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作品相关 序二 玉风婆婆

昨日黄花 收藏 1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上海大众骄车停在了村头的老榆树下,娃子扶着父亲和母亲下了车,一家人的双脚落在了故乡的土地上。早就等候在村口的村委会主任新松上前说:“三爷爷、婆婆,你们总算是回来了。亭叔、亭婶、娃子,先跟我回家。”一家三口随着主任一路走,父亲一边按家乡的习俗和爷爷的骨灰说着话:“爹、妈,到村北头了,爹、妈到老憨家房西头了,一边和陆续跟来的乡亲们点头。

祖屋到了,娃子的祖屋在村东河边,这是村里现在少见的老房子,打开黑漆脱落的院门,眼前就是爷爷对娃子描述过很多次的三间青石到顶,海藻屋顶的小屋:一个不大的小院,木格窗棱被岁月洗刷的露出了它原来的本色。糊窗户的窗纸早已没了影,窗外石条上那口黑瓦坛子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屋里的黄泥墙壁已经被年久的烟熏火燎涂上了一层烟黑色。

简单打扫了一下屋子,父亲把骨灰盒放到正屋的地柜上,得到消息的乡亲们也陆续提着烧纸来祭拜灵位,等大家都在灵位前磕完头,新松说:“亭叔,山上的墓圹打好了,天不早了该上山了。”

村东耐古山向阳的山坡上,是娃子故乡祖祖辈辈故去的先人们的茔地,初秋季节,老远看过去满山遍野的苍翠中的座座坟墓间开满了火红的山杜鹃,娃子听爷爷说过,村里人习惯在为去世的亲人扫墓的时候,到石崖上移来一些山杜鹃栽到坟墓旁边,慢慢的,春天一到,这耐古山上看上去是火红的一片,也正应了当地人把杜鹃也叫做映山红这一说了。

父亲往墓圹抓了第一把土,爷爷的骨灰和奶奶合葬在了一起,众人把村里提前准备好的墓碑也立好了。

就在大家准备下山的时候,山下来了几个人,新松一看急忙对娃子一家说“是玉风婆婆的几个孙子用家里的楸木椅子把老人家抬上山来了。”新松和娃子的父亲急忙迎过去,把玉风婆婆扶了下来。

年近90岁的玉风婆婆颤巍巍的挪到坟前,她用双手抚摸着墓碑,两行老泪流在了饱经风霜的脸上:“三哥,三嫂,你们总算是回来了!”

安葬了祖父祖母,娃子一家要告别故乡的乡亲们回城了。年迈的玉风婆婆执意要留下娃子住几天,娃子也想和玉风婆婆好好聊聊,就在婆婆家里住了下来。

几天里,白天娃子跟着婆婆的孙子孙女们走遍了山村的每一条街,爬遍了村子周围的南北西三座山。看了石头凿成的捣米臼子和边沿刻满了绳子痕的老井、古庵、纺车。夜里,娃子听玉风婆婆聊着战争年代的抗日故事和家乡的民风民俗。老人家说起六十多年前的往事竟然如同说着昨天的事情,连日期、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述说和娃子以前看过的那些同样题材的电影、小说情节有些不一样。就这样,娃子有了写一部抗日烽火映山红的念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