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七节密封的信

柳梢青青1 收藏 0 4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七节密封的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奶奶一听小灿“理直气壮”的话语,猛吃一惊地坐在靠椅上,用手指头使劲地摁着太阳穴,一句话也没有说.....

笑嘻嘻的小灿根本就看不出来奶奶不欢迎自己的冷淡表情,转脸又站在顺子和姑姑的面前,看着他们俩脚上的绣花鞋,羡慕与嫉妒的酸楚滋味,全体现在小灿那白眼珠子和阴沉着黄脸的面部表情上面,更是流露在她的小辣椒嘴里……

“嘿嘿,嗳吆,我说呢,你叫秋妮吧?”

“嗯。”姑姑应了一声就低下了头。

“哈哈,我说小桃儿姐姐把绣花鞋给顺子送去以后,他拿着鞋高兴地穿在脚上试了试又脱下来放在书包里去了,说什么等回来以后要和他的秋妮妹妹一块穿,嗬,你们两个可都穿在脚上了呀,哎,秋妮,你的两只转锅台手可是真够巧的啊,给顺子鞋上绣的腊梅花的红颜色跟刚开的红花颜色是一莫一样,就好象是树上的花叶贴在鞋上面似的,看你鞋上绣的那对水仙鹤鸟,昂着长脖子,翘着红红的尖嘴,好象真要想飞起来似的,唉,怪不得顺子在家天天是数落我是个响嘴乌鸦不干活,赖蛤蟆爬在脚面上,寒碜人死了!

哎呀,没有办法呀,谁让我是生在穿金戴银的富贵窝里呢?享福享惯了,看你那双粗糙的老茧手筛辣辣的,我还真不明白你怎么能捏的住丝发细的绣花针,嗨海,我这双鸡蛋清子白的手啊,还真是没有那个习惯,也耐不住性子去捏那个丫环针头....”

“你就别卖能了,你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学,你也就不懂得什么叫“绣花”,我不让你送我,你为啥还要追到这里来,你要是再翻着白眼,歪着嘴,多舌头的嘲笑我的秋妮妹妹,你现在就给我滚回你家去!”

“顺子哥,别这样怪小灿姐姐,人家大老远地来这里,是咱们家的客人,要好好的对姐姐才是。”姑姑虽然听着小灿刺耳的风凉话感到不舒服,可一想到下着雨她又走几里路来撵顺子,心里还是很感谢的,所以,姑姑委屈的眼泪在眼睛里转着圈子,就没有流出来……

你听见了没有顺子?这秋妮还会说出个人话,你咋就不会给姐姐我说句好听话顺子弟弟!?“哼,你滩小灿生来就不会说出个人话来,所以,我刘顺也就免了吧……”顺子也不依不饶地蔑视着,风凉着小灿的言行举动。

“唉,我不在乎,那也罢,秋妮,你也给你的小灿姐姐我做双绣花鞋穿穿,让我也高兴高兴?”“哈……”

“小灿!你吃灯草了!说话咋就那么轻巧?!秋妮是住在我家,是我的闺女,给我们全家做啥都行,就是不能给你们做活儿,你有啥资格去使唤人家给你做鞋,你们姐弟这么年,你给顺子做过一根线没有?要有的就是斗嘴,抬杠子,你象当姐姐的样子不象?照这样下去,你们以后的姐弟情分还要不要了!这亲戚还来往不来往了?!

你和顺子吵完架以后,你是又吃又喝的,可是小顺子瘦的成一根干树枝了,脸也变成孙猴尖下巴脸了,这顺子前脚进屋,你后脚可也就跟进来了,今天下着雨呢,我就不说让你再走,明天一早,你就赶快回去,不要再来打搅顺子,让顺心情舒畅的读书,你和你妈妈三口人在家也开开心心的过好日子,就不用再担心顺回家不回家的事情了,小灿,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姑姑本来想说给小灿也做鞋穿呢,可婶子挡住姑姑的话,劈头盖脑地给小灿发了脾气。

“坐在椅子上的奶奶一听,婶子厉声厉气的话是实实在在的要赶小灿回去,就劝着说:“哈哈,小灿,可别生你姨妈的气啊,今天,你就在姨妈家过十六,一会儿,让秋妮和你姨妈给小灿包饺子吃,明天早上呀,让你姨夫和你小桃儿姐姐送你回去,行吗?”

“不!,奶奶,我不回去,就在你们家住,我妈妈说了,我是姨妈的亲外甥女,总不能胳膊肘朝外拐吧?”

“哎呀,你妈妈真是一个……”!!

“嗯。。。。。”

奶奶的暗示揽住了姨妈没有说完的狠话。

这时的姑姑就回到奶奶的里屋在静思着:“小灿姐姐是奶奶家的亲戚,怎么能让她走呢?没有道理,可她要是住在这里,我成天就象是老鼠见猫似的害怕,不理她吧,她生气,要是给她说话吧,她歪着嘴笑话我土气,可我和婶子,奶奶,还有小桃姐姐穿的都是一样新,够好看的呀?她为啥就是看不起我呢?哼,没有啥了不起的,她不就是财主家的闺女吗……”?

细心的奶奶就怕姑姑想得多,就赶快进里屋笑着说:“秋妮?别管小灿怎么说,你只当装着没有听见,别怕她!她要是再对你说不好听的话,你就给她吵,有奶奶和你婶子在,你就别把她放在眼里啊?”

“奶奶,我明天就回我婶子家去,顺子哥要是想我了,好让他去我婶子家找我玩,我还给他做绣花鞋穿,.....”姑姑又一次伤心地哭了。

“啥呀?傻孩子,你要是走了,奶奶也就不活了,你就等着来哭奶奶的尸体吧……”

“奶奶……”姑姑抱着奶奶,奶奶搂着姑姑都哭泣起来……

“秋妮,你在奶奶身边这些日子,奶奶感觉就又年轻了许多,这多年的老花眼睛,现在明亮明亮的,那么小的针眼儿,我一下子就把线给穿过去了,这棉裤腰啊,又增加二寸,奶奶只盼望着……”

“奶奶,你盼望着啥呀?”

“盼望着你和顺子为奶奶尽孝送终……”

“哎呀,奶奶我不让你死,我永远都让你活着……”

“哈哈,好,好。好……”

在堂屋扫地的婶子听着奶奶与姑姑的对话,婶子也哭泣起来,“我姐姐也太过分了吧?我想的是让顺子回来和小灿分开,等秋妮的爹要饭回来,就把秋妮和顺子的娃娃媒亲事给定下来,也好让我的姐姐死了这条心,我真是没有想到,姐姐的心眼那么多,就安排小灿来我家住下不走了……”婶子想着,摇着头,满脸的无奈。

奶奶,姑姑和婶子都正处在忧愁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门:“秋妮,刘大娘……”

“啊,奶奶,是我婶子来了。”

“哎,快出去接住你婶子去。”

婶子,姑姑和奶奶都高兴地出去迎接。

“婶子,你怎么来了?”

“哈哈,婶子想你了吗!”

“嘿嘿,我正想回家呢?”

“啊,秋妮,你想婶子了?好,那咱们今天就回家去。”

“胡说,你不要奶奶了,也不要你婶子全家人了?”

“嘿,嘿,嘿……”姑姑不好意思地又笑了。

“她婶子,你有事情吧?我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

“是啊,我得来亲自问问秋妮一个事情。”

姑姑不解地问:“婶子,是啥事情啊?”

“你爹在家的时候,也没有给你说过,你娘还有个亲舅舅在外边做生意?”

“没有啊?咋了呀婶子。”

“这不,昨天下午,有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小伙子来咱们家问张花妮的名字,我问他是谁?他说他是你娘的表弟,他一听我说你娘去世几年了,你爹出去要饭还没有回来,这个小伙子的眼泪扑嗒,扑嗒的就落下来了,你说怪不怪?他要不是你娘的亲表弟 ,他会哭吗?他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就递给我这一封信说:“阿姨,你把信保存好,不要拆开,等我姐夫回来,你亲自交给他看,让他给我回信好吗?说完,扭头就走了。你看怪不怪?”

“她婶子,你把信带回去,保管好,一定等星泰回来以后,你亲自交给他看,这里头肯定有内情要告诉星泰,”

“哎,奇怪呀,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俺们家有亲戚呀?”

“妹妹,你就别想多了,等叔叔回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是呀秋妮,顺说的对,先别想的太多,我想这不会是赖事儿。”小桃也在猜测着。

“啊,这个是你的……?”

“哈哈,是我的大孙子,叫顺子,正在读私塾。”

“哎呀,多聪明伶俐的孩子,好好的读书,长大准是个有出息的秀才朗。好了,我也得赶紧回去,今天是十六,我呀还得回去做饭呢,秋妮,你回去不?”

“弟妹,我不留你吃饭了,你就回去忙吧,秋妮不回去,她要是回去,我和我娘都会想出病来的!”

“哈哈,你看秋妮,你奶奶和你婶子亲你亲得成啥样子了?一会儿也离不开你,别回去了,啊,听话,就在这里好好伺候你奶奶,哈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