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中越特工的大较量

兵人战士 收藏 10 9191
导读:[转帖] 中越特工的大较量

中越特工的大较量



多次在网上看到我英勇的特种兵战士与越南特工的贴子,但不怎么详细,不知大伙在有没有看过一部八十年代的电影<<黑猫特遣队>>?我是没看过的,但不久前在旧书摊上看一本很旧的书,竟然是一部报告文学,而<<黑猫特遣队>>就是根据它改编的。不敢独享,现根据印象写出来与大伙共享!好的话,就顶一下,不准确的地方也请大家指出来!!!


主人公:孙剑,湖北武汉人,文化大革命已结束;所在某师驻地河南(番号不详,整个部队并未参战,但有特殊兵种的一部分参战)。


孙剑是师部警卫侦察连的连长,没到任几天就发生了一件大事,注定要把这支侦查部队送上前线!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哨兵在岗位上被几个混混杀死了,目的是夺枪。作为警卫侦察部队更是非同小可,没上几天的孙剑并没有推掉责任,他请求处分,同时,他指出造成这样结果的根本原因就是部队不切实际的训练所致,总之是花架子!


就是这句话捅了马蜂,孙剑差点被免职(文化大革命的军事思想已落伍,但师一级的领导还是热衷于"好看")。这时,军长肯定了孙剑是正确的,并要求他好好"改革"。此时,战争已爆发,孙剑连队被改为侦察连,在总参情报部的指导下积极的针对性的训练。


经过孙剑的努力,这支连队已成为一支正真意义上的侦察部队,每个士兵都有一身过硬的功夫。


没过多久,孙剑接到命令,上级要求他们上战场。在上战场之前,连队副连长临阵逃脱,没上火车。也为以后的激烈的战斗打下了笔!


在车站,孙剑根据军长的现场授权,挑选了一个指导员,一米八的大个,孙剑对他在一次什么活动中表现极为深刻。


到达云南后,孙剑驻地在一个边陲小镇上。镇上的三流九教,什么人都有。越南特工总是能从这个小镇得到有用的情报。


孙剑经过侦察发现,镇上有一个歌舞厅有问题,后越境侦察还发现总有一男一女加一个小孩在边境线上来回。后来孙剑在越南特工眼皮将这三个一家子抓获。证实,先是歌舞厅老板获取到情报后,再由这一家子带走。而这个男的就是一个中国人,因犯案逃到越南,越南特工将其毁荣后给他找了一个女人,后生了一个孩子。


再接下来是大伙都知道的我特工战士在一分半钟内毙十三人,生获一个,而我无一伤亡。详情:孙剑在抓上面提到的一家子时发现一敌特工排,为了证实,他亲自带人侦察了几天,发现这些敌人有时从房子中出来之后会来两招,证明不是一般的部队,从路数上看只有特工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他察好了路线,并排雷,开了几条应急的通道。


接下来行动了,孙剑在晚上并没有动手,他知道,敌人的特工非泛泛之辈,周围肯定有暗哨。至到黎明时分,启明星也出来了,敌人的暗哨终于出现了,他们也想现在肯定没人来偷袭。这时,孙剑一个来到敌人的竹棚下看看情况,发现机会来了,就发出信号,几个战士立马冲上去,根据事先的分工,几支枪同时开火,敌特工只有一个来得及摸到枪,十四人中有十三人当场找死,捉了一个"舌头"。有一人战士,事后只怪自己慢,只打死了一个人。


后来就这个战士立功心切,在一次行动中没等敌特工完全走过来就一个人上前,转眼之间杀死了三个人,可惜吓跑了另外两个!


孙剑的对手,敌特工营长阮二,因失职,接连失误,被其上级削职。后来,敌特工对孙剑驻地几次行动均遭到失败。应该说,敌人的情报非常准,摸到了孙剑的驻地,两发炮弹直射孙剑的床铺,但孙剑早已人去楼空,并设下埋伏,专等敌人上钩。


从此不难看出孙剑出众的指挥能力!


经过几次较量,越南方面损失惨重,加之营长阮二的削职,敌方基本上已无力反击。而孙剑并没有就此罢手!


孙剑又一次出境侦察,在一个小酒店中,无意抓到一个中尉梅农,还有他的勤务兵。孙剑押上这个两个人在侦察时,发现从没有出现在越北的车牌号,孙剑他们巧妙的与下车方便的一个敌军官说话,敌军官证实他们是从南方战场调过来的。孙剑正确的判断出敌人正在集结,将要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此时,敌人调集的军队有炮兵,装甲兵,还有一些步兵。


敌人非常不幸,被我英勇的侦察兵发现了,我炮兵抢先开炮,一举歼灭敌人正在集结的部队。事后查明,粉碎了敌人至少是团一级的进攻。


由此,我昆明军区前指授予孙剑的连队为"英雄侦察连"的光荣称号。


前面已提到,孙剑的副连长临阵逃脱,本来这个连长是他的(在师里他有点关系),但上级派了孙剑来当这个连长,加上哨兵事件孙剑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军长更是重视孙剑,副连长想不通,一时来气,就临阵逃脱。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要枪毙的(上连队开拨时军长已知道了),副连长没法,只好来前线找孙剑。这并不是个人生与死的问题,而是副连长也是一条汉子,作为一个军人,荣誉是最重要的,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孙剑将要执行最后一次任务,在师里有关领导的活动下,次行动由副连长带队,算是将功补过。虽然孙剑是指挥这次行动,但他仍然几次越境侦察情况,并带工兵清了几条线路。


这次的行动目的就是活捉阮二!本来阮二是被削职的,但越北二军区参谋长武力发现了阮二,认为是个人材,就让他做了一个步兵营长,又和咱们干上了。而我们侦察部队来的目的就是和敌特种部队对着干,虽然打残了敌人,但敌人的老大且跑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没料到这次阮二又送上门来了。


这次行动分为三个组:行动组,支援组,掩护组。行动开始后,孙剑还和某指挥员带上电台越境指挥。小插曲:孙剑每次行动时都是过境后关电台,弄得该指挥员非常难堪,每次功劳没有后方指挥所的份。当然,这次副连长的电台一直是开着的。


应该说,孙剑的前期侦察工作是十分细致的。在行动组就位以后,敌人突然牵了一条军犬出来了,军犬一停下,这几个老兵油子就发现有问题---几条早就排好地雷的通道上的草早已被晒枯了。但这几个家伙伴还装着没事一般有说有笑的,然而终因过于恐惧----也不知道下面有多少支枪对着自己,不得不跑。没办法,我方已暴露,只好开枪。


如果此时按孙剑的要求就此停止行动,以后的故事就不会发生了,指导员还有另处三个战士就不会牺牲了。但副连长请求指示时,某指挥员命令继续执行行动。


而此时,越南方面发现是我方侦察兵,虽不清楚我方的目的,但越北二军区参谋长武力在电台中用明文叫嚣:"中共侦察兵上开辟新的战场,不能让他们回去!",越方从老山方向调来两个步兵团,加上现有的部队共5000余人将我方36人团团围住,敌人在山下用篮子装着地雷像种花生一样放地雷。


我方战士就在几个山头上与敌人激战。当敌人包围了这个山头时,那边山头的战士就出来从敌人背后偷袭,敌人赶紧又围住这个山头。经过几次交手,敌人死伤惨重,但也发现了我方的在相互掩护,后来不管其他山上的我方战士怎么掩护,敌人就是死围住一个山头。


战至夜晚,跟指导员在一起几个战士饿了,指导员很不好意思,因为自身块头太大,别人能过的石缝,他却不能过;在雷区上,别人能荡过的山藤,他却一拉就断了,只好重新排雷,为了报和战士们,所以指导员不顾战士闪的反对,准备亲自动弄点吃的。他们发现一处灯光,判断为一后勤处。指导员正准备动手,一战土发现了一串电话线通向灯光处。


既然有电话线,就可能是一个指挥所,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吃的了,但战士们这一发现却比填饱满肚子更重要。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他们退出一段距离,打开电台,我方炮兵立刻开炮。事后查明,这是敌方的一个营级指挥所,阮二就在里面,炮弹干掉了他的鼻子,但还是没炸死他!


敌人从炮击的准确性上判断,我方战士就在附近,就调集兵力死死的围住这几个战士。


经过一晚的激战,我方仍无法突围。打到这个份上,双方谁也无法控制了。我昆明军区指示:停止活捉阮二的行动,集中力量保证我方战士突围。军区情报部部长,前指情报科科长,立刻赶到最前线指挥作战。我方炮兵群更是加大炮击,但由于政治上的考虑,并没有出动大规模的步兵,但前线步兵已处于临战状态。孙剑带领所部越境支援。


敌人将指导员他们逼到山崖上了,子弹快打完了,敌人也发现其中有一个官,战士们都在掩护指导员。指导员最后与一排长先后跳下山崖,准备为国捐躯,但山下草太厚,幸得不死,后找机会回到国境线上。但指导员却不幸触雷。


敌人的地雷很魍,只炸掉人的小腿。要知道在边境线,地形复杂,伤一个人甚至要一个排的人才能将伤员送下去。敌人没人来送伤兵,对自已的伤员就是一枪了事,而我方是不管多大的代价,总是不会抛弃自己的战友的。


指导员的勤务员看到首长被炸,失去理志,冲上去想救首长,没料到也被炸掉了小腿。这个十六岁的小战士被炸倒后仍在喊着自己的首长。 看到这儿,我都忍不住哭了,这就是我英勇的战士战无不胜的源泉!我可爱的战士啊!


孙剑就在十几米的地方,看到两个战友被炸倒,却没有任何办法。多年以后,孙剑每每想到指导员就内炙不已,是自已亲手在火车站将指导员送上战场的!


孙剑他们急急忙忙的排雷过去,残酷的场面连卫生员都不敢止血。孙剑从卫生员手中拿过止血钳,夹住指导员的断腿上的动脉,用力打了一个结,总算止住了血。此时指导员还对孙剑说:"不要管我,快去救小X(对不起,这个小战士的名字,我给忘了!)!"最终,就是直升机来了也迟了,两人终因失血过多牺牲了!!!


话再说指导员跳崖后,上面还有掩护的两个战士,其中就有一个发现电话线的战士,仅此一功,这个战士也够立一等功的了,为了方便,我下面就用小A来代替!


小A和另外一个战士被逼到另外一处山崖上,孙剑在电台问:"还有多少子弹,你们的情况怎么样?我现在就在你们下面,",小A带着哭说:"小B(另一个战士)已经牺牲了,加上他的子弹也只有两匣了,还有一个手雷;我肚子上中了一枪,连长,洒管我!" "子弹打完怎么办?","打完了,拉了(手雷)去裘!"孙剑在电台中听到一个长点射,接着就是一声巨响。


后来,孙剑在北大,清华演讲时,有学生问:"难道英雄死的时候就没有一点豪言壮语,比哪说祖国,妈妈?",孙剑老老实实的回答:"他死前就是这么说的!我想也没有比这更视死如归的了!!!"


事后得知,敌人也对小A,小B两人敬佩不已,将他俩的遗体在山坡上,全体持枪敬礼!


战斗已打了几天了,我方还有几个战士仍没有回来。孙剑又带人几次越境寻找。最后两个战士,孙剑总算用电台联系上了,这两个战士被打散了之后,相互掩护,还缴获了几支枪,割了几只敌人的耳朵。孙剑在电台中说:"我亲爱的战友,你们回来就好,把缴获的枪支丢掉,人一定要回来!",这两个战士最终从别的阵地上回来了!


至此,经过九天九夜的战斗,我方36人中有两人战死,两人触雷不治而死,其他无一重伤!我们的对手阮二,因再次失败,后再次削职,不知所踪!从战后战越方电报中得知,此役越方共死亡二百多人,伤无数,多为我侦察兵指示方位由炮兵干掉的!


战后评功,昆明前指授予指导员为"战场模范指导员",相当于二级战斗英雄;小A为一级战斗英雄;孙剑一等功一次,其他战士我记不清了!


我们主人公后来也受到当时军委主席邓小平的亲切接见。孙剑转业,任湖北省预备役师副师长,湖北公安厅副厅长等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