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1.寇可往,我亦可往!

fishdb328 收藏 14 82
导读: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1.寇可往,我亦可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洛辉和包汉文站在码头远远地看向有些嘈杂的城市,色调略显得黑灰的都市。码头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式的繁忙,这里没有起重机械、没有载重卡车、没有兰色工作服操作人员。有的是穿着短裤、短褂有着黝黑结实肌肉的搬运工、穿着黑衣的监工和拿着木筹的管事。那长着青苔已经被罩着厚厚一层灰的红砖仓库加上陈旧的瓦顶看起来更象是一栋灰色的建筑。码头通往市区的路上处处是为了生计匆匆往来的人群、卖力吆喝的小商贩、路边上只穿着衣服没有裤子或者干脆就一丝不挂的幼童在几个大一点的孩子的带领下玩着打陀螺丢沙包等让人怀念的游戏。不时有衣着光鲜的达官贵人乘着那种发动机噪音超大无比的轿车到码头来查看自己的生意。这就是富裕与贫困同在,文明和野蛮并存的上海滩。

“金山号”一行的到来并不是没有商人和南华在上海的工作人员前来迎接,但是洛辉和包汉文一个是职业军人一个以前是学者,两人都不喜欢那种热闹的应酬场面。而且两人虽然是南华在上海最高级的官员了,但是他们的官员身份远远不如那些能带来金钱的南华商业负责人重要。南华共和国在建国之初就向当时的民国政府递交了国书希望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但是近年的中华大地,从委员长反革命政变、军阀混战到各地的工农起义。且不说谁是谁非,但是如此的内耗当中又有谁真正睁开眼睛看清世界,看清楚世界的暗流汹涌,看清楚倭国不死的亡我之心。以至于,现在已经同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南华共和国还没有得到国内主要势力的承认。

上海滩有什么?回到1928年的上海滩值得观看的不是那古典的欧式建筑,不是那灯红酒绿的“大世界”,也不是那提不起精神的黄浦江。作为一个中国人来到1928年的上海应该怀着深深的恨去看那十里洋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路牌,看看那替洋人守着路牌的甘做汉奸走狗的华人。看着这一切,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他们都是南华共和国的军人,有些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人,虽然现在表面上看来南华是独立于中国之外的国家。但是他们是“华人”这些被当作狗的人是他们的同胞,同胞被当成狗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而南华共和国也只不过是一部分的炎黄子孙在南洋建立的新家园,可是谁也斩不断那丝丝相连的血脉。同样的皮肤、同样的眼睛、同样的语言、同样的文字、同样的历史......南华共和国的华人们从来就没有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也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的一部分。看着荷枪实弹的租界卫兵,众人暗中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踏上他们的国土,展示我大中华民族的龙威兵势。

包汉文明白现在他们什么也不能作,只能将怒火和仇恨记在心里。凝立良久,周围的善良的华人数次以为他们要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想来劝慰这些看起来就像军人的年轻人,但是看着他们眼中如同怒蛟般可怕的火焰都不敢上前。最后洛辉眼中仿佛没有那些卫兵一样朗声说道:“总有一天我们要把他们赶走!”转身欲走。包汉文却冷笑一声旁若无人般:“不,总有一天我要在东京立一块‘倭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接着大声对这身边那些自己的警卫,那些路过的华人、洋人、租界警卫高唱:“贼可往,我亦可往。”说完一行人大步离去,路上谁也没有说话的心情。这次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这样仇恨的火种将会被他们带回南华,告诉战士们我们的同胞正在怎么样的被欺凌。

来上海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将纺织品和日用品以南华国内出口退税甚至国家补贴的形式,打着m国船的旗号免税进入中国市场。说白了他们就是来对付倭人,就是来倾销的。

陈得文,原本是南洋华侨,在南洋爆发反对h兰的民族运动的时候为了躲避混乱到了帝力,并且加入了当时的武装货运公司。后来一场帝力战役打下来商人世家的陈家损失惨重,家族在帝力的房产和船只全部都化为乌有,南华已经承诺了将在未来给予在帝力战役中遭受损失的国民相应的补偿,由于数目巨大这个计划只能一步一步实行。但是帝力的华人没有抱怨,他们明白国家已经为他们做了能够做的一切。说实在的在南洋经商的华人大部分都有不菲的家产,虽然商人的本性让他们有些势利,可是他们更需要一个能够保护他们的强有力的政权,而现在的南华共和国正是近百年来唯一一个这样的华人政权。

陈得文来上海的目的就是将自己在南华共和国的见闻告诉在国内和自己家族有商业联系的商人们,并且联系这些商人让他们加入对倭人的经济攻势。

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从其诞生之初就受到统治阶级以及帝国主义的联合打压,原本通过国内低廉的劳动成本、巨大的市场应该大有可为的民族资本主义硬是无奈地在生存的边缘苦苦挣扎。这个时代的中国民族资本家有相当的一本分是有识之士报着“实业兴国”的宏愿加入到滚滚的商潮中,而那些在工厂里工作的工人是国内接触到工业化世界的最大团体,他们和学校的热血学生一起构成了国内最进步最先进的力量。

南华共和国清楚地明白s联对gc国际的控制,所以南华共和国从来不谈什么主义。我们只谈爱国,南华共和国要在中国建立一条提前近10年的“抗倭统一阵线”。因此争取这些商人、工人和进步学生成为了陈得文此行的首要任务。而决心打一次经济战役的南华共和国高层认为,最可能迅速争取的是这些在和南华的商业往来中获得利益的商人。

因此陈得文租了一艘最新法国豪华游轮“斗士贞德号”,邀请了上海所有有头有脸的商人,上海市长张定,上海黑帮首脑杜月生,以及各国驻华使节参加盛大的舞会。贞德是历史上法国著名的自由女斗士,预示世人现在南华将会为中华民族的自由和繁荣不屈地战斗。这次舞会就是要让所有的中国人知道南华共和国虽然是Y、M的小弟但是毕竟是在世界金字塔最顶端的桌子上吃饭。他们有能力将整个中国带入这个餐桌,并切在将来摆脱“小弟”的身份。

民国的官员们偷偷地看着那些原本高高在上的洋人对南华共和国代表的热情,不禁有些酸酸的嫉妒,更多的是难以理解。一个南洋小国凭什么获得这些洋大爷如此殷勤的笑容和友好的交谈?

世界工业强国对南华共和国的尊敬当然不会是平白无故。就最近来说南华共和国在倭国疫病问题上“不记前嫌”的慷慨援助获得世界各国舆论的一致好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把南华共和国当作是一支现代的、文明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南华共和国在建国之前的帝力战役以及安波那战役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让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而南华共和国近几个月在世界各国犹如疯狂一般地基础工业机械和技术的“采购风暴”更让这些国家为经济衰退苦恼的领导人带来了福音。渐渐地这个强大、文明、开放的国家取得了大多数资本主义强国的认同。而民国由于一直忙于内斗根本无暇顾及外面的世界,才会忽略这个隐隐兴起的强国。

南华也正因为这样的认同取得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伴随着仁华公司和南洋华人资金的大量流入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现在的南华是那么的阳光是那样的充满活力。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