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六节 监军卫士

panzergu 收藏 2 15
导读: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六节 监军卫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幽州点兵场,原先驻扎在幽州大营的七万彪骑营将士将分别开赴天池前线和汴州前线,(天池两万、汴州一万、安东两万、山海关一万、宁远一万)兵丁们并不知道我这么做的幕后原因,只知道他们要去前线杀敌了!个个兴奋得忘乎所以——至此,我彪骑营所有二十八万兵马中除了留守幽州大营的一万人之外,全部派往了边关!具体部署为:汴州五万人,归汴州守将守将‘流云居士’统辖;天池十二万人,守将‘萧七’;山海关两万人,归‘渔阳大夫’统一指挥;宁远两万人,守将袁崇焕;(什么?错了?没错!的的确确是未来的荆辽督师袁公崇焕——)辽阳两万人,守将‘铁血楚天’;安东四万人,守将‘铁血神剑’;幽州留守一万人,守将‘老风13’;最后的一万人作为侯爷的卫队(大铁血朝律法规定:侯爷可保有一支规模万人的卫队)随我左右——这么一来,朝廷根本削不了我一兵一卒!

“我知道,把大家留在幽州享清福是委屈大家了!现在——你们将要奔赴边关杀敌!建功立业!都给我放精神了!别让幽州的安逸消磨掉你们的斗志——”

“好男儿当马革裹尸还——马革裹尸还!”

“好!像我彪骑营的兵!各军出发——”

“得令——”

……

“秉侯爷,庐州兵马节度使兼慎州兵马节度使兼大理寺司官‘网络卫士’大人求见”

“哦——‘网络卫士’,请——”

“是!侯爷——”

哼哼——朝廷的耳目这么快就派下来了!也好,正好和他玩玩!

忭州前线总监军,庐州兵马节度使兼慎州兵马节度使兼大理寺司官‘网络卫士’大摇大摆的走了上来——(观众:这么拽?Panzergu:当然,‘军政分离’小有成效他能不拽吗?这回前来不趁此机会狐假虎威一下才怪!)似乎拽得连个招呼都欠奉了——

“哎呀——卫士兄!为何如此想不开去当太监?”我顾作惊讶地问道——

“什么?胡闹——本监军什么时候干过这等蠢事!”‘网络卫士’显然被我的提问吓了一大跳!“侯爷何出此言啊?”

“按我大铁血朝律,监军者,宦(官)者为之——兄弟我故有此结论——”

“这个——这是高山王特批的!特批的——从大铁血朝监察司抽调官员到各野战军团充做‘监察’,为兄不才——只有到此了?”

“兄不才是假——讽我彪骑营无人是真吧?”

“兄弟莫要误会,为兄决无此意啊——”

“小弟哪敢——兄是朝廷派来的——小弟如果照料不周——可是要掉脑袋的!”我特别装腔作势道——

没想到‘网络卫士’也收起笑容道:“‘军政分离’乃朝廷之策——顽抗到底死路一条,我劝兄弟还是不要执迷不悟——快快还军于朝廷!免得到时候大家面子过不去——”

“本侯爷早已还军朝廷了呀?”

“胡扯!朝廷没收到一兵一卒!你如何还军朝廷的?”

“本军目前分别驻扎在天池、安东、辽阳、宁远、山海关、汴州、幽州!再加上侯爷我本该就保有的一万卫队!我不是‘还军于朝’是什么?”

“这个——”

“您是想说:‘还不是都归你管’是吗?”

“是啊——”

“天池、安东、辽阳、宁远、山海关一线归‘天池侯’管辖;忭州则是‘忭州侯’的属地;幽州是幽州知府的辖区——不巧得很,天池侯、汴州侯和幽州知府不才目前都是在下——那这些兵马归我统辖亦符合我大铁血朝律历!无话可说——”

“你、你、你——”

“侯爷,军马齐备,可以开拔了!”

“怎么样?监军大人——边关形势吃紧——我们还要在这里磨嘴皮子吗?误了抗敌之大事——你我可都是大铁血朝的罪人哦——”

“哦——当然当然——侯爷只管下令就好——”

“全军开拔——”

“得令,开拔——”

在幽州百姓的夹道欢送下——七万彪骑营将士列队出城,出城之后就自动分成五路,朝天池、山海关、宁远、安东和汴州进发——军容之严整,连铁了心来挑刺的‘网络卫士’都没有找到丝毫可以下手找麻烦的地方!

“侯爷应该明白,身为大铁血朝官员,就应该以服从朝廷之命为准绳——铁血军,乃朝廷之军队!并非军团之军队!朝廷将军权回收乃天经地义之举——不要再霸着军权不放了——这对你没好处!侯爷如此实乃和朝廷背道而驰啊——”

“请问监军大人,本侯爷违反了大铁血朝律法哪条哪款——我作为北府军彪骑营统领,手下已经没有一兵一卒了!连这个统领大印我亦准备等朝廷正式旨意下达之日削角上缴——而在下作为高山王亲封的天池侯爷、汴州侯爷以及幽州知府——统领军队并无违反大铁血朝律法之处吧?”

“那有什么两样吗?”

“当然不一样!以前在下作为统领领兵!现在作为侯爷领兵!这就是不一样!”

“那侯爷是铁了心的要和朝廷作对了?”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请卫士兄收回此话——”

“本监军不收回——侯爷又将怎样?”

“来人!”

“在!”

卫士被惊得差点摔下马来——“你、你想怎样——我可告诉你——我可是朝廷钦派之监军,你无权拿我!”

“呵呵——谁要拿你?看把卫士兄您吓得——”我继续道:“叫随军书记官记上,大铁血朝高山王二年元月十九日辰时,监军‘网络卫士’大人诬朝廷命官、天池侯爷拥兵自重、意图谋反。”

“是——侯爷:‘大铁血朝高山王二年元月十九日辰时,监军‘网络卫士’大人诬朝廷命官、天池侯爷拥兵自重、意图谋反。’”

“恩——下去吧——”

“得令——”

“你记这个干什么?”

“卫士大人不会不知道:作为侯爷,我有向皇上直接递奏之权——”

“你——你干得也太绝了吧?”

“哎——我有什么办法——世道险恶——俗话说得好,这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说卫士兄啊——都什么时候了?大敌当前啊——鞑靼人都已经推进到汴州城脚下了!你还在这里跟我唠唠叨叨地说什么‘军政分离’!若不将眼前的鞑靼人先行消灭——到时候,恐怕朝廷要和鞑靼人去谈什么‘军政分离’——那时,恐怕就不那么好谈了吧——”

“你、你、你——你危言耸听!”

“我危言耸听?传令!全军停止前进!转向天池!跟侯爷我享清福去!卫士监军英勇神武,必能以一挡万!”

“哎呀——哎呀——千万别——是为兄不察实情!不懂得轻重缓急——算为兄错了还不行吗?为兄这就给兄弟您赔不是——还往侯爷以江山社稷、国家安危为重。暂且先别和我计较此事。你我兄弟先同心协力,将鞑靼剿灭我俩再作计较不迟——兄弟意下如何——”(心想:算你狠——咱们骑驴子看唱本——走着瞧!)

“哈哈哈——卫士兄如此深明大义——兄弟刚才之话,乃戏言耳!哈哈哈——”(心想:管你什么监军,在我这就算成了光杆你也别想吐出半点苦水!)

……

此时的卫士心中懊恼到了极点!心中咒骂着朝廷为什么把他派到我的军中来受这份窝囊气——同时也诅咒着高山王:你没事干吗封他为侯爷!而且还一封就是‘双侯爷’!眼看着人家监军都多少要点兵马回来,就我要两手空空!这不是存心拆我的台、要我的好看吗?(55555——我当监军我容易吗我,我坚持‘军政分离’的真理我有什么错了我——老天要这么对我!不公啊——55555——)

此时的我也在调节自己的心情,决不能把朝廷内讧的心情带到前线!这是兵家大忌!万事等破鞑靼之后再说!到时候挟破敌之功,也好争得主动!

……

观众:哎,人心隔肚皮啊——今天就到这吧!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