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十章 第八路军

hcxy2000 收藏 8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休息的时候,王强、张权生极为奇怪和惊讶地看着其他人吃东西。想问却又不敢问,刚才在路上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察觉村子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嚼着冰冷坚硬的大饼,赵丞稷看着不远处放哨的王强、张权生,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他可是为了那几只鸡把肠子都悔青了。

他们一开始向北走,出了马家梁子又向东南方向走了一段时间,现在正在向西前进。饶了这么一大圈,应该是绕过鬼子的防线了。想到还有一天多时间才能吃口热饭,心里倒是很怀念那碗被倒掉的热鸡汤。

咽了口口水,看见几个人也是那般痛苦的模样,知道大家心里想的都是一个意思,不由得笑了出来。

“笑,笑锤子笑。”听见赵丞稷笑出声来,李自新一阵生气:“骚鸡公,你虾子阔气得很,整整两只鸡,就全部给那两个人,连个鸡屁股都莫的了。现在好了,大家陪到你受罪。”

“嗨,大家都吃不下,你又不是不在场。人笨怪刀钝,现在当诸葛亮了。”赵丞稷冷不丁丁地被李自新责怪了一回,张嘴就反击。

“行了,小声点。”眼看两个人又要吵起来,李德明及时阻止了下面的话,又说道:“其实大家没吃到一口热的,主要怪我不懂事。要不是我和柴老哥打起来,你们也不用这么辛苦。回去我摆一桌酒席请大家。”

“你说的,一桌酒席。”李自新见队长有些情绪消沉,想换个话题。这个队长年纪轻轻,又是团长的亲外甥,竟然担当了敢死队队长的职务,人又没有一点架子,还勇于认错,这些让李自新非常喜欢他。

“没错,一桌酒席,我们把那里所有的好酒好菜都喊老板端上来,大家吃够喝够。”李德明认真地点点头。

“明娃子,不是我想你这桌酒席,以后你见多了,这些事就习以为常了。”赵丞稷并没有觉得让李德明逃避这件事是一个好主意:“想当年。。。。。。”

“骚鸡公,你虾子少说两句要死侒?一路上就你的话最多。”见赵丞稷哪壶不开提哪壶,李自新打断了他。

“李猫,没关系,我挺得住。骚哥,你继续。”李德明笑了笑,示意赵丞稷往下说。

得到李德明的鼓励,赵丞稷反倒是苦笑了一下:“我记得那年是民国三十四年。我们在万源一带和共军打仗。那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枪一响,整个人就趴了(趴了――软了),班长,就是现在的付连长在背后抓了我一脚(抓――踢),我刚爬起来,身边一个兄弟的脑壳就被打碎了,红的白的溅了我一脑壳。我当时就哈得尿裤子了(哈――吓),爪手爪脚的(爪手爪脚――手足无措),就是拿不住枪。你不晓得付安民当时有好凶,手里的枪一比:‘龟儿子,再这个鸡巴样子,老子先毙了你。’我一害怕,拿起枪就打。一开枪,人就对了,再也没有害怕过了。”

都是老兵了,谁没有这些经历?黑暗中大家没有被这么血腥恐怖的描述吓倒,反而对赵丞稷学付安民的话引笑了。

“爪子,不相信索?”见大家都在笑,赵丞稷有些急了。

“骚鸡公说的那一仗,我也参加了。”李自新接着说道:“你们不晓得,本来我们都要攻上共军的阵地了,谁知道共军竟然派出大刀队,一路冲下来,山坡上到处都是乱滚的死人脑壳,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肠子,一下子,我们稀里糊涂就败了。就是面对这些,我们撤退以后,还不是照样吃饭喝酒?”

“我知道大家的好意。”李德明诚恳地道谢:“柴老哥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打过仗的人了,什么血腥场面没有见识过?可就是奇怪,看到战场上的死人,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很兴奋,可就是一看到老百姓被屠杀,尤其是那个奶娃娃,心里硬是难受得很。”

“所以你是个好人,也很有打仗的天赋。”柴万红听了很久,终于说道:“任何一个中国人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残忍地杀死,都会心里难过的。你要看这几位兄弟现在嘻嘻哈哈的,当时他们还不是一样的震惊和难过?只是你的反应要强烈一些罢了。”

“就是,你们说这日本杂碎,怎么就下得了手?”高卫发了一句感慨。

“瓜娃子,自己都说了是日本杂碎。既然是杂碎,就不是人,比禽兽还不如,当然会做得出来这些事情了。未必然你见过杂碎干过人事?”赵丞稷的话把大家都惹笑了。

“队长,强娃子他们回来了,”负责第二警戒哨的蔡成宾低声喊了一句:“好象不对劲,他们朗个是倒起在走?”

这句话把大家说愣住了。李德明反应最快:“有情况,散开!”说完,抱着机枪就滚到身边的树子下面,小心地看着前面。

李德明的动作让大家都紧张起来,很快就做好了战斗准备。不一会,果然看见王强、张权生倒退着身子过来了。

“队长,有人过来了。天太黑,看不清楚是什么人,手里的枪有点象鬼子的三八枪。”张权生看见大家,松了口气,小声对李德明说道。

“有好多人?”李德明皱着眉头问道。

“不多,十来个。”想了想又说道:“看他们的样子,好象也是在赶夜路。”

“嗯,大家做好准备。”李德明点点头,十来个人不算多,凭他们手里六挺机枪,并不处于下风。

不远处出现了几个身影。看动作也是那种有经验的军人。十来个人分成搜索和支援两种阵势,很快就接近了。

能见度很差,但是李德明还是看见了这些人头上戴的,并不是鬼子头上的常见的钢盔,而是和他们差不多的带檐软帽。

正在怀疑是不是友军,忽然看见身边的张权生举起枪,情急之下伸手压住枪身,只听得“卡拉”一声,压下的枪身,把地上的枯树枝压断了。

听见异响,那群人立刻扑到在地上,借助身边的岩石、树木隐蔽起来。这一下石火电光,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切有出于安静。只是这安静下面藏着什么,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忍了很久,李德明倒也佩服对方,伸出手指戳了戳柴万红:“你用你们山西话问问是那一路人马。”

柴万红点点头,高声问道:“喂,你们是哪部分的?”

连续问了两遍,对方就是不出声。这下李德明是真的有些担心对方是日军了。还在犹豫,谁知道赵丞稷早已不耐烦了,大声骂道:“龟儿子,再不说话老子打枪了。”

李德明气急,却无法教训赵丞稷,这时候对面的人忽然有几个站了起来:“对面是川军的兄弟们吧?出来吧,都是自己人。”

对方有了表示,再埋伏下去有些胆小了。李德明低声命令其他人做好准备,他把机枪交给张权生也占了起来:“兄弟正是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的,各位好汉。。。。。。”

“大家出来吧,是友军。”对方一个人向身后喊了一声,十几个人都站了起来。李德明一挥手,这边的人夜都站了起来。

“我们是第八路军129师386旅的侦察分队,我姓杨,。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你们。”那个姓杨的人笑着空手走上前,伸出手。

李德明没有犹豫,也伸出手:“我们是川军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独立团敢死队,炸完鬼子的炮兵正在归建。我叫李德明。”

“敢死队?怪不得今天下午鬼子的炮不不响了,原来是你们干的。”杨队长笑着说道:“要不是你们刚才说四川话,我们都还不敢出来。”

“你听得懂四川话?听你的口音不是老乡。”李德明对他的话有些奇怪,柴万红说的,难道不是中国话?为什么非要等他们说四川话才相信呢?

“我是江西人。”杨队长笑了笑:“我们刘伯承师长就是四川人,所以我们一听就听出来了。咦?”说到这里。他才发现双方还是持枪呈攻击状态,苦笑了一下,指着几个人:

“行了,继续前进。你们几个走前面。鬼子汉奸从哪里找说四川话的汉奸?”

一挥手,八路军的战士迅速分成两队,一队向前,一队据后。杨队长对李德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不起,这段时间出现了几只化装成晋军的鬼子,我们已经吃了一些亏。这里还是敌占区,李队长,我们边走边说。”

李德明恍然大悟。让川军走在最后,大家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子。杨队长安排大家休息,说第二天早上想法子送大家回去。

这个村子里的军人大约有五六百人,都是一样的装束,说的话也是几种口音,大家刚进村又紧张的心情,这一下彻底放松了。

听见外面的兵兴奋的心情,李德明等人也有些睡不着,在敌后终于遇见了自己的友军,还是很有名的“共军”,这让他们很兴奋。

拉住准备要出去的杨队长,李德明好奇第问道:“你们外面的兵难道不休息吗?打了什么胜仗这么高兴?”

“呵呵,李队长见笑了。”杨队长一愣,随即笑着解释道:“今天刘师长和陈旅长指挥我们在七恒村打了鬼子一个埋伏,歼灭日军20师团辎重队300余人,缴获骡马300余匹和一批军用物资。我军只伤亡了10余人。”

“七恒村?不就在守军的南面不远吗?”李德明一下子想起来马家梁子的那辆鬼子汽车。应该就是在这场伏击战里跑掉的。

“是啊,而且我们准备过两天再那里再伏击鬼子一次。”杨队长一下子说漏了嘴,脸顿时涨红了。

“短时间里重复设伏?”李德明和柴万红几乎同时叫了起来。一次普通的伏击战,必然会因为重复两次而变得神奇。

“你们师长真是深谙兵不厌诈的道理。看来鬼子这一回是吃定这个亏了。佩服,佩服。”李德明由衷地赞叹道。他完全沉浸在八路军高明的战术安排里,丝毫没有注意对方的尴尬。

“好了,你们累了一天,赶紧休息吧。”杨队长因为嘴快,本来就有些心慌意乱,见几个国民党士兵并没有深入问下去的意思,赶紧找了个借口跑了。

看见他离开,李德明一愣,才想起还没有问自己部队的情况。想再出门,已经找不到杨队长了。

等他离开,柴万红遗憾地说道:“都是能打仗的部队,就是没有在一起配合过,各打各的,一盘散沙,伤不了鬼子的筋骨。”

“那不是,看看人家,”赵丞稷羡慕地看着外面的八路军士兵:“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那个士气根本不用鼓,就高得不得了。妈哟,都是当兵的,为啥子老子们守阵地和日本人死拼,他们就可以在后面吃趴货(吃趴货――拣便宜)?”他是和红军打过仗的人,对于曾经的对手现在的风光,心里还是有些嫉妒的。

“说啥子怪话?”李自新一翻白眼:“骚鸡公,你这就不懂了嘛。既然大家都是军人,都是在用自己的命和鬼子干,总要有个任务分配。

歼灭日军300余人,缴获骡马300余匹和一批军用物资。只伤亡了10余人。这样的仗你打得出来?说不定长官就是因为我们能打守仗,不怕死,才让我们死守。”

谁都知道李自新话里有话。川军到之前,是晋绥军在守阵地,守不住跑了;好容易川军到了,派出去守,又不发武器,也不发冬衣,那一句“就是因为我们能打守仗,不怕死”当真是说不出的凄凉。

“妈哟,就是这样我也忍了,谁喊老子们是后妈养的?”难得李自新和赵丞稷能站在一边,这使他很是感激,指着柴万红说道:“刚才柴队长说到点子上了。都是不怕死的汉子,都是愿意和鬼子死拼的汉子,那些长官就从来没有想到过配合。

日他妈,老子们就在马山村和鬼子血战,他第八路军要是和我们通个气,也不至于打得这么恼火,还要派敢死队了。”

说到敢死队,五十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九个人了,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压抑了许多。

“锤子,睡瞌睡(睡瞌睡――睡觉),我们都是些咪咪兵,这些事情想得再多都等于零。”李德明长叹了一口气,又提醒道:“明天大家都精神点,人家是打了胜仗,我们也是打了胜仗的。拿出点四川人的脾气出来。”

这一觉大家终于睡得很踏实。

第二天天刚亮,李德明他们随着起床号的声音起来了。当然,他们并没有和八路军士兵们一起操练,而是绕有兴趣地坐在一边看。

大约就在操练快要结束的时候,熟悉的川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这就是我老乡啊?”吓得几个人一下子站起来转过身。

眼前七八个人在杨队长的带领下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打头的两个,个子一高一矮,都带着眼镜。

“我叫刘伯承,XX地方人,是你们正宗的四川老乡。”没等杨队长介绍,那个略胖一点的军官率先做了自我介绍。李德明等人大吃一惊。刘伯承,不就是129师的师长吗?竟然是这样随和的一个长官。

“欢迎,欢迎。我代表129师全体将士对各位表示热烈的欢迎。”刘伯承伸出手紧紧和大家握了一遍。

眼前的刘伯承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可是“军神”!对于这个人物,李德明没少听过关于他的故事。这可是自己小时候崇拜的偶像级明星。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腿,还感觉到痛,说明这不是在做梦,是真的。

“谢谢长官款待。”李德明面对这个闻名四川的“军神”,忽然之间涌起一股子热血,大声喊道:“全体注意,立正~,敬礼!”

九个人齐刷刷的动作,都吓了他们自己一跳。以前可从来没有这么整齐的时候。

刘师长显然很满意自己家乡的士兵的动作,笑着招呼大家放下手,指着身边另一个眼镜说道:“这个是我们386旅的陈赓旅长,他可是你们蒋委员长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委员长怕早死在当年广东东征战场上了。”

“陈麻烂谷子的事就不要提了。欢迎各位川军兄弟。”陈旅长笑嘻嘻地摆摆手,说不出的挥洒,竟然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意思。

李德明几个人则是瞪大了双眼:委员长还上过战场?眼前这个人竟然还在战场上救过委员长?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跟着红军到处吃苦受罪?红军,共产党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他的?

“走,到后头去,这里冷得很。”刘师长招呼着大家到屋里。

认真听完李德明他们的经历,刘师长和陈旅长一下子笑了,指着陈旅长:“我说那个鬼子的炮兵阵地是川军干掉的,他硬是不相信。这附近除了川军,就是你386旅的人,不是比干的,当然就是川军干的。鬼子作风严谨,出事故的概率太小了。”

听到老乡对自己军队的绝对信任,几个人心里热乎乎的。

“没问题,愿赌服输,不就是一把指挥刀吗?”陈旅长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让李德明心里不停地嘀咕,该不是这个旅长故意输的吧?

“长官,我们想知道目前的情况如何?我们还想赶紧归建。”李德明终于等到机会问自己部队的情况了。

显然遇到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刘师长看了看陈旅长,竟没有马上回答。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