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七章 特战队 特战队(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周卫国继续说道:“还有,不要以为会爬山跑山路会打枪就能当我周卫国的兵!有些人以为只有练战术和射击才叫训练。我只能说,如果哪个兔崽子真那样想那就太愚蠢了!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们,你们天天练的队列有什么实际用处!就拿正步定型来说吧,标准正步是双目平视前方,一侧下肢屈髋伸膝屈踝前踢,足尖刚好位于眼角余光,另一侧上肢屈肘肩关节前屈,前臂平举胸前。我先来说说下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人体两块最有力的肌肉,股四头肌和小腿三头肌都处于收缩状态,长期的训练,可以使这两块肌肉更加强大。而强大的股四头肌和小腿三头肌可以使你迅速稳定重心,在战斗中可以保证你的战术动作不走样,可以救你的命!而对于上肢来说,此时肱二头肌和三角肌前部肌纤维都处于收缩状态,长期的训练,同样可以使这两块肌肉强大,而强大的肱二头肌和三角肌可以让你的枪端得更稳!瞄得更准!杀死更多的鬼子!”

虽然周卫国这一番话太专业,“公鸡”、“古鸡”什么的战士们基本都没听懂,但练好队列就能够救自己的命和打死更多鬼子这两大好处大家却都听明白了,所以都是拼命点头。

最后,周卫国大声吼道:“大声告诉我,你们想不想当好这个兵?想不想练好队列?”

战士们都跟着吼道:“想!”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很好!你们都是响当当的男子汉,答应了就不能反悔!那就都给我老老实实地练,谁要再在训练时拉稀,我就踢他出三连!都明白没有?”

战士们大声吼道:“明白!”

这回重新开始队列训练后,战士们就用不着催了,个个都是精神抖擞,队列动作也渐渐变得有板有眼了!

这样训练了十来天后,周卫国又发现了新的问题——拼刺训练时战士们的拼刺动作虽然都很到位,但却没有杀气!

这一天晚饭后,周卫国突然灵机一动,对李勇说:“老李,我们有多久没吃过肉了?”

李勇一愣,说:“好像有一个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周卫国嘿嘿一笑,说:“我想让炊事班找老乡买几头猪,给战士们改善改善伙食!”

李勇愕然说:“改善伙食买一头猪就行了,为什么要买几头?”

周卫国笑道:“要吃就吃个过瘾嘛!”

李勇想了想,突然笑了,说:“老周,你就别瞒我了,一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你又有什么鬼点子了!说吧,跟我还来这套?”

周卫国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

随即正色说:“你发现没有,那些新兵虽然刺杀动作练得很到位,却没有杀气,这哪像是我们尖刀三连的兵?”

李勇皱眉说:“是啊,我也发现了,可那有什么办法?这些兵都没打过仗,身上当然不会有杀气!等以后和鬼子打上几仗就好了。”

周卫国摇摇头说:“真要跟鬼子打过才有杀气,那就太迟了!”

李勇说:“那你想怎么样?”

周卫国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买猪是想给战士们练练胆!”

李勇奇道:“用猪练胆?怎么练?”

周卫国笑着说:“我记得小时候曾看过一个新手杀猪,连捅十几刀猪都没死,那猪叫得真是惊天动地啊!你说我们要是在打谷场绑上一头猪,让全连以班为单位每人给那头猪来上那么一刺刀,会是个什么场景?”

李勇顿时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道:“老周,不是你疯了就是我耳朵有毛病!这种鬼点子你都想得出来?!”

周卫国呵呵笑道:“老李,我没疯,你耳朵也没毛病!这个猪,我是买定了!不过我现在没钱!你看能不能先让连里垫出来,算我欠连里的,以后补上!钱算我出,肉大家吃,这总行了吧?”

李勇苦笑道:“老周,你几时听过连长买猪指导员不掏钱的?”

周卫国哈哈笑道:“我就说嘛,紧要关头还是指导员好!”

李勇摇头叹道:“老周,你先别高兴得太早!连里就剩五块银元了!一头猪能不能买到都难说!”

周卫国傻了:“不会吧?我们连这么穷?”

李勇苦笑说:“国民政府从来就不承认像我们这样的部队,从来不给我们发军饷和补给,我们哪来的钱?”

周卫国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说:“老李,你放心,我保证,只要部队战斗力上去了,钱很快就会有的!”

李勇再次苦笑:“你倒是说得好听,钱从哪来?”

周卫国冷哼了一声,说:“钱从哪来?从鬼子那里来!”

第二天一早,李勇找来了炊事班长,把连里最后剩下的五块银元交到他手上,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想办法到赵庄给连里买头猪回来(阳村的村民不养猪,所以买猪要到二十多里外的赵庄)。

连做了一个多月和尚菜早就把炊事班长给憋坏了,听说连里要买猪后,炊事班长脸上立刻乐开了花!拿上李勇给的五块银元就带上炊事班乐呵呵地出发了。

看着远去的银元,李勇不由心疼不已!

傍晚,炊事班和赵庄的几十个老乡抬着四头猪回来了。

原来,炊事班到了赵庄后,刚说出自己是阳村三连的兵,要买猪给战士们改善伙食,赵庄的乡亲们就纷纷赶来了自己家的猪,硬要送给三连。炊事班长不敢要,双方僵持了半天,最终乡亲们还是不由分说将四头猪抬到了阳村!

见四头猪抬进阳村,周卫国也是大吃一惊,五块银元连买一头猪都勉强,何况是四头?

听炊事班长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后,周卫国就要把银元塞给抬猪来的老乡,老乡却无论如何不肯收!周卫国话说了一箩筐,最后乡亲们干脆一声呼哨,跑了个干净,连水都没喝一口!

周卫国看着眼前的四头猪,眼中突然有了泪水。

这就是我们可爱的百姓啊!作为军人,如何能不为了这样的百姓卖命?

想到这里,周卫国决定把猪收下,以后多杀几个鬼子报答乡亲们就是!

由于天色已晚,周卫国吩咐炊事班把猪关好,第二天再宰杀。

炊事班长激动不已,连夜磨好了杀猪刀,就等着第二天操练久已生疏的杀猪密技了!

谁知,第二天周卫国竟然没有让炊事班长动手,而是牵了一头猪,绑在了村口打谷场的一根木杆上,随后命令兼司号员的连部通讯员吹响了紧急集合号。

几分钟后,各班就全副武装从各自的驻地跑了出来,直奔向村口的打谷场。

等全连都到齐后。周卫国看了看表,不到十分钟!

周卫国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像一支能打胜仗的军队!

集合完毕后,战士们才突然发觉今天的训练场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一头猪!

战士们看向绑在木杆上的那头猪,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那头猪也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疑惑地看向面前的一大堆人,对即将降临到自己身上的命运一无所知!

周卫国大声叫道:“全体都有,立正!”

战士们都立正站好。

周卫国大声说道:“这次紧急集合,大家的表现很好,像一支真正的军队!现在我宣布上午的训练科目,实战刺杀!”

战士们身体虽然纹丝不动,眼珠却在到处乱转,他们实在不知道这个“实战刺杀”要怎么搞?

周卫国自然明白战士们心中所想,微笑道:“全体都有,上刺刀!”

战士们更是一愣,刺杀训练不分开间距,难道不怕误伤?但还是都按周卫国的命令上好刺刀。

见战士们都上好了刺刀,周卫国强忍住笑,大声命令到:“现在我命令,各排以班为单位,按顺序进行刺杀训练!目标……”

周卫国转身一指绑在木杆上的那头猪,说道:“绑在木杆上的这头猪!”

战士们都傻眼了。

杨大力突然大声说道:“报告连长,二排长杨大力请求发言!”

在全连面前杨大力好歹还给了周卫国面子,还叫他连长。

周卫国立刻说道:“讲!”

杨大力一脸的大义凛然,说:“连长,俺们都是军人,俺们的刺刀都是用来杀鬼子的,为什么要用来杀猪?”

战士们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都露出了“就是啊”的表情。

周卫国微笑道:“杨大力,我问你,你当兵之前杀死过几个人?”

杨大力一愣,说:“报告连长,一个都没有!”

那是当然,要不然杀人偿命,自己早就被砍头了!

周卫国继续问道:“那你当兵后第一次参加战斗杀死第一个鬼子时害不害怕?”

杨大力傲然说:“当然不怕!俺当兵之前狼啊獾的杀的多了,杀几个鬼子算什么?”

周卫国说:“说得好!杨大力,你倒是又杀狼又杀獾的,那你能保证在场的每一个战士都跟你一样都杀过狼杀过獾吗?你能保证他们每一个人上了战场面对真正的死人时能不害怕吗?”

杨大力想了想,老老实实回答道:“不能!”

他突然明白了周卫国的意思。

周卫国大声说:“这就是我让你们先用刺刀杀猪的原因!我要你们亲眼看见你们手中的刺刀刺入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再看着鲜血从这个生命中流出来!因为这可以让你们体会到什么是血腥!”

周卫国威严地看向战士们,大声说道:“什么是战争?战争就是杀人,你不杀死你的敌人,你的敌人就要杀死你!这之间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木杆上绑着的不是一头猪,而是一个杀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小鬼子!你们要都是男人,就给我拿起枪,把这鬼子干掉!一排一班,全体换步枪,出列,准备刺杀!”

一排一班的十三个战士立刻在班长林水生的带领下端起上好刺刀的步枪出列,机枪射手也放下了机枪,和副射手一起接过了身后二班战士递上的步枪。

林水生大声说道:“一班,跟我上!”

带着一班冲到那头猪面前后,又大声吼道:“全班都有,预备,刺!”

随着林水生的那声“刺”,十四把刺刀同时刺入了那头史上最幸运的猪的身体!

有史以来即将死得最悲壮的猪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拼命挣扎,血顺着刺刀的血槽流出,流了一地。

一班战士们立刻手忙脚乱地拔出刺刀,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周卫国一挥手,大声说道:“一排一班,退下!二班,上!”

一班战士懵懵懂懂地退下,二班战士则端着步枪,犹豫着走到猪面前,狠了狠心,一起将刺刀刺入了猪的身体。

幸运猪这回发出了更大的一声惨嚎!

一排三班战士反应了过来,知道再不下手这头幸运的猪就要归西了,立刻赶开了二班战士,全班整齐地将刺刀刺入了猪的身体。

就这样,三连四个排十二个班按顺序上前,人人都给了那头幸运猪一刺刀。这时幸运猪自然早就不叫唤了!

炊事班长一脸痛苦地看着流了一地的猪血,喃喃道:“败家子!全是败家子!多好的猪血豆腐汤啊!这下好!全没了!”

周卫国一瞥眼,突然看见了炊事班长,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大声说道:“炊事班,上!”

炊事班长不由一愣,炊事班也要上?看向周卫国时,正遇上周卫国威严的眼神。

炊事班长叹了口气,只好带着炊事班硬着头皮冲到幸运猪面前,举起步枪刺了下去。

由于各班动作都比较快,所以幸运猪虽然死了,但刺刀到处,血还是照样流出。

看着这血腥的一幕,有些战士已经开始弯腰呕吐了。

周卫国大吼一声:“全体都有,立正!”

战士们赶紧立正,但有些战士一时还不能止住呕吐,所以全连的队形有些乱。

周卫国扫视了一遍全场,冷冷地说:“我告诉你们,真实的战场,比这个场面血腥一百倍!如果连这个场面都能让你们害怕,那么真要上了战场,你们怎么办?难道还像今天一样呕吐吗?你们谁要是适应不了,要是害怕,趁早跟我说,我周卫国不要这样的兵!我们三连也不要孬种!”

战士们听了他的话,个个都抬起了头,挺起了胸膛!是啊,“阳村英雄连”的兵有哪个是孬种?

周卫国吼道:“我们是铁打的三连!我们是无敌的三连!今后,鬼子听到三连的名号,在做梦的时候,都要发抖!因为你们,将用自己的行动来捍卫你们这个集体的光荣称号——阳村英雄连!大声告诉我,你们是不是这世上最好的士兵?”

战士们大声吼道:“是!”

所有人都因为激动而脸涨得通红!

周卫国深深吸了口气,内心突然无比平静,他知道,从此以后,他拥有了一支无敌的部队!

接下来的三天,剩下的三头猪被以同样的方法宰杀,不过首先进行刺杀的排依次变成了二排、三排、四排。各班在之后的活猪刺杀中再也没有发生过呕吐的现象。而且越到后来,战士们眼中的杀意越是炽烈,这让周卫国大为满意!

周卫国也听取了炊事班长的意见,在刺杀训练之前,将猪洗净,身体下方垫上一个大木盆,再绑在木杆上,这样,接下来的三天,三连战士又多了一道菜——猪血豆腐汤!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三连重建已有一个多月。

这一天训练结束后,李勇和周卫国走在一起。

周卫国随口说道:“老李,你看我们连也训练了这么久,看这些兔崽子的样子都要被憋疯了!现在应该是时候把他们拉出去和鬼子干了!”

李勇一愣:“第一仗就和鬼子打吗?”

周卫国说:“当然是和鬼子打!怎么,有问题吗?”

李勇沉吟着说:“我是想我们连的战斗力现在还不强,是不是先打伪军?”

周卫国摇头说:“不!要打就打鬼子!打二鬼子没意思!战斗力只有和强敌打才能有提高!不过我也不会让我的兵随便就出现伤亡,我预想的基本战术是在一个合适地形伏击鬼子,每人打完十发子弹,扔完两颗手榴弹,等鬼子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再来个冲锋!”

李勇想了想说:“老周,这样会不会消耗太多弹药?”

周卫国说:“老李,打鬼子还能不消耗弹药?老百姓都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为了打鬼子,消耗这点弹药算什么?”

李勇说:“可我们的弹药本来就少啊!”

周卫国说:“武器就是拿来用的,弹药就是用来消耗的!别小家子气,天天把弹药藏着。不要怕我们战士枪法不好,你天生就枪法好吗?枪法总是要练出来的!开始打不准,这慢慢打不就准了?小战斗你不让战士们练练枪法,真要遇上恶战不是让他们送死?兵都没了要弹药有个屁用?我的兵可个个都是宝!兵越打越老,人越战越勇!这才像我们三连的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