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如何能忘记--巴基斯坦感动之旅

gdq0307 收藏 62 26926
导读:让我如何能忘记--巴基斯坦感动之旅

从巴基斯坦回来,心里有些落寞的感觉,那些温柔友善的笑脸,沧桑美丽的古迹,总是来扰乱我的心绪。我知道,这个与中国有着特殊情结的国度,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一直牵动我的心。再见--巴基斯坦!我爱你!

我和我的巴基斯坦,有太多的话要说,有太多的图片和故事要与大家分享。

签证难,签证易

出发前一周,还在做越南柬埔寨游的计划,连签证都拿到了。某天看了一本旅游杂志,被那奇异的风情和友好的故事打动,突然就想改去巴基斯坦,听说巴国签证是免费的,找了北京的三儿帮忙去签证,由于资料不齐被打回头。又听说有落地签成功的例子,我们想,既然老巴那么欢迎中国人,落地签应该没问题吧,何况我们已有越南签证,出了国门就好办了。于是就买了从香港飞巴基斯坦卡拉奇的机票。临出发,我们的巴基斯坦朋友一再提醒,最好还是先拿到签证保险些。好吧,那就到了香港再说。能先签就签,不能就办落地签。

到了香港,刚安顿好就往领事馆跑,谁知这个小国家的大人物还挺忙,领馆正好关门两天。我们的机票是第二天的下午,没办法,闯吧!第二天到了机场,CHECK IN 时被卡住了,被告知只有机票没签证也是不能飞的。啊~~~我们把落地签证时的所有困难,怎么求情都想好了,却没想过在香港就被卡住了。机票倒好办,改后一天就得了。

第二天上午一早就往领事馆跑,心里真是上下不安。等到领事馆的人上班,我立即笑容满面,好像轻松自信的样子第一个递交了申请表,不就是去旅游的么,又不打算搞恐怖行动。领馆的人亲切地收了资料看了一下,就说,本来,这里只办香港居民的签证,你们拿中国护照的不接受的。我赶紧说,可是我有大陆朋友是在这里办成的,香港人中国人一回事嘛。他想了一下,又问我们有没带身份证。天啊,出国谁会想到带一纸身份证啊。“没有。”“复印件,传真件也行,但一定要身份证。”“可是我们家住在郊外,让家里人拿了传真过来,来不及了。我们的飞机是下午4点的。Please!”其实,如果在国内办事,这些话都是废话,不行就不行,谁管你啊。只是我看他一脸温和,又一步一步退让,才那么有恃无恐地求情。最后,他说等总领事11点回来后,帮我问问看,有可能要面试。好,能面试更好,说明有机会求情,甚至贿赂。

我们俩就哪也不去,坐在里面想对策,等时间,一边不停地猜,进来的人哪个象总领事。快到时间了,见他往里屋去了一会,我的心快跳出来了。他出来后,很高兴地告诉我们,签证没问题了,我们国家很欢迎你们中国人来旅游,总领事也希望你们在巴基斯坦玩的开心!OH MY GOD!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就这样了么,就那么容易?看见领馆里其他来办事的人也为我们高兴的样子,我真想跟他们一一拥抱。之后,他又说,你们下午三点来拿就行了。啊~~~三点?我们4点的机啊。不能早点么?他又想了想,“那一点钟吧。”“不能现在拿么”我得寸进尺。“哦,我们这边还要有一些程序呢”只要有签证,啥都不成问题啊。我们刚想走,有一个来办事的巴基斯坦人还怕我们没搞清楚,又特意跟我用粤语说,他让你们下午1点钟来拿签证。哈哈,可能他也知道他们的人说的英语有多难懂。我觉得好像已经到了巴基斯坦了,我已经感觉到他们的人有多好呀!出了领馆的门,老驴同志就把我封为偶像了。

到了中午,我们又自作聪明,一点钟上班能拿到的,应该12点下班也能拿到的吧。这样可以争取时间到机场。到了12点,我就摸上门去,里面还好多人,可能今天要加班呢。不好意思再提任何要求,等到1点正又去,看见里面有人在铺地毯,老驴一脚踩了上去,被轰了出来,原来他们要举行“仪式”了,伊斯兰教徒每天5次祷告,正好被我们赶上午祷,帮我们办签证的人出来说,对不起,请等10分钟,我们现在要先祈祷呢。我们焦急地在门外等,顺便偷看了一下他们跪下起来跪下起来,口中念念有词祈祷的样子,很是庄严肃穆。祷告完,终于拿到护照和签证了。这时已经是1点半了,机场的人让我们最迟3点赶到,我们拖着大堆行李只能坐昂贵的机铁快线才有可能,虽然腐败也没办法了。终于在3点前赶到办理完手续,心里真高兴啊。

忘了说一件很玄的事。我们在广州康泰出了机票,因为是连程票,又是往返票,旅行社的人详细地解释过路线和时间后又让我们再检查一遍,我们很不乐意地看多了一眼,我突然发现回程机票上印着的ISTANBUL(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不是我们要去的ISLAMABAD(巴的首都伊斯兰堡)OH MY GOD!!如果--我们得先飞土耳其,还得想办法办签证--真是后怕无穷!

意外的行程,意外的收获

话说我们好不容易拿到签证赶上第二天同一时间的飞机,把所有行李都托运了,身上只带了相机,坐上飞往阿布答比—巴林-卡拉奇的海湾航空。中途在曼谷停机后,各色各样的人种出现在机仓里,上帝和人类开了个玩笑,在烤制西方人时不够火候,出来的都太白,烤制非洲人时又过了,都烤焦了,只有我们黄种人是正好。到了阿布答比机场,有海湾航空的人来带领我们,以为要去转机了,谁知空姐领我到签证处,办理停留24小时的签证,我一脸疑惑地问她是否飞巴林的航班延误了,她很奇怪地说没有啊,没问题的。原来,因为改了日期,虽然起飞时间一样,路线却不一样,我们要在阿布答比住一晚,第二天晚上才有航班往巴林,可香港机场的人又没交待清楚,我们也没仔细看机票。

一打听,还有免费的食宿,嘿嘿,老天对我们太照顾了。想起上次去尼泊尔,因为航班取消,安排了一天机场酒店的食宿,也把咱俩乐得合不上嘴。到酒店洗了个干净澡,又再穿上脏衣服,就到餐厅享用免费的宵夜。打开手机一看,太好了,还能发短信,也不管那边什么时间,就给家人发了一条“我们到了阿拉伯世界了。”

早上迷迷糊糊地醒来,一想起自助早餐和阿拉伯海,就赶紧跳起来。向酒店的人打听好如何打发一天的时间,就打了的士往海滩去,然后用双脚把阿布答比丈量了一天。从汇率上就能看出这是个富有的国家,海水清碧,空气清新,人烟罕迹,住宅区的小别墅很有欧洲气质。可惜脚力有限,还没量完就要赶飞机。如果在街边公园里接受了那位美男子的好意,坐他的车游览一天,应该是可以走遍的。可惜我们刚出国门,防人之心还没放下,只能穿着从香港出发时的厚棉裤,老驴上身穿着保暖内衣,(哼,真丢中国人的脸)走在烈日下,差点就中暑了。

下午5时左右,我们正在大街上“慢”步,突然全城响起防空警报,恐怖的气氛一下子笼罩了这个美丽干净的街道,仔细一听,不是警报,是有人在唱无伴奏音乐——啊,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伊斯兰教的祈祷,真没想到是这么悲壮的调子,只觉得身上隐隐要起鸡皮圪塔了。从此,这庄严、凄凉、可怕、可恶的祈祷声就每天在我心情愉快,毫不设防的情况下响起,挡不住,躲不开。宗教啊,就象一座大山,重重地压在人的身上。

卡拉奇,我拿什么回赠给你(一)

飞机终于降落在卡拉奇机场时,我已经半死了,长时间的飞行,加上转机候机,航班延误,时差的混乱,把我搅的头都疼了。过关时还要排长队,听说是因为有好多人刚从麦加朝圣回来,等了一个小时,才出得关,当地时间6:20。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两小时多。本来预定的酒店说有车接,却无影无踪。只好一大早打电话给我的巴基斯坦朋友Tariq,问酒店的位子,自己打车去。的士又脏又窄,难闻的味道搞的胃更难受了。黎明的月亮是又大又温柔,城市却一片狼藉。路上交通繁杂,什么样的交通工具都有,公交车的屁股和背上爬满了人。建筑破旧肮脏。我和老驴面面相觑,不会是选错地方了吧。

到了酒店倒头就睡,也不管它干不干净了,反正也比咱俩干净。中午起床后仍然兴致不高,出门去解决肚子。迎面而来的每个人都对我们报以善意的微笑和过分热情的注目礼,还有不少人用简单的英语打招呼,一下子成为了极受关注的人物,这多少让我们有些兴奋起来。紧记着Tariq的忠告,只能喝瓶装的纯净水,我们先去买了一大瓶水,一边有礼貌地应付每个打招呼的路人,一边找地方坐下尝尝著名的烤馕和奶茶。吃完后想起刚才买水好像忘了找钱,自己其实也记不大清楚了,反正不远,就回去问问看。冲着收钱的人说我们好像忘了找钱了,话音刚落,背后就有一个看起来有文化的人马上停了下来,用当地乌尔都语和他交涉,看样子是在给我们讨公道。收钱的人也记不清了,可是旁边的人都认定他一定忘了找我们钱,敦促他把钱还我们,搞得我俩都不好意思了,最后他把钱还给我们,还笑嘻嘻的SAY SORRY, 那个会讲英语的人才一脸正义的离开。

我们手头上的资料太少,想先到书店买地图和旅游书,没开门,一问,原来当天全市罢工,商店都不开。下午就在住处附近转悠,友善的人们把我们包围了,不时有人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坐坐喝杯茶。在一个小清真寺前的草坪上,一大群人来围观,我们拿出相机照相,他们都争着闯进镜头里,当我们提出抗议,就有人挺身维持秩序,还帮我们摆拍。现在这么说起来,真的有点天方夜谭,一开始我们还真有点怕,后来发现他们其实都很自律,虽然场面混乱,但没有一个人惹是生非,做出不礼貌的举动-除了瞪着闪亮的大眼,笑嘻嘻地看着你。

晚上八点,Tariq 来接我们去吃饭。他原来是我老姐的朋友,已经多年未见了,听说他是个成功商人,也是个优秀的上进青年,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他说要带我们去最有特色的餐厅,在克里夫顿海滩上。灯光下的海滩很美,能看到层层闪光的海浪。海边上一排路灯照在沙滩上,就像月光一样。这个主意,是来自某个领导人因为很喜欢满月下的海滩搞起的灯光工程,让市民能每天晚上都在海滩上嬉戏。随后我们到了一家叫“VILLAGE”的餐厅吃自助餐。这是个挺有名气的餐厅,穆沙拉夫和戴安娜都来过。主要是吃巴基斯坦乡村美食,还有民族乐器表演。夏天的时候坐在露台上,海浪直拍到脚下。食品还算好吃,但看着更美味。

早上起床是不用调闹钟的,不到六点,阿拉真主就会来叫醒你。祈祷的高音喇叭停下,我们也洗好澡穿戴整齐可以出发了。为了给后来人收集资料,只要知道的景点我们都要去到!——这是我们给自己打气制定的口号。这一天收获还真不少。因为到的早,有幸在国父真纳的陵前看到守卫的士兵威武的上岗仪式;参观了他们自称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守护清真寺(其实不是,可能他们把印度的给换下了,呵呵)偌大的圆形建筑内没有一根柱子,还有特殊的声学效果;还有真纳姐姐住过的,有精致家具和许多来自中国的礼物的屋子。

中午Tariq 又邀我们到他办公室共进午餐,用他的电话打国际长途,顺便参观最早的老城区和新城区。我们在新城一路走,不觉天就黑了。马路上的车速很快,人行道又黑黑的,好象很难打到的士,正当我们停在路上还没决定去哪时,有个路人上前来问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我说想找个地方吃饭,可是半天没能打到的士,他说这块是比较难打的,他知道附近有个不错的餐馆,可以带我们走过去,我说好啊好啊就跟着他走。我们就跟着他边走边聊,得知他是个摄影师,很喜欢中国。聊得开心,我们就想约他一道晚餐,他说很想和我们一起,可是晚上有个BBQ聚会,还要赶回去,我说那你快回去好了,不用带路了,我们能找到的。他说不行不行,我先带你们到了再走,于是一直走了有半个小时,来到一家叫KBC的餐馆,并指明了回宾馆的路,我们想留他先喝杯冷饮,他很不好意思地说,不了,我要走了,其实我家不在这个方向,离这挺远的。目送他走后,老驴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卡拉奇,我拿什么回赠给你(二)

早在家里做旅行计划的时候,看了一篇游记,那人一早在克里夫顿海滩上拣了半桶螃蟹,我们就决定无论如何要去捉一回螃蟹。这天起了个大早,在酒店门口打了辆嘟嘟车往海滩。司机不大会英语,总是不确定我们要去哪,开了老半天又停下来问路人,看着太阳一点点爬高,我们只有干着急,最后他带我们到了一处遍是马粪的滩上,坚持说这就是克里夫顿。没办法,下了车再找另一辆的士,就去那天晚上吃饭的餐厅附近。到了那里,能看见干净的海,可爱的绿色长椅,还有当地人全家大小一起在玩,我们已经很满意了。正在架三脚架准备搞自拍,有一个穿着新潮得体的男子过来搭讪,聊了几句后,他问我们是不是专门来旅游或别的,然后说这里的海滩并不好看,如果我们愿意,他知道一些比较适合拍照的地方,可以开车带我们去。就冲着他的外表和流利的英语,这一次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收拾东西上车时他告诉我他是做TV的,我没能好好理解他的话,后来才发现,他什么都做,自己开了广告公司,还拥有一家美发沙龙。上车后他还专门带我们到海边上一个大广告牌下,指给我们看他拍的平面广告,那是他剃了胡子的样子。后来在全国各地,我们都能看见那个广告牌。

我们跟着他,开车沿海边走了好远,到了一处没人的海滩。金灿灿的大石头筑成的堤下面,银闪闪的浪花在歌唱,真是个好地方。之后又带我们参观了一个很有特色的神殿,刚好有人在举行葬礼。葬礼上没有一丝悲伤的感觉,只看到用鲜花覆盖的石棺,旁边是亲友们用平静安详的调子唱歌。完了,他问我们吃过早餐没,我猜是老驴的肚子在叫唤被听见了,于是老老实实地说没有呢,他说那就一起吃早餐吧。一边开车,他一边给我们介绍,这是高尔夫俱乐部,那是游艇俱乐部,还有他少时上过的学校等等,看的出,这一区和我们住的那区有很大的区别,房子漂亮,人少,想必是富人区了。车子开进一个俱乐部里,有网球场和游泳池,我们就坐在漂亮的大花园旁吃西式早餐。咱俩把早餐中餐一块儿解决了。后来我们说要送他一张从家里带来的自己的CD作为礼物,他很高兴,就随我们回酒店拿,我以为我们应该就此分手了,谁知他把CD放好,还要带我们继续参观。于是又上车,车上放着老驴的音乐,他竟能跟着第一次听到的音乐唱出副旋来,还一边手舞足蹈,我想,主要,是老驴的音乐做得好的关系吧,嘿嘿。我们还去了码头看军舰,又去了新城的商业大街,有股市中心,造币厂,还有好多大的银行建筑。他还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拉合尔城即将迎来传统的节日“风筝节”。后来听到他接到电话好像有事,我说你不必陪着我们的,有事就去吧,随便把我们放在哪都行,他说你们想去哪我先送你们去吧没关系。听说礼拜天的EMPRESS MARKET有鸟市场,又在我们酒店的附近,就决定去那看看。就这样,他陪了我们大半天才离开。

在EMPRESS MARKET有各种行当,我们饶有兴趣地转了一圈,就没看见卖鸟的,问一个卖干果的老板,一听说我们想看卖鸟,赶紧招呼了另外一个人过来,跟他叽哩呱啦说一通,就叫我们跟着那人去就行了。我们跟着他拐来拐去,发觉市场远比我们知道的大。一路忍不住看见有趣的还停下拍照,那人就耐心地等着,真对不起他。鸟市场原来除了卖鸟,还有鸡鸭、狗、兔子和猴子,熙熙攘攘的很有意思。最开心的是,你大可以放心地挤在人堆中间,完全不必顾虑身上的贵重物品。几天来的经验告诉我,人多的地方最安全,人少的地方也安全。

这一天玩得很高兴,更重要的是,得知拉合尔的重要节日,我们改变了原来计划的路线。

初探巴基斯坦人的家庭

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一般的路人总喜欢邀请我们到他的家里去做客,可我们老早认识的Tariq却迟迟不提到他家。等到他终于请我们到家里去了才知道,他刚刚从小别墅搬大别墅,家私还没买全,为了请我们在家吃饭,才匆忙买了餐桌,家里除了客厅,其他的房子还乱糟糟的。也因为这样,才没坚持让我们住在他家,其实他们家光客房就占了一层楼,可能是考虑到亲戚多的关系。我们倒宁可打地铺也比住酒店强。他和他的其中一个哥哥两家人住在一起。Tariq自己没有小孩,可是他特别喜欢小孩,就通过正式手续收养了穷亲戚家的女儿,两家人还经常可以见面,真是匪夷所思。一到他家,我们立刻被那种异常的温馨和快乐所感动。两家人互相不分彼此,哥哥的孩子就是弟弟的孩子,弟弟的老婆就是哥哥的老婆(开玩笑而已啦),人人都一样亲,一群人打闹嬉戏,热闹非凡。我几乎想,回家以后也和父母兄弟姐妹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了。他说,隔壁住了户好邻居,属于安静的一类,他们家则属于特别吵的一类,很不幸的是,他们从邻居左边的房子搬到了右边去,邻居只有继续忍受他们家的热闹了。在大的可以打羽毛球的露台上,他指给我看他那盖得很漂亮的旧房子,还有遥遥相望的一座山,山上灯光遍布非常美丽,上面住的是阿富汗难民和北方来的穷人,没有房子,只有帐篷。我不禁想起张爱玲的一句话来,生活就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布满了虱子。贫富是多么的悬殊。

晚餐是Tariq的太太和他哥哥的太太一起做的,沙律、甜品、小食、主食、主菜、水果、汤一样都不少,可谓巴西合壁。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巴基斯坦还有如此的美食,怎么餐厅里就是吃不到。我又发现这时的老驴话很少,准备给十几人吃的羊肉饭被他干掉了一半。哼,应酬人呀,客套的话就得我来说。

第一次看他们争吵

卡拉奇还有三个著名的海滩,从市中心开车只要一个小时车程。一个是最好最纯净,有华丽的岩石的,另两个离的很近,其中一个以观海龟著名,资料上说,如果你够小心,可以尝试骑在海龟身上。这天,我们打算早上处理一些事情,下午先去最好的海滩看日落,路上访问一个很有特色的村庄,晚上待海龟出来玩龟驴赛跑。

先去旅行社买机票,从南部城市卡拉奇飞往北部的拉合尔,只需要400多块人民币。旅行社的人英文当然顶呱呱,说的跟乌尔都语一样块。碰到英文好的人,我们都不会轻易放过,顺便问问一种叫“新的连接”的预付费手机卡在哪有卖,那人想了想,让我们先等等,然后叫店里的伙计去找,伙计回来确定附近一家店有卖后,就领我们去到店门口。买完电话卡又去电脑城,想办法找东西代替我们那个负责储存照片的大嘴盘,里面的硬盘有些水土不服,出来就坏了。

在电脑城耽误了好些时候,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赶紧打的去海滩。因为司机的英语不怎样,我还特意把要去的地方和说好的价钱写在纸上。车子开过一条大路,碰上了骑骆驼游行的队伍,大堆的警察在维持秩序,还是塞车,谁也过不去。我们担心时间赶不上看日落,想改天再去,司机执意说很快就到的。好不容易等骆驼示威完,开呀开,渐渐发觉不对了,怎么又到了我们吃饭的那家“Village”了,一定是司机不认识路,看见有“Village”字样就以为是这里。时间本来就不够了,又走错了地方,当然不能继续往前去。我们先下车再跟他理论,今天无论如何不去了,顶多把这一程的钱给他。司机可能觉得到嘴的肥肉不能丢,怎么都不干。餐厅的经理也跑出来了,问明情况,我们把写好的路线纸给他看,他就跟司机交涉,还给出了合理的价钱补偿他,司机还是不肯,他们两人就争吵起来,吵的什么听不懂,只间中听到“巴基斯坦”几个字,我们不想把事情弄大,又出了更高的价钱,经理把钱塞给司机,司机气愤地把钱塞回给他,一转身上车开走了。经理把钱还给我们,还使劲地替他陪不是,我们半天没明白过来。

待到明白过来后,我们开始担心了,不可能吧,一分钱没拿,那多亏呀,不对,他一定是见形式不妙先回去,然后在酒店门口等我们算帐。他们的人性情冲动,发起火来可不得了啊。管不了那么多,先约以前留过电话的司机定好明天的行程。一边惴惴不安地猜测将会遇到的情况,一边欣赏克里夫顿海滩的日落。可能是我们的忧虑上了脸,竟然又有人来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么?我只能说,我们很好,没事。那人上了车,见我们缓缓地走过,又下车问了一次。唉,我总不能说,好啊,我们担心有人寻仇,你送我们回酒店吧。晚上打了的士在酒店对面下车观察,不见他。只见当时一起拉客的其他人,他们似乎都知道了,都说是那个司机不懂英语,是他不好。

一晚上相安无事。我们多虑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