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未来的混混 第一章 第二十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1/

二十八

老胡受到了袭击,但是没有受太重的伤,只不过背上中了两刀,外表看着很重,都不是要害。

“大哥,你没事吧,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小刀急匆匆的走进病房,身后跟着流星和伯通。

“没什么事,缝了几针,挂完掉瓶我就准备去你那边,怕你担心,所以叫兄弟们通知你一声,我想,在杭州这个地面上,除了我那三个对手,别人一般不会和我过不去的,我是最弱的竞争对手,但毕竟在长老会里占了他们的份额,所以,我看八成是他们找人干的。”

老胡分析的很有道理,天地会这次的大变动非常复杂,这个创建了三四百年历史的老牌帮派,这一任总舵主在这位子上干了三十多年,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贡献,总算也平稳的过来了,临终又没有指定接班人,帮派里的派系错综复杂,不但有南北派系,还有内外派系。

老胡为人正直,铁面无私,做为北方派系的当家人,是这次总舵人选里口碑最好的一个,另外三个人可都不是善类。

南方派系当家人叫孙哲,为人心狠手辣,多次违背会规,暗地里做白粉生意,因为没有证据,老舵主也不好说什么。

副总舵主名叫柳明,是分管帮内财产的主管,为人阴险狡诈,手底下有八大金刚,这次对总舵主之位志在必得。

最后一位是老舵主的儿子冷风,仗着老爸是总舵主,为人傲慢无理,本来这个位置是没他的份,但在一帮年青的会员纵容下,加上有老舵主这边人员的支持,才出来参加竞争。

会里有九位长老,要五位通过才能当选,但是四个人都占了几席,没有一个超过五票的,所以大家决定等给老舵主办完丧事,再重新选举。

现在几个派系分别找其它帮派来做支援,增加自己说话的份量,只有老胡还是在旁观等待。

小刀看着老胡道:“大哥,你非常想当这个总舵主吗?为什么不退出来,自立门户。”

“哎!兄弟,你不知道,人在江湖,讲的就是个信字,除非有特别的理由,不然要退出的话,以后就很难在江湖上立足了,而且,现在的帮派都是公司化管理,财权非常集中,所以大家都要争这个位子,如果真要有个我能信服的人,我肯定会退出竞争,我是怕他们毁了我辛辛苦苦创下的北方天地,那样的话,我就对不起跟着我的兄弟们了。”老胡无奈的说道。

“哈哈,这种小事非常好办。”伯通摇着他那把写着‘大仙’的折扇,信口说道。

“好办?”几个人同时看着伯通,非常不明白他的意思,伯通也不着急,看了一下四周的人。

老胡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吧,都是跟了我多年的兄弟,绝对没问题。”

伯通晃着脑袋,一副很深奥的样子,摇着纸扇说道:“其实很简单,从现在起,全权交给本道长处理,我保证给你拿下这个总舵主。”

“拉倒吧你,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去一边摇你的扇子去。”流星一听,一巴掌拍了一下伯通的后脑勺,恨不得踢他两脚。

“呵呵,不知伯通道长有什么好办法。”老胡笑着说道。

伯通白摸着后脑勺,白了流星一眼,“本道长大肚能容,不跟你计较,”接着对老胡说道:“从现在起,你就对外宣布受了重伤,先叫他们闹个够,等三方都闹的差不多了,肯定会有人来拉拢你,到时你就来个坐山观虎斗,恐怕到最后,想和你争都没那个实力了。”

小刀听完,点了点头,“你别说,这还真是个好办法。”

“那当然,要不鬼影那帮兄弟们,怎么哭着喊着选我做军师呢。”伯通一脸得意,眼珠子都差点翻到头顶,扇子“哗”的一下又打开了。

“哈哈,好,那就听你的,我就在这里多住几天,二弟,外边的事我就交给你了,你身边的能人还真不少啊。”老胡看着小刀笑着说道。

“大哥,你就放心吧,人员我都安排好了,你只管安心的养伤,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就要兄弟们通知我。”小刀拍了拍老胡的肩膀,准备告辞。

伯通摇着纸扇看着老胡,说道:“胡大哥,我看你的面相非一般常人,那什么,我就给你算上一卦吧,看在熟人的面上,我就收你五十~~呜~~嗯~~”还没等他说完,就叫流星捂着嘴拥出了门外。

小刀尴尬的看着老胡,“他就是那样,我们先走了,你就不要送了。”

几个人回到了酒店,伯通又口水乱飞的详细说了一下计划,直到喝光房间里的一大桶五升矿泉水才罢,说的几个人对他还真有点刮目相看,这种卑鄙的想法大概也只有他才能想的出来。

这两天,道上得知老胡受重伤,一拨一拨的人来看望老胡,看到老胡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样子,有惋惜的,有偷着乐的,有担心的。

两天后,天地会隆重的给老舵主开了个送别大会,大江南北有名的帮派都派人参加了葬礼。

葬礼安排在一个大广场里,会场外边,光是来的车辆,都排出了两里多地,但也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天地会只接待一些有名的帮派,而一些小的帮派根本就进不了会场,只能在外边凑个热闹。

小刀一行三人来到了会场外,他没叫阿蔓和静雨跟来,伯通迈着八字步,摇着手中写着“大仙”两个大字的折扇,一会开,一会收,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外场的小帮派人员,看到他这副形象,都在猜测着是不是天地会请来超度亡魂的道士。

小刀和流星跟在他身后,好象就是他的马仔一般。

“对不起先生,请问您几位是???”一个天地会接待人员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请转告一声,就说鬼影的军师,伯通道长来给老舵主送个行。”伯通说完,唰的一声又打开了他的折扇。

“啊,鬼影?”接待人员一下定住了,愣了好一会神才回过神来,“哦,劳烦几位等一下,我去通报一声。”说完,点着头就往里跑。

最近一段时间,鬼影两个字在道上可不陌生,一夜之间铲除了黑龙会,小刀单挑四杀手,流星神力震天下,这些话早就传遍了大江两岸各帮派堂口,天地会的人不但听说过鬼影,而且还知道小刀和老胡两个人是结义兄弟,但一般黑道人物也只是听说,真正见到鬼影的人没几个。

这一下,场外的小混混门可都炸了锅了,对伯通的印象一下子都肃然起敬,而且还对他的发型做了深刻的研究,不少人发誓回去就染成红毛,还有的人也下定决心,一定也要买一把好扇子。

此次大会过后,杭州所有的小混混最酷的造型,就是手持一把折扇,头顶一头红发,据说因此还救活了两个快倒闭的纸扇厂。

不一会儿,快步出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黑衣人,此人正是南方舵主孙哲,身后还跟着四个精壮的汉子。

来人一拱手说道:“在下孙哲,不知贵客远道而来,失礼失礼。”

伯通大大咧咧的上前抓着孙哲的手,和多年没见的朋友一样,“孙舵主,怎么你还亲自出来,多不好意思,好象你又瘦了,以前是不是也这么瘦,你怎么这么瘦啊,肯定是伙食不好,饭要多吃,菜也要多吃,有空本道给你算上一卦,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胃病。”边说边拉着孙哲往里走。

孙哲听完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一下就蒙了,这红毛怪物是谁啊?没见过他啊?。

“哦,忘了说了,我是鬼影的军师伯通,一听说老舵主去世了,哎~!我这个伤心啊,欲绝啊我。”

孙哲边走边仔细的看着伯通,找不出一丝的伤心样子,伯通还在摇头晃脑的说着,“哎~死了好,死了好,早死早投胎,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混混,然后又是一条打天下的混混,你说对不对。”孙哲头都晕了,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心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总是鬼影的军师,这听他说话的面子倒是不能不给。

灵堂里的人看到伯通和孙哲亲热的手拉着手走了进来,都摸不清他俩的关系,孙哲把他们领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身边,说道“这是我们的副总舵主柳明,这位是鬼影的军师伯通。”介绍完后,赶紧的离开了伯通,刚才被伯通亲热的抓着,怎么想怎么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伯通可能是个同性恋,弄的他混身直起鸡皮疙瘩,赶快跑去招呼别的客人,心想离这怪物越远越好。

“哦,您就是柳副舵主,失敬失敬,看来你气色不错啊。”

“本会大丧,兄弟们都很悲痛,本座有失远迎了,见谅。”柳明一脸阴沉的看着眼前的红毛怪。

伯通还是那副样子,小声的说道:“不过,你柳副舵主可要高兴了,盼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他给盼死了,你也该转正了,

唉。。。。可喜可贺啊~。”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柳明脸都气绿了。

“这可不是我说的,不信你问孙哲。”

柳明心里那个气啊,好你个孙哲,给我来阴的,我也叫你知到一下历害。

就在这个时侯,司仪高声的喊了一句,“鬼影兄弟,给老舵主行礼~~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礼毕,家属答谢。”

待伯通、小刀、流星三人行完礼,一身孝服的冷风走上前来,“多谢鬼影的兄弟能够前来,不孝子冷风给您见礼了。”说完,也鞠了一躬。

伯通一脸的悲痛,抓着冷风的手,“哎,多好的孩子,年轻后生,年轻有为,唉。。。你老爸走了就应该你来掌舵,但我看你那柳叔叔恐怕不太愿意啊,可怜啊,你这孩子真可怜。”拍了拍冷风,其实冷风比他大好几岁。

“哎~不说了,你保重,一定要保重,好好的保重,不要太难过,那什么,我们就走了,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呆,我看到你老爸的照片,我难过,我欲哭无泪,我太伤心和欲绝了,哎~”说完,带着小刀和流星一脸悲伤的走出了灵堂。

冷风恶毒的看了一眼柳明,“哼哼,早就知道你这小子的心思,今晚老子就找人做了你,看你还跟我争!”

众人迷惑的看着来去匆匆的一伙人,真不愧是叫鬼影,就连人家军师都和常人不一样,整个就一红毛鬼。

一出灵堂,伯通悲伤的老脸立刻变成了阳光明媚。流星竖起了大母指,“刀子,我太佩服你了,你真有眼光,如果你不把他带来,这么卑鄙的事,我可干不出来,伯通,您真是位高人,集卑鄙无齿于一身,还是从来不说瞎话滴。”

伯通两眼一翻,折扇“哗”的一开,斜视着流星说“我可不收你为徒。”

小刀笑眯眯的看着伯通,就象看着一件宝贝一样。

刚走出会场,三个人就被后面追来的几个人拦住了。

“你们是鬼影的人?”领头的一个一脸杀气,气势汹汹。

“哦,要是想签名找我,打架找他俩。”

小刀一看来者不善,和流星一前一后把伯通夹在中间,“你们是谁啊?我们是不是鬼影,你嘛,还不配问。”

“哼,唐战是我老大的结拜兄弟,这个仇今天我就给他报了,看看鬼影都是些什么货色。”

小刀点了点头,“哦~~~原来是帮唐战那个小子来找场子的,不知你又是哪个帮派的。”

来人说道:“江南鳄鱼帮。”

小刀看了一下四周,晒笑着说道:“我说兄弟,今天人家大丧,在这里动手不太好吧,是不是换个地方。”

几个人看着四周都是各帮派的小弟,冷哼了一声,“好,今晚十点,西湖南面,敢不敢去?”

“西湖南面?呵呵,那地方我熟。”小刀一听西湖,又想起了以前他当大混混的时侯。

“这两天正想去老地方看看,还找不出空来,好吧,那就这么定了,今晚十点,不见不散。”

“好,要是不去,你们这鬼影以后就趁早给我撤了,不然我见一个杀一个,咱们走。”

看着几个人走远,小刀拉了拉流星,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瞥了瞥嘴,“奶奶滴,口气到是不小,今晚又有活干了。哎哎哎,伯通,你倒是走快点啊,你的腿哆嗦什么啊?”

“谁~~谁~~哆嗦了,我那是颤抖,叫他们气得颤抖,你们两个,今晚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NND,想吓我。我去趟厕所,尿急~~,对了那什么,今晚我就不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