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二章 劫数(三)

lovedxy2003 收藏 8 6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二章 劫数(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十二章 劫数(三)

现在再去悲天悯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刘云松开了抓住曹振衣领的手,望着西边的落日感叹道:“宜生兄不厚道啊!”

“将军……”曹振看着刘云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愧疚,“司令这么做,也是为形式所迫,实在是情非得已……”

“好一个形式所迫,情非得已!”刘云像是在感叹,又像是讽刺,直言不讳道:“说吧。曹参谋,需要我做什么。”

见刘云如此神态,曹振知道他可能已经将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他原本就不打算隐瞒,在GCD中坐到刘云级别位置上的人物,在政治上没两把刷子怎么行。他笑着对道:“将军如此深明大义,曹某先谢了。”

曹振对刘云深深地鞠了一躬,道:“乱世之季,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其实将军已经帮我们很大的忙了,不过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将军亲自出面帮忙……”

刘云打断了曹振的话,道:“曹参谋就直说吧!只要是不伤害GCD和老百姓的利益,我会尽量配合。”

难得刘云答应的那么爽快,曹振毫不迟疑地道:“那是当然!”

“还有,曹参谋,我不希望再看见今天这样的事了。如今国家好不容易才脱离战火,老百姓也刚从战乱之中安定下来。一旦平津不安稳,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更加艰苦。我只希望曹参谋转告傅司令,请他在决断的时候为平津老百姓多想想。”

“将军说的是,我会转告您的话的。”

曹振摇通了外面的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就看见一个少校军官跑了进来。

“刘司令,曹参谋,记者们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刘云狐疑地望着曹振,不知道他葫芦地卖的是什么药。

曹振对刘云点头笑了笑,吩咐那个少校军官道:“那么,请他们进来吧!”

军官将门打开,外面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几十个记者一起涌了进来,刘云和曹振团团围住。在接连响起的“喀喀”声和闪光之中,站在挂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孙总理和蒋总统画像前的“平津警备司令”刘云和一身戎装的曹振被拍了下来。

老式相机拍照时强烈的闪光接连闪起,刺的刘云眼睛生疼,让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挡在眼前。

记者们的发问,就像在身边不停爆炸的重磅炸弹,直炸的刘云耳膜发聩,只见面前数十张脸逐渐变得模糊,根本就听不清楚他们在问什么……

模糊的视线里,只见曹振站在自己前面,滔滔不绝地对记者们讲着什么……无数声音逐渐汇聚在一起,嗡嗡如同万千只蜜蜂在耳边飞舞……

刘云再也忍不住,眼前一黑,顿时再次失去了知觉……

10月13日深夜,陕北,延安。

“这个刘云,还真不让人省心啊!”主席拿着由华北局转发过来的平津地下党搜集的情报,抽起了闷烟。北平发生那么重大的事情,平津地下党自然是在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上报中央。

“主席,您看是不是由我亲自去一趟北平。”副主席小心翼翼地看着主席的脸色,“虽然老蒋这次并不是针对我们,但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啊!如果失去了第八战区这个战略缓冲地带,我解放区受到国民党的直接压力将倍增。”

“恩,老周说的对。”总司令点头赞同道,“边区现在处在国民党四面包围之中,南有胡宗南、东有阎锡山,西有三马,只有北面我们和傅作Yi关系不错。我们边区正规军满打满算也只有385、警一、三、四和新一旅共五旅十五个团,压力的确很大啊!”

“主席,老总说的很对。我建议集总调晋绥军区一部过来,以确保总部安全。”

“行,你们安排就行了。”

商量好了调晋绥军区一部进驻边区后,主席、副主席和总司令又就今天北平发生的事召集了中央军委、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和部分中央领导人的会议。周发主席主持会议并介绍了北平今天上午发生的事件(当然是隐瞒了有关刘云的消息),要求各军区,特别是黄河以南的解放区,要抓紧北撤。要求各解放区,对任何胆敢冒犯解放区的顽固分子,要坚决反击。会议决定,国民党极有可能大举向我解放区进攻,我党应该积极调动兵力,应付内战。同时以中央军委的命令,下令晋绥军区调动一部分得力的军队,进驻边区确保中央和边区政府的安全。

第二天中午,糟糕的消息传来,国民党第5、6 和10三个战区出动近30万人美械部队,将中原解放区还来不及北撤、负责殿后的新四军第5师、军区后勤机关人员、军校学生和医院医生护士和伤病员8万余人包围在宣化店周围数十平方公里的地区,进行不间断地炮击和轰炸——但没有发动进攻。第三天,河南军区2万于人也被东出潼关的第1战区和西进的第11战区近包围在嵩山附近,敌军不间断用重炮攻击和飞机轰炸,形式日益严峻。

延安见重庆如此肆无忌惮,为了打击GMD嚣张气焰,保证我中原、江南各解放区战士百姓安全,中央在10月14日电令晋冀鲁豫解放区(俗称刘邓集团)南下攻击开封。刘邓大军经过一整夜急行军,15日先头部队渡过黄河达到开封市外围。同时华中解放区和已经大部北撤到山东的新四军兼山东军区一南一北共20万人急速挺进,准备合击徐州。

10月17、18日,淮南、淮北解放区相继沦陷。19日,天降大雨,敌辎重火炮失效,飞机不能进行侦察和轰炸,河南军区部队奉命向北突,准备北渡黄河进入晋冀鲁豫解放区。经过一天一夜激烈战斗,以牺牲二千多、伤四千多人,丢失大部辎重火炮为代价,于20日凌晨突破到黄河边上。奈何20日上午天气放晴,GMD空军司令周至柔下令西安、成都的重型战略轰炸机(由美国在二战中支援中国,现已经赠送给中国)、战斗机以及第一战区、第十一战区直属空军战斗机出动近五百架次飞机,沿我渡河点方圆三公里进行无差别轰炸。河南军区二万余人最终只有五千余人成功突围,近万人牺牲和被俘。

19日,华中解放区与山东解放区南下部队会合于徐州外围,共同攻击徐州。徐州守军在顾祝同和投降后在GMD中担任顾问的日军将领的指导下在徐州内外城设置了环形工事,用战壕、装甲车配合飞机大炮相配合,直接导致华中军区和山东军区攻击失利……22日,南下攻击郑州的晋冀鲁豫军区也遭到相识的命运,攻击郑州失利……

国民党继续派飞机轰炸被困在宣化店周围的中原军区,但在占绝对优势兵力的情况下仍旧没有发动进攻……

国共两党之间势若水火,眼见大战就要打起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一天从延安和重庆来回飞几次,希望国共两党“停止冲突”。22日,蒋总统见郑州和徐州均重创共军,心情大佳,这才得意洋洋召见已经在重庆等了一个多星期的延安军事三人小组。

果然不出周副主席所料想,蒋介石狮子大开口,要求东北人民自治军完全撤出锦州、沈阳和长春以及周边的城市,撤消中原军区、长江以南的GCD武装,并让出铁路沿线的被延安控制的大城市比如保定、济南、大同和石家庄等。

数十万大军围攻郑州和徐州,反遭失利,已经充分暴露阶段我军存在的问题。那就是攻坚能力差,诸兵种协调合作能力差。以现阶段我们的水平,大部分部队还不足以攻克拥有飞机大炮坦克固守大中城市敌人。为此,中央召开会议,讨论分析前线传回来的情报。中央一致决定暂停和国民党的冲突,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加强军队和解放区的建设。

首先,将部队进行精简,以裁减老弱以及无职务、无武器人员,合并机关,充实部队,减少财政支出。

其次,强调把特殊兵种的建设作为军事建设方面的中心任务,应尽一切可能建立和扩充炮兵和工兵;建立日籍战俘技术审查委员会,利用日本留下来的工业企业,大胆和大量使用日侨日俘中技术军官和人员,尽快恢复兵工厂作业,优先满足野战军需求,力求野战军在火力配备上达到新的高度;还根据可能的条件,建立航空、装甲、通讯、炮兵和卫生(海军暂时还没条件)等学校,聘用苏联专家、日、美籍技术人员,培训技术人员和专门人才,提高我军战斗能力。

再次在各根据地开展大练兵活动,加强干部战士的思想政治教育。政治上进行深入的政治形式教育、提高干部战士们战胜敌人、保护解放区的信心和决心;举办干训班,各级干部必须深入学习毛主席军事著着,总结实战经验。广泛开展大练兵活动,突出抓住射击、投弹、刺杀和爆破,同特殊兵种合作的技术训练以及近战、夜战训练,使部队的军事技术和战术水平得到及大的提高。

最后深入开展减租减息和大生产运动,发动群众大过摸支援战争,开始土改运动……

对老将如此苛刻的条件,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答应了下来。

10月23日,国共两党在司徒雷登的调节下,延安和重庆军事三人小组在武汉签订了《武汉协定》、《中G武装北撤协定》以及《关于中G武装撤出锦(州)沈(阳)长(春)的协定》。24日,东北人民自治军依约开始从“共管”状态的锦州、沈阳和长春以及周边的这以这三点铁路线为中心周边的大中城市撤出,华中军区,山东军区和晋冀鲁豫南下部队相继北撤退。25日,包围中原解放区、京沪杭解放区和华南游击区的国民党相继放开一条道路,指定路线要求G军北撤。26日,GMD军相继空降石家庄、保定和济南(大同由延安和傅中将共管,此时傅中将正在和第二战区阎锡山、西北三马和北平华北行营发生冲突,所以没让出来)。

10月27日,中共中央调东北局副书记、副总政治委员高Gang回中央工作。28日,中央下令成立东北建设委员会和东北重点工业委员会,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继职任弼Shi)刘少Qi同志任两个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则由因北平“十.十三事件”而向重庆政府引咎辞职的平津警备司令刘云担任。消息传说,中央内部亲苏官员拿刘云在哈尔滨和北平的“劣迹”大做文章,纷纷反对;苏联方面接连向延安施加压力,认为任命这样一位“破坏中苏两党两军传统友谊”和“镇压无产阶级侩子手”让人不可理解的事情,延安怎么做是无视中苏两党两军之间的友谊和马列主义。

迫于内外部的强大压力,主席他们出于保护刘云的目的,再三斟酌之后任命刘云为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主管军工建设。而东北局副书记,东北人民自治军副政治委员高Gang调回中央工作的命令也因其电告中央说“东北事务繁忙,行政人员不富裕”,林老总也随后电告中央说东北的事务离不开高Gang同志而顶了回去,最后也不了了之。

站在天津南城G军南撤部队前,前来送行的曹振对刘云说道:“刘将军,此去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总有机会再相见的。”刘云回答道,虽然天津因为G军的撤走而落入GMD之手,国民党的军队源源不断地拥入天津,已经隐约将北平包围。为了避免让这座千古名城再次陷入战火,已经和第二战区阎锡山、西北三马打了一个多星期的傅中将在向延安请求不让道让重庆军队进攻第八战区的请求被婉言拒绝后,傅中将最终申时度势在痛歼了企图进占包头的三马和归绥集宁的阎锡山近十万人后,“主动”向重庆辞去了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华北收复委员会主任等官职,仅保留了绥远省主席的职务。重庆也不方便逼迫过甚,在得到傅中将的允诺放弃平津地区后也就放弃了向傅中将进攻。

鉴于傅中将如此的明理识势,重庆政府正式升任他为陆军上将。

“将军,对过去发生的事,我诚挚地向您道歉。”

“反正我的名声也够臭了,再加上怎么一条也算不上多。”刘云苦笑道,已经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让他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大大门彻底的关闭了。

“对不起,将军。”曹振对刘云深深地鞠躬。

“好了,不要再说了,这可能是我命运中无可避免的一个劫数吧!”刘云反过来安慰曹振。

“部长,该走了。”已经降为后勤部副部长小警卫的王兴元牵着马走了过来。原来李向阳和其他几个特科战士也要跟着刘云身边继续当他的警卫的,但无一例外的被刘云严词拒绝了,现在身边就只剩下了王兴元一个人。

有哈尔滨和北平的“劣迹”在先,自己很有可能就在这个小小的后勤岗位上渡过余生,还是不要耽搁他们似锦的前程了。

“曹参谋,你还是止步吧!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刘云骑上了马,接过了我王兴元递过来的马鞭。

“将军,可有话要我转告司令?”望着刘云远去的身影,曹振高呼道。

“荆棘丛中,非鸾凤所栖。”

“荆棘丛中,非鸾凤所栖……”曹振默念着刘云的话,望着刘云绝尘而去的背影,道:“就眼下的情形,也不知道到底谁是荆棘……还是司令说的对,在GCD和GMD之间还没有分出谁会是荆棘之前,鸾凤也只有栖身在峭壁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