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七章聚散依依 五十五

赵启杰 收藏 1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鸿运饭店这几天生意特别兴隆,来吃饭的大多是附近的军人。有的退伍战士已换上了便服,但从他们的举止和发式上,仍能看出在军营留下的烙印。还有很多的战士,在吃饭时抱头痛苦,一副难分难舍的样子。苏欣知道这时正是老兵退伍时节,他们中有一部分人在这儿吃过饭或许就会踏上返乡的归途,再也不会到自己的酒店来就餐。她不仅吩咐小马小心伺候,还在结账的时候打上几折。毕竟战士们也不容易,平时也没有少照顾自己的生意。

“哎,怪事!”苏欣一边按动着计算器,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小马正好经过吧台,听到老板娘的话,以为什么地方出现了什么差错,忙问:“怎么了老板娘?”

“哦,”苏欣笑了笑,“这阵子竟没有看到任柯他们过来,是不是有点儿怪?”

“嗯,他们几个是好长时间没有来了。”小马说道,“那天我还听芦荻说,李克今年也退伍,军校没有考上。”

“几个人是有点儿怪,该来的时候都不来了,任柯改邪归正了?”苏欣笑着说。

“或许李克离得近,不急着回去呗。听说李克这儿有亲戚,退伍也不回老家。”

“哦,难怪呢。”苏欣似乎找到了答案,不再搭理小马,专心算起账来。就在这时,任柯摇晃着双膀走了进来,冲吧台嚷嚷道:“老板娘!晚上安排我们几个吃饭!”

“哟,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我还和小马念叨着你们呢!”苏欣把头一转,冲里面喊道:“小马,快给我干儿子倒茶!”

“哎,来啦!”小马急慌慌地走出来,与任柯打招呼,“刚刚我们老板娘还说你呢!”

“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吧?”任柯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态,“怎么会想起我来呢?她恨不得让我在面前消失才好呢!”

“你看看,一来就与我过不去,我不是想你嘛,谁让你是我干儿子呢!”苏欣与任柯套着近乎,“怎么?与李克送行啊?”

“嗯,回头我们几个过来,把一号厅给我留下。”任柯不容置疑地说道。

“多少个人?”苏欣问。

“我,李克,鲁兵,晁显,邓宏……”任柯板着手指算着,“六个人,不,七个人,芦荻也参加。”

苏欣一愣神,说道:“怎么还有芦荻呀?她可能晚上来不了。”

“这不关你的事儿!我们都说好了。”任柯不屑地回答,“就按七个人上菜!”

“嗯,好吧,你放心,我会让你满意的。”苏欣心里却想,女儿怎么会与他们几个搅到一起了呀?不是说好与徐助理一道去吃饭的吗?对,一定是任柯瞎说,这家伙没有正话,不能信。想到这儿,大器地对小马说道:“告诉厨房,一号厅的菜要上精,就说是我讲的,不关他们的事儿!你也要搞好服务,我干儿子要是向我告状,我可饶不了你!呵呵。”

“知道了。”小马答应一声进后厨了。任柯端起茶杯,一个人进了一号厅,再有一会工夫,蓝萍差不多也该到了。

秋季的夜晚天黑得早,任柯才把灯打开,李克在鲁兵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李克西装革履,头上打着摩丝,两眼炯炯有神,一副小老板的派头。他客气了一番,回头问道:“哎,蓝姐呢?”

“来了!”蓝萍推门走了进来,“我没有迟到吧?”

“还好,检讨就不用写了,回头多喝两杯酒。”李克笑道,然后又问任柯,“人到齐了吧?”

“只有芦荻没到了,她说她也想参加。要不,老大,你去外面看看?”

“好吧。”鲁兵站起来,走到大厅,看苏欣在那儿趴着,于是问道:“老板娘,芦荻怎么还没有回来吗?”

“哦,她与男朋友一道去吃饭了,你找她有事吗?”苏欣问。

“哦,没事,没事,我随便问问。”鲁兵闹了个红脸,抽身进了一号厅。

“怎么样?人呢?”任柯问。

“别等她了,她不会来了,老板娘说,她与男朋友一道去吃饭了。”鲁兵回答。

“操,耍我们呀!妈的,来,我们开始!”任柯说,“老大,你来说两句?”

“都没有外人,李克兄弟退伍,我们为他饯个行,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话在酒中吧!” 鲁兵把酒杯端起,一饮而尽。

“要说在部队这几年的收获,还是比较大的。”李克在几个人车轮般地轮流敬酒之后,话语渐渐多了起来,“当然,收获最大的,还是认识了你们几个哥们。那段时间跟在老大后面训练,说心里话,我很不情愿。不过,现在才知道,这对我来说帮助太大了。不是我今天喝酒才说这话,对我的影响,可以说是一辈子。以后碰到什么困难我也不怕了,挺一挺,没有过不来的,是吧?鲁哥?!”

“是的,希望你回地方好好干,干出个样子来!”鲁兵说。

“嗯,放心,我不会给我们哥们丢人的。”李克继续说道,“虽然我没有考上军校,但我问心无愧了,不过,我感觉还是很对不起你们,特别是任哥,为了我天天晚上陪我看书,给我弄吃的,亲哥哥也不过如此吧?想到这些,我……”

“别哭!”任柯劝道,“多大的事儿,还值得提?退伍你也走不远,想来就来!”

“嗯。”李克抹了一下泪水,“以后,我落了脚,你们都去看我啊,邓宏就不用说,天天有出车的机会,蓝姐一定要和任哥他们一道去哟。”

蓝萍也想说点什么,却看到邓宏一言不发,坐在那儿抹泪,递过一张餐巾纸,“给,擦一擦。今天呀,我真被你们几个哥们感动了!但愿我们永远是朋友,来,我敬大家一杯!”

就在他们喝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小马进来对鲁兵说,芦荻回来了。

“快让她进来呀?”鲁兵说。

小马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怎么了?”任柯问。

“她想进来的,刚巧徐助理过来了,老板娘让她出去了。”小马小心翼翼地说道,“临走的时候,她让我对大家说声对不起……”

“滚她妈的蛋!”任柯狂暴地骂道,“来,我们喝酒!”

“这是芦荻让我转交给你的。”小马说着,递给鲁兵一个信封。

“哦。”鲁兵接过来,见信封没有粘,轻轻地打开,发现里有一纸彩色的信笺。鲁兵随手装进衣袋,努力地装出笑脸,“来,我敬大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