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三十二章,故伎重演,棋逢对手

dontbb 收藏 7 22
导读:《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三十二章,故伎重演,棋逢对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旅顺方向的关东军被董英斌、何柱国带本部挡住,由于双方兵力悬虚太大,日军未敢动手。


日军朝鲜军此时也一头碰到了傅作义﹙化名傅信义﹚187师本溪防线的铜墙铁璧上。傅作义本是防手高手,加上何峰的点拨,本溪防线的工事, 战斗阵地修得极为科学。一点也不亚于鬼子第二师师长多门二郎,甚至要强。加上187师武器装备一点也不逊于日军,而且也训练有素,基本上是东北军精兵,基层干部大多数又经过何峰的抗日培训班特训。日军朝鲜军自然讨不到好。虽然日军朝鲜军综合战斗力还是比187师强点,但187师是以逸待劳,而且日军朝鲜军又是攻坚。短时间想突破。基本上是做梦!


一开场日军朝鲜军仍然是大炮开道,但马上遭到傅作义部炮兵的反击,而且全是105重炮,只是准头差点。双方阵地升腾的硝烟弥漫在半空,爆炸声震天动地,漫天飞扬的尘土遮蔽了日光。


救人心切的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强攻。但守军枪声密集得似乎没有间隙,日军朝鲜军冒着枪林弹雨向着对方控制的阵地发起进攻。


子弹穿透了冲锋在前的日军士兵的身体,鲜血汩涌着喷出躯体,中弹的士兵僵硬地扑倒在地。手榴弹在士兵中间爆炸,横飞的血肉溅在尘埃里。但小日本鬼子朝鲜军果然训练有素,遭到猛烈的打击之后,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即开始更疯狂进攻,掷弹筒从弹坑接连不断地把炮弹发射出去,在日军炮小队、机枪扫射和步枪的精确射击下,东北军守军伤亡很大,不到半个小时就伤亡200多人。不过日军再强悍,毕竟是进攻有有准备的对手,不一会儿。已是伤亡300多人。东北军顽强抵抗完全出乎日军的意料之外,他们搞不懂“支那人”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强悍起来。而且一拨比一拨强。


战斗异常激烈,前沿阵地数次易手,中、日两军都死战不退。两军的士兵都已经拼杀得红了眼睛,眼看着身旁的士兵被弹片割裂了躯体,或是被子弹打中了胸腹,跌倒在地上,痉孪抽搐,痛苦地扭曲着四肢,嗓子里发出濒死前的哀叫,却没有人畏惧死亡,后面的士兵就踏着死去士兵的尸体继续前冲。但失去前沿阵地的一方,马上用炮轰。战场完全成了不拆不扣的血肉磨盘,进去多少人就碾碎多少人,是一个吞食生命的巨大的恐惧的血腥的怪兽……


双方大战了一天,阵地上到处都是士兵被击中,胸前鲜血喷涌,炸断的手臂,撕下的大腿,掀开的皮肉,刺出的骨头,胸腔翻开,肠肚横流,满脸血污,身首异处,布满了几百米宽的战场。


战争的残酷无情,战争的丑恶恐惧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令人震撼.是用任何最形象,最生动,最直接,最明了的语言都无法告诉人们的,同时战争是非常丑恶的,在战争中,每个人……不管他是坏人还是好人,英雄还是狗熊……死得都是那样脏、那样破、那样恶心、那样难看……


日军朝鲜军和守军东北军187师都伤亡惨重,但到了天黑阵地仍在牢牢地掌握在傅作义187师手上。


对187师的顽强,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大将显然也没有料到,此时日军林铣十郎才真正感觉到东北军精兵的真实战斗力。


由于战前准备不足,日军朝鲜军首先炮弹供应不上了,林铣十郎马上变招,打穿插。企图故伎重演。


受命的是;日军朝鲜军第5旅团少将旅团长川原田。


旅团长川原田的先锋是小林光一的骑兵联队,小林光一率领着骑兵联队连乘着夜色,继续往北疾驰。


静夜之中,万籁俱寂,几百名鬼子骑兵象饿狼一样扑向猎物,几百匹战马踏地的“轰隆隆”、“轰隆隆”的响声,犹为刺耳。黑呼呼的旷野平畴,鬼子骑兵绕过本溪防线,村落渐渐多了起来。村落间修建的一座座护村的碉楼矗立着,瞭望口闪烁着忽隐忽现亮光。骑兵联队一个中队长驱马挨近小林光一,低声问:“联队长,咱们要不要注意隐蔽,跑慢些?” 小林光一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咱们慢,“支那人”更容易发现,而且绕道又太慢了,全速向前!”


忽然附近的炮楼上有人喝问道:“干什么的?”接着就是拉动枪栓的声响。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中一个中尉怒喝道:“东北军骑兵团的,查看敌情,你问什么?”炮楼上问话的人也似乎觉得鬼子骑兵没有这么大胆,再也没发出半点声音。小林光一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样日军连过十几个村落,


被何峰调到傅作义部后翼护驾,是;左边陆军独立第27旅吉兴的第676、677、678团。

右边是;陆军独立第28旅 丁 超 第679、680、681团。


黑龙江骑兵独立团(第55团) 吴天奇为预警搜索队,东北军元老阚朝玺为总指挥


同时命令他们随时增援本溪防线。”


有吴天奇骑兵团搜索队在道轨两侧大范围预警。又在本溪防线的后翼,阚朝玺仅带一个警卫连将总指挥部设在道轨边一个村子刘家庄,晚上阚朝玺住在村中一地主家,心腹亲信张副官替他弄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女人很年轻胸部微凸,腰肢丰腴,显得有些胖。她看见阚朝玺,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也感觉到很意外,但随即落落大方地笑着说:“将军老爷,看到你真兴……”


阚朝玺看着女人,她谈不上漂亮,兴许是铁路线边上的人,开放些。笑着问:“你多大了?”


年轻的女人习惯性地用手将垂到额前的短发捋到耳后道:“我十八了!“


“有过男人吗?” 年轻的女人脸一红,垂头不语。脸上白里透红,凭添三分妩媚。好色的阚朝玺忽然觉得底下憋闷得厉害……


阚朝玺没想到小林光一会率领着骑兵联队越过遍布碉楼的村落,长驱而来。天刚刚朦朦亮,搂着女人呼呼大睡的阚朝玺就被张副官喊了起来,听到自己住的村子被日军围了起来,阚朝玺猛然颤抖了一下,一股凉意沿着脊梁骨迅速散遍全身。阚朝玺望着张副官,问:“来的是谁?”


张副官惊恐万状地说:“他娘的,是日本朝鲜军的骑兵联队。”


阚朝玺暗暗叫苦,不是关东军,一个日军熟人也没有,讲条件的机会都没有。后悔莫及地说:“娘的,当初就应该让吴天奇骑兵团留下一个营护身就好了!”


阚朝玺将心一横,说:“告诉弟兄们,和皇军……小鬼子拼!吴天奇骑兵团会来接应咱们。”


阚朝玺警卫连虽然想拼死抵挡住小林光一的骑兵联队的进攻,可是小林光一率领的骑兵联队根本就没将阚朝玺手下的百十名东北军放在眼里,几百名鬼子骑兵象饿狼一样扑向东北军,小林光一亲率几百骑刹那间突破了阚朝玺警卫连的血肉防线冲进村中,几十名东北军眨眼间就被横扫而过的骑兵联队士兵砍倒在地。其中一队不管不顾如利剑一般狠狠插向阚朝玺总指挥部总指挥部……


阚朝玺身边此时仅有十几个人了,不过这十几个人全是阚朝玺心腹亲信,而且全是冲锋枪。俗话说;“一夫拚命,万夫难挡。”加上村中地主家房子结实,骑兵当步兵的鬼子冲了几次都被阚朝玺心腹亲信打退,就在此时鬼子的后背杀声四起,小林光一见活捉阚朝玺少将已是不可能了,马上命手下向阚朝玺总指挥部开炮……


救阚朝玺的是吴天奇骑兵团﹙吴天奇是吴俊升的义子,所部是原吴俊升黑龙江骑兵军一部,将士大多数人是关外满族人,历史上;9、18事变后,投靠日军,扩成了满州国的一个骑兵师。﹚


吴天奇心急如焚,和警卫员蒋家亮驱马疾驰,急奔到刘家庄。到了地主家的院子门口,吴天奇勒紧缰绳,翻身跳下马,将手里的缰绳扔给蒋家亮,迈步进了院子。


阚朝玺的心腹亲信站在院子里,都是脸色沉重,看到吴天奇走进院子,不约而同地都望着吴天奇,眼睛里闪烁出异样的光芒,眉目间透露出杀气。


吴天奇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总指挥部出大事了!” 总指挥部的门虚掩着,吴天奇推开门,大步走进去,房屋的地上,放着一具担架。担架上躺着的个人,用白布遮盖住了上半身。只见张副官披着棉大衣和一卫士跪在在两边。张副官看着吴天奇,嘴唇蠕动着,却没有说出话。


吴天奇迟疑着走到一具担架旁,蹲下身,轻轻掀开遮盖在担架上躺着人的身上的白布。躺着的人竟然阚朝玺。两腮塌陷,腮帮子上胡须纵横,少将毛呢军服皮肉已经被爆炸炮弹的弹片撕碎了,血肉模糊的躯体仰躺在地上,双脚上的鞋也没了,肠子混合着鲜血从裂开的躯体里涌出来。鲜血已开始凝固。脸色灰白,显然已断气了。


阚朝玺的副官旁边放着一套财主衣服,显然准备给阚朝玺换上。


阚朝玺和吴俊升是把兄弟,一向待吴天奇不薄,吴天奇缓慢地站起身,脑袋里“嗡嗡嗡”的乱响,伸出手,扶着桌子慢慢坐到板凳上,低声问:“老张,咋回事?这是咋回事?” 吴天奇问了完这句话,似乎也耗尽了浑身的力气,眼泪止不住顺着双颊脸流下来。张副官泣不成声地说:“总指挥,让小鬼子的炮给炸中了,惨啊!……”


吴天奇抹了把眼泪,走到房屋门口,冲阚朝玺的心腹亲信大声吼道 “平时总指挥待咱们不薄。总指挥被小鬼子害了,妈拉个巴子的,老子看小鬼子真是活腻歪了。有种的跟老子来!“


小林光一偷袭得手后,心里寻思已被吴天奇骑兵团发现,也不敢孤军犯险,马上率领的骑兵联队后撤,准备与旅团长川原田部汇合再作打算。此时天已大亮,村落碉楼上的人发是鬼子骑兵纷纷开枪,虽然不能拿小林光一骑兵联队怎么样,但鬼子骑兵不得绕道或火力压制。大大延缓鬼子骑兵的后撤……


吴天奇率领着黑龙江骑兵独立团的骑兵,驱马飞奔。


几百余匹战马同时振奋着鬃毛,扬蹄飞奔。上千只马蹄同时踢踏在地上,发出“轰轰隆隆”的响声,犹如闷雷掠过东北的大地。枯黄的野草小树被马蹄踏溅得枝叶碎断,参杂在弥漫而起的灰土、沙粒中随风乱舞。


独立团的骑兵们都咬着牙,紧绷着脸,充塞在胸中的愤怒和仇恨,如同满腔的烈火在熊熊燃烧,身上背着的枪都是子弹上膛,挎在腰间的战刀或背在后背的大刀都磨得锋利无比。独立团骑兵们都弯着腰,将胸口贴近马身,催动着跨下的战马。


吴天奇率领着独立团骑兵急追了半天,追到了郭家庄,村落碉楼上的人刚刚与鬼子骑兵干了一仗,干掉鬼子骑兵一个,自己则伤亡二十几人。


望着驱马奔腾而来的独立团骑兵,士兵背着的大刀柄上的红稠迎风飘舞,战马奔驰如风,马蹄踏溅得尘土积雪飞扬如雾,人似虎,马如龙,声势威猛,似千军万马般卷土而来。一也不比鬼子骑兵差,村民纷纷等候在路口,迎着吴天奇部。大声喊:“快追,快追,鬼子刚过!杀死小鬼子!为我们报仇!”


小林光一没想到吴天奇敢率领着独立团骑兵追上来,而且与他的骑兵也多不了几个,高傲的小林光一不顾手下已人疲马倦,马上对身边的人叫道:“迎战,消灭这些不知死活的“支那人”骑兵。小林光一此时显然没料到;国军骑兵会比平日骠悍拚命,由于他的轻敌,最终导致了他的骑兵联队遭受灭顶之灾。


几百个的鬼子调转马头,排成队列,哗啦啦的压上子弹,举枪瞄准呼啸而来的独立团骑兵。


吴天奇见状大吼:“独立团从来就不是孬种,兄弟们杀鬼子,为总指挥,为乡亲们报仇!”话音刚落抬手就是一枪,对面还有四百多米的鬼子群中立即应声倒下一个,众战士见状纷纷欢呼,争先恐后地开枪收割鬼子的小命。同时鬼子也开枪了,独立团自己也有不少兄弟倒下。


吴天奇射完后,扔掉步枪,“锵”一声抽出雪亮的马刀,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鬼子,说:兄弟们,亮刀,今日叫小鬼子看看我满铁骑厉害!


剩下的骑兵感觉到体内的热血在沸腾燃烧,纷纷扔掉步枪,擎出马刀,一齐高呼:请看我满铁骑厉害!


吴天奇一声令下:杀啊!高举马刀一马当先冲出队列,骑兵们纷纷跟在身后,把马镫踏直,马刀与身体成一直线,同马背形成四十五度夹角,大声呐喊着向前发起了势不可挡的冲锋。


鬼子骑队一阵排枪射过来,当即又有一些兄弟倒下,连吴天奇左肩中了一发子弹,他忍痛深吸一口气,仍然高举马刀带着剩下的兄弟向日军的骑兵发起了舍生忘死的冲击……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一边是鬼子一等一的骑兵联队,但已是疲惫之师。一边是昔日满铁骑的后裔,一支生力军﹙由关外穷满人和不愿离开发祥地满人后裔组成。﹚


等郭家庄的村民赶到战场,战场尸横遍野。到处是无主的受伤的挣扎的战马,只有吴天奇和十几个手下骑在马上,而且人人带伤,其余士兵全部牺牲。但他们创造了奇迹。消灭了不可一世的小林光一骑兵联队。同时交战双方也共同创造了一个奇迹,中途无一人退出战场。是役:小林光一骑兵联队429人全部为“天惶”尽忠,黑龙江骑兵独立团(第55团) 471阵亡,生还17人。但小林光一骑兵联队还有一个战绩:摧毀了阚朝玺的总指挥部。打死打伤警卫连士兵93人。其中包括打死少将阚朝玺等12名军官。


旅团长川原田闻迅援救不及,加上偷袭不成,只好退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