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第一章 少年游 第一节 告别

清逸轩主人 收藏 1 5
导读:涅磐 第一章 少年游 第一节 告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7/


武当山,古名太和山,相传为上古玄武得道飞升之地,有“非真武不足当之“之谓,故得其名.这是著名的道教圣地,秦汉以后置郡县,以武当为名。东汉末期道教诞生以后,武当山更被尊为道教仙山,沿袭致今.


站在金顶之上,远眺四方,七十多座奇峰异岭,尽收眼底。凌晨,遥望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极为壮观。二百里外的襄阳城,浮现在蔚蓝色的天边;蜿蜒曲折的汉江,象一条蛟龙游走在群山峡谷之中,反照出无数峰峦的万道霞光,把武当山装饰成一幅绚丽多姿的天然彩画...


"江山如此妖娆,生命竟可如此瑰丽...",十五岁的石之轩身着道袍依石抱膝而坐,清秀俊逸的面庞映射着天边磅礴而出的朝霞焕发出青春的朝气,仿佛已沉迷于眼前那不朽的生命般地喃喃自语.自从七岁那年从父命跟随受业恩师静明道长上山受艺以来,他已经记不得到底看过多少次这样的景色了,可是每一次的感悟都各不相同,不停地激发着他那日渐成熟的少年雄心;而此时,在那轮冉冉而升的金轮照耀下;被青山翠柏环抱着的真武大殿散发出愈发夺目的光辉,神圣而庄严.渐渐地,他的目光里带出了依恋和不舍:"真的要离开你了吗?"


如同在应和他的心意一样,沉稳而严肃的钟声悠扬而来:晨课时间到了!石之轩顿时清醒过来,本能地开始拔腿飞奔;虽然是俗家弟子,但规矩是一样的,慈祥温和的道长在处罚违规弟子的时候绝对是严酷无情!


"轩儿,停下!到为师这里来."叫他的是他授业恩师静明道长,此刻,这位平日里严岢端庄的老师身着玄羽一脸的慈祥怜爱,站在一株迎客松下正在向自己的"儿子"招手示意:"轩儿,今天不用去早课了,来,陪为师坐一坐."看着老师那疼爱的眼神石之轩不禁为自己的浮躁羞愧起来,赶紧定一定神快步迎上恭身一揖:"弟子见过恩师."静明也不发话,只是随手指了指一旁的石凳示意坐下,然后便凝视着这个从七 岁便跟着自己的弟子,默然不语;说不清的各种情感一时间纷至沓来,再难理出个头绪:自从鸦片战争镇江战役失利后,正欲重振军旅与英军决一死战之际,朝庭却下旨严令停止抵抗并与英军议和,签定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消息传来时,军民士子尽皆当街痛哭!自己也就心灰意懒于宦场到武当山出家做了个不问时事的全真道人,直到七年前云游到湖南一故友家与其一席长谈之后.才动了收徒课业的心,将这个才8岁的孩子带上了山.七年来朝夕相拌如父如子;而这个天资聪颖的弟子竟有着自己意想不到的通灵悟性,一授一受之间竟让自己这个自谓天纵之才的皇榜状元都惊喜难耐地倾囊而授,连自己平生引以为傲的英德法文及外洋机器学都毫无保留;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激荡在心胸之间欲裂而出:"天不负我!"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由得一亮!随即又暗淡下去:"我的儿子长大了,该有他自己的世界了,他要离开我了..."


石之轩不知道面前这亦师亦父的老师此刻内心里正翻涌着滔天的波浪,但从那双眼睛折射出的黯然里,他读到了那熟悉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酸,却开口道:"恩师,弟子回家的事您告诉静悟师父了吗?""啊?哦,他呀"静明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惭愧,同时也为这个疼爱的弟子的应变能力感到佩服:"那个老杂毛,一大早就神神颠颠地出去了,说要采什么药.让为师的代他送你,我看哪,他敢是怕...哦,算了,不来就不来把,又不是见不到了."说着便也释然"走,和为师的用膳去."


石之轩的家里来人要接他回家的消息昨晚上便传遍了武当各观,一众道童和俗家弟子在早课完结后便聚集在真武大殿外的操场上,准备为自己喜欢的这个伙伴送行,而其中和之轩素来要好的段正,王仲,周志军,梁勇,孙远几个,此时更是刚肠寸断,眩然欲滴.见他们师徒安步而来,众弟子连忙赶上前去恭恭敬敬的单掌稽首:"弟子们见过道长.""嗯,罢了.都是来送之轩的吗?"静明松开携着徒儿的手,拍拍他的肩膀:"去吧,和师兄弟们告个别,饭就和他们一道吃吧.一会儿到我院里来,为师的还有话要交代给你."说完便在执事弟子的引导之下入殿而去了.


操场上顿时热闹起来,一众伙伴一拥而上把个石之轩围得个水泻不通,使得平日里庄严肃穆的演武场一时间就热闹起来;众人相携着来到膳堂围桌而坐,分别在即,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只是看着石之轩.望着一张张热切的面孔,石之轩的嗓子里就象是堵了一团棉球,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毕竟还是年龄大点,段正打破了沉默伸手一拍之轩的肩膀,强笑道:"伯毅一向豁达,如何今天也这般儿女情长起来了?这可不象你啊.众兄弟今日来聚,一来是为你送行.这二来嘛,"说到这里段正的脸色逐渐严肃起来:"方今天下乱象已现,朝局动荡.外洋诸夷虎视狼行,百姓已渐渐陷入灾难.我辈为学,当以报国匡天下为志.以伯毅所学,这正是你展示报负的好时候啊.所以,我们想来问问你的打算."看到这个平时对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长门师兄一脸的严肃,石之轩忙正色一稽:"多谢师兄夸赞,小弟愧不敢当.师兄所言极是,只是小弟离家已达七年,家中境况只于书信中略知一二,其余巨细尚未全晓.几年来虽随恩师周游各地略有见闻,但毕竟有限.故一时难以作答,容小弟归家省亲之后,再作定夺如何?"段正不由一笑:"这倒也在情理之中的事,是愚兄性急了.那好吧,你先且归家就理事务,一切待安定下来再说吧.只是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得相聚,伯毅要多多保重才好."石之轩双手抱拳团团一揖向大家作礼答道:"七年相伴,之轩之心众兄弟早已明悉.此番归省,无论变化如何,至多两年,便来相聚.还望师兄及诸位潜心致务,以待天时."段正哈哈大笑道:"好!既如此我等便静候伯毅的佳音了.人生苦短,聚散有时.我辈大丈夫,也不必去学那小儿女的模样,便以此茶作酒,为伯毅饯行."说着起身端起茶碗"伯毅此去,山高水远,还望一路小心多多珍重!"说罢一饮而尽.当下众人一一上前见礼道别,相随而去了.


在膳堂上怔了一会儿后,石之轩便进殿穿帘而过向掌教所居的正院走去,进得院来,见老师正堂而坐,对着自己含笑而视忙要上前见礼,静明摆手道:"免了罢,至亲师徒不必如此.你此番归省家中原是有人来接的,但为师的想让你自己独自回去,古人云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你当牢记心中所学,时时加以印证斟酌为是."说着从桌上拿起一把短剑:"这是我年轻时随身的一把短剑,现在我老了,就把它传给你吧.要记住;物为意器,意是物器,而心能正之."石之轩跪在地上,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短剑.这把短剑只有一尺六寸长,握把和剑鞘全是黄铜所铸,造型古朴典雅,拔剑出鞘,一道白光伴着森森寒气扑面而来;剑身上并排刻着两行楷字------ 胆愈大而心愈细 智愈圆而行愈方


.....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