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8章人间炼狱(下) 3

ZONGJIE 收藏 0 20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8章人间炼狱(下)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新兵们都盼着过春节。一来我们新兵连编排了节目,然后是会餐。二来可以看除夕夜中央一套播放的联欢晚会。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春节期间不用出操训练,大家可以彻底放松一下。

为准备包年夜绞子,炊事班人手不够,早早下了通知,以班为单位,把和过的面、拌好馅发给我们,自己包。于是我们全连新兵集中到食堂,一齐动手,有的擀皮,有的包。就我啥也不会,伸不上手。

马亮说:“人手够了,不用你。”

张国栋打着哈哈:“是呀,你有福气,一会儿等着吃就行了。”

李勇钢趁机表扬说:“咱们的副班长平时训练出力最多,总是冲在最前头,让他轻松一回吧。”

我觉得挺惭愧。以往在家里,从来都不下厨房,炒菜做饭一概不会,反而能挑出饭菜的毛病来。如今,当着众人的面,我那不服输的劲头又发挥了作用,挽起袖子,打算先看看别人怎样包,然后照葫芦画瓢。结果包了几个,样子难看不说,还露着馅,面也粘在了手上。没有人说我什么。偷偷观察一下,发现只有三、四个人挺熟练,其余也都是在家里偶尔才干点活,但动手能力明显比我强。

王辉的出现帮我解了围。他拉我到一边,带着不屑的神色说:“洗衣服做饭,女人做的事。”

我反问:“军营又不是你家,在这儿你不洗衣服?”

“洗,我还给我们班长、排长洗呢。”王辉故弄玄虚的样子很好笑。“但我有我的意图。”

“平时不知你忙些啥,人影都见不到。说,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手头没钱了,朝家里要的还没到。”

“你带来的钱没上交?”

“我才没那么傻呢。离了钱,我王辉的日子怎么过?再说,我妈答应每月按时给我寄两千块,不够花还可以再要。这部队和地方没啥区别,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小子,花起父母的钱来丝毫没有负疚感,而且大手大脚的。自从我把自己看成一名真正的军人后,改变了以往的观念。父母为我们付出的已经足够多,走上社会,就应该尽快自食其力,进了军营仍然做寄生虫,何谈为国捐躯?

我说:“带来的钱早就上交集中保管了。现在我手里也只是上个月的津贴,要用你就拿去。”

“算了,那点钱不好干什么,留着你自己用吧。”王辉扭头要走。

我叫住他:“一个月花几千,你都干什么用了?新兵连不许外出,服务社又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

“你家里已经把钱先花到了,有徐副团长罩着,当然没事了。我能跟你比吗?我老爸虽说也托了关系,但不如你硬。”

四班的人喊王辉,他急忙回去了。

我在想,这家伙害怕吃苦,从一进军营就到处活动,己经失去当兵的真正意义了。也许,他把部队当成了避难所,但万一国际、国内局势紧张,或者出现突发事件,部队接到命令紧急动员拉上前线,恐怕他要临阵脱逃。

军人,就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心理准备。

除夕夜,在举国欢庆,合家团圆之际,我突然间想到了死。过去二十年,我从未考虑过面对死亡的问题。

饺子好了,我吃在嘴里索然无味。

李勇钢发现我情绪低落,问:“怎么,想家了?”

我说:“班长,你害怕死吗?”

“咳,大过年的,怎么能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呢?”看我态度认真,李勇钢把头凑近我。“死谁都怕,我爷爷怕,我爸也怕。但他们都上过战场,顶着敌人的子弹往前冲。”

“那么你呢?”

“我当然也怕了。可是,当国家需要你的时候,死又算得了什么?能为国捐躯,是一件无尚光荣的事。”

“你的观点我赞成,不过……”

“我到希望在我没离开部队之前,爆发一场战争。”

“为什么?”

“你在军营的时间还短,以后你会明白的。好了,不要琢磨这些事情,开心点,免得影响其他人。现在,你可是我们九班的表率。一会,我们俩还要组织大家给家里挂电话,你要把握住自己的情绪,不能让场面失控。”

我强作欢笑,陪着九班的战友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拜年。每人限定打五分钟。我向妈妈汇报收获和快乐,只字未提韧带拉伤酸痛难忍、手掌脱皮受不了冷热刺激、尿中带血担惊受怕的事。

我们集中观看春节晚会,又放了鞭炮,一直闹腾到凌晨两点,才上床。那一夜,我失眠了,想到我个人安危,想到在家里潜心协助爸爸的妈妈,想到爸爸目益壮大的企业,最后想到正在和平崛起的古老中华民族。我不希望这个世界有战争,有生灵涂炭。但是,正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有二百多万象我一样献身军营的青年,才确保我们国家不受外敌侵犯。

也许,保卫和平才是军人存在的真正意义吧。



大年初一,我们组织了各种活动,刘铁柱、王辉和我商定要拜会我们同一地区来的新兵。马亮躺在铺上闷闷不乐地望着天花板。

“怎么了,小家伙?”

马亮不吭声。

“干吗不开心?下来,跟我去会会老乡。刘铁柱、王辉在外边等咱们呢。”

“你们去吧。”马亮仍不为所动,心事重重。

“那好,难得休息一天。”我带上相机,正要走。

马亮翻身,探出半个头:“等一下,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有话就说,跟我用不着提‘求’这个字。”

马亮招手叫我站到床前,俯下身子:“我的训练一直跟不上大家,如果考核过不去,部队把我退回地方怎么办?你认识团里的人,到时候帮我说句话行吗?”

“那就回去呗,免得继续在这儿吃苦。”

“来部队都两个多月了,该吃的苦也都吃差不多了,退兵,我多冤哪。再说,我还想接着锻炼呢。你没发现,这两个月我长高了吗?”

小家伙,挺有志气的。我安慰他:“你放心吧,只要没得传染病,问题就不大。考核的时候,我和丈家再拉你一把。至于找人,看情况再说。”

“行,有你帮助,我就啥都不怕了。”

马亮从床上一跃而起,抓住我接应的手,跳下床来。



从初三起,新兵连恢复了正常训练。我早己习惯了这种紧张生活,一闲下来,反到无事可做。

自从担任副班长,李勇钢对我的要求也严历起来。

“刘海涛,你的身体素质比他们都好,知识面也丰富,接下来的战术训练,你可不能拉在别人后面。”

我看着李勇钢,心想:你这是要推我上前线,怕我不中招,故意激我。来军营两个月了,流过的汗水此我二十年加在一起都多,我怕吃苦?

“我们九班全都看你了,等到考核时,你必须给我拿第一。另外,还要带着九班集体通过考核。”

我笑了。这小个子班长真有心计呀。都说班长是“军中之母”,形容他十分恰当。我反而希望他象父兄一样对待我。

训练时,李勇钢让我代替他喊口令。之前他说我在北京上过大学,普通话讲的好。最主要的还是我声音洪亮,因为嗓门大,从小学我就担任军体委员。

于是,我站在全班前面,大声说:“当兵首先要吃苦,吃苦为了练出一身本领。我刘海涛要带头做到——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你们有信心吗?”

“有!”

九班新兵齐声呐喊。

“好,大家跟着我,向前冲!”

在我的鼓舞带动下,九班的士气高涨,个个都象充足了电。互相攀比,谁也不甘落后。



匍匐前进,我们又称爬战术,其实就是全身着地用肘和膝关节做支点向前爬。做为一名士兵,必须掌握其要领。

卧倒时,我的右手擦伤了,小沙粒嵌入手掌的皮肉里。但在其他新兵面前,我忍耐着。这点痛算什么?

休息时,我坐在冰冷的地上,想着妈妈此刻正坐在温暖的家里,打开电脑,浏览网页,检索信息,下载资料。我激励自己:谁能说吃苦不算一种幸福呢?为了我的妈妈,和许许多多的妈妈,我吃苦也值!

我轻声哼起了《军中绿花》。

……

站岗值勤是保卫国家

风吹雨打都不怕

衷心的祝福妈妈

愿妈妈健康长寿

待到庆功时再回家

再来看望好妈妈

……

马亮凑过来,也伴随我一齐哼唱着。

九班的其他新兵也受到感染,大家反复地唱着:

……

故乡有位姑娘

我时常梦见她

军中的男儿也有情啊

也愿伴你走天涯

只因为肩负重任

只好把爱先放下

白云飘飘带去我的爱

军中绿花送给她

……

没有一个人再流泪。我想,他们此刻的心情应该和我一样,完全彻底弄明白了来部队当兵的真正意义。回想起不久前不适应这种环境,试图逃避军营生活,我从心里对冯志强怀有感激之情,幸亏他用计将我追回。另外,我还要感谢爸爸,他不但是一个开明的人,更是一个高瞻远瞩的人。我越来越佩服他。



实弹射击那天,我暗暗鼓劲,一定要打出好成绩。

在准备区,我从老兵手里接过一支“八一式”自动步枪。托着沉甸甸的枪,我心想:枪是什么,杀人的器械。发明他的人,纯粹是为了达到消灭对手的目的。设计制造者更是想方设法改进枪的各项性能,提高杀伤力。而军人,使用枪械击毙敌人,就是在杀戮。不过,当面对入侵者,就必须消灭他。

这可不是好玩的游戏。

我遵照指令,携枪走上靶位。冯志强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李勇钢也举起拳头朝靶子挥动了两下。

卧倒后,推弹上膛,开保险,出枪,瞄准。我按规范动作执行。百米外的靶子静止不动,我闭上双眼,不再想玩CS时怎么射击的。然后睁开右眼,手指轻轻放在扳机上。当确认目标己被瞄准后,我扣动了扳机。一声尖厉的爆响,枪口抖动了一下,子弹出膛了。我心想:要糟糕。

枪响后,我挺惊讶,没料到后坐力会这么大,撞得肩膀发疼。接下来的几枪,我没有再刻意去想打多好,凭直觉射击。等到报靶时,实在让我懊丧,五发子弹,只打中了四发,其中第一枪竟脱靶。三十二环,明摆着不及格。尽管有两个十环,我心里仍然别扭。自称什么CS老手,熟知中外枪械性能,在游戏里杀敌无数,又实际练了多天瞄准,居然在全连新兵面前出了丑,简直无地自容。

下了靶位,我把枪一摔,掉头就走。

“干什么?”过来接枪的老兵冲着我喝道:“想上军事法庭吗?”

我没听懂老兵在说什么,心里正在难过。我枪没打好,跟军事法庭有什么必然联系。要怪只怪你们太抠门,一人就给五发子弹,根本找不到感觉。

避开李勇钢的目光,我回到九班队列。

轮到马亮时更出彩。按要求,单发射击,他接枪后,有意无意地动了快慢机,结果头三发打了个点射。在场的连、排长都盯住了他。

“怎么搞的?”

李勇钢忙跑过去察看。并将快慢机调整到单发。

还好,小家伙的点射没有脱靶,其中一枪还打了个8环。他的成绩比我好。

一直到全连射击结束,我的情绪都特别低落。虽说不能争得第一名,但落在大家后面,实在不光彩,尤其在九班的战友面前。

冯志强出现在我面前:“刘海涛。”

我一愣,马上立正,大声说:“到!”

“打的不理想,不甘心是吧?”

“怪我自己,没有掌握射击要领,平时训练不认真。”

“再给你一次机会如何?”

冯志强手里托着装有五发子弹的弹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报告连长,保证完成任务。”

我接过弹夹,跑步向存放枪支的地点,老兵帮我将子弹压进弹匣。

再次趴在靶位,我告诫自己沉住气。此刻,脑海里浮现侵华日军砍杀同胞后恣肆的面容,前面的靶子变得清晰了。对准目标,我冷静地连续扣动五次扳机。

报靶员在鞋子上划了三次横线。最后报出的结果:一个八环,一个九环,剩下三枪全部命中靶心。五枪共打了四十七环,全连新兵第一名。

身后响起一片掌声。

连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你们谁不服气?可以向刘海涛挑战。”

全连新兵没有一个人出列。

李勇钢跑过来,拉起我:“起来吧,神枪手。”

我起身拍打身上的尘土,仍为前一次的失手耿耿于怀。“刚才……”

“谁没有第一次啊,不要太在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