立功受奖,升官发财局长你老家人可得请客啊”


“你这小子真会说话。”戚烨哈哈笑起来,第一次露出了笑脸,“行啊,如果顺顺利利结束,这次任务完成后我们好好乐一乐,我请客,就在你们酒店。”

“让局长破费怎么好意思呢。”卢国庆说,“要请也是我代表所里请啊。”

“这个蠢蛋。”张岳想,“有人出钱你还不高兴啊。”

“唉,这回我可得请,你们请是你们的事。”戚烨说,“你担心我拿不出钱来吗。”

拍马屁反而拍到马蹄上,卢国庆尬尴的笑了起来。“那里,那里。”


“小张啊,蛮处不错的嘛。”戚烨拍着张岳肩膀说,“身体也长得棒,是个当保安的料。怎么样,有兴趣想到局里来当警察吗?”

“当警察虽然薪水只有现在的一半多,但张岳还是愿意的。因为这是张岳自小的理想。”张岳想难道戚烨真想帮自己这个忙,如果有他帮忙的话那事情多半能成。心里一热忙说,“说实话,我还真想当警察。可惜现在年龄也不小了。考警校也没人要。看来这辈子是当不了警察了。”虽然语带调侃但却是他的内心话。


“当警察也不一定非要考警校,”戚烨说,“过段时间我们要招一些人。你有兴趣过来考考看。”

“是吗,要是考的的话我一定考不赢那些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张岳心中生起一丝希望,试探说,“到时候求戚局长帮忙可不要不认识哦!”

“行啊,”戚烨倒是爽快,一口答应,心想,“这年轻人倒还真懂事。”


卢国庆看局长和张岳亲近,就不高兴了。说,“人家在酒店一个月两千多的薪水,比我们的工资还高一大截。怎肯去做警察呢。你不是骗局长他老人家的吧?”

“是吗?”局长看着张岳,拉长了声音。

“哪里的话,钱算什么东西!再说了,国家干部旱涝保收比我们这种单位不知强过多少,羡慕还来不及。”张岳做出很不高兴的样子说,“说实话,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警察,当警察多神气啊。真要是有这个机会再好不过了。要是我以后做了警察,说不定还能和卢所长做同事呢。难到你不想我做你的同事吗?”

“小子还蛮有见识嘛。有了权自然就会有钱。”卢国庆说,还真不想张岳做自己同事,脸上却笑着,“好啊。最好不过了。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这么聪明呢。”

“嗨,小张啊,你们在这里忙什么呢?”

一个清脆圆润的声音在叫张岳。张岳不用回头,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酒店总经理席琳女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