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苦菜花骂道:“是男人就放我单挑,用迷烟算什么好汉!”

日本浪人们并不理她,自顾检查地上堆成山的宝物。独孤雄这才知道苦菜花他们是中了日本浪人们的暗算。

一个浪人搜出苦菜花藏在布袋子里的龙鳞旋风球惊呼道:“鬼冢老大,这个圆溜溜、黄灿灿的东西是什么?”鬼冢老大接过龙鳞旋风球道:“这叫蹴鞠又叫足球,是中国人发明的娱乐。”

苦菜花见状大怒道:“快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要弄脏了我的龙鳞旋风球。”鬼冢老大喜笑颜开道:“中国宋人就是聪明伶俐与众不同,给足球取个名字都如此风雅有趣。”

苦菜花见鬼冢老大脸皮比城墙还厚,一时间无可奈何。猛然想起以前曾经听说日本女皇都是姐弟通奸、兄妹乱伦的,于是大骂道:“臭倭奴,哥哥强奸妹妹、儿子蒸妈煮出来的烂禽兽骚野种狗杂碎,你也配打量老娘的足球?仔细把老娘的龙鳞旋风球给弄脏了!”

原来苦菜花虽然知道“蒸”是母子乱伦,是人世间最不道德的行为,但是她没有读过几天书,不知道“蒸”的真正含义。在她看来,“蒸”过了又“煮”就好象脱裤子放屁一样都是不合常理的乱伦。

鬼冢老大大怒,上去几拳把苦菜花打得脸肿眼青,鼻血喷流。大骂道:“他妈的连你的小命都攥在我的手里,你还敢鬼喊辣叫。老子偏偏要把你的破球砍破了拿来装尿!”说罢举起东洋刀一刀砍去,龙鳞旋风球嗤地跳将起来,从鬼冢老大的左脸边蹭过,刮下一层皮来,左脸颊顿时鲜血淋漓。

苦菜花幸灾乐祸、哈哈大笑,以为鬼冢会气得七窍生烟,岂料鬼冢老大不怒反笑:“哈哈哈哈,这次到大宋没有白来,总算找到了一件神物。我要把它带回日本去烧香供奉起来!”

苦菜花听说后目瞪口呆,她做梦都想不到日本人竟然会痴迷崇拜中国大宋的东西到这个地步!

又有两个浪人把一个鸡形状和一个猫形状油彩闪亮的东西递到鬼冢老大面前道:“又找到宝贝了,老大。”

独孤雄仔细看时,原来是财主们带来的鸡形夜壶和猫形夜壶!这些东京财主平时奢侈惯了,他们的夜壶都是金银打造而且还镶嵌珠宝。

鬼冢虽然对大汉文化语言风俗都颇有研究,但他也不是对大宋万事都精通。他出生在日本穷国,在他看来,如此精致贵重的东西应该是茶壶酒坛之类。他做梦都想不到大宋的土财主都已经用上了镶金嵌玉的夜壶!

然而他究竟还是比较谨慎的浪人,多年闯荡大宋江湖的经验告诉他,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要不耻下问,不然他们日本人任何自作聪明的猜测只会招来无比智慧的中国人的耻笑!

于是他不敢怠慢,一手提一个夜壶走到苦菜花和财主们跟前高高扬起问道:“快说,这是什么东西。要说老实话,不然,撕拉撕拉地!”众财主摸头不着,以为日本浪人又耍什么阴谋诡计。一个个心存疑虑、忐忑不安,瞪大眼睛不敢开腔。他们哪里想得到眼前这个日本浪人竟然连中国的高贵夜壶都没见过!

苦菜花看出门道,忍住笑开言道:“这个么,就是我们大宋中国的酒壶了!”

鬼冢老大将信将疑仔细,打量着两个酒壶不耻下问:“你是在诳我!酒壶应该有倒酒进去的大口,还有斟酒出来的小嘴,这个酒壶怎么只有倒酒进去的大口没有斟酒出来的小口?竟敢骗我,活得不耐烦了!”话音刚落,立刻有两把东洋刀架在了苦菜花的脖子上。

苦菜花怔了怔,从容不迫道:“我们大宋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岂是你们小日本倭奴能够妄自揣测的?这是我们最新研制的动物形状系列酒壶产品,既可以当酒壶用,又可以当酒杯用。一物两用,双管齐下,非常不简单呢。是专门为长着大嘴爱喝酒的大侠准备的,倒进去就不用再倒出来,直接用酒壶喝着才过瘾!”

鬼冢老大在中国闯荡江湖多年,知道大宋的侠客个个都是喝酒高手,基本上每个都是千杯不醉,这是他亲眼所见而且还吃过亏的。当下信以为真,赞不绝口。叫手下小弟道:“进去客栈里拿几坛汾酒来,我要用这种酒壶喝上十大壶。老子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用过如此高贵的酒杯哩!”

本来夜壶都是有尿臊味的,只是财主们不但奢侈还爱干净清洁,每次用完夜壶,天亮就要洗刷干净,还要用好香熏过才装进布袋上路,为此苦菜花骂了他们不知道多少次。但是多年养成的积习,一朝一夕怎么改得了?财主们依然是你骂你的,我行我素。不想财主们的洁癖竟然帮了苦菜花的忙!

鬼冢喝着汾酒不但没有尝到半点的尿臊味,而且连夸口感很好!独孤雄见此恶作剧,不禁偷乐出声!众财主忍住笑,个个都为苦菜花捏了把汗!

鬼冢老大喝了几大壶方才住手,走到苦菜花跟前瞪着红眼问道:“快说,那个名叫独孤雄的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苦菜花怒道:“我怎么知道?他欠我几千两银子没有还,我都要找他算帐呢。”

鬼冢喷着酒气指着苦菜花道:“你骗我,你跟他是一伙的,我刚才在客栈里听见你喊他的名字的,你既然认识他,就一定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苦菜花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天下没有比你们更笨的杀手,居然让被杀的人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你们日本杀手真是杀手界的耻辱!”鬼冢大怒,上去扯开苦菜花的衣襟吼道:“你不怕死么,老子倒要剜开你的心脏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胆!”

这一扯不要紧,一下就露出女人特有的一只乳房来。日本浪人们想不到这个长得一点都不象女人的“男人”竟然是个女人!于是全都轰笑一声,好似穷疯的汉子看到了金银宝!立刻把苦菜花团团围住,迫不及待地就开始脱裤子,嘴里声声嚷道:“原来是女人,花姑娘地,是我爱地,我要强奸地!”那样子就象是见了血的苍蝇蚂蝗!苦菜花嘶声道:“你们谁敢碰我一下,我就日死你们祖宗八十代!”


鬼冢见小弟们冲动得不行,立刻上前呵斥道:“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正经事情还没有办,你们就想奸淫妇女。我平常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作为国际杀手,首先就要面对成山的金银不动心,绝色美女投怀不动情!看看你们现在猪欢狗跳的鬼样子,一点素质没有,一点修养都没有!”

说着上去在每个浪人脸上打了几个大耳光。然后歇住手回到苦菜花面前,伸手抬起苦菜花的下巴淫笑道:“即使是要奸淫妇女也应该是我先上!再怎么说我还是你们的老大,一点尊老爱幼的美德都没有,怪不得我们日本老是贫穷落后赶不上大宋!”

接着对苦菜花啧啧赞叹不已道:“中国就是中国,任何丑陋的女人都赛过我们日本的天仙美女!你以为你躲到男人堆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你是如此的出众,你那处女的芳香裹杂在男人的臭汗中只会让你的风韵更加迷人,任何粗犷的衣饰伪装只会让你的姿色更加动人!”

其他日本浪人个个气歪了嘴小声骂道:“尽说些没逼的话,你还不是扯开她的衣裳才发现她是女的?在此之前你还不是两眼一抹黑。现在却扮演先知先觉,真是恬不知耻!”

苦菜花双手被绑,眼见鬼冢解开腰带向自己扑来无法抵抗,霎时间觉得天昏地暗,唾了鬼冢一脸口水大骂道:“无耻的畜生倭奴,你敢碰我,我就吃了你!”

鬼冢得意地淫笑道:“你才是我嘴边的肉,我想吃就吃,想扔就扔,你没有丝毫办法的!”说话时裤子已经蜕到脚面。苦菜花绝望地哀号一声,就要把头撞向身边的大树自尽。

说时迟,那时快,大麻袋“噌”地从黑暗里蹿出,一口咬掉了鬼冢老大裆部莫名其妙挺立而起的东西。 与此同时,独孤雄甩手飞出的一块砖头正中鬼冢老大腮帮,六颗牙齿立刻带血从嘴里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