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301章 蝇营狗苟

妖刀 收藏 0 40


第三百零一章 蝇营狗苟

“我想砸老七一把,因为朝小广家开枪的那帮人是老七带去的。”

“我知道了,你不强迫人家,人家怎么会带人去找小广?”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我想尽快给小广个交代,这样就必须砸老七一下。”

“那就砸,注意啊,别砸厉害了,老七是我的人,尽管他只是一条狗。”

“我有数,做个样子给小广看罢了,他爱面子,我这么办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我做错事了呢。”

“好吧,先这样了,我再嘱咐你一遍,不管你想干什么,不许出事儿。”

“远哥你放心,退一万步讲,就是出事儿了我也不会牵扯到咱们‘公司’,放心吧。”

金高在旁边唠叨个不停,我一句也没听进去,脑子里老是在想,常青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这么固执呢?不由得就想起小杰来,小杰为什么不让常青呆在他的身边了,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看来这种人以后我不能用了……一个想法渐渐在我的脑子里成熟。过了年我就想办法让他走,不是胡四曾经说过要暴力输出吗?让他去外地发展这一块,一旦他去了外地,我尽量少跟他联系,让他自生自灭,即便是将来他出了问题,我也有个退路,因为除了绑架唐一鸣,我再也没跟他犯过任何事情。唐一鸣这件事情基本上不会出什么毛病,慢慢地我会把这事儿处理干净的,走一步看一步吧……一时间,我很后悔当初把他拉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眼前摆了三个酒瓶子,我这才发觉,自己又喝了不少。抬头看看挂钟,将近十二点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脑子累,身体也累,我应该回家好好睡一觉了。摸出手机拨通了小广的电话,小广开着机:“蝴蝶,还没睡?别为我担心,我挺好的,睡觉去吧。”


“我正准备睡呢,”我打了一个哈欠,“刚才我批评常青了,他说这里面有误会……”

“有误会让他亲自跟我解释,我等他的电话。”

“操……”我突然有些恼火,这是个什么玩意儿?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好,我不管了。”

“蝴蝶,原谅我,我一上火就控制不住自己,谢谢你,以后我再跟你联系,睡吧。”

总觉得心里还有什么事情,我走到门口想了想,又折了回来:“李俊海怎么还不来电话呢?”金高说,你走吧,这个电话我来接。我笑了:“你跟他能说进话去嘛,还是我来接吧,”转念一想,我直接开始拨李俊海的手机,“不能干这么靠着,他不给我打,我给他打。”李俊海接电话了:“好家伙,还不睡觉?我刚才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真对不起,我给刘三打电话,他关机,派了几个兄弟出去找,也没找着,他家里也没人,我估计没什么事儿,这小子跟我的一条狗差不多,要是真的有事儿他早就跟我联系了。放心吧,没事儿的,刘三知道春明跟你的关系,他敢随便动春明嘛。别的不要去想,好好在家打算二子结婚的事儿吧。”听他说话的口气,一点儿听不出来他知道了恭松的事儿,让我怀疑我的如意算盘是否打错了,难道他跟恭松没有什么联系了?不会吧,老七的消息是绝对灵通的,我笑道:“那我就放心了,也许是我太关心春明了,小杰走了,春明是小杰的表弟,我不管他谁管他?先这样吧,麻烦你了,你也休息吧。”李俊海干笑两声,突然变了一个腔调:“我也睡不着啊,呵,我一个兄弟出了点儿麻烦,让警察给抓走了,我正在纳闷呢,是谁在里面搀和事儿呢?”好,你小子终于开口了,我故作惊讶地说:“啊?这么巧?你的兄弟出事儿了,我的兄弟下落不明,这都什么事儿嘛……你哪个兄弟被警察抓了,告诉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你帮不上忙的,他是个流窜犯,连我都帮不了他……哎,花子现在还跟着你干吧?”

“花子?”我的心凛了一下,“对,花子现在在我这里打杂,没办法,他找不着合适的工作。”

“哦,那伙计不错……呵呵,都是老伙计,你拉他们一把也是应该的。”

“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我这才想起来,他有好几天没来上班了。”

“是吗?呵呵,没事儿,我只是随便问问……睡吧,我也要睡了。”

“那好,好好休息休息,养足了精神,二子结婚那天我好好跟你喝一场。”

放下电话,我沉默了好长时间。这小子还真不能小瞧他呢,看来他的人发现了花子在观察通远宾馆的情况……我很佩服他的“抻头”,他一直在憋着我呢。刚才他提起花子,意思就是让我明白,他李俊海什么都知道,别跟他耍心眼。好,那我就不跟你耍了,这次要是扳不倒你,一开春我就跟你来明的,大不了鱼死网破。我突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冲金高嚷了一嗓子:“李杂碎什么都知道了,下一步直接跟他开始!”金高不解地瞄了我一眼:“什么意思?”我说:“听他刚才的意思,他知道是我在背后‘掂对’他,说话阴阳怪气的,我想好了,这次他逃脱了,我就不跟他玩阴的了,玩阴的我不是他的对手,我想直接跟他‘造’!”金高皱着眉头摆了摆手:“别闹了大哥,那不等于咱们跟他是一个级别了?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咱们不应该跟他这样来,这样来的话两败俱伤,即便是他进去了,咱们也不好受。你想想,李俊海知道咱们多少内幕啊,一旦他感觉没有活路了,他不跟你玩邪的才怪呢。别这样,咱们还是按照以前设想的来……你刚才说他知道了是你‘掂对’他?不可能,他又在咋呼你了。”


“不是咋呼,我能听得出来,因为他提到了花子,他的人一定是看见了花子。”

“看见花子能证明什么?别理他,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咱们装憨,继续操练他。”

“这样吧,”我想了想,“这几天你把你的人组织一下,我再跟林武通通气,作好李俊海狗急跳墙的准备。”

“行,防着点儿也好,走吧,我再呆一会儿也睡觉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