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来设想下青田做为地下党最后的悲惨命运

天使不流泪 收藏 19 204
导读:[原创]我来设想下青田做为地下党最后的悲惨命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首先声明,本人写这篇文章只是想利用青田老头的知名度来写点东西而已.并没有针对任何人,如果青田本人觉得我写得比较过分请和我说一下,我马上改换名字.也希望青田能原谅.

北风呼呼的吹着,青田慢慢的走在街道上。路上的行人一个一个的躲避着他,因为他那破烂不堪的衣服和污秽。路人的目光是冷的,风是冷的,那一栋栋的的高楼大厦仿佛也是冰冷的。

青田不经意的把手叉进了那开了好几个破口的口袋(与其说是口袋,不如说是一张破网里),但是这没有一点用。因为那个四处通风的口袋是冷的。于是青田把手掏了出来,放都嘴边使劲的呼了一口气,可是还是没有用--呼出的气竟然也是冷的。青田把手在身上四处摸索着,试图能找到一处有点暖意,哪怕是一丝丝的暖意的地方。但很快青田绝望了,冷的,到处都是冷的。没有一处可以温暖他的地方。

天色越来越暗了,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青田用力的抬起了头看着那火红的夕阳,却没有一点暖意。“或许这并不属于我吧?”青田苦笑的嘀咕着。不经意间,青田惊喜的看到,在那高高的树梢上竟然还有一片叶子还没有脱落。任凭那冷酷的北风多么拼命的摇拽着它,它都没有显示出一点放弃那源系它的生命和信念的大树。

青田深深的叹了口气又低下了头慢慢的往前面走去,一栋栋的楼房从他的身边经过。 透过玻璃,他看到了屋里那香气喷喷的美食和暖气。看到这一切,青田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青田想到了买火柴的小女孩,青田认识买火柴的小女孩是在他的儿子小的时候放学后非要他给讲个故事,青田拗不过他就在儿子的课本上随便找了篇课文给儿子从头到尾的读了个遍。读完后儿子含着泪花问到:“爸爸会不会不要小文啊?...小文会不会变成便火柴小女孩啊...?”于是青田便笑着抚摩着儿子的头说:“傻孩子,就算你不要爸爸...爸爸也不会不要小文的...”

想到这里,青田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青田真的对儿子做到了他的承诺,他并没有放弃过他。即使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青田也没有让儿子受过一点点苦,没有让儿子去落魄到像买火柴的小女孩的生活。的确,在妻子生下孩子便残酷的抛下了他们,离开了这世界后。青田便既当爹又当娘的照顾着这唯一值得他留恋和给他希望的儿子。在儿子大学毕业后,青田花完了他所以的积蓄帮儿子找到了一个让很多人都羡慕的工作。青田信守了对儿子的承诺,但他并没有对儿子要过任何的承诺。当儿子找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后,在儿媳的怂恿下。青田被赶出了家门,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活。有人曾劝过青田可以去告他,让法律来惩罚他。但是青田放弃了,因为他这样做的话就违背了他曾经对儿子许下的诺言。想到这些,青田擦干了泪水。或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夜幕慢慢的落了下来,路灯都打开了。一块块冷酷的光斑映射在路面上,白得让人有些发麻!青田拖着沉重的步子走着,已经有一天没有吃到食物了。因为没有谁愿意给他施舍,如果他死缠着人家的话就可能会遭到白眼甚至是一顿暴打!青田是曾经是一个知识份子,所以他有自己的自尊心,他不想像那些人那样赖人。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能眷顾他,能奇迹般的让他得到食物,当然这都需要他去翻找那些臭气冲天的垃圾桶。每当找到食物时,青田就会找一个安静的角落美美的享受着这些美食,虽然它可能已经发馊发臭。

走着走着,青田突然发现在一家餐厅的门口,一对年轻的恋人将一个只咬了一点点的面包正要往垃圾桶里丢。门口的两条狗似乎也对这个面包蠢蠢欲动的在那撕打着。青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箭步的走到他们的面前乞求道:“把它给我好吗?求求你们了。我没有饭吃...”可是还没有等青田说完,那对恋人理也不理就把面包丢入了垃圾桶。嘴里还发出了鄙夷的声音。青田并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的鄙夷,因他现在最需要的是食物来填饱自己的肚子,又更或许他就麻木了这些东西。

青田伸出了手在垃圾桶里使命的翻找着...突然,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刺痛从小腿传来。青田猛的回过头来,那两条狗竟然停止了撕打而开始攻击他来了。青田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在这突然的袭击后,青田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但是那两条恶狗并没有停止的意思,还是死命的咬着青田的小腿。撕心的疼痛让青田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他随手拣起地上的一条棍子拼命的挥向恶狗。在几声掺杂的狗与人的痛苦的的叫声后,恶狗们终于悻悻的离开了青田。青田呻吟着坐了起来,撕开了那条已经沾满了鲜血的裤腿,两股喷泉般的血流从伤口涌射出来。“嘁——!”青田从唯一的上衣--一件薄外套撕下了一块布条,在泪水和痛苦的呻吟中把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但是鲜血并没有停的意思,那块灰黄的布条很快就被血浸透。

求生的欲望让青田不在有任何顾忌,他摁着垃圾桶用力的站了起来。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走向餐厅的门口,“救...救我啊!我被狗咬...了...”青田用衣襟抹干泪水用企求的目光望着门童,希望他们能够良心发现,给他一些他需要的帮助。但是门童却抬起了一只脚使劲的将他踹向门外的空地,“去你妈的?别弄脏了这里!也不看看你那鸟样,滚远点!让老子再看见你就剥了你的皮!”青田还没有一点反应就摔在了地上,并连磨带擦的在地上滚着。青田本能的用手将自己的身子撑了起来,但是他还是愣在那里。不知道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刚刚还是一脸的君子风度的青年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冷血的恶魔,还是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和精力去反应刚刚发生的事情。

“还不滚!你妈的想死是吧?滚--!”门童冲了上来,对一脸惊愕的青田有是一脚。“啊--!唔...”青田被这一脚彻底的震醒了,连爬带滚的离开了餐厅的门口。而后面传来了门童冷酷的嘲笑声。

青田慢内慢的在街道上爬着,他拼命的爬着,他只想远离那个魔鬼般的餐厅。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起生的念头,因为他还不想死,他还要实现他向妻子许下的诺言。他要等到孙子出生的那一天到妻子的坟前上一柱香,让妻子能安心的离去。他一生欠下了太多人的承诺,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履行自己的诺言。青田还在慢慢的爬着,血水顺着他爬过的痕迹流淌着。青田渴望着能有人--一个善良的人能发现他,并帮助他。让他能逃避死神的追逐。就在青田几乎绝望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间屋子里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咳嗽声。对!是一个老人的咳嗽声!青田的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因为在青田的想法里老人会更有同情心,说不定...

青田爬到了门前,哆嗦的举起了手无力地敲打着铁门。“谁啊?呵--呵--!”屋里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是老人没有错!青田为自己的判断正确而欣喜万分“我...我!救...救...救人啊...!好心人啊...救我...我啊...”

铁门打开了,一个老头探出了头,老头看上去很慈祥。青田更加兴奋的说到:“帮...帮帮我好吗?我...我...我被狗咬...咬了!能...能...”还没有等青田说完,老头就快速的回到屋子里去找东西了。听着屋里“乒乒乓乓”的声音心里的惊恐已经减少了许多。看来有救了!青田感到无比的欣慰,他把头轻轻的靠在墙根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不会儿,声音停止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看来他找到救护用品了!”青田睁开了眼睛寻着脚步声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让青田不由的恐惧起来。“啊--啊...!我走!我--我走啊!唔-唔--唔!”青田一边歇斯底里的咆叫着一边拼命的往街道中间爬着。但是老头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他的行为,他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暴凸的青筋在路灯的照射下仿佛一个个破疮把那张布满皱纹的额头填个严严实实。老头举起那根球棒,追上青田几是一阵猛打。“叫你他妈的乱敲门,叫你他妈的弄脏老子的地方...叫你!叫你!叫...”“啊--唔...我不敢了,我再再也不敢了呀---不敢...不敢了啊---!”“不敢!弄脏老子地方!你!你还想跑?!你跑!跑!跑啊?你!你!你...”“啊...唔...啊...啊!”...

“跑?!跑!!!呵呼!呼...”老头似乎已经打累了,“以后还...还敢--呼--还敢来!来!你就死定了你!呵呼!呃!”老头踹了青田最后一叫后气喘吁吁的走回屋里狠狠的关上了铁门。

“啊...啊...唔---!”青田手抱着头蜷缩着身子等着棍子接着往身上砸,但是是等了很久以后还是没有发现再有棍子砸下来了。他才敢松开了双手,把脸侧过来看明情况。看着老头离去的身影,青田不禁的打起了冷颤,刚刚敲开的哪是什么人间的门,那分明是一道撒旦魔鬼的地狱之门。青田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求救的念头,他现在只想着怎么样离开那个可怕的恶魔的视野,因为他不知道那人还会不会再出来给他一顿暴打。青田匐在地上,但是当他准备用力的往前爬时,他感到从手指传来了撕心的痛楚。他把手收了回来,趁着路灯,他发现他的双手已经被刚刚的棍棒打得指甲都裂了开来,细细渗出的血在寒冷的天气里被冻结,但是后面流出的血有冲破那层血垢再凝结,如此反复的冲压,最后变黑。黑得仿佛就要腐烂,让人恶心。青田已没有心思再去理会这些了,这些似乎都已经没有给他带来很大的痛楚了。难道痛楚也可以麻木?青田的脑子闪了一下。但是很快更多占据他的是要往哪儿逃离?怎么逃离?

青田用肘部撑起身体,四处的寻找可以让他躲避寒风,但更多的是躲避人群的地方。终于他发现了一个角落,就在路的另一边,一个很小很小的狭缝。青田用肘部将身子一点一点的往路对面移去,此刻他唯一期望的是不要有什么车辆经过或者有什么和刚刚那老头那样的人经过。但是在青田的心里他更期望的是不要有一个人经过和发现他。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照顾他,还是上帝不想他那么快的解脱,青田竟然顺利的爬到了路的对面。在马路上,一条鲜红的痕迹从路的这一边连到了路的另一边。青田欣喜的呻吟着,庆幸自己活着爬了过来。他似乎是扑跳着爬向那个能容他安身的狭缝的。“呵--呵呵!...”青田苦笑着扭转身子,将背部贴在墙根上。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没有感觉到身上的痛楚了,他也知道这意味着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微笑地对着天空嘀咕着:“谢谢...谢谢上天了!能--能这么...这么安宁的...死...死去,我青田...在这里谢...谢谢您老人家了。”“孩...孩子他娘啊!我不能...不能看...看到...唉...!”

青田哆嗦的缩起了身子,寒意不断的侵袭着他。他的意识越来越迷糊,在朦胧的街道对面,他仿佛看到了他年轻美丽的妻子在朝着他招手...

青田微笑着,当他想站起来时他意外的发现他竟然真的站了起来。于是青田健步走向妻子,妻子把他带回了家。一路上,妻子埋冤着青田:“你怎么回事啊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小文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呐...”青田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幸福的挎着妻子的手默默的走着走着...

第二天,太阳跳过了地平线。阳光轻轻的照射在青田的脸上,把他的脸映射得红扑扑的。而青田的脸始终还是在微笑着,他的眼睛还是默默的看着远方,看着那太阳升起的东方。在他的身下,被寒风冻结的血块在太阳的温暖下又开始了流动,鲜红鲜红的一条血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