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再说龟田山木,一看山田次郎举起右掌,立即大喝一声“遁!”眨眼间就不再见了,而他身后的其他五人也同时消失。

山田次郎等三人一看龟田山木消失,立即向前飞去,站立的位置正好是龟田他们刚才的地方,扭头望去,却见他们自己刚才所站的地方“啵”的一声,尘土飞扬,六把尖刀在地面划过又突然消失了。

“虽然采用了类似于我们的‘土遁’之术,但速度确实很快。”杜明低声对王忠说。

山田次郎一看一击不成,立即对其他三人说:“运‘三环阵’逼他们现身,否则时间来不及了。”却见另外两人向左右跃去,与山田次郎站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三人各自双拳紧握,一拳伸向天空,一拳运气砸向脚下地面,“砰”的一声,以他们三人站立形成的三角形中心为圆心,一波波气浪呈圆球状向周围十米距离的地面掠过。

在距离山田次郎他们八米左右,一片白色光芒闪过,仔细一看原来是六把一米左右的长刀。刀芒落定,龟田山木六人出现,再看他们六人,除了龟田山木好象没什么事外,其余五人脸色潮红,看似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以刀拄地,大口地喘息着。

“看来你们山田家族这次是志在必得这颗舍利了,竟敢运用‘三环阵’来对付我等?”龟田山木满面怒容。

原来,“三环阵”是运用自己的本命修行真元,再结合大自然的力量,形成一个类似于太极图的气场,这能发挥出大于平时二十倍的力量出来。但因为要运用大自然的力量,使用者自己的真元损耗也非常大,起码要半年之后才能恢复功力的。所以除非情况非常紧急,否则没有修道者愿意使用这个方法。

“哼哼。我不想再和你废话。如果你现在选择离开,你们还可以保住自己的命,但必须把今晚之事忘了,否则此地就是你们今夜的葬身之所。”山田次郎冷声道。

表情急剧变幻着,过了大约有三分钟时间,龟田山木才长叹一声“好,今晚此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但我不保证今后你们山田家族的人大街上是否会遇到车祸之类的事情”说完掉头就走。

“少爷,今晚放过了他们几个,我们今后可能会遇到不少小麻烦。”山田次郎左边的一个苍老声音响起。

“他们的势力范围很广,而且和国家上层关系密切。不能真的杀了他们,否则我们山田家族今后就麻烦了,毕竟我们不能对上层怎样的。更何况他们最近通过上层与心草寺走动的很频繁。”山田次郎解释道。

“哦,这样啊,还是少爷你考虑问题周全”左边那人夸道。

“忠哥,龟田一行人已快到公园围墙了,要不要拿下他们?”王忠的传声器里传来丁松的声音。

“不,现在不行。你们不是已经把刚才的画面传给了1号么,就凭这点我们随时可以用地方安全局的名义抓他们。你们去两个人继续跟踪他们,其他人留下来。”说着王忠看了一眼杜明,低声道:“杜明,你看我们现在要不要下去会会山田次郎?”

“不是我们,是我。你留下,监视着他们。如果我对付不了他们,让1号尽快通知我师傅就行了。你立即和丁松他们离开这里,不要作无谓牺牲。”杜明依旧象平时一样冷静地说道。

“不会吧?他们那么厉害?”

“不是他们自身厉害,我要留下他们的话他们肯定会运用什么‘三环阵’,依我刚才的观察,‘三环阵’好象借用了大自然的力量。就这么说了,无论情况如何,你不要冲动。”说完,杜明飞下了树枝。

“舍利子是你们可以盗的吗?”杜明冷冷地对正准备飞向塔顶的山田次郎他们问道。

突然转过头来,山田次郎看见身后三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短发年轻人,正面色冷峻地望着自己。“朋友看来是个有心人,而且还是我们同道中人。你一直躲在一边,刚才的事情你全看到了?”山田次郎竟然也会说一口流利的中华国语言。

“不错。遇到我,你们今天看来得给我留下来了。”

“就凭你一人能留下我们?哈哈……”山田次郎狂笑。

“东瀛人都很狂妄,坐井观天吗?”杜明冷冷道。在山上时大致看了一遍中华国古今通史,他当然知道日本人最恨别国叫他们东瀛人了。

“八嘎!你小子今天看来死定了。”山田次郎大怒“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把这小子收拾了吧。”

山田次郎左右两个人同时一掌向杜明拍去,掌风起处,隐约可见一团黑色气球飞向杜明。

杜明两掌同时扬起,迎向他们。“啵”的一声闷响,一团火焰在他们中间升起。两个蒙面人面色潮红,“腾、腾、腾”同时后退了五步。

“哼哼,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三个还是一起上吧。让我看看你们东瀛弹丸之国的坐井观天的道法到底如何”杜明硒道。

“八嘎!!”山田次郎大吼一声,扬起一拳向杜明轰去,拳声中竟隐隐有鬼魅之音。看来他是动了真怒了,竟然连山田家族三大绝学之一的“鬼音拳”都使了出来。山田家族称闻于日本的有三大绝学,依次为“鬼音拳”、“凋山手”、“三环阵”。其中“鬼音拳”的修炼方法最是歹毒,需要把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十四岁少女的冤魂炼化成黑色液体,然后用瓶子把这液体装起来,每天在练习“凋山手”一小时后,再运用山田家族的道法把手浸泡三小时,如此经过九年零九天始有小成,普通人若是中其一拳,那就去了三魂六魄中的一魂两魄了。

“雕虫小技!”杜明一声冷哼,同时运起黄龙功心法第二层的“道规守一”,提起了六层功力,也是一拳迎了过去。“轰”的一下,尘土飞扬,火光闪耀中一声闷哼,山田次郎“腾、腾、腾、腾”连退七步才站住脚,而杜明肩头也稍微晃动了一下。站住脚后,“哇”的一声,山田次郎吐了一大口鲜血,苍白的脸色才慢慢转为正常。

“结‘三环阵’!”山田次郎向左右两个蒙面人喝道。

“少爷,不可啊。刚才我们已经用过了,再用的话,不说我们受伤了,就是不受伤的话一晚连用两次,我们也……”右边的蒙面人劝道.

“你怎么越老越糊涂?!今天我们能生还回去还不一定呢,现在还说这没用的废话!”山田次郎怒斥道。

左右两人见无法再劝说山田次郎了,对望一眼,只好各自往后跃过几米,和山田次郎站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三人各自调匀气息后,一口血喷在了左手上,缓慢地,非常缓慢地举起了左手,掌心向天,轮起一个又一个圆圈,同时右手掌心向地,有点象佛教中接引佛的动作。

杜明刚才和山田次郎对了一掌后,并不象表面上那般轻松的。虽然肩膀只是晃动了一下,但感觉内腑还是受到了震荡。赶紧把黄龙心法运行了一周天,这才感觉到舒服多了。他不知道,如果不是用黄龙派的“道规守一”,那不会赢得如此轻松的。“道规守一”是正宗的道教功法,与“鬼音拳”天生相克的,就好比鬼遇到了钟魁一样。而且杜明本身的修为又比山田次郎高上一筹,所以才出现如此情形。此刻一见山田次郎他们如此行径,知道非同小可。因为刚才他们虽然也用这“三环阵”对付过龟田山木他们,但这次好象情形有点不同。刚才山田次郎他们只是随便地结成了三角形,然后没费什么劲地各自劈出了一拳,而这次他们不仅对掌心喷了一口血,而且先是用掌在轮着圆圈,想必是在凝聚着周围大自然的力量,看这架式肯定比上次的力量要大多了。所以杜明也不敢大意,把全身功力提升到了九层,黄龙功在体内极速运行着。

杜明他们在对峙着,可急坏了王忠、丁松他们了。通过这几天的接触,王忠知道杜明不是那种没有信心的人。虽然自己没修道过,不知什么样道法修炼的程度高低,但从刚才杜明对他说的话,可知这次非同小可了。看到如此情形,再也忍不住了,握着JK6激光手枪,轻轻地跃下树来,向杜明他们靠近了几米。丁松和王忠的想法差不多,看到刚才龟田山木和山田次郎的打斗,才真正相信了天地之大,同时也不免为杜明担心起来。虽然没见到王忠和杜明一起出现,但用脚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下看到王忠悄悄地出现了,而且握着JK6,就知道非同小可了。于是低声对几个同伴说:“今晚的事情你们不能对任何人说,这是一条纪律。你们在这呆着,继续录象,我过去一下”说着丁松也轻轻地向杜明的方向移动了几米距离。

此时,山田次郎他们已运功完毕了,只听山田次郎大喝一声“杀!”三团气球,不,准确地说该是一个由红、黑、蓝三个小一点的气球组成的怪色大气团冲向杜明。

杜明左手握拳,右手竖起中指,只见一个黄色的气团和一道白色的气体同时迎向冲过来的怪色气团。“砰、砰”两声,整个天空一亮,随即一团五彩斑斓的球状火焰冲向了天空。杜明和山田次郎他们各自向后倒飞了十米。再看山田次郎三人,脸色极度苍白,身上一股股黑色气体冒出来;而杜明也好不到哪儿去,脸色不是苍白,说是潮红不太准确,而是非常得红,好象染的一样。只感觉到内腑已快要碎裂了,“果然是借用了大自然的威力,看来要想全身而退地收拾他们是不可能的了”杜明暗付道。也不等山田次郎他们有所行动,杜明脸色突然变白了,左右双手各自向外一伸,画了三圈太极图似的,然后一声大喝:“破!”一团黑白两色组成的圆球竟然从他嘴里吐了出来,慢慢变大,迅速飞向山田次郎三人。

山田次郎等一看杜明如此动作,飞速地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同时大喝一声,连吐两口鲜血在各自手掌,然后同时向杜明劈去。

“砰、砰、砰……”连续九下爆响,天地间犹如白昼般,周围十米的花草树木全部折断、枯萎了。王忠、丁松他们虽然离杜明不是很近,但二人也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浪冲来,赶紧飞快向后倒跃五、六米,又回到了他俩各自原来的位置了。

短路了,大脑真的短路了。过了有三分钟时间,王忠、丁松他们才醒悟过来。

“看看他们三人还行不?不论死活,用你们以为最可靠的方法把他们押回去吧。”好像受了伤,杜明坐在地上断断续续地说道。

“啊?杜明,你受伤了?”王忠和丁松赶紧跑了过去。

“嗯,今晚已经完事了,我们回去吧”说着,杜明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