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代 正文 第二十节 使者

小御 收藏 1 0
导读:我的时代 正文 第二十节 使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5/


使者

郑翠花听到韩逸仙突然说出了秋瑾的名字时,还真吓了一跳,不怕别的;很害怕韩逸仙要对秋瑾不利。当紧张的眼神望向韩逸仙时,韩逸仙已经知道了她认识秋瑾的这个判断了。于是对郑翠花说道:“你不用紧张,本官也早听说过这鉴湖女侠的事情了,很想认识这争取妇女解放的第一人了。其实我也赞同她的观点,只是她太偏激了,根本不了解这个几千年的文化;她不光挑战朝廷;更在否定孔子,你也是读过书的人,你认为这可能吗?”郑翠花低头不语,明显在考虑韩逸仙所说的话。忽然,郑翠花又抬起头来对韩逸仙说道:“韩大人,我说不过你,你能保证不加害秋瑾姐姐的话,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安排你们相互认识的。怎样?”韩逸仙回答到,好呀!心里又开始琢磨以后怎么对付秋瑾了,怎么也得把这些革命党的著名人物给争取来呀!为了安定的大清,实在不行就别怪我了。嘿嘿!

韩逸仙正在满脑子想着呢!看见前面也在赶路的一帮人突然打了起来,大家不约而同的勒住了马,警惕的看着这帮人。双方手里用的都是刀,不时有人被放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嘴里却还大声的叫嚷着,吓得郑翠花和几个侍女们都得瑟起来。韩逸仙从衣着上看出好像是朝鲜人在内讧,但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有着急得份,自己可不懂朝鲜语呀!在一旁的小三这时却对韩逸仙说道:“大人,这是一帮朝鲜人,他们都说对方是国贼和叛徒之类的话,好像还搀杂着日本走狗什么的。”韩逸仙侧头看着小三,好像原来不认识一样。小三被看得有点发毛了,接着说道:“我不是朝鲜人,但我家的邻居是朝鲜人,所以我从小就学朝鲜话。”哈哈,没想到老天爷还挺帮我的,给自己送来最需要的人来。大手拍着小三说道:“很好,咱们去拉架,让他们住手。”带着保镖们来到了这些人当中。双方并没有因为小三的话而停手,反而越打越凶。没办法,韩逸仙看了眼地上正龟缩成一团的一个老者,眼旁机灵的小三立刻下马来到了这个老者身旁开始询问他;一会,小三向韩逸仙报告。原来,这是一个朝鲜使团,奉朝鲜皇帝之命,来清国朝见大皇帝陛下的;而双方撕打的原因是因为使团里出现了日本刺客,要杀我们;我们的侍卫正在要制服他们。还说请我们帮下忙,有重金酬谢咱们。

原来是日本刺客,怪不得这么狠。韩逸仙掏出了手枪,在朝鲜使者的指认下,区别了侍卫后;制服全部的刺客。看看满地的尸体,死了能有四五十个人。侍卫们把刺客们都缴械绑了起来,朝鲜使者整理衣服后来到了韩逸仙面前道谢。韩逸仙这时也把官印拿了出来,告诉对方自己也是官员后,朝鲜使者连忙下跪施礼;整的连韩逸仙都不好意思了。看来朝鲜人和日本人都是很看重礼节的国家呀!韩逸仙感叹了一下。这时候,朝鲜使者和韩逸仙来到了一个刺客面前,使者啪啪的先是两个耳光赏了这个人。被打的这个人还挺着脑袋,胳膊上的伤口还不时的往外冒着血,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什么?小三在旁边不时的翻译着。原来,这个人叫金玉均,是这次使团中一个队长,但他带领的小队中全是伪装城朝鲜人的日本人。这次要刺杀使团全部的人,然后嫁祸清国,好让朝鲜和清国交恶,以便让朝鲜脱离宗主国而向日本靠拢;继而独立。最后,还威胁的说到,你们回不了朝鲜,路上还有爱国的志愿者在等着你们呢!当韩逸仙听完后,立即意识到事情已经很严重了,日清战争马上就要爆发了。韩逸仙问使者使团的损失,要知道使团还有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了。使者回答到,原本这次出使任务有一百零二人,他是副使;正使已经在突袭中被刺杀了,侍卫原本使八十人,还有其他官员二十人。可现在官员只有他一个人了,其他官员都已经殉国了,除去刺客;现在活着的侍卫只有十八个人了,还有十五个刺客。说到最后,也不紧为将这十几个刺客押回朝鲜而发愁。争霸朝鲜的日清战争就要爆发了,看来很有必要去朝鲜出趟差呀!韩逸仙想到这里自告奋勇的对使者说道:“使者大人,本官虽公务在身,但既然使者在我大清境内出现这样的事情来,没准在以后的路上也许还会出现刺客来暗杀贵使团。本官的这些随扈还是可以应付这种场面的,请使者大人放心。我们必将保护使团安全返回朝鲜的,使者的安全对我们大清是很重要的,也让贵国的皇帝陛下知道只有我们清国才是贵国值得信赖的宗主。更何况假如使团的安全真的出现状况,那岂不是中了敌人的阴谋了吗?那也将是我们大清皇帝陛下和贵国皇帝陛下所不愿看到的。”使者沉思了一会,终于答应了韩逸仙的请求;要知道,这在外交上可是一种示弱的表现;若非事情紧急,副使是绝对不敢答应的。韩逸仙派了两个保镖护送郑翠花去黑龙江将军府,另付书信一封,大意是提醒依克唐阿注意来往境内的朝鲜人和日本人,近期可能有异的情况等等。送别郑翠花时,韩逸仙和郑翠花都有些恋恋不舍的,短短的这些日子中;两人好像都有了那么点意思,只是都不好意思点破而已。韩逸仙心里想着乌日娜,眼前还掂记着郑翠花,现在连他自己都感到卑鄙了。没时间儿女情长了,大清国运的危势再次提醒着韩逸仙。送走了郑翠花后,韩逸仙又派了个保镖回齐齐哈尔城,同样是带着信。一封给巴泰,告诉他一个月后将剩在城里的三千宪兵全部派往黑龙江各处,协助当地管带全面强化治安。一封给仍在警备大营的江民,让他转告各个联队长,讨伐由第一联队继续;其余联队向奉天和吉林两地省界集结,随时接应败退下来的朝鲜军队。一封写给了情报局长贡桑丹珠,让他速派人准备秘密潜往大兴安岭建立情报站,听后下一步安排。安排好一切,韩逸仙带着剩下的七个人护送使团踏上了返回朝鲜的路上。

走了近二十天,终于来到了吉林的长白山脚下。一路上明显感到绿营兵在大规模的调动,有的军队从朝鲜回来,有的军队开向朝鲜。在两国共管的边界上,不是有两国军队的巡逻。在长白山下的驿站里,大家歇了下来,准备明天启程去朝鲜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朝鲜使团的侍卫们为明天终于要回国了而高兴的喝着酒。韩逸仙也和朝鲜人喝着酒,虽然各自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但这些日子来的相处;让大家都有种惺惺相惜的感情。半夜里,韩逸仙因为多喝了点起来上厕所,蒙蒙胧胧的听见有人小声的用日语说话;韩逸仙并没在意,在这驿站里也还有其他人住呢!猛然,他听到了有个底气十足的声音说到,今天就是这些朝鲜使团的末日。韩逸仙伸手摸向怀里的手枪,手枪不在。坏了,手枪被习惯的压在了枕头下了。韩逸仙轻轻的回到了屋子里,从枕头下掏出了手枪,然后有一个一个叫起了自己的保镖们,悄悄的出了房门口;来到朝鲜使团休息的房间门口,就等着那几个日本人自投罗网了。房间里面还有十几个刺客俘虏呢!要是被他们解救了,那情况可糟糕了。一会,轻微的脚步声慢慢的传来,方向正是使团房间的位置。所有人等屏住呼吸,一支支枪口指向了通道的转弯处;韩逸仙则埋伏在转弯处。当第一个日本人刚转身走过来时,突然站起来冲着对方的脖子狠狠的一手掌劈了下去;那人连哼都没来的及便又被韩逸仙捂住嘴扶了下来。后面跟近的日本人并没有感到又异常,继续朝前走着。韩逸仙向后打了一个常用的军事手语,所有人一起站了起来向转弯处轻轻的走来。当韩逸仙伸开手比划着321后,所有的保镖们同时出现在转弯处,把剩下的两个日本人用枪逼住了。当把三人挟到了自己的房间后,韩逸仙点亮了油灯。接着灯光,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原来是朝鲜使团中的三个侍卫。论交情,这三个人平常和韩逸仙他们还不错,真没想到,他们原来也是日本人;怪不得那些刺客不吵不闹,一路上非常听话,副使还竟然说是他们良心发现;扯谈,原来是还有同伙。这时,使团也被惊动了。当副使来到这三人面前,这三个平常笑容可掬的侍卫们像换了人似的,武士的身份让他们突然变得无所畏惧。使团的其余侍卫这时又开始了他们的审讯方式,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当被押着的其他刺客也看到这一幕时候,他们已经被宣告生命终结了。

终于,金玉均受不住了,一个劲嚷嚷国贼之类的话。韩逸仙和保镖们退了出来,这是他们朝鲜人自己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到此时,韩逸仙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近代朝鲜会出现要改变国运的呼声,因为很大程度上;朝鲜已经被日本渗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