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二十三章 杀戒初开(下)

反恐刀王 收藏 0 79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二十三章 杀戒初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萧灵,萧智,纳兰墩,纳兰醇,端木劲风,端木青岩,还有耶律胜德你这只辽国老御狗,今日此处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此言一出在场群人均怯了三分,人家便是此刻,亦面无惧色,还指名道姓的要杀七大长老,自然是有恃无恐了,自己等人这一上,岂不是成了替死鬼?但若不上,万一七大长老获胜,自己等人也难逃一死,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就拼一拼吧,这小子这么年轻,即便是武功再高又能高到哪去?因此纷纷撤出兵器,一拥而上。


龙飘飘仰天一啸,激动地道:“师傅,谷主,弟子替你们报仇来了。你们安息吧!”


说着,从怀里里掏出一个闪光致盲弹,往人群中一丢,那七名长老和其深均是见过世面的,见他掏出一物便往地上掷,忙道:“快闪开,是霹雳弹!”


说完纷纷倒飞躲到椅后,只听“啵!”的一声清响,厅内猛的一亮,那亮度便是躲在椅子后的人亦觉眼前猛地一白,片刻才恢复。而这片刻间,厅中已惨叫声一片,其深探头一看,满厅的人,捂着双眼,在地上哀号着滚来滚去。龙飘飘却面无表情地站在一张桌子上,盯着其深这边。见其深探出头来,便冷冷的问道:“你们是自己出来还是要我请你们出来?”说着抛了抛手里的闪光弹。七大长老纵身跃出,立于厅中。耶律胜德怒叱道:“好汉狗,竟用如此歹毒的暗器,你真够狠毒的。有种的便和老夫当面比试,何以使用如此卑鄙伎俩?”


龙飘飘冷冷地道:“他们白生了双眼,瞎了眼般看不到师傅的好,竟然联合起来对付师傅,我便让他们永远做个真瞎子,免得再去害人。哼,我本意是要杀光的,但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故留他们一条残命,小爷此番作为和你们相比,已算是仁慈了,你想想当年是怎么做的?是斩尽杀绝啊!现在你肯面对面来比试了吗?先前不也是用了卑鄙伎俩?哼,告诉你这老猪骡,跟老子玩阴的,十条老狗也不是你小爷我的对手。怎么?小爷才献上一宝便害怕了,要改玩狠的了吗?你既有这份狗胆就来吧,小爷我让你死得心服口服,免得去阎王那里告我不尊老儿。”


耶律胜德怒气攻心,一口真气逆转而行,噗的一声,吐了口血,往后便倒,其余六名长老忙惊呼道:“将军,将军,您怎么了?”抢将上去便去扶他。耶律胜德甩开他们的手,缓缓站起来,望向龙飘飘恨恨的道:“汉狗,你嘴好毒,我们此战是场生死决,比武至死,不死不休!”


龙飘飘不屑道:“嘴毒?小爷我手段更毒呢!你们七个一起上!见你们还算有些义气,我便让你们三招!”


耶律胜德极怒反笑道:“让我们三招,兄弟们他说让我们三招,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龙飘飘猛喝道:“老狗住嘴!要战便战,哪里那么多废话!”


萧灵怒道:“既然这小子急于求死,不如便成全了他吧!”


龙飘飘邪邪一笑道:“既是急于求死,那便快快来吧,小爷早给你们掘好了坟墓,只待尔等跳下去了!”


龙飘飘三番四次羞辱他们,早已激得他们火气冲天,此番龙飘飘公然提出让他们三招,直把他们肺也气炸。七人当下一字排开,纷纷亮出兵器,龙飘飘一看,俱是使刀。两尺长的弯刀,青锋白刃,均非凡品。不由又出言戏道:“刀虽不错,可人品太差,不如送与小爷吧!”


其深在一旁静观战况,他不相信天下会有谁能在七大长老围攻下自在脱身,故未曾离开,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地上滚着的万俟青山,便回过头去看龙飘飘了,龙飘飘却是注意到了他这个小动作,心里道:“你倒还算有点良心!如此便饶你不死了!”


低头大声道:“地上的人听好了,不想死的话,滚到一边去,要不然乱刀之下,死无全尸!”


地上的人眼虽瞎了,耳朵却是灵的,闻言忙往四边一滚,厅中便已宽敞。


龙飘飘跃了下来,一脚踢飞那张桌子,双手抱于胸前,气定神闲地道:“三招,三招过后,既是死博,有什么遗言现在说了。”


七老气极,怒吼一声,掠身而上,齐齐一刀斩向龙飘飘,龙飘飘脚下一滑,七人只觉眼前生花,已没了龙飘飘的身形,他早已闪到了七人后面。耶律胜德急速转身,叫道:“好汉狗,使得“流云追风”步法,原是华山贼子,咱们变阵!”


七人一散,便将龙飘飘圈在里面,各刀分指龙飘飘上中下三路重穴,刀上发劲,锁住龙飘飘的气机。可龙飘飘却似毫无束缚感,照旧气定神闲地摇了摇头道:“区区一个四象刀阵,又能奈我何?”


耶律胜德老脸一板,喝道:“汉狗!你看好了!这便是你说的四象刀阵?”


手中弯刀直刺龙飘飘眉心,其他六人同时出招,分斩龙飘飘上中下三路,龙飘飘立觉不对,这不是四象刀阵,分工细致,看似每人只出一刀,其实那一刀又含数路后招,连绵不绝,完全不是四象刀阵,若被罩住,一时半会肯定脱不了身,龙飘飘见状,恐陷入持久的破阵之战,忙跳起来,空中一翻,人已出了刀阵,心里暗道好险。耶律胜德只觉人影一闪,龙飘飘已脱阵而出,心下不由一惊,这人身法竟然快至如斯,眼前一花,人已出阵,自己等人连变招的机会都没有,这“幻象六连斩刀阵”是回声谷的成名绝技,谁知竟让他轻易逃出,此人真不简单,他那身法竟比以轻功闻名武林的前两任回声谷主还快。当下也不敢大意,凝神聚气,待心情平复下来,又叫道:“再变!”


龙飘飘亦喝道:“来吧,还有一招!”


七刀便在此时飞射向龙飘飘,龙飘飘才躲过一柄,便有另一柄射至,原来刀后竟有系链相连,龙飘飘措手不及,一时竟脱不了身,只得急急躲避,十余招后,终于逮到七人收刀的一个空隙,人影一晃,便又出了刀阵,耶律胜德惊呼道:“‘如影剑客’谢风的‘幽冥身法’你小子到底什么人,哪门哪派的?”


龙飘飘冷声道:“小爷有两个师傅,却无门无派。现在三招已过,小爷要动手了。老狗,留着精力接招吧。”


说着手变双爪,竟是“少林龙爪手”。龙飘飘本只需使出独孤九式,七人便无人能逃得过九招连击的,但龙飘飘难得有这般高强的对手磨合自己的招式,故压下不用,特意将最近所学的武功一一施展起来,如此斗了一个时辰,七老头顶上已冒出阵阵白气,而龙飘飘却越战越勇,招式也越来越快,施展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他斗得兴起,都忘了要速战速决了,玩起猫抓耗子来,又斗了半个时辰,七老额头已开始出汗,而龙飘飘却似没有一丝倦意,一招接着一招,还时常几门武功一齐施展,逼得七老手忙脚乱,疲于应付。其深在战圈外看得暗暗心惊,心道:“此人武功竟强至如斯,斗了一个多时辰了,竟然没施展过一招重复武功,端的好生厉害。”


耶律胜德心里更是恐惧:此人连续斗了一个半时辰,内力竟似毫无损耗,反而一招重过一招,自己等人功力已快不支,可这人却像还没尽全力,倒像是在拿自己等人当试剑石在练习他的各门武功,这一个多时辰里,他已使出了少林的龙爪手,华山的流云追风步,谢风的幽冥身法,昆仑的新月十三式,武当的参天指,崆峒的天地夺魂腿等六门武功,而且招式精纯,不像是偷学的,因他不但得其形,更已得其神,举手投足发出的每一招上,加注的独门劲力,竟让自己等人难以硬拼,不得不中途收招;如今刀阵换了无数个,可却没一个可以完全施展开的,每招都只出到一半,便被他极快的招式逼回,如此斗下去,别说是赢,便是要保命也很难了。


他心里一急,手下便慢了半招,刀阵讲究配合,他这一慢,阵脚便全乱了,龙飘飘见自己已然深得每门武学的奥妙,便不再玩下去,抓着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十二成功力一提,手作刀式,便欲连施“独尊八式”了结战局。耶律胜德见他提气凝神,便提醒六老道:“诸位小心,汉狗要出绝招了!务必小心应付,一定要拿下他来,斩草除根!”其余六人忙应声称是。


龙飘飘本想以“独尊八式”夺了他们的刀,废了他们的武功也就算了,听得这一句话,心里莫明火起,暗怒道:“我本将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是你们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双手由刀式变成剑式,竟使出独孤九式的杀招——独孤灭绝来。其深只觉漫天剑影一发即收,连续七声闷哼响过,七把弯刀,掉落地上,随着便是七名长老倒地之声,其深大惊,心头狂震道:“好霸道的剑招,看他动作,不过一招,便已击倒我七大长老,回声谷今日便是在劫难逃了!”他知晓现在再逃为时已晚,干脆就站在那不动,等着龙飘飘发话。


血,染红了大厅,龙飘飘第一次下手杀人,心里有股反胃的感觉,强行按下后,冲其深道:“其深,今日你也看到了,我若再下杀手,回声谷无人能活命。姑念你是个傀儡,又是师傅之徒,虽然不肖,但总算良心未溟,若肯改过自新,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你自己决定怎么做吧!”


其深脸上阴晴不定,打肯定是打不过了,七大长老尚且不是他一招之敌,况乎自己?逃更是逃不掉了,回声谷轻功早已失传,留下的不过是些断篇残章,自己也更是习得乱七八糟,而此少年的身法却似鬼魅,从何逃起?思量良久才叹道:“败了败了,一败俱了,今日我敌不过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龙飘飘刚要开口,地上的耶律胜德,身体动了动头,缓缓抬起右臂,艰难的说道:“独……独……,孤……孤……”话还未说完,手已跌下,气绝而死!


龙飘飘扭过头去,过了半响才沉声道:“我大仇已了,你好自为之吧!若是为恶,我还会回来的!”


其深却还在思忖耶律胜德的临终之言是何意,闻得龙飘飘之言忙回过神来,刚要开口。却发现龙飘飘早已不见了踪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